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诸天金手指 > 第六三零章 石坚出手(求订)
    天雷庄。

    “爹,对付刘士风那个老不死的和一个毛头小子,何必那么麻烦,随便弄个僵尸或者是鬼怪,轻轻松松就能搞死他们。”石坚身旁一个面容英俊的年轻人,面带三分不解,七分不屑说道。

    “哼!”闻言,石坚冷冷地瞪了年轻人一眼,厉声呵斥道:“为师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让你要叫我师傅,叫我师傅,你刚才叫我什么!”

    “啊,是师傅,徒儿知错了,徒儿再也不敢。”年轻人连忙低头说道。

    这个年轻人名为石少坚,是石坚的私生子,也是石坚唯一的入室弟子。

    茅山派不是佛门教派,并不禁止结婚生子,至少茅山派在门规上,并不禁止门人弟子结婚。

    但是问题在于,大部分修士,因为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了修道上,加上不愿意分心,所以绝大多数修士是光棍,导致很多人以为修士都是不结婚的。

    当然,外人到底怎么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门派内部形成了一种风气,或者说是一种标准,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单身狗的嫉妒,已婚人士,在某些情况下,会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

    比如——在挑选掌教的时候,如果是结婚生子的门人弟子,基本上就不再考虑范围之内,茅山派二十八代掌门人,全部都是单身狗。

    所以石坚不能让人知道,石少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否则他就与掌教之位彻底无缘,这是这位天雷道人所不能允许的,因此才他严令石少坚必须称自己为“师傅”,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坚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两人是父子关系。

    其实石坚还有另外一层顾虑,那就是石少坚的母亲。

    在修行界,如果结婚,大多数也是修士之间的结合,所谓“结成道侣”,在修道的路上相互扶持,共同进步。

    可是石少坚的母亲却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当然,非常漂亮,当初石坚看上她,在追求不得的情况下,就用了不光明的手段,与她多次发生关系,后来才有了石少坚,因为担心这件事被捅出去,石坚会在修行界无立足之地,就心狠手辣,将其一家全部……

    如果这件事被门派知道的话,不要说掌教之位了,石坚这位修行界威名赫赫的天雷道人,就会成为过街老鼠。

    “坚儿,你要记住,你我之间的真实关系一旦被外人知道,那么掌教之位就与我无缘,所以这件事绝对要保密,知道吗?”石坚说道,他的语气已经和善了许多,石少坚毕竟是他的儿子,石坚对其还是极为宠爱。

    “若是再犯,就休怪我不客气!”

    “是,师傅,徒儿明白!”石少坚赶紧说道。

    石少坚也不愧是石坚的儿子,修道天赋相当高,已经修炼出十八丝法力,在年轻一辈的茅山弟子中,他的修为当属第一梯队,加上从小被石坚以秘法易筋洗髓,并且服用大量珍贵药材,所以石少坚的的身体素质也是相当优秀。

    “嗯。”石坚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虽然对付那个修为尽废的老家伙,确实很简单,但那老家伙的身份却不一般,一旦死亡,必定会引来门派的追查,若是为师直接出手,难免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如果有个万一,那事情就麻烦了。”

    “但是现在,不管那老家伙是怎么死的,都与为师没有任何关系,谁也查不到为师身上,坚儿,你一定要记住,日后做事,千万不能留下破绽,实在不行,就斩草除根,绝对不能留下后患。”石坚脸色狠辣地说道。

    “是,师傅,徒儿谨记在心。”石少坚道。

    “嗯。”

    “师叔,你也休怪师侄我心狠手辣了,要怪只能怪师叔你自己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还要收徒弟。”石坚心中暗道。

    四个月前,从长眉道人口中知道刘士风收黄崇为徒的时候,石坚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过度的反应,甚至还很高兴。

    但实际上,石坚的内心中恨不得立刻将刘士风师徒除掉,因为刘士风的名声太大,人脉太广,甚至石坚当初都受过刘士风的帮助。

    如果刘士风没有继承人,那他死后,那些所谓的人脉关系也就自然而然地断了,可是现在,刘士风却收了黄崇这个徒弟,那么日后这些关系,肯定是要落在黄崇身上。

    偏偏黄崇和林正英的关系还那么好,而林正英又是掌教的有力竞争者。

    所以,必须想办法将师徒两除掉,并且这个过程中,石坚还要将自己摘除在外,绝不能引起他人的任何怀疑。

    石坚废了一番心思,终于是让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前后布局了四个月,现在终于可以实施了。

    ……

    残破义庄,大堂。

    “老头子,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可就要出发了。”黄崇说道。

    “这封信你拿着,将它交给阿英。”刘士风将一封密封好的信递给黄崇。

    “好,没问题。”

    “趁着天还未热,你也早点出发吧。”刘士风摆摆手。

    ……

    “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也不是自己第一次出门啊,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在这个位面,自己第一次出门的原因?”路上,黄崇自言自语道。

    黄崇背着一个灰蓝色土布做成的包裹,因为还没出师,所以没有属于自己的法袍和法袋,只能这样了。

    黄崇将桃木剑等法器放在包裹中,另外就是道典也在包裹里放着,本来黄崇其实并不打算带道典,因为太占空间了,但老头子却要求自己一定要将它带上,黄崇对此也很无奈。

    还有就是老头子自己编撰的那本记录着老头子经验的小册子,现在也在黄崇的怀中,同样也是老头子要求黄崇带上,说是可以在路上翻看,珍惜时间,好好修炼。

    因为老头子此前经常做这种不靠谱的事情,所以黄崇并没有太过奇怪,反正带就带吧,也不会碍事。

    ……

    残破义庄。

    “老伙计,好久不见了。”刘士风罕见地穿上茅山道袍,手中拿着一柄精致的桃木剑,因为桃木对于妖邪天生带有威慑力,能增强法术的威力,所以被制成桃木剑,许多修士,都会配备一把上好的桃木剑。

    刘士风手中这柄桃木剑是难得的佳品,这是用一株树龄超过三百年的雷击桃木制作而成,上附有天雷之力,对邪魔妖怪,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也是刘士风第一把自己制作的法器。

    ……

    天雷庄。

    “什么,你是说黄崇那小儿离开了义庄。”石坚站起身来,神色有些惊诧地问道。

    “对,那边的人传来消息,今天早上的时候,黄崇就已经离开了义庄,不知所踪,现在义庄中只剩下那个老家伙了,师傅,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法斩草除根了,是不是要……”说着,石少坚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这难道是巧合吗?”石坚并未说什么,眼中神色闪烁不定,沉思起来。

    “师傅,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见石坚久未说话,石少坚问道。

    “不,不,不,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为师有更好的安排。”石坚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容,实在是令人瘆得慌……

看过《诸天金手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