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呼唤
    冥冥中,似是存在一方天似穹庐的空旷天地间。

    空旷天地间,万载不移的飘飞着一片片轻盈的鹅毛大雪。

    鹅毛大雪一片片的飘落,宛如要将这天遮掩,宛如要将这地也遮盖。

    天地苍茫,空无一物。

    除了不觉飘飞的大雪外,就只有一位形单影只,体态纤细的小女孩的身影。

    即便不拉近距离,远远地看,看不清女孩的长相,但却能隐隐感觉到一直独特的气质。

    小女孩身着小号的黑裙,抱膝坐在天地间某处不起眼角落里,雪肤却射出刺目辉光似的,让苍茫无垠的天地都在其映衬下迅速的暗淡,连不觉落下的片状的雪都似落不到她身上,一阵阵凌冽的风也似刮不到她身上。

    凑近看,能看出这黑裙小女孩只有六七岁大小,容貌虽然稚嫩,却已能看出是个绝色的美人牌子,梦幻般的美目中,宛如有着湿漉漉的雾气笼罩,偶尔雾气散去时,也会变得流光溢彩。

    美眸正是静雪的那对。

    只见她抱膝坐在苍茫的天地间,感到一阵阵彻骨的寒冷,纤细手臂将双膝环得更紧,但美目中却没有任何委屈之色,而是显得有些漠然,以及早已习惯了的麻木。

    她麻木地看着苍茫天地间鹅毛大雪不觉飘落,麻木地看着天地间空无一物,甚至,对自己孤单一人处于这片天地间也感到麻木。

    宛如千万载过去,她一动不动地坐在这,常做的事情无非就那么几样。

    或麻木地看着一片片大雪飘落,或抬起如玉小手,不急不慢地去接某个飘落下来的雪片,然后用掌心的温度一点点地将其融化,然后微微张开纤细的五指,任由晶莹的雪水从指间流下去,慢慢地流下去,并渐渐湿润地面上的积雪。

    当然,那一小片湿润在这充斥着风雪的天地间,也如早晨的花露,不能久存,不过几个呼吸间,就会凝固起来,汇入地面的积雪,为这片天地更增添一份落寞和一份清冷。

    或者就干脆将视野远眺,耐心地看远处的山林,直到茫茫的风雪将其覆盖,淹没后,方收回目光,继续寂寥地抱膝坐着。

    反正不管什么地方,不管远近,都是风雪,都是落寞,都是寂寥,看那个地方都一样,因此倒也没什么好看的。

    但当过了一段时间,明知道这一点的她,依然会不厌其烦地将目光投射到远方,却看渐渐被风雪覆盖,乃至淹没的山林。

    不为能看出什么明艳风景,只为随意打法这难捱的时间罢了。

    这一天,应该也与先前并无不同,想都不用想,也早知道会落寞寂寥,孤单一人度过。

    然而,不知为何,天地间有一道虚影在某时浮现,渐渐的凝聚。

    却是为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银发青年,身材挺拔,英姿勃勃,他出现在近处,很快就接近她,望向他,银瞳中竟有一滴滴泪水滑落,以滚烫的温度融化着千万载累积下来的,深不见底的积雪。

    “小静,我终于找到你了。”楚天瞬间就泪流满面了。

    小女孩在风雪中,第一次站起身子,微微扬起虽然稚嫩,却已绝美的小脸,疑惑道:“大哥哥?小静是谁,虽然我不认识,却让我有点熟悉,她是谁?告诉我好吗?”

    楚天见她的精神变成这样子,感到心疼,却抹去眼泪,看向小女孩,目光异常的温柔,温言道:“我来告诉你小静是谁,跟我一起走好吗?”

    小女孩乖巧地轻轻点头。

    然后,她仿佛来到了另一个时空。

    那是在一处不知名的峡谷之外,尽管时间是白天,却不知为何有满天星河照耀。

    无比璀璨的星光下,她和楚天虚影站在一处峡谷内一处不为人察觉的角落里,远远能看到一位绝美的黑裙少女向某个方向缓缓前进,勇敢前进,毫无畏惧的前进。

    她一面前行,一面动人的微笑着,宛如神仙中人,莲足不沾纤尘般的,从无数人身边掠过。

    当她经过时,其焕发出来的绝丽容光让周边一切都黯然失色,看不清面目的人们也渐渐分开,虽然面目不清,但其脸上的表情却异常的清晰,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是异常惊诧,甚至不可思议的。

    在一道道不可思议,犹如万人朝圣般视线的交织下,黑裙傻女在用轻微如呓语般的声音进行表白,并最终来到某位银发少年的身前。

    远远观看的小女孩有些奇怪,一来因为看到她总觉得这小姐姐有点莫名的熟悉,而且她行进的终点,那位银发少年与她身边,带她来的大哥哥一模一样,最多年龄看上去稍微小一点罢了。

    最终,她在他面前站定,扬起精致俏脸,美眸在满天星辉下流光溢彩,带着憧憬之色看着他,她将嘴角上扬,使微笑宛如美丽涟漪般在绝美俏脸上蔓延,轻声道:“我喜欢的人...就是你了,楚天同学。”

    一时间,仿佛时间都停滞了流动。

    众人都如同被定格了一般停止了流动。

    远处,小女孩美眸滴溜溜一转,她笑嘻嘻地向身边的楚天说:“大哥哥,你就是楚天,那位小姐姐应该就是小静。”

    楚天用一种小女孩不理解的宠溺心疼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这种目光让她心底的积雪都有一瞬间的融化,点了点头,说:“咱们继续吧。”

    小女孩乖巧地点头应允。

    毕竟这种鲜活的东西比一成不变的看风雪有意思多了,何况不知为何,她对这两个人有种天然的兴趣。

    下一个场景的时间是傍晚,夕阳的红光在天边驻留。

    一个清幽院落的树下,两人正在桌前用晚餐。

    他们都津津有味地吃着“小静”做出来的美食。

    小静吃相文雅,吃的极少,仅吃喝一点点,便将美眸凝在依旧在埋头以不雅吃相大吃特吃的楚天身上,俏美脸上毫无嫌厌之色,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让人看来就很静谧的微笑。

    (这里要解释一下,楚天虽然没有抬头看,但身边也有基本精神力充斥的,即便不抬头,偶尔也会注意到静雪,因此能帮静雪将此场景回忆出来)

    远处看到这个场景,小女孩眨巴了下美目,颇感有趣,向楚天笑嘻嘻地说:“你和小静姐姐倒也有趣,性格,习惯看上去并不一样,却也能处的这么好。”

    她身边的楚天笑了笑,没说什么,便带着她离开这里,又进入下一个场景中。

    蔚蓝海边的沙滩上,小静因精心制作的沙堡被大浪夷平,正伤心难过,楚天安慰她后,挥铲如飞,带上铲出的细沙,以及贝壳之类的装饰材料,选择良好位置重新将破碎的沙堡重建。

    他手艺有限,做的很难看,她却很珍惜,绝不愿在更换。

    “哥哥。”

    “嗯?”

    “把脸靠过来,我有悄悄话对你说。”

    最后,美好旖旎如梦境一般,小静两腮宛若桃花,眼神羞涩,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轻轻吻在楚天贴过去的俏脸上。

    远远看到这一幕,原本小女孩应该调笑几句,但不知怎的,她两腮微红,就好像这种事发生在小静姐姐身上,她也感同身受一般。

    楚天见了,倍受鼓励,连忙加快了回忆。

    灵武院某年放暑假时。

    “小静,你没有家的话,后天就跟我回家吧。你愿意的话,那里也可以是你的家。”在小静感到寂寞失落时,楚天劝说道。

    小静扬起精致俏脸,满是希冀的问道:“可以吗?”

    “可以。”

    “真的可以吗?”

    “真的可以。”

    “你确定真的可以?”

    “我确定可以,你究竟要我说几遍。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啊,笨蛋。”

    暑假的过程依然是甜蜜的。

    没事喜欢骚扰小静的坏坏的楚娟,被其父禁足后楚天那种不地道的窃喜,小静略施厨艺,让同样擅长厨艺的小月,以及天罗国皇室那位老师傅大开眼界,仿佛见到另一片天地,大快朵颐,而后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裂岩城店铺之间,他因开玩笑不分场合,惹怒了小静,小静向楚天手臂一口咬下,留下一圈殷红的牙印,小静追着劝他,一番谈判后,面对小静雪白晶莹的藕臂,楚天不忍去咬,最终轻轻吻在上面。

    小静如受惊小鹿一般,转身就跑,逃也似的离开。

    而楚天在后面大呼小叫地追赶上去。

    还有很多场景。

    最后一个场景。

    某座遗迹之地,遭到劫后余生般的攻击后,两人到一座不知名孤山半山腰一片拎着溪涧的空口地带,宛如身处二人世界的静谧天地中。

    关于称呼的交流。

    宛如海枯石烂一般的沉思后,小静美目亮晶晶地向楚天说:“我以后就教你天哥哥吧。”

    然后是小时候与哥哥相依为命经历的描述。

    得知小静哥哥不在后,楚天怜惜地看向她,说:“小静,别伤心了,哥哥没了,还有我呢,我会连哥哥那份一起珍惜你的。”

    尽管是在受伤状态下,小静依然开心的笑了,嘴角上扬,露出无比幸福又带着些许羞涩的笑容。

    过完所有场景,楚天和小女孩回到那片苍茫的,风雪不绝飘落的天地间。

    两人视线对视,不知不觉都是泪流满面了。

    小女孩抬起玉手,擦去泪水,嘴角上扬,泪水尚未尽干的俏脸上,突然就露出了无比惊艳,又无比甜蜜的笑容,道:“大哥哥,我明白了,小静就是我,你舍不得我去,我便留下来陪你,可好?”

    他们身处的风雪世界都是一点点破碎开来。

    支离破碎。

    如琉璃般被打破。

    楚天抱着静雪的琉璃躯体,将一颗颗晶莹滚烫的泪珠滴入其瞳孔中。

    不知是回忆起了作用,还是泪珠的滚烫生效,总归静雪美目中的琉璃渐渐被融化。

    她美眸看向楚天,其中有喜悦的泪水在打转。

    楚天亦是大喜。

    在他劫后余生般,和熊尘难以置信的注视下,静雪娇躯上的琉璃犹如遇到阳光的积雪一般,从上到下,一点点迅速退去。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对此,连熊尘这个医者本人都是一脸震惊,声音微颤地自语道:“他姥姥的,竟然要成功,这样也行?”

看过《圣武称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