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婉拒
    在熊尘最需要做的药物试验里,素材是必不可少的。

    所有素材中,以人体为最珍贵,也最难获得的素材。

    妖兽之类的素材不难获得,只要拥有比其更强的战力,或者派出比其更强的武者,直接捕捉便是了。

    就算妖兽凶蛮,但也不知毫不畏惧死亡的生物,在危机面前,也会希望生存,也有性情刚烈的,但只要目标是妖兽,总归都有法子可想。

    如果目标是人就难获得了,并不是实力强弱的问题,除非那些穷凶极恶的势力,各方都不会名正言顺捕捉活生生的人类进行人体的试验。

    那可是比邪剑宗惨无人道的屠戮,纵天教邪异的修炼之法更邪恶的事。

    炼药师协会一旦发现这种事,往往都会将这种人斥为异端,各方势力也会通过发布任务,亦或悬赏好处的方式对其进行讨伐。

    就算纵天教也不会大张旗鼓做这种事,像花灵鹤七欲大法那种强求别人的情况,在教内只是个例,而且是借助遗迹之战这种场合进行的,若在外面也不好大张旗鼓。

    因此,若是在东圣域这种地方大张旗鼓地捕捉活人进行人体试验,必然会遭到以灵武院为首的激烈反对,多半还会群起而攻之。

    有一种情况是名正言顺的,那就是别人是心甘情愿帮助试验的,也就是说,自愿成为试验素材。

    但这意味着要遭遇诸多非人的折磨和风险,即便给予了天价的报酬,也没人愿意做这种事。

    天药谷那么多门客,就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配合熊尘试验的。

    于此就可见一斑。

    人身素材本就稀有,即便获得了,药物试验也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风险,一不小心就造成不可复原的损害,从而中断实验的进行。

    即便是天赋异禀,血脉异于常人的素材也无法避免这个问题。

    但诸多素材中,传说中万中无一的实验素材,其对危险的抗性不知比一般人要强上多少倍,外表上虽然未必看得出,但实际上却拥有超卓的韧性,也就很好地保持了试验的可持续性,使试验成功率大增。

    试想一下,若试验进行一般,就因意外原因,不得不更换素材,进行药物试验的炼药师心情是何等郁闷。

    如果可能的话,进行一项试验,自然是保持素材不变的好,若因更换素材半途而废,只是每一个进行试验的人都不愿遇到,却经常遇到的问题。

    但若是获得熊尘口中万中无一的试验素材,这种情况就完全可以避免。

    万中无一,其实只是个形容的说法。

    并不是夸张,实际上已经贬低很多了。

    要达到这种程度,说是万中无一,事实上一万万人中也未必能找出满足标准的一个。

    而且,这一万万人,恐怕绝大部分就不愿配合试验,这筛选起来就更难了,即便熊尘在天药谷内身份极尊,对这种人也是可遇不可求,平时绝不敢主动奢望的。

    正因其举世难求般的稀少性,才被称作传说中万中无一的试验素材。

    熊尘可是知道刚才的情况有多难捱,成功率百分之一都没有。

    对炼药和药理研究得极其透彻的熊尘,从来不是个相信巧合的人,相比这不到百分之一的例外情况,他宁愿相信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静雪作为传说级试验素材的这种可能。

    事实上,除了这个可能,他已经想不出别的可能了。

    若是一般人,根本不应该能抗过刚才那种情况。

    因此,他才会如此失态。

    熊尘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一出,静雪一时懵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楚天好奇心发作,问他是什么意思。

    情商极低的熊尘十分耐心细致地作解释。

    听他解释完,静雪原本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开始苍白起来,眼神变得躲躲闪闪起来,都不怎么敢正眼看熊尘了。

    这是正常的,一般女孩子,哦不,就算男孩子也一样,听到了这种非分的要求,又有那个不畏惧的。

    楚天听了脸色变得极端难看起来,身体都气的颤抖了。

    一同经历这么多,静雪可谓他身上绝对触碰不得的逆鳞。

    若不是熊尘刚把静雪从几乎必死的悬崖边拉回来,算是她的救命恩人,楚天就算明知不敌,怕也早就忍不住向熊尘老拳相加了。

    打不打得过则是另外一回事。

    知道不能恩将仇报,他强行克制自己,就算如此,他依然向熊尘怒声道:“熊师兄,你救下小静我们很感激,我会按照先前的约定给报酬的,不过请你以后不要提这种要求了。”

    熊尘听了毫不犹豫地拒绝,摆手道:“不,我什么报酬都不要,那个报酬,我增添十倍,哦不,二十倍给你,只要你让她跟我走,并配合我的试验就行。”

    楚天脑门浮现出道道黑线,双拳紧握,心里不停地默念“不能恩将仇报”,因为他不这么做,一刻都忍不住,就要与熊尘拼命了。

    就算熊尘是救命恩人,可这种行为也太过分了。

    熊尘虽然情商不高,但一看楚天一脸憋屈,咬牙切齿的样子,也明白了其不愿配合,便绕开了他,深陷双目望向静雪,露出一抹和善笑容道:“只要你愿意做实验素材,什么条件都好讲。”

    “你不是要修炼吗,凝丹层次,登天层次的丹药我随便都能炼出来,要多少有多少,包你随便用,而且,以后我的炼药术也会日益精进。”

    “无论你提升到什么层次,我都会满足你的,只需要你点点头,这一切都是你的,你将拥有无可限量的前途。”

    “你有什么条件都好商量的,咦,你在怕我,其实,我这个人最亲切最好相处了,以后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哈哈。”

    熊尘露出一脸我很亲切我很和善的神色,但他看上去一点都不亲切都不和善。

    因此静雪怕的更厉害了,但她见楚天脸色铁青,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便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并看向熊尘,露出一抹勉强的微笑说:“师兄的好意我心灵了,不过我对成为素材没有兴趣,我看我们还是付报酬吧。”

    闻言,熊尘露出失望至极的神色来,一脸认真地说:“我从不勉强别人做不愿做的事,可是,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什么条件都好商量,我这可是很诚恳的提议。”

    静雪摇了摇头。

    熊尘见她主意已决,也是无法,但脸上的失落总归挥之不去。

    这就好比某位武道强者看上了某位天资高绝的天才,打算收为弟子,但可惜的是,那天才任他说破嘴皮,也对武道提不起半分兴趣,可想而知那强者有多郁闷多失落了。

    尽管一般人不能理解,但实际上,熊尘心里的失落和郁闷绝不被那种情况下那位强者心里的少上丝毫的。

    对此,楚天却如闻大赦,连忙按照约定取出约定好的不菲的报酬塞给熊尘。

    为了答谢熊尘的救命之恩,报酬比约定的还丰厚不少。

    虽说他先前的举动让楚天极为不爽,但先前的恩情报答时还是不能打丝毫折扣的。

    熊尘倒是无所谓的收好,依旧失落地看着静雪。

    好比一位谆谆教诲的导师看到一位误入歧途,迷途不知返的少女有心教导,却无力回天一般。

    见他这种眼神,楚天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草草道谢后,拉着静雪离开。

    这时时间已过午夜,赵丹仙兄妹,林无双,唐家姐妹心系成败,依旧在等。

    见静雪被救好后,都是大喜。

    就连一向看熊尘极不顺眼的赵丹晨也是对其刮目相看,看他顺眼了不少。

    对她很有眼缘的静雪获救,他也是很开心的。

    楚天怕熊尘会重提旧事,便说要离开。

    他对离开很迫切。

    虽然这么说救命恩人很失礼。

    但实际上,熊尘刚才对静雪的态度,使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也可也不想在这地方多呆。

    当然,他并不会忘了对方的恩情,但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林无双等人倒并无不可。

    他们便在后半夜月光的照射下结伴返还。

看过《圣武称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