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都市艳遇 > 第016章 沈謦柔
    “怎么,万欢,要不要上姐姐家去座一会。”

    吃完午饭刚出大门,沈謦柔便提出了个无比诱惑的建议。这孤男寡女的,她老公又不在家,万欢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万欢看过的某岛国电影也不下百部了,这不是电影中常有的诱惑么。

    万欢一边在这无限YY着,沈謦柔还以为万欢这是不愿意呢。“怎么,你还怕姐姐会吃人不成?”

    说着一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双手臂无情的往里面挤压,顿时本来就鼓胀鼓胀的美胸,更是更加凸出。

    “还就怕你不吃人呢。”

    万欢心里嘀咕道,使劲的点头,“愿意,小弟我高心还来不及呢。”

    美人相邀,万欢怎么可能拒绝。

    沈謦柔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偏偏对万欢便那么好。要是平时有男人主动去家里坐坐,沈謦柔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方才万欢不过稍稍迟疑了一会,沈謦柔还真担心对方不去。“哼,这还差不多。”

    今天万欢过来主要便是拜访一下刘老中医,万欢看看时间,不过刚过一点,反正也没事,看着在前面带路的沈謦柔,赶紧跟上去了。

    “哇,磬柔姐,你这里豪华程度,丝毫不差于柳中医家嘛,真是个小富婆。”

    柳晴峰在中医界早就成名了,资产自然不少。

    听到万欢的出声调笑,沈謦柔不由地白了他两眼。“什么小富婆,那都是对那些二十岁的少女说的。你磬柔姐都三十了,就知道胡说。”

    是要是个女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沈謦柔自然也是如此。

    “谁,谁敢说磬柔姐老了,我第一个不放过她。”

    万欢一挽衣袖,仿佛真是要动手一般,“磬柔姐保养的这么好,我俩走在大街上,别人还指不定说我们是姐妹呢。”

    这句话万欢说的确实是心里话,将近快三十的沈謦柔,皮肤丝毫没有皱纹,更没有黑色素沉淀下来的色斑。看起来水灵水灵的,摸起来,嗯,万欢的承认,他确实没摸过。

    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沈謦柔同样是女人,更是个爱美的妇人。在她这个年纪,最大的担心便是年纪问题。听着万欢巧舌如簧的夸自己,沈謦柔一旁乐的合不拢嘴,“就你会夸人。”

    对着万欢抛了个白眼,丢下一句“我冲个凉去,你自己在这逛逛吧。”

    头也不回,便直接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四周的万欢不由的一阵燥热,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沈謦柔那丰腴的身姿,沈謦柔身上无意间发出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是万欢在陈婉莹身上没有感受过的。“难道这便是少fu的魅力所在?”

    如果把女人的类型比作一盘菜,无疑陈婉莹是一种风格,而沈謦柔和温玥怡是另外一种风格。但关键是这两种风格的菜,都是万欢喜欢吃的。

    万欢只是稍稍迟疑,便释然了。以前在道观的时候,万欢做梦也不敢想自己会碰到如此多优秀的女孩,而且和自己还有交集。不过万欢一直记得师傅说过一句话,“跟着心走,那便没错。”

    虽然万欢这种通吃的念头道德上说不过去,况且沈謦柔还有丈夫,但想着人生在世不过百年,若活的畏畏缩缩,那还有什么意义?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让老来空余恨。要活,便要活的精彩,,那只是对弱者而言。万欢在此刻便暗暗发誓,不能辜负了身边的人,更是要做出一番成绩,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才有说话的资格。

    破除了道德障碍的万欢,心里头邪恶的想法顿时冒了出来。“不能这么想,沈謦柔时有丈夫的人。”

    万欢不断在心里警戒自己,若是在沈謦柔不愿意的情况下,万欢这种想法无异于是破坏别人和谐家庭。

    “沈謦柔肯定和那男人关系不怎么好,男的天天出差,哪有时间陪沈謦柔。”

    这一念头冒出来,仅存的理智顿时被泯灭,轻巧、飞快的走到浴室门口。

    万欢把耳朵贴在门上,浴室中传来阵阵“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不过即使是如此单调的声音,也让万欢一阵热血沸腾。想着沈謦柔那美妙的身体,不着一缕的站在水龙头下,而那水流便是沿着沈謦柔的身躯,缓缓从那凹凸有致上穿梭而下。忽而万丈高耸,忽而悬崖低谷。

    “嗯……哦……嗯……不要……”

    突然浴室里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虽然在这嘈杂的水流声下显得很难扑捉到,但对于听觉异常敏锐的万欢,还是全部收入耳中。

    这一年来沈謦柔都没有再经历过男女之事,在这如狼似虎的年龄,沈謦柔自然也是很需要。但沈謦柔虽然外表看似放荡,其实内心还是相当保守,又哪里好意思主动开口要求。每次便是独自一人在家时,自己用外物解决。

    当淋浴中的沈謦柔手掌抚摸过自己胸部是,那阵无比空虚、寂寞的感觉便又一下子蹿上心头。

    想着浴室外面还站着一个少男,那份刺激的感觉竟是让沈謦柔有些欲罢不能。况且外面又不可能察觉到,沈謦柔一只玉手缓缓沿着高耸的胸部,向下探去,直至那茂密的丛林地带。

    “嗯……”

    手指不过刚碰触那丛林下方的粉红色低谷,沈謦柔便是不由的轻哼出来。沈謦柔体质本来便是无比敏感,轻轻一碰便身子猛的一颤,沈謦柔顿时感觉双腿无力,直接趴软在地上。

    采取这种解决方式让沈謦柔感到无比羞愧,“哼,都怪那个木头李庆,难道不知道人家的需要么?”

    想起那榆木疙瘩般的丈夫,沈謦柔只感觉此时碰触着低谷上粉色花瓣的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丈夫那能带给自己欢乐的。

    “啊……不……哦……嗯啊……”

    随着下方的手指在那粉色中缓缓抽出,再缓缓进入,沈謦柔顿时感觉自己快要飞上云端,阵阵快感从那羞人的地方传来,不断冲击着沈謦柔的内心。

    “嗯……好……啊……呜呜……”

    完全沉浸在这欢乐海洋中的沈謦柔,樱唇中发出的声音丝毫不加抑制,哪怕是普通人站在浴室门口,也可惜清晰的听到里面那阵阵让人血脉膨胀的音符,更何况是万欢呢?

    不过此刻沈謦柔哪有心思去管这些,那两瓣饱满的弧形臀部此刻也不断上下摇摆着,迎合着在中进出的玉指。另一只手掌更是攀爬在沈謦柔胸前的肉质高峰上,柔软而白皙的胸部,被那只主人已经渐渐丧失理智的手掌无情的玩弄着,变幻出各种靡的形状。

    “呜呜…………好……好舒服……”

    极度兴奋中的沈謦柔,只觉得那只中的手,不是自己的,而是门外那俊俏的万欢的。“嗯……不行……弟弟……哦……”

    沈謦柔迷糊间,竟是把万欢当做了性幻想的对象。况且万欢人就在外面,沈謦柔更是感觉刺激无比,就仿佛是在偷情一样。

    万欢本来还在门口苦苦挣扎,美妇就在里面空虚到自慰,难道自己就在这外面无动于衷?沈謦柔那一声“好弟弟”无疑是击中了万欢。她自慰的时候竟然是想着自己?万欢忍无可忍,好歹自己也是个热血少年,哪来这么婆婆妈妈。

    “哐当”一声,浴室的门被万蛮力一脚踹开,锁头吊在门后,看样子基本是报废了。不过万欢此刻却是无心管这个,浴室中的美妇,才是万欢的目标。

    万欢三下五除二,眨眼间全身就只剩下条四角裤。在沈謦柔万分错愕的眼神中,饿虎般扑向那瘫坐在地上,全裸的美妇。

    “你……你怎么进来了……”

    这么大动静,自然是把自慰中的沈謦柔惊醒了。环顾了一下四周,根本没有可以遮挡身子的衣物,沈謦柔只能双手抱膝,用手和脚挡住关键部位。“你……你快出去,人家是有妇之夫。”

    别看沈謦柔行事像个狐狸精一样,但无论怎么空虚、寂寞,却都没有想过要红杏出墙。对这万欢,沈謦柔确有好感,但理智告诉自己,自己的身体应该只属于丈夫。

    “謦柔姐,你丈夫给不了你快乐,我来帮你好不好。”

    万欢挨着沈謦柔坐下,一双腿直接把沈謦柔圈在中间。双手将美妇环抱住,色手开始若有若无的抚摸起来。

    “嗯……不行……好弟弟……听话……”

    沈謦柔紧紧按住身上游走的色手,万欢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只是随便一摸,沈謦柔便感觉要快乐的叫喊出来。

    万欢这招声东击西使得格外巧妙,沈謦柔把手从胸前移开,那对饱满的顿时重见天日。沈謦柔上半身微微下躬,水流沿着饱满的弧形,经过顶端的肉珠,淅淅沥沥的流下。顶端葡萄大小的,经过水流的浸泡,显得红润剔透。

    沈謦柔上的黑色毛发,被水浸湿,全部黏在白皙的皮肤上。再往下看去,向外伸张的外肉因为先前的刺激,仍然充血高涨着。

    万欢脑袋一个下沉,那颗鲜红欲滴的,便被含入嘴中。沈謦柔在房事上见多识广,奈何老公却是个榆木疙瘩,从来没有这般吸舔过那对。沈謦柔胸前第一次被这般舔玩,汹涌袭来的快感顿时使沈謦柔防线奔溃,玉手紧紧抱住万欢的脑袋。心里安慰着自己,“只要不让他进入,那其它的也不算出轨了。”

    “哦……坏弟弟……你……欺负姐姐……”

    靡靡之音不断从沈謦柔嘴里传出,听着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可浴室里的场景却不是这样,万欢的脑袋,被沈謦柔紧紧箍住。细腰微微向上,两只硕大的不断在万欢脸上摩擦着,万欢只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完全浸湿的宽松四角裤,根本阻止不了阳根化龙般涨大,直挺挺的顶在沈謦柔那丰满的臀肉上。今天一整天,柳韵艺那丫头便一直挑逗自己,欲火无处发泄。现在怀里躺着一个赤裸裸的美妇,万欢再也仍受不住。完全不符合年龄,充分发育的粗长阳根,紧贴着沈謦柔的美臀,巨棒毫无经验的乱挥起来。

    “嗯……色弟弟,你……带跟根子干什么?”

    沈謦柔感受到臀部那根“根子”第一反应便是那是万欢的阳根。可是被那棍子乱顶几番之后,却是否定了那想法。哪有这么长的阳根,只是粗略的感受了一下,估摸着至少是老公的一倍还长。况且臀部被这怪东西蛮顶了几下,竟有些隐隐作痛。

    “謦柔姐,弟弟好舒服……”

    万欢就是这般胡乱顶了几番下来,便感觉浑身说不出的畅快,更是停不下来了。

    万欢趁着沈謦柔分神的瞬间,终于是挣脱了那双手的禁锢,从那对中逃脱出来。抓住沈謦柔的小手,摸向自己的四角裤。“好姐姐,帮我。”

    万欢可怜兮兮的看着沈謦柔,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却是先攻占了下来。

    “呜呜……”

    沈謦柔瞪大双眼,一幅无比吃惊的模样。沈謦柔玉手被万欢暗道那四角裤上,摸着刚才那根棍子,心里说不出的震憾。沈謦柔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万欢这才刚成年,可是阳根竟是如此粗长。要是老公有他的一半长,久不会因为到达不了,而导致自己无法怀孕了。

    万欢不知道沈謦柔在想什么,见她的小手没有动作,哪里肯罢休。万欢一抬,把这碍手的四角裤给拉扯下,那根骇人的巨物,彻底暴露在空气中。表面散发出一股特有的靡气味,这不正是多少个日夜沈謦柔期待的么?

    嘴唇分开,万欢一边肉贴肉的摩擦着沈謦柔,一边柔声哀求道,“好姐姐,帮帮弟弟。”

    将沈謦柔手掌打开,乖乖的躺在沈謦柔手心,等待着服侍。

    “你……”

    面对如此巨物,沈謦柔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可怕的念头,想着若是这根巨物插在自己,肯定是无比快乐。每次,肯定都能插到我的,顶在我壁的软肉上面。那的,肯定也是被我的全部吞下。

    “姐姐今天最多只能用手帮你,你不能再提出过分的要求了。”

    沈謦柔有些颤抖的手,稳稳抓住手心那根。感受着的热度,沈謦柔整个人仿佛也被点燃了一样,空虚的,几滴晶莹剔透的花露,沿着层叠的,缓缓流下。

    礼尚往来,这是我们的传统美德,万欢亦是如此。被沈謦柔玉手的同时,色手也一路向下,经过黑色丛林,翻唇过谷,手指到达一座美丽的前。显然也是汁液丰富,不断有小股蜜汁流出。

    万欢试探性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插进这美丽的中。主人感受到这异物的入侵,也是“嗯”的一声,快乐的鸣叫起来。“謦柔姐,你刚才偷偷的自慰,是不是就是这样。”

    万欢咬着沈謦柔的耳垂,挑逗着怀中美妇。

    “唔,才……没有……哦……”

    沈謦柔倔强否认,可是万欢却是作怪的将手指整根。指尖在深处左摇右晃,轻刮着两边的。“呜呜……不要……”

    沈謦柔嘴上不肯承认,可是身体却是出卖了她。没有经过主人同意,竟是牢牢的吸住深入的手指,不愿放其离去的样子。

    “好姐姐,你那,吸住我手指了呢。”

    万欢故意把话说的下流,冲击着沈謦柔内心的道德底线。

    沈謦柔听着万欢如此下流的语言,更是不受控制的一阵抽搐,深处再次涌出一股热浪。“你……才没有……没有吸你……”

    沈謦柔尝试着控制身体放松,放松夹住万欢手指的两边。奈何沈謦柔身体太过敏感,中了毒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沈謦柔的长期没有被开发,口显得如十八岁少女般鲜嫩。但一只手指的粗度也显然不够,万欢改变战术,两只手指一齐插进粉嫩中。两只手指的宽度,恰好能在这紧窄的中灵活的。

    高挺的在下一秒,也终于是等来了万欢临幸。奈何因为姿势的关系,万欢空闲的这只手只能抓住沈謦柔右边那只。左边孤零零的翘挺,万欢自然也不会冷落。灵巧的舌头一阵猛吸,的主人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赤裸的身体一阵颤抖起来。

    “哦……不行……坏弟弟……姐姐会死的……”

    沈謦柔几处私密的地方,全部被万欢照顾到。从未被如此辱过的沈謦柔,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脑袋懒散的靠在万欢肩头,全身各处,也只能任由这坏弟弟玩弄了。

    “色姐姐,舒服么?”

    沈謦柔现在这幅模样,简直比片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万欢吐出嘴里的“葡萄”出声挑逗这中的美妇。

    “嗯……弟弟你坏……快……”

    沈謦柔接近边缘,哪只万欢故意作弄,高速的手指硬是减慢了速度。沈謦柔哪里肯依,低声在万欢耳边求欢起来,“好弟弟,快……唔……快嘛……”

    沈謦柔娇声媚语,樱桃小嘴在万欢耳边,呼着热气。

    沈謦柔自顾不暇,的那只玉手早已停下,只是还仍然牢牢抓住,仿佛宝贝似的捧在手心。万欢嘿嘿一笑,“色姐姐,待会你用你嘴巴服侍我?好不好。”

    万欢看着沈謦柔饱满的唇瓣,灵巧滑润的小香舌,想着若是能插进沈謦柔小嘴里面,肯定快活百倍。

    “嗯……快……姐姐……都答应你。”

    沈謦柔根本没听清万欢说什么,只是迫切想要万欢那粗糙的手指,狠狠地刮弄自己瘙痒两边的。

    “好姐姐,弟弟我送你上天……”

    万欢手指轻车熟路,在那湿滑的内高速起来。万欢将两只挤在一起,胸前充血涨大的并立枝头。万欢舌头谁也不偏袒,时而猛吸左边,时而轻咬右边。两只的范围,皆是涂抹上了万欢嘴里流出的唾液,显得靡无比。

    “哦……死了……呜呜……”

    以前看日本动作片时,对于画面中那些的情景,万欢一直认为这是造假。可是现在看到怀里的美妇,时就像台喷水机似的,甘甜的泉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万欢从中抽出手指,看着指间那些似乎还残留着体温的液,这浪费了多可惜,这可是沈謦柔的精化所在。还沉浸在中的沈謦柔,嘴里突然多出了两根细长的手指,用舌头轻舔几下,舌尖一股酸酸的味道传来。沈謦柔回过神来,看清嘴里那两根自己一直舔吸的东西,竟然是万欢的手指,恼羞不已。“这冤家,都怪自己敏感的身体,被他弄成如此浪荡,竟然还,还了。”

    “好姐姐,里流出来的味道好不好。”

    沈謦柔狐疑的看了万欢一眼,显然还没转过弯来。万欢指点江山般的抽动了两下手指,沈謦柔这哪里还不明白。这,刚才那股酸酸的味道,竟是那种液体。

    明白过来的沈謦柔羞恼之极,那种东西,这色狼真是要羞辱死我了。沈謦柔俏脸紧埋在万欢胸前,一幅没脸见人的模样。可是万欢哪里会答应,刚才沈謦柔可是答应要用小嘴服侍自己,万欢光是想到美妇那樱桃小嘴,那巨物也无比兴奋的重重顶在沈謦柔的美臀上。

    “色姐姐,你可是答应我,用小嘴服侍,你还想抵赖不成?”

    万欢将那只逃逸的小手抓回,指挥者它继续身下的巨物。

    “什么小嘴?”

    别看沈謦柔说话大胆,但真要说起男女之事的花样,沈謦柔同样是所知甚少。

    沈謦柔不解的语气,倒是更让万欢惊喜,难道即使是她老公,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万欢色色一笑,在沈謦柔耳边传授起自己从片子中吸取的知识。

    “什么?那怎么行。”

    沈謦柔光是听着,想着那如此秽的场面。可是自己迷糊中,又答应了这折磨人的色狼。让他那巨物,插进自己里,还是嘴里,沈謦柔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你那家伙这么脏,怎么能,用小嘴……”

    沈謦柔抱着侥幸心理,试图用其它方法替代。

    “嘿嘿,磬柔姐,弟弟我刚刚特意洗了哦。”

    在沈謦柔“啊”的惊叫声中,万欢一把抱起沈謦柔。

    “你……你这是干嘛……”

    沈謦柔被万欢抱起,双手搂着万欢的脖子。可是万欢那根巨物,顶端那近似圆形的大“蘑菇头”不断在下面乱晃悠。仿佛示威般的,偶尔轻擦过沈謦柔的,让沈謦柔一阵心惊。“色……弟弟,不能乱来,就用……用小嘴……”

    沈謦柔轻吐香气,说完这几个字,便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软趴在万欢怀里。

    “嘿嘿……这浴室里不方便,我们去卧室。”

    万欢得意的笑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大厅里。窗外的阳光直直的照射进来,若是有人在窗外往里看的话,可以将里面靡的画面看的一清二楚。两人人就这么赤裸着身子,特别是万欢那根巨物,棒体通红,还是不是的在空中挥舞,展示它的成果一般。

    “快走,待会都被外面看见了。”

    万欢这么磨蹭,沈謦柔却是拿他没辙。被他两只雄壮的手抱着,就是想抵抗也是无法动弹。

    “嘿嘿,大中午的,外面还大太阳,哪里会有人。”

    网络上那些什么的,万欢才不相信自己也会碰到。况且怀里抱着这么个美妇,还不是的在那丰满的臀部上揩油,万欢巴不得慢悠悠的。

    “磬柔姐,这到底是一楼,还是二楼呢?”

    万欢色心不改,紧紧搂住沈謦柔,感受着沈謦柔胸前那对柔软的压迫。万欢低头一看,原本高挺的,被万欢结实的胸膛,硬是压扁了一小半。原本若隐若现的青筋,变得清晰可见。

    “别在这,上去。”

    沈謦柔不是不想快点下来,只是这里是一楼,太不安全。沈謦柔好歹也算这小区的名人,人长的漂亮,那股少妇的气质,更是吸引了不少色狼的关注。熟悉的都知道沈謦柔丈夫不在家,万一待会窗外面路过个邻居,听到点什么响动,那自己偷汉子不就路人皆知了么。……

    柳韵艺站在窗边,沐浴着这大自然的阳光。回想着自己和万欢达成的协议,却是越想越不对劲。本来是他有把柄在自己手中的,可是这样一来,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不是被他知道了么?看万欢和沈謦柔那眉来眼去的样子,柳韵艺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哼,那女人有什么好,不就是胸大了点,翘了点,难道少妇真的这么吸引人?

    “嘭!”

    柳韵艺手里拿着的书,直接是掉落在地上。柳韵艺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自己这是看到了什么,万欢那色狼,竟然抱着沈謦柔那,而且,两人还是全裸着。哼,这两人果真有奸情,待柳韵艺看清两人进的房间,自己这边能观察到后,笑脸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哼,以后敢骗我,看我不整你。”

    柳韵艺挥挥小拳头,回房间翻出个望远镜和照相机,悄悄转移阵地。……

    当万欢踹开房门后,沈謦柔便后悔了。怎么会选这间呢,这间房是当初自己和老公刚搬过来的时候,生活起居的卧室。两人的结婚照,便正正的挂在床头上方。

    “换一间吧。”

    在这做这种事情,沈謦柔总感觉这照片里的人是活的一样,相框里的老公正盯着自己。

    “换什么换,磬柔姐,这间很好啊。”

    万欢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抱着沈謦柔发软的身子一起滚上床单。大嘴堵住沈謦柔想要说话的红唇,最后只能“唔唔”直叫。

    沈謦柔和老公的结婚照就在头顶,全身裸露,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外面。万欢那根巨物,更是紧贴在沈謦柔的股间。沈謦柔那对高耸,无情地被万欢掌握住,尽情的揉弄。柳韵艺透过望远镜看着这香艳的一幕,呼吸也是急促起来。这现场的活春宫,简直比那通过电子厂品播放出来的,要刺激、震憾百倍不止。

    柳韵艺放下望远镜,稍稍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再次看时,那协对面房间的窗帘却是拉了起来。不过对方明显是无所谓,中间还是留了条缝隙。柳韵艺透过缝隙观看,依然把床上的春宫戏看的一清二楚。

    万欢半靠在床头,双腿大大张开,腿间那根粗长的巨物高高耸立。而沈謦柔趴在万欢腿间,竟是要用嘴含住那根家伙的样子。“啊”柳韵艺差点惊讶的大叫出来,光是那巨物顶端那“小头”就是粗大异常。看着沈謦柔将其含入,柳韵艺万分震惊,嘀咕着“那东西这么大,沈謦柔那小嘴怎么吞下去的。”

    那硕大的吞下去后,沈謦柔嘴涨的鼓鼓的,像嘴里放了一个鸡蛋一样。沈謦柔竭力张开嘴巴,毫无经验的她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万欢看着没入沈謦柔小嘴,那灵巧的香舌轻舔一下后,便害羞的逃开了。然而只是这一下,万欢却是感觉自己快要灵魂出窍,浑身说不出的舒坦。看着跪趴在腿间,有些不知所措的美妇,想开口说话,奈何小嘴被这巨物堵住,只能用眼神请示万欢该怎么做。

    万欢看着沈謦柔如此乖巧听话,没让她怎么做便一直含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迷恋上了嘴里这根。“磬柔姐,吐出来。”

    沈謦柔如被大赦,吐出那大,樱桃小嘴张开,拼命的呼吸着空气,显然刚才那一下憋的不轻。

    “磬柔宝贝,伸出舌头,用舌头舔。”

    沈謦柔幽怨的望着万欢,小手抓住眼前晃来晃去的。“你……你闭上眼睛。”

    沈謦柔想到万欢在看着自己那阳根,便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这坏人把自己作弄成妇,沈謦柔娇声不依了。

    “好,我不看。”

    此时主动权可是在沈謦柔手中,万一待会她恼羞成怒,不肯服侍自己了,万欢可是亏大了。嘴上应承着,却是偷偷流出条缝隙。

    沈謦柔第一次观察男人阳根,更是第一次观察如此硕大的阳根。阳根顶端的“蘑菇头”中间,有条小小的。沈謦柔用手指摩擦一下,也跟着跳动一下。沈謦柔悄悄看了万欢一眼,这色狼满脸享受的表情,沈謦柔心底反而有些高兴。沈謦柔伸出香舌,从中间的缝隙上,舌头从里往外逐一舔了一遍。

    待整个大,都沾满了小嘴里的唾液时,沈謦柔小嘴一张,将整个重新吞入嘴里。沈謦柔仿佛找到了方法,小手握住,不让它乱跳动,小嘴对着尽力吞下,然后再缓缓吐出,“啵唧”的唾液声此起彼伏。

    “哦……宝贝,小嘴真好……”

    万欢扶住沈謦柔的脑袋,沈謦柔也确实有天赋,自己吞吐着便找到了规律。

    受到肯定的沈謦柔更加卖力起来,好像又回到了童年买冰棍时,嘴巴将吸进嘴里,舌头便包裹着一阵猛舔。唾液夹杂着从流出的,从沈謦柔嘴角露出,沿着下颚流到床上。

    湿软的小香舌每舔一下,万欢便深吸口气,深怕自己仍不住就要。万欢轻轻搂住沈謦柔脑袋,轻巧的顶在牙齿后面的肉腮,起来。“哦……对,哎哟,别用牙齿,嗯……小手帮着……”

    沈謦柔两边的腮肉甚是娇嫩,万欢轻轻一插,便凸显出一大块。软软的触感,让万欢快感如潮。

    “呜呜……”

    沈謦柔小手一边,舌头也是不断舔着没入嘴里的外围。连万欢都不禁暗自钦佩,这沈謦柔果真是床上的料,这种技术,沈謦柔只是一学就会,运用的灵活自如。

    暗中偷看的柳韵艺也是看的浑身发热不说,更是半瘫软地坐在地上,刚换上不久的,却又是湿了一大片。“沈謦柔这,干这么龌龊事,都这么熟练,肯定做过很多次了。”

    柳韵艺羞骂道。只是这确实是柳韵艺错怪沈謦柔了,以前别说给男人,就是近距离看,都没有过。只是沈謦柔确实有天赋而已,短短时间便驾轻就熟。

    沈謦柔这口舌下来,万欢已经是飘飘欲仙的状态了。“磬柔姐,整根吞下去。”

    这,万欢知道的都传授了,也就只剩下这深喉。只是万欢看着沈謦柔柔弱的俏脸,万欢也是先尝试一下,若是真的不行,万欢也舍不得勉强。

    “嗯……可是,这么大,人家吞不下去。”

    沈謦柔看了眼嘴边的,竟然比先前又大了一圈。若是整根吞下去,自己还不被它捅死。

    “不怕,好姐姐。”

    万欢抬起,在沈謦柔嘴边乱插着,一边好声相求。

    “你这冤家。”

    沈謦柔嗔骂一句,却也是按着万欢的意思,小嘴大张,小手握在阳根底部,小嘴全力往下套去。直到感觉那顶到了喉咙位置,沈謦柔两眼翻白,快要断气时,万欢才放松按住沈謦柔脑袋的手,呛的沈謦柔“咳咳”直咳。

    “你要憋死我呀。”

    沈謦柔娇骂一声,回过气来,却是又主动将吞入嘴里,安抚起来。万欢还沉浸在刚才那极度快感之中,顶进喉咙的受到压迫,若不是沈謦柔受不了退了出来,万欢便是直接一泄如注了。

    “哦……快……”

    万欢感觉到一阵麻意,也不管沈謦柔受不受得了,对着小嘴便是一阵。搅动唾液的“咕唧”声,越来越大。万欢也终于是麻意到达顶峰,猛的一阵跳动,一大波滚烫的全部沈謦柔迷人的小嘴里。

    “唔……”

    沈謦柔瞪大眼睛,脑袋被万欢紧紧捂住,想后退也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万欢那粗长的,尽数将那精化射入自己最终。

    “呕”万欢刚抽出沈謦柔嘴里的,沈謦柔便拼命捂住嘴巴,风一样的奔向厕所。深怕稍微跑的慢了,嘴里那冒着热气的浊液便要吐出来。

    沈謦柔直到洗了五次,闻不到丝毫异味之后,那股想吐的念头,这才淡下去。想着万欢那般作弄自己,却是生不起气来,反而内心有丝丝期待。“呸,沈謦柔,你这是怎么了?你可是有老公的人,不能有这想法。”

    沈謦柔内心泛起激烈的思想斗争。

    “磬柔姐,在想什么呢?”

    万欢见沈謦柔这么久还没出来,进去一看,原来这美妇站在镜子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你,你怎么进来了?”

    沈謦柔突然被人抱住,特别是顶在自己身后那根喜欢又可恨的巨物,让沈謦柔又惊又怕。“不能来了,要注意身体啊。”

    沈謦柔还以为万欢又要做什么坏事,万欢那根贴着沈謦柔的阳根还没有什么动作,可却是把沈謦柔弄的提心吊胆的。再这么下去,自己非得彻底变成妇不可。

    “磬柔姐,瞧你那龌龊的心思,就泡个鸳鸯浴还不成嘛。”

    从沈謦柔身后看去,两瓣大肉臀高高翘起,那未被开发的后门,便是藏在这臀缝下边。万欢幻想着沈謦柔若是穿上裤,那细长的布料,肯定也是被嵌入其中。

    “哎哟,痛啦。”

    沈謦柔臀部被万欢五指山狠狠的抓住,不禁吃痛的大发嗔怒。

    “嘿嘿,磬柔姐,你臀部保养的真好,穿上情趣,肯定很诱人。”

    万欢还依稀记得,温玥怡那条半透明小。万欢实在是没有想到,即使是温玥怡如此女王范的贵妇,穿着也是如此前卫。

    “呸!以后我才不要理你这色狼,就会折磨人,啊……”

    连沈謦柔自己都分不清楚,这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万欢这次倒是还算老实,除了抓摸一番,倒也真是规规矩矩的泡澡。

    卧室里万欢苦着张脸,沈謦柔则是在一旁掩嘴直笑。万欢刚才匆忙之下,早被浸湿了。现在想拿过来穿,却是后悔莫及了。“磬柔姐,你倒是帮帮忙啊,不然我待会怎么出去。”

    说是帮忙,坏手却又是在沈謦柔身上游走。

    “好啦……”

    沈謦柔禁受不住万欢的扰,也只得投降。从房间的壁橱中好不容易翻出条全新的四角裤,扔给万欢。

    这四角裤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她老公准备的,穿在万欢身上,愣是觉得别扭。四角裤中间凸起好大一块,明显是小了不止一号。“磬柔姐,这是你老公穿的?也太小了吧。”

    万欢试着走两步,都感觉有些使绊。

    沈謦柔刚才拿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这万欢比老公身材强壮许多,加上那地方更是骇人。可是万欢真正穿上时,沈謦柔才发现自己低估了两人的差距。这还是万欢阳根没有,就把这裤子撑出个小帐篷来,那真是像刚才那样……沈謦柔偏过头去,不敢多看万欢那虎虎生威的巨物。“你……你不穿……就脱下来……”

    沈謦柔暗道这人也就喜欢折磨人,非得人家承认那里比自家老公的,确实大出很多才甘心么。

    万欢赶紧识相的把外衣套上,真脱下来,自己这还能出去吗。……

    柳韵艺支撑着软绵绵的身子,看到万欢终于是走出那卧室,确认这坏人确实是要走,这才仿佛解放了一样,手里的望远镜一扔,躺在椅子上小憩起来,刚才万欢和沈謦柔二人的偷吃,柳韵艺也身临其境一般。

    只是柳韵艺暗自奇怪,这万欢最后也不知道在沈謦柔那耳边说了些什么,最后沈謦柔竟是不好意思的趴在床上不敢起来。直到万欢下楼出门,这才在窗边看着他离开。

    刚换的被浸湿,让柳韵艺好不难受。只是稍稍恢复了些体力,便又去浴室冲凉去了。“该死的色狼,都怪你。还有你,真是个,竟然连那里也敢舔。”

    柳韵艺自言自语的声音在浴室里想起,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在骂谁了。

看过《都市艳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