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山村美色之韦小宝 > 第199章 张燕.娟儿.合作(1)
    等到韦小宝来到张燕婶子家的时候,天色这个时候也已经黑了下来。

    只是一进入张燕家的卧室,韦小宝并没有发现张燕婶子在家,在家的也就只有那雷娟而已。

    一进那房间,韦小宝便感觉到一个香软的身体从自己背后抱住了自己。

    两团柔软丰腴的肉、峰已贴了上来,他还来不及反应,身后那人一双手已环到了自己胸前,玉手微微一收,已把自己抱了个紧,背上的那一对肉团压在自己的背上,感觉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弹性,还那么的光滑,从那触感来看,似赤、裸着上半身。

    马上就凭着熟悉的感觉,知道了是雷娟了,知道雷娟是因为想自己了,所以才会这样主动的对自己的,韦小宝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心中也暗暗的惊叹于雷娟的大胆以及脱衣服的速度来了,但为了迎合雷娟的顽皮的心理,韦小宝虽然已经给那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在自己的后背磨擦着弄得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但是表面上,却还是露出了几分紧张的表情。

    “别担心,老公……是娟儿……”

    “娟儿,你从你外婆家回来了啊,张燕婶子呢?”

    “她刚才去翠云婶子家了,小宝,我好想你,这几天没见到你,好想你要了我。”

    一阵阵男性的气息,从韦小宝的后背传来,刺、激着雷娟已经裸、露在了外面的丰妈n而坚挺的,让雷娟也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雷娟更加用力的挡住了韦小宝,使得自己雪白的大,在韦小宝的后背之上,变成了扁平状,两个,也有些坚、硬了起来,给韦小宝送去了一阵阵的更加撩、人的刺激,让韦小宝的男性生命的象征,开始剧烈反应了起来。

    同时,因为感觉得出韦小宝的紧张,雷娟连忙开口,带着女子甜香的口气轻轻吹拂耳间,让正沉浸在了丰满而坚挺的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的刺激中的韦小宝的心更是不由的一荡,雷娟似乎感觉到韦小宝在自己的香软的少女身体之下,已经渐渐的起了反应,娇躯更百般诱惑地在他背上轻磨。

    那充满色欲的感觉,让韦小宝不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舒服了。他吁了一口气,慢慢放松身子,只觉鼻中幽香馥然,这雷娟竟然连也是赤裸的,竟似是已脱了个干干净净,现在对自己,可是专门的送上门来,任自己品尝了,感觉到了雷娟的意图以后,韦小宝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好娟儿,你想要干什么呀,是不是想让我在你妈妈的房间里,一次呀?”

    一边说着,韦小宝一边轻轻抬起手,握着雷娟环在自己胸前那柔滑的皓腕,韦小宝微微侧过头,只见贴在脸侧的雷娟脸蛋儿红扑扑地,嗅来微觉有些甜意,那种少女的如兰的气息再加上雷娟的香软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动人的少女的幽香,让韦小宝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

    “是啊,小宝,我,我一想到你,你的大巨龙,我,我就想要,想要你好好的干我……娟儿的……的……永远都是,都是小宝的,小宝,我,我们先来一次好不好,好不好,我,我现在就想要了,我,我也知道,知道你,你还想要,想要干我,干我妈妈,我妈妈,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我,我会帮你,帮你的,你,你放心就行了,我,我在今天,一定,一定让你称心如意的,一定……上次我和妈妈不也是一起被你干过了吗?嘻嘻……”

    雷娟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丰腴而肥美的小里,竟然又流出了些许的,而,也硬硬的顶到了韦小宝的身体上,在韦小宝的身体上磨擦了起来。

    雷娟感觉到,自己在母亲的房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任她再开放,也是不由的羞得俏脸一阵的通红,娇羞之间体内也不由烧起了熊熊火焰,幽谷里头更是酥痒难当,雷娟只觉脑中一阵烫,原先对张燕的心态不明而隐隐的一点担忧也一扫而空,自然,也一下子在她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虽感觉得到雷娟上半身一丝不挂,那丰腴的香峰贴在背心的滋味是那般醉人,雷娟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勾引自己,想要让自己用大巨龙好好的一下了,这样的诱惑的情景,自然让韦小宝高兴万分,现在又听到雷娟这样一说,说是可以让自己品尝到张燕和雷娟两人一起来侍候着自己的美妙的滋味,这幸福来得如此之快,任韦小宝久历花丛,一时间也不由的兴奋得有些呆住了。

    韦小宝张口结舌地望着雷娟,只见她脸蛋儿红通通的,眸中媚光流转,显然还有些害羞,但是那种小女人的娇羞的样子,更是让人万分的怜爱,想到雷娟肯定是想到了母女两人一起在自己的大巨龙的之下转辗呻吟时的动人场景,从而让雷娟欲火高升之时,索性不顾一切地找上了自己发泄。

    可那美女带醉的娇媚模样,身为男人就不可能忍得住,在雷娟的挑逗之下,韦小宝体内的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也是亟待发泄呢?他伸手一搂,便要将雷娟搂入怀中,看到雷娟那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以后,韦小宝一低头,就向着雷娟的性感而微薄的,还在散发着淡淡的如兰的气息的嘴唇,吻了过去。

    “小宝且慢……”

    韦小宝手才一伸,雷娟已纤手轻移,阻住了他,樱唇在他耳边轻飘飘地印下一吻,同时,雷娟因为想到了什么一样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的顽皮的神色,那种样子,落在韦小宝的眼里,觉得雷娟此刻,就如同一个落入凡间的小精灵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爱。

    雷娟心中在脱下了衣服以后,便已经有了打算了,一来,这是张燕的家里,而虽然张燕已经知道了自己和韦小宝的关系,但是在张燕的房间里,却也确实给雷娟增加了几分刺激的感觉在里面,而二来,雷娟生性就精灵古怪,会突发奇想,所以,这时的雷娟,已经准备好了,要给韦小宝一个意外的惊喜,以满足一下这个让自己爱得欲要发狂的爱郞。

    阻住了韦小宝的动作,雷娟一边吻着韦小宝颊边额角,纤手缓缓滑动,一手移到韦小宝胸前,虽轻柔却毫不停顿地为韦小宝宽衣,另一手则滑到韦小宝腿间,隔着裤子轻握着那连裤子都已遮掩不住的硬挺,酥胸起伏之间,不住推磨着韦小宝的背后。

    韦小宝感觉到,从雷娟的身上不停的散发出来的成熟少女的淡淡的幽香,雷娟的一对正在自己的背上磨擦着的丰满而坚挺的,那手上虽然有些柔软但是却隐带着一丝狂热的解着自己的扣子的动作,让韦小宝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周老公只觉魂儿都飞了天,那让女子服侍的滋味前所未有,韦小宝一时兴奋之下,竟然呼吸都有些粗重了起来,眼睛中,也露出了一丝的火热。

    “让……让娟儿来服侍小宝……我,我要让小宝知道知道,被娟儿侍候着,应该是,应该是多么的,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多么的快乐的,这么多次,这么多次,都是,都是小宝,小宝主动的,主动的,今天,今天娟儿,娟儿也主动一次,主动一次,让小宝,小宝好了的享受,享受我的,我的爱,娟儿,娟儿的爱”雷娟一边楠楠的说着,一边不停的解着韦小宝的衣服,想到自己竟然主动的侍候起了韦小宝来了,雷娟的心中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羞意,而两腿之间的小外,到了现在,已经是泥泞一片了。

    “好……好啊……唔……”

    嘴巴才开,雷娟已凑上了樱唇,主动吐出丁香小舌,任自己吸吮勾挑,两人唇舌交缠难休,的迷乱令韦小宝都难以克制,他好生忍耐才能忍着伸手去抱雷娟的冲动,任雷娟在自己身上纤手轻舞、娇躯旋磨,不住散发着火辣媚人的诱惑,虽然强忍着心中的冲动,没有在雷娟的身体上动手动脚起来,但是韦小宝的呼吸,却在雷娟的刺激之下,变得更加的粗重了起来。

    韦小宝也没有想到,雷娟竟然如此的善解人意,不但同意帮着自己,让自己在今天可以享受一下雷娟和张燕母女两人一起侍候着自己的那种美妙的感觉,竟然还主动的给自己服务了起来,那种何试在人间的刺激,让韦小宝的心中对这个雷娟充满了深深的依恋,使得韦小宝知道,自己今后,也许再也离不开这个开放大胆,古灵精怪,但是却又那么的风情万种,体态撩人的绝色少女了。

    想到雷娟在自己的调教之下,不但由一个青春表现的俏皮少女,变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惹火少女,而且让她变得这般主动娇媚,韦小宝给她挑的食指大动。虽觉这模样连芳心早已到了自己身上的其他的女人都做不出来,怕只有刘玉梅和罗美薇以及王慧如等少数几个熟妇拿得出手,可他被服侍得极为畅快,一时间却也不想询问坏了兴致。

    虽说初次尝试,动作间颇有些稚拙不熟,但女体主动奉上的销魂滋味,却足抵销那生嫩而有余。雷娟虽然在服侍着韦小宝,但是当她看到韦小宝的身体,一寸一寸的展现大了自己面前,而他的鼻子里又发出了一阵阵的如牛一样喘息之声以后,雷娟也是更加的兴奋了起来,韦小宝都能清楚的感觉得到,随着雷娟越来越粗重的呼吸,那一阵阵如兰一样的气息,正不停的喷打在了自己的皮肤之上。

    耳鬓厮磨之间,韦小宝的衣衫已散到了椅下,他一边享受着雷娟奉上的樱唇香甜滋味,一边双手向后,温柔地滑上雷娟的娇躯,触手处只觉娇躯香滑软热,雷娟不只早脱得身无寸缕,身子也早已烧起了火,腿股之间湿腻暖滑,一片甜蜜狼籍,令韦小宝愈发动兴,顽皮的手指在那儿恣意逞凶,勾得雷娟玉腿轻颤,被侵犯的幽谷中蜜汁泉涌,不住涌现她热烈的。

    面对他的大手轻薄,雷娟虽是含羞带怯,但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让雷娟不退反进,玉腿娇柔地夹着他的手,好拼命才能抑着夹紧不让他作怪的本能,刻意保留空间,好让韦小宝的手更加方便地侵袭她敏感娇柔的所在,也好让自己可以更好的享受韦小宝高超的挑逗技巧给自己两腿之间带去的快乐。

    雷娟知道,自己既然爱上了这个男人,又死心踏地的跟着这个男人,不如就更疯狂一点,虽说这样主动令雷娟羞赧无比,但比之母女的行,些许轻薄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雷娟心中早就猜到了韦小宝的想法,也想着尝一尝这母女共一夫所带来的巨大的刺激呢。

    雷娟贴紧了韦小宝,让韦小宝切身感受自己的赤裸火热,一手爱怜地在韦小宝胸前轻抚着另一手则轻柔地微微圈握,将韦小宝硬挺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抚在掌心,温柔地上下抚弄着,还时而纤指轻勾,刮搔着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颈冠的敏感之处;韦小宝积压许久的欲火本已难耐挑拨,给她这样落力抚慰之下,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没几下那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已在雷娟玉手中强硬地抬头挺胸,悍然表现无坚不摧的粗壮。

    “好……好娟儿……别那么急……小宝会……会你手上的……你,你的,你的动作,你的动作实在是,实在是太刺激了,太刺激了,我,我都有些受不了,受不了了,真的,娟儿。慢一点,轻一点,我,我还从来没有,没有这样的享受过呢,你慢一慢,不然,不然,我们,我们可没得玩了”感觉到雷娟不只纤手动得甜蜜,整个人几乎都黏上了自己,若非知道这多半是因为被自己调教得欲火难挨,韦小宝还真以为雷娟是中了什么药媚毒,这才渴求若此。当然,雷娟的主动,也让韦小宝兴奋万分,想到自己竟然在母亲的房间里一无弄着女儿香软的身体,而过一会儿,也许母女两人,都会进入到这个房间,并排的躺在床上,任由自己玩弄,韦小宝就觉得刺激万分了起来不知何时双手都已移了下去,雷娟那在自己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上头抚弄爱怜的玉手,感觉上比之以前为自己时的樱唇还要厉害一些,将韦小宝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纤毫不差地爱抚疼怜,没有一分地方没给雷娟服侍得舒舒服服,真令韦小宝呼吸加速,颇有发射的冲动。

    本来韦小宝床第经验不少,该当不会这么快泄出来,但一来自己想到了这里是张燕的家,等一会儿这里将会上演一出母女大战的好戏,韦小宝的身体就变得异样的敏感了起来,二来雷娟在自己的调教之下,手段也越来越高明了,手上功夫竟不弱于樱唇舔吮,颇令韦小宝有些招架不住,纵不想也不得不出言提醒。

    “那……那就射吧……娟儿的好……好小宝……小宝若软了……娟儿再给你吹硬起来便是……反正,不管,不管你射多少次,多少次,我,我都要你,你将大巨龙,进入到,进入到我的,我的小里面,里面去,而且,而且,你,你的最后一射,最后一射,一定,一定要留给我,我和我妈妈两人”软语呢喃在韦小宝耳边,这般说话虽令雷娟羞不可言,体内的冲动却也愈发强烈;雷娟虽早知在床第间事愈是放浪愈能享受之理,在韦小宝也不知荡放浪地痛快享受了几回,但直到此刻,要让彻底爆发,好全然冲破理智的堤防,令禁忌崩溃殆尽之时,雷娟才知知易行难之理,在这种情况之下,雷娟娇媚到了极点的对着韦小宝说出了那种连雷娟听了都有些面红耳赤的话来。

    怪不得自己以往会那样兴奋,以那时的放浪程度,引发的快感根以突破那般强烈的禁忌,现在那样羞人却悦耳的媚声出口,雷娟觉自己热得快要了,什么母女、什么羞耻都抛到九霄云外,现在的雷娟只想臣服在韦小宝的,让韦小宝将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狠狠的到自己两腿之间正流着,变得无比的小中,任他为所欲为,在他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下哭泣呻吟。

    “好小宝想硬几次……几次都行……娟儿每寸身子……都是你的……都用来让小宝硬起来……让小宝的大巨龙,大巨龙硬起来的,小宝,小宝想,想让娟儿用,用身体的哪一部位,那一个部位,让小宝的大巨龙硬起来,娟儿就会,就会用哪一个部位,那一个部位,让小宝硬起来的”出口阻止雷娟本来是想稍稍平缓一下射出的冲动,没想到雷娟娇甜呢喃的回应,竟是如此诱人心跳,反而更令韦小宝难以自抑,尤其雷娟一边回应,纤手更是不休,原已在即的韦小宝哪里还忍得住?他一声低嗥,背心一酸,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前端一道白色的泉水已劲射而出,若非雷娟纤手遮在前头,微颤之中享受着那火热劲道的冲激,怕早不知要喷到那儿去了。

    看着那白中带浊的热液射上掌心,贴在韦小宝背上的雷娟闭上美目感受着那强烈的劲道,口中不由“唔”的一声轻吟,感受着自己手上时的那种冲劲,雷娟感觉到,仿佛每一次的,都射到了自己深处一样的,使得她两腿之间的小里,更是有大量的流了出来。

    虽说里头也不知承受过多少次,甚至连嘴里都吞过几回,可让他毫无保留地喷在玉手上这可是头一回,那火热的刺激令雷娟连喘息都重了不少;手上感受着火热湿润的冲击,益发显得幽谷中的饥渴和空旷。雷娟纤手轻抄,就在韦小宝眼角余光所及之处将满手的白液吸入口中,动情的胴体在他身上磨挲的愈发火热,再也分不开来。

    原本男人的一波既去,要再来一波就得从新来过,可韦小宝压制得久了,一两次的喷发哪里能将满腹欲火倾泄于万一?加上雷娟吸啜不止,爱不释口地舐着掌中白液,空出的纤手更不停止,轻柔地搓揉着那刚射过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在这般甜蜜的引诱之下,韦小宝只觉腹下火热更甚,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竟没一点要软下的征兆,反在雷娟纤手爱抚之间愈来愈硬挺了,活像没射过一般。

    “小宝……让娟儿来……”

    亲手感觉着那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的硬挺,雷娟不由得呼吸加剧。方才还只是挑逗爱抚,让韦小宝狠射一发,可接下来就真的要了,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巨大的快乐,雷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的兴奋,而香软的舌头,也不由的伸了出来,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了的嘴唇。

    尤其是看着韦小宝自己手上,雷娟玉腿不由发颤,甚至已忘了分寸,将韦小宝探过来的手紧紧夹着不愿放脱,刚吞过喉咙的汁液更是热辣辣地从喉至腹深深烙着,将欲火从腹下再次引发起来;此刻的雷娟哪里还能收手?微带醺然的脑中只剩下,那感觉真的好棒,此刻就算是天踏了下来,地陷了进去,马上就要面临着死亡的危险,雷娟也会不管不顾,得先爽过了再说。

    刚射过一回的虚脱感觉犹未过去,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已在雷娟纤手中强硬挺立,这般强烈迅速的欲火复燃,韦小宝虽说早习惯了床第间事,可兴奋到了极点的身体一时间竟也有些喘不过气来,在种情况之下,韦小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偏生黏着自己的雷娟却似饥渴到无可自抑,犹然带着自己射后微腥滋味的樱唇,缓缓自耳际吻过颊边,人也慢慢地转了过来,一双玉手却不愿离开那火烫硬挺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半晌,娇媚朦胧的眼光无比诱人;直到此刻韦小宝才发觉,雷娟确实是天生的荡体质,娇躯喷发的媚气与如兰一样体香混成一团,脚步都有些发颤,却格外惹人爱怜,他原想伸手去抱,却给雷娟按着肩膀止住了。

    微一抬腿,跨到了韦小宝身上,雷娟一手按着韦小宝肩头支撑身子,手滑入股间,轻轻地分开幽谷口,让原已汁光盈然的谷间泉水流溢,沾满了昂然抬首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一脸似忍耐又似期盼的神情,雷娟小心翼翼地沉坐下去,当终于时,狂乱的闪光登时在雷娟脑中炸开。

    这……就是的滋味吗?虽说以往也曾与韦小宝戏,这样做女上位也不是头一回了,但不知是否因为意识到身下的男人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当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攻入体内,肌肤相亲时竟有种无以名状的感觉袭击了雷娟,羞耻得让雷娟想哭,火热得让雷娟想投入,心中的畏缩竟不敌的本能需求。

    雷娟虽知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会陷入到的深渊之中,等到张燕回来的时候,自己也不知会不会有力气再配合韦小宝了,但那种刺激的快感,却远比以往与韦小宝床第交欢时还要激烈狂野,冲击得雷娟什么都顾不了了,娇躯既害怕又期待地款款沉坐。

    当韦小宝的大巨龙又一次慢慢的挤入到了她两腿之间正流着的小,再次深深地刺入,满满地充实雷娟的饥渴时,雷娟打从心底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彷佛整个人都醉了,舒服畅美的快意充塞了每寸毛孔,令雷娟只想继续下去,彻底逾越男女之间的界限,此刻的雷娟就像是一个索欲无度的性感神女一样的,天生的媚骨,让她看起来是如此的荡,但是从小家庭的休养,却使得她又带着一丝高贵的气质,这两种气质在她的身上完全的结合了起来,使得雷娟的少女风韵的身体,充满子一种惊人的诱惑力。

    真的是太美了。当雷娟沉坐至底,之处密得再没任何一点间隙之时,美妙的滋味令两人同时发出了呻吟声。韦小宝吸了一口气,只觉扑鼻而来尽是女体浓郁甜蜜的香气;在亲密之后,雷娟空出的一双玉手不知何时已环到了韦小宝头后,微微一收便将他的脸整个压到了自己胸前,韦小宝只觉脸孔被那丰腴而充满弹性的香峰挤着,醉人的香氛混着热情的香汗,不住将他的头脸埋住,一双手不由得搂上了雷娟的纤腰,感觉着怀中佳人上下时娇媚的冲动。

    “小宝……唔……娟儿……啊……要你舒服……哎……你好大…………喔……刺到了……刺到娟儿了……娟儿好爱……好爱你……啊……别……别动……让娟儿……来服侍你……唔……服侍娟儿的小宝……啊,小宝,你别动,你,你还要留下,留下一点力气,来,来侍候,侍候我的,我的妈妈呢”玉腿轻轻踩着覆地的衣裳,雷娟在韦小宝怀中不住上下,娇躯沉坐时两人紧密得再容不下一根头发,上提时只露出韦小宝浴着光芒的棒身,那模样当真美得撩人,尤其的响声,配上雷娟娇甜悦耳的娇吟,光听就让韦小宝魂儿飘飘,差点没以为自己登了仙境。

    韦小宝只觉自己的脑子也开始烧起来,眼视耳听、鼻嗅手触,都是女体那娇媚缠绵的情色美味,令他不由食指大动,双手在雷娟腰间不住动作,既刺激雷娟的敏感处,也协助雷娟热情的挺送,令雷娟呻吟得愈发甜美,在韦小宝的挑逗之下,雷娟的小里,变得更加的湿润了起来。

    感觉韦小宝的手在腰间不住动作,所触之地都是令雷娟无法自拔的隐密敏感地带,雷娟虽知这是男子御女时的必修手段之一,韦小宝之所以刺激此处,不只为了逗弄自己,也因为现在一直都是自己主动,身为男人至少要争回点主动权;但雷娟现在什么都不管了,那种让自己的刺激,使得本已美妙无比的男女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袭上身来的滋味愈发奇特诡异,舒服得雷娟再也无法自拔。

    从里头生出的渴求控制了雷娟,雷娟双手撑在韦小宝肩上,只靠着纤腰支撑着上半身在韦小宝眼前狂舞不休,也不知那般纤细的柳腰如何生得出这等韧性和力量,只见一对雪白而充满了弹性的充满热力地在韦小宝眼前劲舞,两点玉蕾早涨成了酒红色,在遍布晕红的雪玉香肌衬托下更显艳光四射,秀发飞散出如雨香汗,映的满室皆春,光彩何等动人?

    眼前美不胜收,那美景如此狂野动人,比之以前两人的时候,雷娟虽刻意逢迎承欢,却总有点矜持难掩的模样,现下主动的雷娟可要美艳得太多,韦小宝的头脸虽不再被那美挺的雪白而充满了弹性的挤压着不得喘气,可那女体火热的气息却始终萦回不去,加上这映入眼帘的美态,比方才还要来得刺激;尤其雷娟上半身舞的狂野惊人,两人之处却没有半分放松,之问仍是万千滋味,加上随着上半身的摆动摇晃,带动着幽谷处也左旋右磨,那美妙的滋味比之单纯的上下动作,真不可同日。

    韦小宝只觉全身感觉都集中到了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舒服的眼都花了,汗水沁得身子再没半处干净,在雷娟的刺激之下,韦小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跟要飞了起来了,从和女人接触以来,韦小宝还从来都是游刃有余,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把持不住的情况,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雷娟在韦小宝的心中,充满了多大的惊人的诱惑力了。

    照说刚刚射过一次,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的敏感程度降低不少,这回该当可以持久一些,但雷娟狂野的扭动太过火热,诱得韦小宝心花怒放,那种享受比之以前还要美妙得多,再加上在张燕的房间里着她女儿带来的异样的刺激,让韦小宝一时之间竟有种再次射出的冲动。

    韦小宝不由得吃了一惊,难道自己当真退步了这么多?难道,以前那个在女人的面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韦小宝,到了雷娟的面前,已经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了么,雷娟真的有那么大的诱惑力,能将自己诱惑得如此的兴奋,让自己竟然会在射出了一次以后,又再一次的忍不住了么。

    本来输人不输阵,韦小宝还想咬住舌头强抑那的冲动,但雷娟这般热情舞动之下,敏感处被韦小宝大加刺激,也已是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当雷娟自觉将开,已然蠢蠢欲动的当儿,雷娟不只没忍着的快意,反而不住扭腰旋臀,将那敏感磨上火热刺激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几下摩挲顶刺,已然半敞,酥得雷娟搂紧了韦小宝,娇吟呢喃不绝。

    “好……啊……好小宝……射给娟儿……嗯……娟儿要…………好小宝……赐给娟儿……一起……一起泄了吧……啊……我,我想要,想要将,将小宝的,小宝大鸡里,大巨龙里面的,的,全部都,全都吸入到,吸入到里面去,我,我要,要用将你的,你的吸得一滴一剩”原还忍得住,给雷娟这样魅力十足的软语呻吟之下,铁打男子也要崩溃,何况韦小宝也已是将射未射的关口?在雷娟回光返照的旋磨之间,两人同时娇吟嘶叫,雷娟的幽谷深处终于水融,两人只觉交接之处混着液不住密合,混在一起再也分不开来了……

    软绵绵地偎在韦小宝的怀中,雷娟迷迷糊糊的,嘴角含笑,追着韦小宝喘息着的嘴索吻,雷娟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刻意的挑逗之下,韦小宝竟然威风不再,竟然已经在自己的身上泄了两回,而同样,雷娟也知道,韦小宝是因为爱极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才会这样的敏感的,所以心充满了甜蜜之意,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神色。

    雷娟只觉自己这回真是泄得畅快已极,这段日子的和对韦小宝的渴望,尤其是昨天在韦小宝家里的时候,给韦小宝挑逗了起来,而得不到发泄的,彷佛都随着方才激情的发泄流了出来,身体里头暖融融的,被他火热的劲射涨得满满的,即便两番激射的韦小宝已软了下去,萎下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早已被两腿之间的小给挤出体外,深吻之间感觉仍是醉人,口舌交缠间已没了多少味道,多的却是婉转痴缠的甜蜜,雷娟只觉方才飘在云端的感觉仍在体内徘徊,真不想醒来。

    也不知这样软在他怀中多久,云雨的迷醉渐渐消失,雷娟也逐渐清醒过来,刚刚那种疯狂时的勇气也不知逃到了哪儿去,体内威力未褪的热流,让此刻的雷娟察觉到自己竟主动妖媚地诱惑韦小宝了一回!想到自己刚刚的媚态百出,雷娟不由的羞红了脸心中缠绕的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可不知是久抑之下的爆发愈发轰烈,还是自己的主动将自己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突破禁忌的感觉比单纯的男女还要美味,心中虽娇羞迷乱,全然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种念头,难免掺杂了些其他的意味,可雷娟却不愿从韦小宝的怀中爬起来,娇柔无力的四肢搂紧了他,只想继续沉醉在他的怀抱里头,享受这云雨之后的温存。

    “好娟儿……你真的好棒呢……”

    想到雷娟竟然如此的主动,已经突然了男女之间的那层隔阂,主动的挑逗起了自己,让这个美艳的少女,变成了一个索求无度的欲女,还让雷娟蜕变成如此富于风情的动人尤物,想到刚刚在雷娟的两腿之间的小里时的快乐,令韦小宝到现在还有些浑身酥软。

    韦小宝阅女无数,昨天又有了在吴巧媚的身上连泄了一次的经验,方才虽连射两回,韦小宝却没怎么出力,休息了一会已恢复了精力勃勃,只是方才一场戏,雷娟似也泄得畅快,要不要再干这个美艳的少女一番,还是等到了张燕回来以后,再一起干这母女两人,韦小宝的心中不由的矛盾了起来。

    他既想再次把这娇慵美人儿大快朵颐,干到雷娟虚脱为止,又想着现在如果自己在雷娟的身上射的次数太多的话,等会儿张燕回来以后,自己是否会再有余力再战,深怕太过贪心会造成反效果,心下可真不知如何才是,“小宝射得好爽……真是美得透顶了……娟儿真的好美……”

    听韦小宝这样称赞,雷娟一时之间心花朵朵开,芳心深处不由又涌起了勇气,既然这般放浪可以让韦小宝如此欢快享受,雷娟又何必再矜持下去?不如干脆让他的大巨龙将自己的小给干烂好了,至于母亲张燕那里,走一步算一步了,到时候,韦小宝如果有余力再战,自己则是一定会满足他的。

    自从和韦小宝在一起春风一度,后而又无数次的接受了韦小宝的的洗礼以后,雷娟也已自知自己真的已被彻底的服,再抗不住男人的挑逗,仅余的矜持和火辣辣外表不过是荡的最薄一层外衣。现在已经让韦小宝尝到了自己身体的绝美滋味,让他彻底享受这荡的美女,至于其他的,现在都不需要考虑了。

    想到这些,雷娟感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刚刚已经给韦小宝干过了一次的小里,又一次的变得需要了起来,内心对着韦小宝的大巨龙的渴望,使得终于战胜了理智,在这种情况之下,雷娟鼓起勇气,打算顺遂着本能的控制,再服侍着韦小宝好好爽上一回。

    娇媚地吻了韦小宝一口,雷娟缓缓从韦小宝身上滑下,纤手轻轻地拂开汗湿黏在颊上嘴边的秀发,充满了千言万语的美目不住在韦小宝面上和那软垂的处飘移,哪一处都强烈地吸引着雷娟的目光,令雷娟不愿移开眼睛,却不能不顾着两处令雷娟神魂颠倒的所在。

    “唔……”

    没想到雷娟方才所言,要让自己一直硬挺好尽享雷娟美妙的风光,竟还不只是诱惑言语而已,韦小宝本以为连射两回,即便自己年轻力壮,要再硬也非片刻问事,韦小宝一时间情急了起来,想到自己竟然在雷娟的面前如此的不堪,韦小宝又有些不服气了起来。

    昨天若非吴巧媚美得诱人已极,那羞赧的风情令他欲罢不能,又加上是在办公室里偷情的刺激,要连战六回可是苦头一件,即便年轻如他,事后也是腰酸骨软,大叹云雨非福;可现在雷娟竟是一语不发,娇躯滑了下去,柔媚的眼神飘在自己心上,樱唇便已吻上了那软垂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光那媚态便令韦小宝不由得蠢蠢欲动起来。

    灵动纤巧的香舌巧妙地舞动着,温柔地将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上头满满的汁液舐去,虽说这已不知是雷娟第几次为韦小宝品箫了,但胸中满溢的欲念,和大巨龙含在嘴里,正在慢慢的涨大着的奇异刺激,使得这一回的感觉特别地与众不同。

    雷娟只觉香舌卷动吸吮之间,带入口中的尽是满满的滋味,口中的味道竟比扑鼻而来的气氛更加诱人,隐隐然又从腹下升起,内外交煎的滋味令雷娟口舌滑动更快,呼吸愈来愈是粗重,琼鼻间透出的呼息吹在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上头,透出了女体温润的香气,即便韦小宝连射两回,不用上特别手段确实疲不能兴,在那强烈的诱惑当中,竟也隐隐有了重振威风的冲动。

    小心翼翼地吸着啜着,活像服侍着什么珍奇宝贝一般,香舌滑动之处,很快就将坚硬而火热的大巨龙上头种种荡痕迹洗得干干净净,除了通体充满了香唾浸染的华光外,彷佛像是什么也没做过一般,看起来更加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让所有的女人看到以后,都会不由的为之心慌意乱。

看过《山村美色之韦小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