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741 时间法则
    “你们怎么了?”李羡鱼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大家都一脸目瞪狗呆的看着自己。

    好像他刚才随地大小便了似的。

    一片死寂中,秦泽试探道:“你还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李羡鱼皱眉反问:“你指什么?”

    他刚才说的话,做的事太多了。

    祖奶奶在桌底踢了他一脚,精致美丽的小脸布满愁容与担忧:“你怎么回事呀,自己刚才做的事都忘了?又说了一遍。”

    又说了一遍李羡鱼一愣,瞳孔瞬间收缩成针,他张了张嘴:“我,我完全不记得了。”

    李佩云看着他的神色,缓缓吐出一口气:“那我有个问题,你既然什么都不记得,你是怎么知道果子觉醒的,怎么知道自己能看穿未来的。”

    李羡鱼这家伙,脑子有点乱了。

    李佩云认为自己提的问题应该有助他梳理思路。

    “我,我就是知道啊。就好比你自己的异能,你会不知道吗?”李羡鱼回答。

    “那你昨天是怎么发现果子进一步成熟了?”雷电法王提问。

    “我醒来之后就知道了。”李羡鱼沉思着。

    见他这副模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了,昨晚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和刚刚一样,经历过什么,但被遗忘了。

    “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位戴着金丝框眼睛,书卷气息很重的中年董事咳嗽一声:“你是怎么分辨时光回溯和预知未来的?”

    “所谓体力透支的代价,为什么不能是预知未来的代价?”

    李羡鱼一愣,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他之所以咬定是时光回溯,原因是回溯前的经历无比清晰,是真实发生的事。但这完全是他的个人感受,是主观意识。

    是啊,为什么不能是预知了未来?

    “你有过更多的回溯经历吗,比如回溯到几个月前?”那位董事问道。

    “就算回到几个月前,那这几个月的经历也可以用预知了未来来解释。”鹅蛋脸女人说。

    “是啊,这就存在悖论了。即使是回溯二十年,你又怎么知道二十年的经历不是一场对未来的预知呢。”

    “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参考坐标,而时间最奇妙之处在于,任何参考坐标,它都不一定是参考坐标。我们对时间只有概念,缺乏了解,也缺乏研究它的技术和理论。”

    “所以时间是四维世界的东西。”

    “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我们能摸透时间,我们就可以从三维世界跃到四维?”

    “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会失忆了。”秦泽及时打断了董事们的学术讨论,这群老官僚都很有货,个个都是高学历人才,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家世是一方面,智商则是另一方面。

    但现在不是讨论学术的时候。

    “大家请看大屏幕。”秦泽从雷电法王手里接过平板电脑,他在电脑上画了一条直线:“我们假设时间是单向流动的。李羡鱼的位置在这里”

    他在线条的重点画了一个点。

    “因为果子的缘故,他知道了未来两分钟后发生的事情。”秦泽在线上画出第二个点:“然后,他从两分钟后回到了原先的节点。”

    “你们觉得,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是一道学术题,那肯定会成为争论不休。这种永远得不到答案,无法验证的话题,我们可以统称为:薛定谔的话题。

    但李羡鱼的状况已经告诉了他们答案:

    失忆!

    “已知答案,逆推过程往往会非常简单。”秦泽把第二个节点擦去:“当他从两分钟后的未来回归到第一个节点,也就是现在的时候,你们看这个时间线,有变化吗?”

    时间线上只剩一个点,原先的点,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祖奶奶一本正经的回答,就像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

    “是的,没有任何变化。时间法则,就当是法则吧。”秦泽说:“时间法则剥夺了他的记忆,当他从第二个节点回归到第一个节点时,他会失忆。因为第一个节点的他是不知道第二个节点发生了什么的。”

    张董皱眉:“这样的话,果子有什么用?既不能增加战力,又不能轻易回溯。”

    冰渣子嗤笑一声:“谁告诉你果子是作用于战斗的?”

    它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等等。”李佩云举了举手:“如果失忆是时间法则的作用,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失忆?”

    李羡鱼因为回到了第一个节点,第一个节点的他是不知道两分钟后的事情的,所以他失忆了。那为什么知道了两分钟后的事情的大家,却没有失忆?

    秦泽摸了摸下巴:“这就是果子争取来的情报?虽然失忆是在所难免,但只要把信息传达出去,我们就等通过回溯的方式洞悉未来。”

    “类似于传说中的窥探天机么,果子渐渐走向成熟的表现?”李羡鱼也摸了摸下巴。

    果子的力量增强了。

    “刚才你的记忆保留了多久?”秦泽问。

    “大概十秒左右”李羡鱼回忆道。

    “能回溯多久,应该不止两分钟吧。”

    “我试试。”李羡鱼说完,瞳孔黯淡,安静的坐着,像是死了一样。

    下一刻,他睁开眼睛,道:“我这次回溯了半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我看见你”

    说完,李羡鱼神色一怔:“咦,我想不起来我回溯多久了。”

    半个小时的回溯,记忆只停留了刹那众人心里有了猜测,时间越长,记忆就越短?

    这一点和他们想的不一样,两分钟的回溯记忆是十秒左右,按照这个趋势,不应该是回溯时间越长,记忆保留越长吗。谁知道是成反比的。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可以正该如此。

    以此类推,回溯一分钟,记忆保留是二十秒。

    回溯半分钟,记忆保留是三十秒。

    半分钟等于30秒。

    恰好抵消,没有失忆的代价。

    “你试着回溯长一点,嗯,就一个小时吧。”秦泽说。

    “好。”李羡鱼瞳孔黯淡,失去神采。

    下一刻,他睁开眼睛,若无其事的说:“我记忆保留大概十秒左右”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回溯了,他的记忆停留在最开始那两分钟众人看在眼里,心里很有数了。回溯半小时,李羡鱼至少还意识到自己回溯了。回溯一个小时,他当场失忆。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曾经回溯过。

    “以后你回溯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分钟。”秦泽说:“不要问为什么了,记住就好。”

    李羡鱼点点头:“知道了,另外,我感觉元神回溯不是没有代价的,我现在特别困,想睡觉。”

    说着,他趴在桌上,眼见就要睡过去。

    祖奶奶拎起他的领口,“啪啪”两巴掌:“开完会你再去睡。”

    “哦,哦”李羡鱼强撑着睁开眼皮。

    “好,回归正题。”秦泽说:“就算果子快成熟了,你怎么确保主宰一定会上钩?”

    “说实话,多尔衮的间谍肯定还有,青师只需要寄生大厦内某个职工,就能达到监视的目的。”

    “又或者,他们只要靠近沪市,就能确定你的状态,你自己刚才也说了,果子成熟会有异象,你上哪伪装出异象?”

    面对秦泽的提问,李羡鱼再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差点让众人以为他要来一句:请你们在心里准备好一句想说的话

    “是的,我无法伪装出异象,主宰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但这本就是一个骗局,骗子是永远不会让人看到实物的。”李羡鱼看向冰渣子:“姐,万神宫要关闭了吗。”

    冰渣子摇头:“关不关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能控制万神宫吗。”

    “当然。”

    “一旦万神宫关闭,主宰能闯进来吗。”

    “可以,但需要时间。”

    李羡鱼点点头,看着脸色各异的众人:“想必各位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想把多尔衮和青师引入万神宫”秦泽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好主意啊,这样就算咱们往里面投个核弹都不会影响到外界”

    “不,整个景区会夷为平地。”冰渣子告诫道。

    “开个玩笑。”秦泽摆摆手,发射的技术还是个问题,万神宫入口不大,又隐藏在山壁里,很难一发入魂。

    而且,没有证据证明核弹一定能杀死主宰。其次,想把主宰勾引进万神宫,李羡鱼是诱饵,他要是被炸死,时光回溯,得不偿失。

    “主宰真的能闯进来吗”他问完又摆摆手,认为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如果主宰们闯不进去,当年万神宫之主就可以安稳的藏在家里恰果子。恰到水滴石穿,恰到头发掉光,就没现在这么多事。

    “当初牠们等待万神宫自动开启,派人进来探索,而不是强行闯入,是害怕再遭到我的镇压。”冰渣子说。

    “咱们只要散播果子成熟的消息,然后躲进万神宫里,多尔衮和青师以及贝克·理查德森就一定会杀过来。”张董眼睛一亮:“虽然牠们会想到这是一个骗局,但他们不敢赌。”

    “即使不在状态,他们也会杀进来。”

    “但我们也不能把钩子拉的太直,比如在万神宫里部署势力,太明显的话,就是摆明了告诉牠们这是陷阱。”

    董事们一言一语的开始商讨起来,大家集思广益,制定方针。

    连丹尘子都开动脑筋了,只有祖奶奶和李佩云全程旁观。

看过《原来我是妖二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