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末路忠仆
    公冶乾长吸一口气看着慕容复道:“公子,如今之际,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反了他赵家王朝!”

    朝廷已经将慕容家定为反贼,如今就连大军都出动了,就算是慕容家想要继续做什么良顺之家也是没什么希望了,反了的话还有那么点希望,如果说不反,难道还要束手就擒不成?

    本身公冶乾等人就是慕容家的家臣,一心向着光复大燕王朝,所以说对于大宋根本就没有什么敬畏和归属感,反了大宋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当然了,如果说能够不反的话,他们还是会选择不去造反的,毕竟眼下造反的条件根本就不够,他们慕容家虽然说为造反做了太多的准备,但是许多方面并没有准备好,仓促之间造反的话,失败的可能性太大,这也是慕容家一直在江南发展的缘故。

    慕容复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下来,眼中满是怨毒之色道:“家父被官军生生逼死,邓大哥更是惨死于官军之手,我们慕容家与大宋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公冶乾、包不同等人齐声高呼。

    慕容家不愧是在江南之地扎根上百年,百年时间为了造反做出了种种的努力,如今在慕容家狼烟召集之下,太湖之中几支颇有名气的水贼汇聚而来,不用说这些水贼便是慕容家暗中所养的人马,不过是化作水贼罢了。

    一支两支水贼并不起眼,可是如果是多支水贼聚集在一起的话,那人数可就多了去了。

    慕容家四大庄下面足足有上千之多的人马,而这几支水贼加起来也有近千人之多,再加上慕容家的燕子坞当中所养的人马,不过是大半个时辰的时间,竟然让慕容复凑出了一支两千人左右的人马来。

    这两千人论及纪律什么的,或许比不过正规的官军,但是论及悍勇的话,那就不是大宋地方上的厢军之流可比。

    大宋禁军上百万之多,可是驻扎在地方上的禁军却是少之又少,在地方上更多的都是一些战斗力低下的厢军。

    做为江南姑苏之地,朝廷还是相当重视的,所以在姑苏有这么一支禁军士卒,相比厢军来,战斗力还算可以,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将邓百川手下的数百精锐家丁给围杀了。

    数十艘大小船只之上站立着一名名的精壮的汉子,这些人被慕容家养了那么多年,但是慕容复等人也没有直接告诉这些人他们反了。

    至于说接下里官军围剿,慕容复却是毫不担心,一旦交手,身上有了反贼的名头,这些人就算是想要回头也是来不及了。

    只要不是大败导致全员崩溃的话,慕容复还是有几分把握能够凭借这些手下将来犯之官军给击溃的。

    毕竟在慕容复看来,区区上千官军而已,想要凭借着这上千官军便要拿下有着两千多人防守的燕子坞,这根本就是妄想。

    很快湖面之上就见一艘艘的船只靠近,一面面的旗帜迎风招展,为首的一艘大船之上,悬挂着一具尸体,赫然是邓百川的尸体。

    邓百川做为慕容家四大家臣之首,在江南之地可是颇有名气的,尤其是在慕容家这些手下当中,这些人对于邓百川的印象太深了,甚至比之对慕容复的印象都要深。

    毕竟慕容复做为慕容家之主,不可能真的同那些人打做一团,但是做为慕容家的家臣,尤其是四大家臣之首的邓百川却是同这些人极为熟悉。

    待到大船接近的时候,虽然相隔数十丈,却也能够看得清楚邓百川的尸体来。

    不少人看到邓百川的尸体的时候不由的神色为之一变,哪怕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当真的看到邓百川的尸体的时候,公治乾、包不同、风波恶三人则是齐齐神色为之一变。

    哪怕是慕容复先前说过邓百川主动留下来阻击官军,可是在没有见到邓百川的尸体之前,公治乾他们是不愿意相信邓百川已经被官军所击杀的事情的。

    如今亲眼看到了邓百川的尸体,公治乾几人虎目一红,忍不住流下泪来。

    数十年的兄弟情分又岂是作假,不久之前他们还在一起饮酒,结果再次相见已经是阴阳相隔,这如何不让人为之伤感。

    尤其是这会儿邓百川的尸体还被悬挂在官军船头桅杆之上,当即便让公治乾几人眼睛为之通红。

    “可恶,还我兄弟命来!”

    一声断喝,就见公治乾身形一跃,踏波而行,直奔着那船头之上的邓百川的尸体而来。

    船头之上,杨志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眼看着公治乾踏波而来,当进入到弓弩的范围当中的时候,杨志猛地一挥手沉声喝道:“给我射!”

    几乎是一瞬间,就见十几支强弩陡然之间激射而出,那强弩可是船上所装的强弩,一箭下去甚至可以将一艘小船给洞穿,绝非是肉身所能够硬抗。

    十几支强弩所射出的箭矢锁定了公治乾,公治乾心中生出无限的警兆,眼看着那电射而来的箭矢不由的神色为之大变。

    “不好,公治二哥危矣!”

    风波恶不由的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就想前去搭救公治乾,可是一旁的包不同一把将风波恶给抓住,咬牙道:“不可,万万不可出去啊!”

    就在这个时候,躲开了两支箭矢的公治乾却是难以避开其他几只箭矢,顿时三支箭矢没入了公治乾的体内,哪怕是公治乾一身修为在身,仍然是承受不住来自于床弩的强大破坏力,几乎是瞬间,公治乾的身体便被撕碎了。

    血腥而又可怖的场面看在包不同、风波恶等人的眼中,却是令众人为之沉没。

    前一刻公治乾尚且还活蹦乱跳呢,结果下一刻,一个大活人就被床弩给直接射爆了。

    那可是一位大活人啊,就这么的丢了性命,眼看着这一幕上演的慕容复、包不同、风波恶等人显然是被镇住了。

    他们之中,也就是慕容复可以压公治乾一头,但是他也不敢去硬悍床弩所射出的箭矢。

    反应过来,慕容复一声低吼道:“给我射,射死他们,为邓大哥、公治二哥报仇!”

    慕容复没有提慕容博,显然是意识到慕容复诈死多年,除了如公治乾、包不同、风波恶这般的家臣对慕容博还有感情,至于说其他人,比如他们所养的那些家丁死士之类的,他们对于慕容博可是没有什么感情和印象。

    慕容复直接喊着为邓百川、公治乾报仇雪恨,的确是能够鼓起这些人的士气来。

    顿时就见漫天箭雨向着前方那一艘大船覆盖了下去,慕容家竟然能够搞出这么多的箭矢出来,可见准备造反绝对不是一日两日,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如此之多的箭矢出来。

    以大宋官场的腐败程度,慕容家只要可花钱,说实话还真的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得到一大批军械,这些军械的崭新程度甚至比之军中士卒所使用的还要新上几分。

    上百只弓箭齐发,声势虽然说无法同上万之多的弓箭齐射来的壮观,可是杀伤力却是丝毫不差。

    夺,夺,夺!

    一支支的箭矢插在了船上,而立于船头的杨志则是不闪不避,舞动手中宝刀,就听得叮叮当当的响声,一支支箭矢被其劈落,当真是滴水不漏,无有一支箭矢能够近身。。

    注意到这点的慕容复不禁冲着身旁一名水贼头目道:“将弓箭给我!”

    慕容复弯弓搭箭,直接锁定了杨志,就听得咻咻声响起,足足三支箭矢一前一后射出。

    三支箭矢齐出,直奔着杨志而来。

    杨志眼睛一眯,他可以说一直都在注意着慕容复的一举一动,慕容复弯弓搭箭的时候杨志便已经注意到慕容复所针对的目标便是他,所以第一时间便做出了防备。

    有所防备和没有防备结果是明显不同的,就见杨志飞身而起,避过第一支箭矢,然后随手向着第二支箭矢劈了下去,伸手向着最后一支箭矢一抓然后随手一甩,顿时就见那一支箭矢没入到一名悍勇的独眼水贼的体内。

    “慕容复,可敢与我一战!”

    两军阵前,杨志高呼一声,自然是引得了一众人的注意。

    不少人向着慕容复看了过去,这会儿包不同哈哈大笑,笑声之中带着几分悲愤上前一步道:“阁下莫非是欺我燕子坞无人乎,就让包某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

    说话之间,包不同大步走出,身形一纵,直奔着大船而来。

    包不同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官军船上的箭矢上面,如果说官军动用床弩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选择闪避并且躲入湖水之中。

    有湖水做为隔绝,无论是床弩还是箭矢,威力都会大大的减弱,甚至就连视线都会发生偏转,虽然说运气不好的一样会被箭矢所伤,但是绝对比直面床弩要强的多。

    不过这一次杨志却是没有下令以床弩对付包不同,像包不同、公冶乾这样的江湖好手,第一次欺负对方没有防备也就罢了,但是有了公治乾的先例在,再想借助床弩射杀对方,显然是不大可能。

    杨志也没有想着能够接二连三的射杀对方,倒不如放对方过来。

    包不同身形落在船上,目光一扫,就见杨志站在最前面,而在其身后则是几道身影。

    尤其是其中一道身影竟然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在其身旁,两道魁梧的身影就立在两侧。

    似乎是注意到了包不同的目光,楚毅冲着包不同微微点了点头。

    或许慕容复的性格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陷,但是包不同、公冶乾、邓百川几人却是性格爽直,为人磊落的汉子,纵然所托非人,却也能够赢得江湖众人的额称赞。

    如萧峰那般的性格,都能够对包不同认同,可见包不同、公治乾这些人并非是什么恶人,真要说的话,也就是所托非人罢了。

    当然楚毅并没有因为这些就要放过包不同等人的意思,除非是包不同他们立刻投降,否则的话,双方就是生死大敌。

    单单是一个公治乾、一个慕容博、再加上一个邓百川便足足让其涨了五十多万的气运,这让楚毅颇为期待,如果说镇压或者打杀了慕容复、包不同几人,能够涨多少的气运。

    楚毅倒不是想要通过这种杀戮的手段来获得气运,只是顺手而为罢了,恰巧慕容复、包不同他们与其乃是敌对的双方,那么将之震杀以获得气运自然也就在情理当中。

    以楚毅的性情,无冤无仇的情况下,楚毅绝对不会去将对方斩杀以获得气运。

    杨志毕竟有伤在身,真的对上包不同的话,说实话,杨志未必是其对手。

    当包不同落于船头的时候,林冲大步上前,冲着杨志道:“杨兄弟,这人便交给林某吧!”

    杨志看了看包不同,微微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步,让位于林冲道:“如此便交给林兄了!”

    包不同眼睛一眯,实在是林冲气宇不凡,尤其是那豹子头的外貌特征,加上手中一杆长枪在手,怎么看都像是一员猛将,包不同不由自主的便提高了警惕,心中隐隐的生出几分忌惮。

    “东厂档头,林冲!”

    包不同微微一愣,拱手道:“好说,好说,慕容家家将,包不同!”

    长枪一挑,林冲当即便是一枪直刺包不同。

    再怎么说林冲那也是周侗所调教出来的弟子,一身武道造诣比之包不同可是强出了一筹。

    但是包不同贵在经验丰富,慕容复那么大的名头,行走江湖自然是招惹出不少的是非,所以说身为四大家将之一的包不同并不缺少与人交手的经验。

    只是一交手,包不同便明白自己并非是林冲的对手,但是他也敏锐的察觉到林冲经验不够丰富的弱点,于是便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经验同林冲缠斗。

    林冲也不是傻子,但是他所缺少的正是这种交手经验,因此并没有急着爆发,而是将包不同当做了锻炼自己的对手。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包不同依然是筋疲力尽,招式已经用尽,可是面对林冲的时候,压力却是越来越重。

    不得不说林冲的资质当真不凡,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会进入到周侗的视线被周侗收为弟子。

    哪怕是林冲没有多少交手经验,可是林冲与人交手的时候,进步的速度却是非常之快,这一点同其交手的包不同感受最深,因为面对林冲的时候,包不同的压力越来越大,要不是林冲不想这么快便将包不同斩杀的话,恐怕这会儿包不同已经丧命于林冲枪下了。

    “包兄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一道身影踏波而来,不是风波恶又是何人。

    风波恶踏波而来,身形刚刚落在船头,就听得一声长笑道:“阁下的对手是徐某!”

    手持长枪踏步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徐宁。

    徐宁一直都没有出手的机会,眼下林冲有包不同做为对手,杨志有伤在身不宜再战,徐宁忍不住主动请缨,拦下了风波恶。

    眼看着包不同在林冲手中只有招架之力,心中担心包不同的风波恶不禁冲着拦路的徐宁喝道:“给我闪开!”

看过《诸天最强大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