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山村美色之韦小宝 > 第176章
    这时,韦小宝的深深地插进胡丽底部的最深处,硕大火热的滚烫紧紧顶住那粒娇羞怯怯的可爱“花蕊“°°,一阵令人心跳顿止般的揉动。”

    啊……哎……哎……哎……”

    胡丽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韦小宝腰後。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韦小宝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深处“花蕊“上的大对“花蕊“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韦小宝看见身下这千柔百媚的如花丽人那秀丽脱俗的花靥上丽色娇晕,嫣红片片,娇羞无限,她一双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如葱般的玉指紧抓进自己肩膀上的肌肉里,那双修长纤美的玉腿紧盘在自己腰後,韦小宝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玉人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一麻,就欲狂泄而出,韦小宝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然後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胡丽体内。

    硕大的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顶住她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韦小宝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胡丽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的嫣红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胡丽的,手指夹住峰顶上娇李玉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一阵狂搓韦小宝的舌头更卷住胡丽的上那含娇带怯、早已硬挺的娇羞,牙齿轻咬。

    “……啊……哎…………哎……唔……啊……哎……啊……”

    胡丽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韦小宝这样一下多点猛攻,胡丽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特别是韦小宝在她内的冲刺和对她娇嫩“花蕊“的揉动将国色天香的绝色尤物胡丽不断送向男女交欢合体的,直将她送上一个从未到达过的、销魂蚀骨至极的之巅,还在不断向上飘升,彷佛要将她送上九霄云外那两媾欢好的极乐之顶上。

    娇啼婉转中的胡丽真的是魂销色授,,在那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的狂涛中,美妇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她竟然在韦小宝的身下领略了从未领略过的极乐,尝到了男女交欢合的刻骨铭心的真谛妙味;怕的是到达了这样一个从未涉及的之巅後,但身心都还在那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欲海狂涛中向上攀升、飞跃……她不知道终点在哪里,身心又会飞上怎样一个骇人的高处?她感到心跳几乎都停止了,她真怕在那不知名的爱欲巅峰中自己会窒息而亡。

    她又怕韦小宝会突然一泄如注,将她悬在那高不可测的云端,往下跌落时,那种极度空虚和极度销魂的强烈对比让她也不敢想像。但韦小宝并没有停下来,韦小宝粗大的仍然又狠又深地在胡丽紧窄的中抽出、顶入……韦小宝硕大的仍然不断顶住丽人最深处的“花蕊“揉动。”

    ……啊……哎……哎……啊……哎……哎……哎…………轻……轻……轻点……哎……啊……轻……轻点……啊……请……轻……轻……一点……哎……唔……啊……太……太……太深……深了……唔……啊……轻……轻……一点……哎……唔……”

    美如天仙、妩媚绝伦的绝色尤物胡丽娇啼婉转,莺声燕吟。但见她秀靥晕红如火,娇羞怯怯地婉转承欢,欲拒还迎。这时,韦小宝俯身吻住胡丽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玉人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韦小宝得逞之後,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韦小宝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玉人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韦小宝含住胡丽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地狂吻浪吮……胡丽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这时,韦小宝那粗大的已在胡丽娇小的内了七、八百下,在丽人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绝色佳人在合体的连连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内的紧紧夹住粗壮的一阵收缩、痉挛……湿滑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

    韦小宝的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韦小宝抽出,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往胡丽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最深处狂猛地一插……”

    啊……”

    胡丽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

    这时,韦小宝的深深顶入胡丽紧小的深处,巨大的紧紧顶在胡丽的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直射入仙子般的玉人的深处……而且在这火热的喷射中,韦小宝硕大滚烫的顶在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於将硕大无比的顶入了胡丽的口。两个赤裸着的一阵窒息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淋淋漓漓地射入美艳玉人胡丽那幽暗、深奥的内。

    而极度狂乱中的胡丽只觉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那火热硬大的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滚烫的液体,烫得内壁一阵趐麻,并将痉挛也传递给她的玉壁,由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律动迅速传向全身仙肌玉骨。她感觉到她的深处的下在极度的痉挛中也电颤般地娇射出一股温热的狂流,丽人不知那是什麽东西,只觉玉体芳心如淋甘露,舒畅甜美至极。

    而韦小宝却在中,发觉到这个美如天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也射出了女性在极度下的美妇元阴,韦小宝知道,韦小宝已彻底地征服了这个美丽高贵的绝色仙子。极度中,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赤裸裸地紧拥缠绕在一起,身心一起飘荡在之巅……但见胡丽娇喘细细、香汗淋漓,丽靥晕红如火,雪白娇软的玉体在一阵轻抖、颤动中瘫软下来。韦小宝的巨棒逐渐变软、变小,不一会儿,就被胡丽粉嫩嫣红、娇小可爱的“小肉孔“在一阵律动中“挤“了出来。

    韦小宝翻下胡丽洁白柔软的玉嫩胴体,半躺在胡丽那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一侧,只见她那可爱的粉红“肉孔“正源源不绝地流出一股股乳白黏稠、秽不堪的,韦小宝迅速地拿起丢在一旁的胡丽那件可爱的小,接住那流泄出来的排泄物……最後,又将就那条柔软洁白的轻轻擦拭胡丽那滑片片、狼藉不堪的。

    渐渐醒转过来的胡丽终於明白发生了什麽事,自己不但被韦小宝奸、蹂躏糟蹋,而且还被韦小宝奸得快感不断,在韦小宝身下领略了从未领略过的男女欢好的真谛妙味。丽人芳心不禁又羞又气,玉靥上丽色羞红娇晕如火,难以自抑,而且她还发觉韦小宝正死盯着自己那赤裸裸的,正用一件什麽东西在自己滑湿漉的擦拭着,胡丽不由得羞红双颊,星眸紧闭,优美修长的雪嫩玉腿含羞紧夹。

    韦小宝抬头盯着玉人那羞不可抑的晕红丽靥,”

    嘿嘿“一阵笑,将丢在一旁,俯身在胡丽耳边低声道∶“嘿……嘿……美人儿,有什麽可害羞的,我们已经合体交欢过了,你还没有尝到过这种滋味罢?你应该感谢我,高兴才对!”

    听了韦小宝这一番话,胡丽又是伤心绝望,又是羞赧万分,她难堪地沉默了一会儿,粉脸变得苍白,杏目一瞪,说道∶“让开,我要穿衣……”

    韦小宝嘻嘻说道∶“慌什麽,美人儿,还没完呢!……”

    说着一翻身,又将胡丽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娇软玉体压在身下。

    “你……你……”

    胡丽羞愤地正想挣扎,蓦地,一根梆硬、粗大的“大家伙“又顶在了她平滑柔软的雪嫩上。美貌动人的绝色玉人身心本就还没有完全从欲海中挣扎出来,给韦小宝身体重重的一压,就已经有点心乱了,再给韦小宝粗大的在她敏感的三角地带一阵乱顶乱撞,顿时芳心慌乱,一抹诱人的羞红又浮上胡丽的秀靥。”

    这……这……怎麽……可……能……韦小宝……刚才还……”

    它“……又……又……这样粗……硬了……”

    美妇芳心慌乱如麻,又喜又怕、又羞又想。

    韦小宝强行分开胡丽修长雪白的玉腿,挺起,不待她反抗,就狠狠地往她那还有些湿润的中顶进去……”

    哎……”

    胡丽又一声娇啼,她娇羞万般而又暗暗欢喜,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骇怕。可是,一股邪恶荡的需要又从她腰间升起,她觉得粗大的“它“的进入让“花径“好充实,好舒服。她感觉到一根又陌生又熟悉的巨棒又刺入她体内,”

    它“曾经带给她的销魂快感又隐约浮上芳心脑海。她感觉到“它“向她体内深处滑去,越来越深入……本就娇小紧窄的“花径“渐渐又被“它“顶入、涨满,让她觉得好胀、好充实。

    韦小宝的又一次深深胡丽紧窄娇小的,韦小宝让静静地插在胡丽体内,不慌不忙地一手搂住玉人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用力提起,自己则坐在床上,双腿伸展,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娇羞迷乱中的胡丽,像一只赤裸可爱的小羊羔一样柔顺地任韦小宝搂腰提起,陡然见到自己和韦小宝这样面对面地赤裸相对,特别是刚才自己无论是芳心还是都被韦小宝占有和征服,而且现在自己还和韦小宝赤裸裸地紧密着,不禁立时晕红双颊,霞生玉腮,她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含羞紧闭,一动不敢动。

    韦小宝将她娇软无力的赤裸胴体拉进怀里,用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渐渐又因充血而硬挺的可爱在胸前的碰触,然後,韦小宝的巨棒开始在胡丽天生紧小的中一上一下地顶动起来。不知什麽时候,胡丽娇啼呻吟起来∶“嗯……嗯……唔……嗯……嗯……唔……嗯……”

    以这样的一种姿势,她羞赧地感到好像“它“进得更深、更能触到一些平常姿势触碰不到的地方,将又一种新鲜、麻痒的刺激传上她的芳心。清秀绝伦的美艳佳人胡丽不禁又娇羞万分,丽色晕红,不知不觉中又沉入欲海狂涛中。韦小宝反反覆覆地在胡丽体内深处顶动着,渐渐加重力度,巨大无比的在胡丽那紧窄万分、渐渐开始润滑的娇小中进进出出……”

    哎……嗯……唔……哎……嗯……唔……哎……嗯……嗯嗯……唔……哎……嗯……唔……”

    胡丽又羞羞答答地娇啼婉转,妩媚呻吟起来。听见自己这样春意荡漾的娇啼呻吟,俏佳人娇羞不禁地将美貌绝色、晕红如火的玉靥埋进韦小宝怀中,一双如藕玉臂不知不觉地收拢紧缠在韦小宝颈後,玉人那一双如脂如玉的修长美腿也不知什麽时候盘在韦小宝股後,将韦小宝紧紧夹住。

看过《山村美色之韦小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