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最原始的欲望 > 80车震
    8o车震

    一路上,林天成和任妮娜几乎都没有说话,路过土城乡的时候,林天成的心揪了一下,但是也不做停留,接近惠南县的时候,任妮娜终于打破了沉默。

    “林天成,靠在路边一下吧!”

    她看着林天成,看的出来,还是非常的高兴,眼里还有着一丝犹豫和愧疚,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林天成爱怜的摸了摸任妮娜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想说一些话,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任妮娜强忍着眼泪,从嘴角挤出一丝艰难的微笑……

    “娜姐,你为什么要回来?”

    “天成,娜姐是残花败柳,一步走错,步步都是错!我也想回头,但是陷的太深了,你知道吗?咯咯,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跟你说,其实我和李静兰是好姐妹,张喜成当年的阴险令人憎恨,现在我是他的情人,我要让他死!”

    突然,任妮娜靠在林天成的肩膀上,林天成能够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让人很陶醉!

    “娜姐,我不知道你回来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希望你不会有事!”

    “咯咯……”

    突然,任妮娜抬头,看着林天成你的眼睛,笑道:“天成……如果,如果你不嫌弃娜姐的身子……”

    这一刻,林天成知道,任妮娜回到惠南县已经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她想做什么,自己拦也拦不住!她的凄美眼神令自己无法拒绝!

    捧起任妮娜的脸蛋,亲吻着她的嘴唇,林天成知道,女人的脖子和耳朵很敏感,于是用自己的舌尖轻轻地舔着任妮娜的敏感区,热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脖子上,任妮娜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

    她的手忽然在林天成的裤子一把抓住他早已坚挺的大懒鸟,快速的摩擦起来,林天成的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她的xx,任妮娜的叫声更大了。

    “娜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老子总有一天会在惠南县立足,相信我,那一天不会很远的!”

    “嗯,天成,娜姐相信你!爱我吧!”

    林天成把任妮娜平放在车座上,解开了她的皮带,任妮娜十分顺从的配合着,林天成一下子就把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扒到底,清晰的看见了任妮娜浓密的毛草,伸手摸了一把她的桃源,下面早已湿漉漉的,手指刚刚初见她的小红豆,任妮娜就忍不住扭动起身子,拼命的迎合着林天成的手,一下一下的主动蹭着!

    “哇!好痒哦!”

    林天成看着很兴奋,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并没有爆发出那种总是出现的野蛮xx,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他赶忙把舌头凑了过去,开始舔舐她的小红豆,每舔一下,任妮娜就嗯啊的发出舒服的呻吟声,隧道里的水珠也如那洪水般哗啦啦的流了出来,林天成看的很清楚,是白色的液体,黏黏的,有点酸!

    男人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看着眼前的女人被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最美!

    这时,任妮娜翻身起来,快速的解开了林天成的皮带,把他硬邦邦的大懒鸟从裤子里释放出来,大眼睛看着那巨大的东西,吞咽一口香津,二话不说就一口吞了下去,感觉到她的舌头在自己的鸟头上灵活的缠绕着,她的小手抚摸着两个鸟蛋,夹紧了嘴唇在自己的大懒鸟上疯狂的唆来唆去…

    林天成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充斥着全身的快感,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任妮娜一个翻身,趴在了林天成的身上,把自己的盘丝洞对准了林天成的嘴巴,林天成知道她要做什么,于是,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她肥嫩的肉唇,一股股的蜜汁顺着任妮娜的大腿内侧流到了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林天成感到很快乐,手指捏着她丰满的xx,揉搓着她的xx,任妮娜显得很快乐,时不时的仰起头,发出浪荡的呻吟!

    “喔!天成,你好厉害啊!”

    林天成一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再一次把任妮娜一把翻到在车座上,压在她的身上,由于她的盘丝洞已经很润滑了,鸟头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啊!喔!”任妮娜发出而来兴奋的叫声,随着林天成xx速度的不断加快,她的呻吟声也是一声大过一声。

    这和平时在床上造爱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因为,林天成一抬头,就可以看见车边走过的男男女女,甚至有的小孩子还会轻轻触动一下车子的轮胎,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使得林天成得到非同一般的快感!

    虽然任妮娜是张喜成的情人,林天成并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如果想要女人,自己肯定比张喜成玩的滋润,但是自己明白一点,任妮娜接下来的动作似乎已经告诉自己她不想回头,甚至觉得她要和张喜成同归于尽!作为一个男人,自己戳了她,就算是报恩吧!

    xx了几百下,任妮娜起身叉开双腿背对着林天成,跪在后座上,她的脸冲着后风挡玻璃,林天成从她的身后,把大懒鸟插了进去,双手揉搓着她的xx!

    任妮娜被干的欲仙欲死,嘴里不停的叫着!

    “啊!啊!不要了……”

    林天成知道,她想要!她还想要!还不够!!!

    于是,加快了xx的速度,一下子比一下子顶的深,甚至感觉自己已经顶到了她的宫口了!

    突然,林天成觉得自己的鸟头一阵痉挛,快感立即遍布全身,急忙抽出大懒鸟,立即将大懒鸟塞进了任妮娜的嘴里,一股浓浓的东西喷射到了她的小嘴里!

    任妮娜的喉咙发出了呜呜的呻吟,林天成觉得她的舌头在紧紧的缠绕着自己的鸟头,自己射了很多,而任妮娜也一点没有浪费,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林天成从任妮娜的嘴里拔出了已经软了下来的大懒鸟,她还不依不饶的用牙齿轻咬了一下自己的鸟头,林天成体会到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抬头望了望路边的人流,林天成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满足感,好像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和任妮娜的精彩表演,那种感觉很美妙!

    任妮娜用光了车上所有的卫生纸来擦拭她流满浪花的峡谷,很满足的看着林天成傻笑,林天成忽然觉得她此时真的很可爱,很好!原来,这样的女人在疯狂在疯狂的环境下会这么疯狂!

    “小坏蛋,这么厉害!可是我还没有满足呢!”

    “娜姐,嘿嘿,现在你要去哪?”

    “回旅店吧!我休息一下!”

    “好的!”

    林天成再次驾驶着宝马轿车,任妮娜靠在车后座上,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来到旅店门口,林天成不自觉地往隔壁望了一眼,见房门貌似虚掩着,想起自己和隋青青两人在沙发上偷情时,被他的老公撞门进来,两人大打出手的情景,不敢再去惹她,任妮娜用钥匙打开卷帘门,林天成跟着走了进去。

    回到旅店,任妮娜很疲惫的上楼去洗澡,林天成来到客房,躺在床上休息,不一会儿,任妮娜来到客房。

    “娜姐,你真美!”

    “老公,你让我想死了!咯咯……”任妮娜忽然娇嗔一声,扑到林天成身上,把他的衣服都扯掉,然后,用舌头舔他的身体, 接着,把他裤子拉链拉下,掏出那玩意儿轻轻地抚摸起来。

    “喂,娜姐,你搞错没有,谁是你老公?”林天成见她来势如此迅猛,顿觉全身都酥了,急忙问道:“娜姐,你要干什么?”

    任妮娜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老公,你今天完蛋了!嘿嘿嘿!”

    “娜姐,你,你怎么回事?怎么了?”林天成试图推开她,但被她抱得紧紧的,根本无法脱身。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只知道去外面风流快活,还把女人带回莲花村里,怎么就把我忘了呢?”任妮娜温怒道。

    林天成被她搞得一头雾水,奇怪地问道:“娜姐,你没事吧?”

    “哼,还想狡辩,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办完事,把裤子一提,就不认账了!”任妮娜用力在林天成逐渐膨胀起来的大懒鸟一捏,笑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不是我老公是谁呀?”

    林天成感觉下体传来一阵生疼,正欲将她推开,任妮娜一下子就蹲了下来,伸出她的舌头,在他的大懒鸟上一路猛舔,时而抚摸,时而吸吮。

    林天成觉得自己的脑已经要炸开了,突然,任妮娜一口吸住林天成的鸟头,然后,用她的唾液充满她的嘴巴,一面吸,一面发出啧啧之声。

    林天成脑袋空白了,很快的要不行了,把她拉起来,本能地吻她的嘴,任妮娜一把将林天成推开,诡秘一笑,将他按到在客厅的沙发上。

    紧接着,趁林天成愣神之际,任妮娜拿起了他的衬衫,把他的手绑了起来,又拿了他的领带,把他的脚也绑了起来……

    “娜姐,你这是干嘛呀?”林天成显得有点兴奋,但是,也害怕她和自己玩什么花招,毕竟她是张喜成的情人,不过自己相信她不会阴自己,而这个玩法很刺激,故意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说实话,凭借林天成一身本领,一件衬衣和一根领带就想将他捆住,简直是异想天开,他之所以做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是想看看任妮娜到底耍什么花招,玩什么花样。

    见到林天成的样子,任妮娜红着脸,把她的高跟鞋脱掉,把她穿着丝袜的脚,伸过来。

    “你喜欢吗,喜欢的话你就舔我的脚,整双丝袜都要舔到!”

    林天成很无奈,只好从脚趾开始,慢慢的舔到她细嫩的脚踝,小腿,大腿,接着,他隔着丝袜,舔她的蜜处,这才发现,任妮娜此刻穿着是镂空的丁字内裤……《最原始的欲望》

看过《最原始的欲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