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742 进化
    下午三点。

    身在沪市的高级员工齐聚动员大厅,秦泽站在高台上,感慨激昂的演讲:

    “各位同事,宝泽从五年前创立,一步步走到现在,靠的不是我,而是大家。我很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让宝泽走到今天。也感谢牺牲了的同事,他们永远是宝泽的骄傲,他们的家人永远不会被抛弃。只要宝泽还存在一天,他们就会得到最好的庇护和福利。”

    “听起来就像赶我们上战场时的演讲,告诉我们:冲啊,不要害怕牺牲,死了家人宝泽来养”少女杀手嘀咕道:“可我明明没有家人。”

    “你没有家人,但你有情人啊。你死了,你那些情人我帮你养。”加藤鹰之指低声说。

    “不,我宁可让金刚来养。”少女杀手否决了这个老淫棍的要求。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害我。”金刚横了少女杀手一眼:“我会把你的情人们丢给秦大爷。”

    “对了,好久没见到秦大爷了。”李白说。

    “秦大爷跑路了,最近遭神兽追杀。”后座的墨菲解释道:“都跑了大半年了,你不知道?”

    “什么神兽敢追杀秦大爷。看我一口老痰酸菜剑过去!”李白大怒:“剑来。”

    “河里的神兽。”墨菲说。

    “剑还是回去吧。”李白点点头,秦大爷都是咎由自取。

    几人停止了嘀咕,耐心听着秦泽的演讲。

    “去年至今,是宝泽最艰难的时刻。我们牺牲了很多同事,全国各分部都有,那不仅是我们的同事,还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作为宝泽ceo,这是我的无能,我向大家道歉。”

    大厅陷入寂静,员工们坐在长桌边,无声的凝视着秦泽。

    “正因为同事们的牺牲,我们才更应该坚守岗位,坚守立场,携手渡过难关,否则,他们就白白牺牲了。几天前,成功剿灭血裔联盟,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然而,宝泽的危机还没有度过。”

    “对了,王老二还在两华寺吗?”金刚问。

    “哎,王老二是两华寺的俗家弟子嘛。”墨菲叹口气。

    “这件事怎么搞?贝克·理查德森杀了佛头,还在米国大放厥词,公司也没个明确的指令。”少女杀手叹口气。

    “别急,旁人不了解李羡鱼,我们会不了解?以他的性格,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没响动才是好事,说明不再只是谴责而已了。”李白沉声道。

    “我们与万神宫之主达成了协议,她将为宝泽提供一份天价的礼物。”秦泽说到这里,拍了拍手。

    站在会议桌后排的女职员,手里捧着托盘,此时得到指令,纷纷上前,把一份锦盒放在高级员工面前。

    高级员工们面带茫然的打开锦盒,定睛一看,不少人被吓了一跳。

    锦盒里是一小块褐色的血肉物质,像果冻一样软滑,但表面是细密的褶皱,能逼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那种。

    同时,一股股腥香扑鼻而来。

    “咕噜”喉结滚动,吞咽口水的声音传来。

    秦泽站在麦克风前,道:“这是古妖遗蜕。”

    齐刷刷的战术后仰高级员工们吃了一惊,尽量的后仰身体,与锦盒拉开距离。

    “它又叫进化之肉,吞食它,可以增强体质、异能,让你们的实力短期内突飞猛进。它没有副作用,不会像血裔联盟那样被洗脑。它来源于另一位古妖主宰。当然,是死去的主宰。”

    尽管秦泽这么说,高级员工们也没有谁表示要尝一尝进化之肉。

    虽然对大老板无比信任且崇拜,但对古妖的心理阴影以及对生命的热爱,让高级员工们一时难以决定。

    毕竟青师血肉物质的洗脑是不可逆的。

    “看来我们需要一位勇士来证明。”秦泽面不改色的微笑,展现出大老板应有的沉着气场。

    但他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一群小赤佬,这么好的机遇摆在面前竟然犹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金刚站了起来:“我来!”

    一簇簇目光顿时投向这个因为厌恶女人而名满江湖的大名人。

    众目睽睽,金刚抓起锦盒里的褐色物质,闭上眼睛,鼓足勇气,塞进嘴里,刚想嚼烂,却发现它像是活的,自行钻进了喉咙,进入腹部

    金刚惊恐的捂住喉咙,瞪大眼睛。

    他的动作让在场所有人都提心吊胆起来,紧张又关切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时,金刚皮肤开始发红,像烧红的烙铁,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开始是正常的汗水,后面慢慢流淌出浅黑色的汗液,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李白墨菲等人捂着鼻子逃窜。

    十分钟后,金刚感觉身体里让人不适的燥热和瘙痒消失,他握了握拳头,双眼迸射出锐利的光芒:“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畅快”

    “金刚,你没问题吗?”

    “有没有感觉自己哪里不对劲?”

    高级员工纷纷问道。

    不对劲的地方金刚想了想:“我要打十个。”

    又观察了一阵,见金刚各方面都正常,与往日无异,人心稍定,李白第二个服食血肉物质。

    几分钟后

    “哈哈,大河之剑天上来,一口老痰平天下。”李白瞬间狂起来,插着腰,感觉自己天下无敌。

    有了两人做小白鼠,基于对秦泽的信任,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吞服进化之肉。

    “好畅快的感觉,我要打一百个。”

    “我没有变秃,但我变强了。”

    “迫不及待想要大战一场,这膨胀的力量感我好了,诸位呢!”

    “勥烎菿奣!!!”

    群魔乱舞,爆棚的力量感给众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兴奋,比嗑药还兴奋。

    臭味弥漫

    李羡鱼小憩了几分钟,猛的惊醒,想起自己忽略了件大事。

    他果断的冲出房间,敲开了雷霆战姬的门。

    雷霆战姬刚得到进化之肉,带着好奇与激动,眸子亮晶晶,打算服食。

    她知道这玩意的厉害,想当初也是跟着李羡鱼打过万妖盟护法,以及被万神宫之主揍过的。

    李羡鱼目光紧盯着她手里的盒子,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先别服食。”

    雷霆战姬茫然:“为什么?”

    “我姐还没走。”

    “???”她想不明白这和他姐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有关系的,战姬最近修为精进神速,李羡鱼估计除了她自身的努力,还有那次果子力量外泄的缘故。

    说起来,他和战姬的缘分还真奇妙。

    战姬是他的授业恩师(格斗),他也是战姬的授液恩师。

    冰渣子对果子的力量肯定很敏感,吞服进化之肉的过程,难保不会有果子的气息泄露。到时候冰渣子就知道了。

    (*?w?)?╰ひ╯

    “我们先去看看三无吧。”李羡鱼说:“我更期待她的变化。”

    “不会说话。”雷霆战姬打了他一下,抛来一个白眼。

    这个臭男人,追你的时候满嘴甜言蜜语,追到手立刻就松懈了,热情都保留在晚上八点到十二点之间,火热火热的。

    她转身回房,臀部扭出祖奶奶翠花望尘莫及的风情,把进化之肉锁在柜子里,挽着男朋友的胳膊去找三无。

    敲了敲门,无人应答。

    等了片刻,见三无依旧没有回应,李羡鱼手掌按在门锁上,气机震开锁舌。

    莫得感情的杀手几乎没有隐私可言,她半晌不开门,肯定出了状态。

    李羡鱼有点迫不及待,便直接粗暴开门了。

    一股淡淡的意味涌来,三无盘坐在客厅,浑身大汗淋漓,裸露在外的脸颊、脖颈、手臂等部位沾满了黏稠的杂质。

    李羡鱼没雷霆战姬没有出声打扰,静等了几分钟,三无睁开眸子,目光澄澈,瞳色宛如琉璃,映照着他们。

    “半步极道!”李羡鱼惊喜的语气。

    “半步极道了”雷霆战姬张大嘴巴,又羡慕又向往。

    半步极道可是李羡鱼现在的层次了,也是曾经大老板所在的层次。当初一位半步极道,就撑起了宝泽这个大梁。

    “老娘酸死了。”

    “有什么好酸的。”李羡鱼掐了掐她的屁股蛋:“你还是高级员工的时候,三无就是顶尖s级里的天花板。杀死战神后,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就能踏入半步极道。又跟着我在东京历经磨难,进化之肉最后推了她一把,踏入半步极道是顺理成章之事。”

    “那我们是不是胜算更大了?”雷霆战姬随口抱怨而已,也不介意被李羡鱼掐屁股,反正晚上没少被掐,习惯了。

    “总归比没有好吧。”李羡鱼说。

    在巅峰局里,半步极道只是拥有入场资格,左右战局不存在的,极道都未必行,少说也得资深极道。

    “三无,你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李羡鱼捋了捋额发,露出自我感觉良好的笑容:“比如觉得我很帅。”

    三无认真的凝视着他。

    看着这双平静的眸子,李羡鱼叹口气:“好的,我明白了。”

    我还是没有找到拯救你的办法。

    对不起

    两华寺。

    佛头的肉身躺在冰柜里,穿着丧服的戒色关了院门,表示今天的瞻仰遗容已经结束。

    佛头是极道境界,且肉身无双,按照佛门传统,原本是要塑成金身供人参拜的。但是腐蚀性猛烈的毒素破坏了肉身,让他快速衰败、腐烂,这才两天时间,非得放在冰柜里才能延缓腐烂,遮掩臭味。

    佛头的面孔已经半腐朽了,正因如此,戒色才关了院门,并打算明日将师父的遗体火化,送去佛塔。

    这样也好,他终于可以和他最心爱的弟子团聚了。

    寺里还有一大堆事务要他处理,长老们商议着下个月就为他举行升任主持仪式。

    只是佛头一死,两华寺的地位注定一落千丈。

    道佛协会的会长位置也保不住,说不准会落在上清派的丹尘子头上。

    毕竟那位已经半步极道了。

    戒色关闭院门,踏着纳鞋往前殿走去,沿途恰好碰到一位捧着锦盒的小和尚。

    “戒色师叔祖。”小和尚顿住,把手里锦盒奉上:“宝泽派人送来的,还有一封信。”

    戒色接过锦盒,展开信奉,默默读完:“知道了。”

    他改变路线,回到自己禅房,关上门,把锦盒摆在桌上,打开。

    里面是褐色血肉物质,散发出淡淡腥香。

    戒色捏出进化之肉,放入口腔,咽下。

    他猛的捂住喉咙,趴伏在桌上,瑟瑟发抖。体内仿佛有团火在燃烧,压榨着古妖基因,让它们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与佛头相处的往事,走马灯似的在脑海划过,最后定格在那天凌晨,佛头安静的躺在床上。

    戒色睁开眼睛,红芒涌起,疯狂之意瞬间占据眼眶。

    “噗噗噗”

    肌肉膨胀,撑裂丧服,一根根肌肉纹理在皮肤表面凸起,像是零脂肪的筋肉人。

    擦咔!

    石砖地面裂开,承受不住他的压力。

    戒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长高,顷刻间化作四米高的巨人,脑袋顶破屋檐,横梁折断,瓦片哗啦啦碎裂。

    他双手一推,房屋就像纸糊般倒塌。

    “嗷”

    戒色仰天咆哮,声浪滚滚。像失去理智的金刚,或者暴怒的绿巨人。

    整个两华寺的和尚都听见了充满怒意和嗔意的咆哮。

    也感受到了恐怖的,排山倒海般的气机。

    当他们赶到禅房时,看见的是浑身赤裸的俊美和尚,站在坍塌的废墟中,双手合十,闭目虔诚:“阿弥陀佛。”

    有那么一刹那,他们感觉佛头回来了。

看过《原来我是妖二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