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都市艳遇 > 第023章 美人出浴
    “嘘,别喊,我是好人。”

    万欢一手捂住美妇嘴巴,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身子。此刻美妇邱欣妍浑身乏力,别说是支起身子,在经历这如此耗费体力的活之后,又拼尽全身力气的大叫,此刻连说话都感觉有些喘了。

    万欢刚才情急之下,也没有多做考虑。此刻才发现,自己和这美妇的姿势无比尴尬。

    拖住美妇的那只手,从光滑的玉被绕过去,多余的那只手掌却正好抵在那雪峰下端,柔软而滑腻的触感让万欢不由地往上拖着。

    邱欣妍整个身子软绵绵的,万欢轻轻一抬,便很轻松的向上托起。地面是瓷砖,光着坐在上面,肯定是有些凉。万欢轻抬着邱欣妍,让她整个人坐在自己腿上。这样一来,邱欣妍诱人的身体便无力的靠在万欢身上。

    万欢对于这突入起来的香艳显然也是始料不足,邱欣妍双掌虽然极力想捂住关键部位,但奈何这只不过是拆了西墙补东墙。上下无法全部顾及。

    万欢看着遮挡在那对雪白上的手臂,一只手只有一个巴掌,一个巴掌只来得及勉强覆盖住其中一座。另一座在手臂的挤压之下,顶端的那粒葡萄般大小的肉粒,反而更加鲜艳夺目,那围绕着小凸起的更深色的纹路,被万欢看了个遍。

    如条件反射一般,先前还软绵绵趴在两腿之间的东西马上便做出了回应。迅速成倍增长,似乎要破除那层布料的抵挡,欲入苍穹。

    “你。”

    邱欣妍感受到身下传来的灼热感,仿佛有只手臂在下面顶住自己一般,可是那硬度却是铁棍一般。其上传来的灼热感,仿佛会传染一般,顿时邱欣妍也感觉浑身变得燥热起来,试图挪开身子,原理那火热的根源。

    邱欣妍嘴巴被捂住了,发出一阵“呜呜”的叫喊声。脑袋使劲的摇动着,稍稍恢复了些力气的双手也试图推开万欢。奈何蚂蚁怎么都过大象,这不过是蚍蜉撼大树罢了。

    万欢感受到邱欣妍有些激动的情绪,赶忙低声哀求道,“我真不是坏人,我放开你,你别喊。”

    一直这样终究不是办法,万欢只能寻求达成统一。

    邱欣妍此时也是认清了形势,这是在自己家里。况且老公就在楼上,刚刚便是因为老公在楼上洗澡,已经将近半年不知“肉味”的邱欣妍,经常便会偷偷的一个人,躲在浴室里“洗澡”邱欣妍今天特意下来下面,便是因为这样一来,万一“洗澡”时发出怪异的响声,也不用怕老公听见。只是千算万算,却是忘记了反锁住门。更没有料到的是,竟然不知突然从哪跑出个陌生男子来,接着便发生了如此荒唐的一幕。

    邱欣妍点了点头,也算是答应了万欢的要求。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是喊得再大声,把自己老公吸引过来又能怎么样?邱欣妍自己又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本身便是如此荒唐,到时候自己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

    “欣妍,怎么了。叫那么响有事么?”

    就在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却是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转眼间就要推门而入。

    万欢一个机灵,顿时爆发出恐怖的速度,几乎是瞬间便闪腾到门口,迅速将门反锁住。

    “哎哟。”

    万欢这一迅速移动,门倒是锁住了。只是却又苦了邱欣妍,先前那一摔,本来便摔的不轻。邱欣妍此刻还感觉臀下隐隐作痛。这过了还没一分钟,事情便又重蹈覆辙。虽然高度元不及先前那一次,那这雪上加霜,却是让邱欣妍吃痛不已。

    邱欣妍愤怒的瞪着万欢,内心愤懑不已。这讨厌的家伙,怎么会闯进来的。呜呜,人家可怜的白臀,老公说他最喜欢了,现在都不知道被摔成什么样了。只怕都青一块、紫一块了。可恶,这种痕迹最难消除了。

    潮起潮落,美妇身上便会自然而然的散发出别样的风情。举手抬足之间,都让人心跳慢了半拍。而此时邱欣妍无疑是这种情况,似嗔似怒,配合着脸上、脖子间那还未退散的潮红,最为动人心魄。

    但此刻万欢哪有心思去欣赏,外面正在敲门的便是她的老公。这光天化日之下,要是被当场抓住,还不得比窦娥还冤、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看了几眼。万欢暗自松了口气,好在自己身法够敏捷,不然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欣妍,怎么了?”

    门外男子关心的问了一句,试着推了推门,却是反锁住了。

    “啊?没,没事。”

    邱欣妍此时也是无比紧张,连说话都说不稳,显得有些颤抖。

    邱欣妍趁着这空挡,随手拿过一旁准备好地内衣。只是一看这衣服的款式,却是又扭捏了起来。这款式是最为火爆的情趣的一种,要说邱欣妍与这东西的结缘,还得从她的老公万东兴说起。

    万东兴身患隐疾,从小家庭富裕,为人也生性风流。父一辈革命家那艰苦、不屈的精神,倒是在这和平年代遗失掉了。

    花天酒地,久而久之,身体也慢慢被侵蚀。直到与邱欣妍成婚,虽然有所收敛,但几年之后,身体还是出现了问题,有些事也变得力不从心起来。

    这本就是无比丢脸的事,也只能低调的求医。直到一年前在柳晴峰的疗法之下,才慢慢有所起色。

    邱欣妍本身保守之人,但万东兴骨子里却是邪恶。结婚之后,在房事时让邱欣妍摆出各种放荡的姿势,更是喜欢说一些羞人的言语,来刺激邱欣妍。

    久而久之,邱欣妍也慢慢被同化。虽然也会有些抗拒,但却也是会配合,心底升起的阵阵兴奋感,也让邱欣妍时常在心底问自己,“难道我本便是如此放浪之人么?”

    万东兴借着治疗隐疾的借口,更是让邱欣妍穿上了,那些她始终不敢碰触的羞人布料。细如绳子一般,又怎么遮掩住什么。然而却经不住万东兴的死磨硬泡,也终于是举手投降。这种情趣用品,也终于被邱欣妍接受。

    邱欣妍拿着手中的裤,超薄透的胸衣。显得犹豫不决。这小布料,穿上了也挡不住什么。邱欣妍暗自一咬牙,想着穿了总比没穿好。也不管万欢那厮在一旁暗自偷看了,稍稍擦干身子,迅速将手中的套件穿在了身上。

    邱欣妍有一点却是想错了。情趣内衣这种东西,本来便是用作激起人的用的。在这薄透黑丝的遮挡下,隐约可见的黑色丛林,丛林下方两边是弧形凸起,凸起之间的上端一粒豆状大小的。那条极细的黑色布料竟是直接陷进粉色细缝中。

    那对玉兔也披上了层面纱,顶端上那颗葡萄顶着黑纱。这美妙的圆弧中,这凸起却更具美感。

    万欢使劲咽了下口水,暗道没你这样诱惑人的。你这不穿还好,你不知道有种风情叫丝袜诱惑么?这简直是要命。

看过《都市艳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