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我真不是学神 > 第1411章 不能再让游空族专美于前了
    永逐不说还好,这一说,凌道和阳主也瞪直了眼,他们也想起来了,这几个时辰里,最初期的时候在飞遁寻宝中,遇到游空族、摇生族概率、频率都是挺大的。

    但随着时间流逝,那频率是越来越低。

    为什么频率会变低?你说游空族死光了?那不可能。

    游空族就算目前还有两三千巨头在顶光星系一带追逐那上百只探索星空的队伍,可他们在这里的巨头数量依旧是超越了他们几个所在族群的。

    不是死光,频率越来越低,之前不想这个问题,还不会在意,一想?在结合几千里外京海族荣道的言辞?他们千族乃至十多个老牌神族,在这里拼杀竞争的血流成河。

    是,每个老牌神族在竞争中,基本只是陨落几十个巨头,但是,那些普通族群的巨头们么?那些千族巨头,得到星辰珠不可能保得住,但若是洗世霞,超极品法宝,极品传讯玉简,乃至逆转形态延寿一世的宝药等等?

    这都是可以保住的。

    为了竞争那些,非神族巨头也不乏有陨落的,一个族群陨落个位数,千族加起来千倍!

    说一声血流成河绝对不夸张,是很正常的事实。

    他们在这里拼搏的血流成河,游空族、摇生族偷偷跑去了第二层?独享?

    至于荣道所言,第二层还有一些其他族群的误入者,比如荣道所说的荣海,就是那样的幸运儿。

    但一个族群一两个,或者一个都没有?那各族幸运儿全部加起来又能有多少巨头?那样的巨头,若非持有能在一千起源光年传讯的玉简,都没办法把消息传递到第一层。

    这也是他们之前一直不知道这个真相,直到偶尔听了荣道的言辞,才明白什么的原因。

    一想到这里,本就因为永逐率先一步抢走了这颗星辰珠,而感到郁闷不甘的凌道和阳主?差点心塞的想哭。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荣道接到的信息都有疏漏,不全面,比如真正在第二层的京海族巨头荣海,除了在第二层经常遇到游空、要生二族巨头外,也遇到过几波人族强者,问题是人族总数太少,而且才来起源不久的履历……轻松让荣海误以为,人族那些强者也是和他一样,侥幸个别的个体,进入第二层罢了。

    心塞不已时,凌道也苦涩的开口,“游空族,游空族,不愧是第一神族,竟然在意外出现的天述神王府,也轻松走到了我们前面,还真是可悲可叹。”

    阳主都忍不住道,“去问一下荣道,他族群内的巨头荣海,是如何进入第二层的?若是问明白,我们也去寻找入口的话,要不要联手?反正我们三族,任何一个,都没办法抗衡游空族。”

    “之前的游空族已经无法抗衡,现在对方已经独享第二层那么久,也不知道得到了多少星辰珠啊,差距更加庞大了。”

    心塞归心塞,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迎头去追赶,不管游空族在第二层得到多少星辰珠,是他们多少倍,他们都需要全力去追赶啊。

    你想一想也能知道,永逐这样的家伙,在第一层十几个老牌神明,外加千族巨头竞争,争霸的状态下,都能得到一颗。

    第二层那么隐蔽,理论上宝物总数量,富饶程度也比第一层更好才对,游空族却在独享?

    这,这一刻阳主都忍不住想指天骂娘了。

    永逐都快速点头,“是这个道理,我们虽然起步晚,但若是联合集结起来,还是有一定竞争力的,不能再让游空族专美于前了。”

    永逐得到一颗星辰珠的快乐,都在这一刻被轻松打击的烟消云散。

    当然了,若是在场的三位老牌神明知晓,游空族从度升府开启到现在,一颗星辰珠都没得到,还不知不觉陨落了一批巨头?估计他们就不会心塞了。

    问题是,这件事从正常的情理考虑,那样的局面怎么可能出现?就算现在他们去了第二层,第一神罗定当面对他们说,他一颗星辰珠都没有,你觉得永逐三位神明会相信么?

    信了才是不可思议。

    至于感生阵?最初的感生阵,就是游空族研究发明出来的,其他神族只是模仿借鉴,他们也绝对相信,以游空族的底蕴,估计能防止感生阵感知力的手段,也能搞得出来。

    抛开感生阵,一万度出头的星辰珠,若是让普通巨头去炼化,借助流光境、掌天锁?半个时辰就点燃神火了,以前罗定那个第一神,对外公开展露的信息并没有类似天地灵宝?人家是第一神,复神殿里隐藏最深最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把自己所有底牌都摊开了让外界知晓?

    所以,就算罗定说没有,就算他们感生阵也感知不到星辰珠,他们都不会相信。

    这一刻,永逐三位神明,只是对游空族,对罗定那个第一神,羡慕妒忌恨的咬牙切齿,如果能打得过,他们估计都会狠狠干上一场,才能发泄心中的心塞感。

    他们也相信,若是这样的消息被方觉、御阳、时轮等几个神明知晓,对方的心情,绝对会和他们一模一样。

    你说要不要现在通知方觉、御阳、时轮?别逗了,还是抢先去第二层,先竞争一下再说,告诉那几个老牌神明,这只会让大家竞争压力进一步加大。

    另一方面,你能否直接联系上那几位,传讯玉简是否能感知到对方的下落,也不好说的。

    甚至恶意的猜测一下,你又怎么知道,那几个神明没有悄悄进入第二层秘而不宣,已经在第二层和罗定开始竞争了?开始斗智斗勇了?

    “晦气,真特么晦气,原以为我是运气好的,可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就是个傻子,走,去找荣道问个清楚!”

    再次无力的吐槽低骂一声,永逐才转身飞遁向荣道所在地。

    …………

    几个呼吸后,当京海族荣道正在和另一个巨头愤懑的宣泄中,虚空突然闪现三道身影,刚感知清楚,就发现是三位老牌神明?荣道顿时惊得毛骨悚然。

    永逐却没有心情和他说太多,直接道,“荣道,你族内的荣海是如何进入第二层的?”

看过《我真不是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