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743 物什么学?
    古香古色的大厅,雕花排门敞开,雕龙画凤的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主座的多尔衮脚下。

    两张主座,分别坐着贝克·理查德森和多尔衮,贝克会长手边是一杯纯黑的咖啡,味道竟然还不错,而且他喝不出这是什么味的咖啡。

    贝克·理查德森捏着茶盖,端详着釉色明丽,花纹精美的表面。这几天待在多尔衮的秘密基地里,唯一的收获就是对中国古代的瓷器和古物有了全新的了解,扩展了知识面。

    这里的陈设风格复古不能说复古,而是纯正的古色,毕竟就连一个不起眼的茶杯,它的历史都比米国的国龄还要悠久。

    坐在这里与大清的摄政王对饮,让贝克·理查德森有种走过数百年时光,返回17世纪的错觉。

    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如果拿出去拍卖,够超能者协会两年的财务开销了吧

    戴着瓜皮帽,穿黑大褂,脑后垂下一条长辫的多尔衮,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对着身边的贝克·理查德森道:“你觉得宝泽能不能识破你的安排?看穿那个冒牌货的身份?”

    贝克·理查德森也端起咖啡喝一口,目光落在脚边的草薙剑,“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早点说服那些瞻前顾后的议会成员,让他们同意超能者协会与宝泽开战。”

    “堂堂组织首领被困远东,遭到追杀,这还无法让超能者协会以及附属势力团结一致,挥师东来?”多尔衮啧啧两声,抚摸着自己两撇小胡子:“你们米国的制度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们封建制度那一套,在我们眼里同样是糟粕贝克·理查德森心里吐槽。

    但不得不承认,任何制度都不是完美的,有长处就有短处,由此可得,男人是不完美的生物。

    “毕竟这是影响两国关系的重要决策,而那些安逸惯了的资本家,再没有看到足够的利益前,是不会同意与宝泽开战的。”

    说到这里,贝克·理查德森看了眼多尔衮,他暗示的已经很明显。

    “我同意你的想法,要想马儿跑的快,就得把它们喂饱。”多尔衮笑呵呵道:“你可以把果子的消息传出去,告诉超能者协会的附属势力,想必他们会非常感兴趣。”

    “但记得,法不传六耳,消息既要传,但也不能传的举世皆知。”多尔衮告诫。

    一个超能者协会或米国血裔界是多尔衮和青师能容忍的极限,再多,牠们也要发怵,比如欧洲血裔界,比如还有一位极道的非洲血裔界,比如世界各国看似规模小,但聚集起来同样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庞大势力的血裔界。

    参与进来的势力一旦太多,形势就会无法控制,人心永远是最难琢磨,最难掌握的。

    并非所有势力都想要果子,或许会存在于宝泽联手,然后索要其他报酬的血裔势力,这样的话,牠们好不容易打出的优势就会不稳。

    基于同样的原因,宝泽也不会把果子的消息大肆传播,别的不说,单单是战场选在中国,就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况且,寻求合作的势力未必有争夺果子的势力多,现在至少还有翻盘、抗衡的机会,可如果把各国血裔界卷入其中,那宝泽也只有听天由命这条路了。

    “我明白。”贝克·理查德森脸色平静的回应。

    对方看中的可不就是他背后的超能者协会嘛,那才是破军和多尔衮想要的助力,不过,到头来,那些家伙都只是炮灰和马前卒。

    这点,贝克·理查德森自己也清楚。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也就是他的想法,他需要炮灰和马前卒为他冲锋陷阵。

    但炮灰和马前卒不能在决战前就死光,毕竟他们还要帮助自己打败两个主宰。

    想到果子,就不得不幻想得到它之后的事情了。

    先回到十八世纪,把落樱神斧的开创者一脚踢开,当一当开国大帝的瘾。

    然后再回溯到中世纪,主导文艺复兴,以及后来的工业革命等一系列跨时代的潮流。

    等玩腻了之后,再往前好像时代就不怎么好了,中世纪以前的欧洲一点都不美丽。但没关系,他可以去其他的文明古国。

    把整个人类的历史都玩个遍。

    “摄政王阁下,如果你得到果子,你会怎么做?”贝克·理查德森收住发散的思绪,忍不住问身边的老梆子。

    多尔衮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说说也无妨:“当然是回到我春秋鼎盛之时不,回到我年少时,那时候如果我表现的更加出色,大清就从一开始就是我的。我将统治后来的大清三百年,以大清帝国为根基,北战沙俄,南征南亚诸国,东击高丽扶桑,西打欧洲随后一统全球。”

    贝克·理查德森摇头:“统一全球毫无意义,这是过时的想法。真正掌握全球,只需要掌握经济命脉,让各国政府为你打工,又不需要对他们的公民负责,这才是最理想的统一全球。若是统统纳入版图,单单是管理方面,就能叫人肝肠寸断”

    他觉得这个词自己应该没用错。

    多尔衮不屑道:“制霸天下乃王者的追求,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懂什么。”

    世界上任何人这么喷自己,贝克·理查德森都能怼回去,唯独多尔衮这么说,他无言以对。人家名扬远东的时候,他太爷的太爷的太爷的太爷可能还是一粒带着腥味的糖。

    但来自地表最强国家的贝克·理查德森有着充足的现代理论知识反驳他:“相信我,统一全球绝对是一个自取灭亡的想法,不是有人会灭你,而是自我毁灭。哪怕有果子,哪怕能回溯时光,无论尝试多少次,你都不可能成功。”

    两人争辩了几句,忽然沉默了,相视一眼,各自撇开目光。

    这种战前做美梦的行为,委实不太匹配他们的位格,有点尬。

    为了缓解尴尬,贝克·理查德森咳嗽一声:“那位想得到果子,是要回溯远古时代?”

    “或许吧,不过这样一来,地球的状态也会回溯,人类文明毁于一旦。”

    “这可真是天理不容。”贝克·理查德森趁机离间。

    “我倒是很好奇一个问题,”多尔衮并不中计,“如果回溯到远古时代,果子诞生的年代,那么,会不会有两个果子?”

    这贝克·理查德森毫无疑问是个学渣,毕竟童年的悲惨遭遇以及少年时代的血腥遭遇,让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拥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

    但他身居高位多年,见多识广,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或许果子的时光回溯和我们想的不一样。”贝克·理查德森捏着下巴:“如果回溯到远古时代,岂不是有两个果子了?回溯再回溯,不就有无数个果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违背了物理学。”

    “物什么学?”多尔衮皱眉。

    “物理学。”

    “什么理学?”

    “物理学。”

    “物理什么?”

    “”贝克·理查德森摆摆手:“没什么。”

    反正时间有的是,他不懂,自然有人懂,研究时间领域的学者大把大把,米国在学术领域可是领先全球的。

    这时,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两人耳廓一动,同时噤声,停止交谈。

    俄顷,青师的一具傀儡走了进来:“宝泽有动作了。”

    牠停下来,看了眼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没有坐在客座,招来边上的一把椅子和小桌,就这么坐在两人对面:“万神宫之主把进化之肉与宝泽共享。”

    “按照宝泽的底蕴,最少会再出一位半步极道。”

    多尔衮呵一声:“再来三尊半步极道,也抹不平佛头陨落的差距。”

    顿了顿,立刻问道:“欧洲那几个半步极道什么动静?”

    你这问题就有点损刚才的气势了,秒打自己脸吗?

    贝克·理查德森心里不屑的嘀咕一句。

    青师似笑非笑:“别告诉我你在欧洲没眼线,放心,他们只要一天没出现在大众面前,不管什么理由,我都当他们秘密来中国了。”

    这时,贝克·理查德森皱眉道:“进化之肉?”

    “是一位主宰的遗蜕,服用牠的血肉物质,会增强古妖基因的比例,从而异能与力量暴涨。实现进化。”青师解释道:“那家伙没有逃出万神宫,当年我诓骗李无相,让他秘密带出。没想到他真给带出来了,而且顺便还把万神宫之主给带出来”

    “要是进化之肉落入我手,配合我的寄生能力,我早就统一血裔界,也许现在是你们和万神宫之主商议着怎么干掉我。”牠毫不避讳的开起玩笑。

    贝克·理查德森却松了口气,只是增强异能和力量,那就不用担心半步极道巅峰的存在吞服进化之肉后,晋升极道的问题。

    极道是一种平衡,这个境界不是单纯的堆力量都能达到的,相反,如果精气神三者不能协调,出现某一种或两种相差悬殊,反而永远无法踏入极道。

    任何一个主宰遗蜕,如果能得到,都可以轻松的制霸血裔界啊这群家伙是地球诞生以来最大的财富。

    贝克理查德森想到了李羡鱼身上的两个主宰遗蜕,简直是暴殄天物。

    “你们不是说遗蜕无法被杀死,拥有自我意识,无法被控制吗。万神宫之主手里的遗蜕是怎么回事。”贝克·理查德森想到了这茬。

    “旁人不可能,主宰当然可以,磨去意志,融入体内,以自身之力镇压,断绝它产生意识的可能。这是在我们那个年代可以做到的,杀死对方的办法。”青师怪笑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线极为渗人,“但这样做吃力不讨好,你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镇压遗蜕,这会让其他主宰有机可乘。”

    “那李羡鱼体内的遗蜕?”贝克·理查德森皱眉,心说李羡鱼一个半步极道,有何能耐镇压两个遗蜕?

    但他很快想明白缘由:气之剑和黑水灵珠。

    “气之剑专克主宰,剑胎在他丹田里,什么遗蜕敢反噬?再说龙珠里不但有真龙的部分权柄,还有无双战魂的力量,那个女人”多尔衮叹口气,有种作茧自缚的懊悔:“在异能领域,她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血裔。”

    好处就是龙珠固化了她的异能,让她晋升极道巅峰的同时,也桎梏住了她的强化异能。

    倘若她以自身天赋踏足极道巅峰境界,再搭配可怕的强化异能,不敢想象战力会达到何种程度。

    贝克·理查德森提议道:“既然教廷那三位还没到中国,咱们不妨先下手为强,干掉他们。断绝教廷与宝泽联手的可能。”

    “三个半步极道巅峰,啧,还是在教廷总部,他们必然也精通合击技巧,可比李羡鱼三人难对付多了。主动挑衅的意义在哪里?我们现在不能长时间离开中国。”多尔衮摇头:

    “破军的战力还未完全恢复,即便要铲除教廷,也不是现在。”

    不过青师恢复的时间不会太长,牠只是损失一具分身而已,另外两尊分身是受伤,而不是死亡。恢复起来相对容易。

    贝克·理查德森意识到,果子也许随时都会成熟。而这点,多尔衮和破军没有告诉他,只是说果子即将成熟。

    “还有一个情报,”青师说:“宝泽最近有动作了。我的傀儡发现宝泽精锐在向浙省汇聚,地点是牛山风景区。此外,还有各种战略武器搬运的情况。”

    “可笑的计策,准备把我们引入万神宫?”贝克·理查德森嗤笑一声。

    宝泽明显是想把战场划在万神宫,想引诱他们进入其中,而里面必然有了强大的火力支援。没有把欧洲教廷的半步极道们邀请过来,可能是教廷不同意,也可能是怕打草惊蛇,毕竟那样做的太明显,傻子都不会上当。

    “你怎么看。”多尔衮皱眉,询问青师。

    “先静观其变,让我获得更多的信息,再商议对策。”青师说。

    祝大家中秋快乐。记得和家人团聚啊,我今天也回家了,一边喝着粥,一边和家人团聚(t▽t)

    状态不是很好,喝了一天的白粥,头痛,再加上一天不吃盐,手脚软趴趴的没力气。

看过《原来我是妖二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