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676章 以有道伐无道
    以步六孤丽的官职爵位而言实在太吓人了,就算他权倾朝野,就算他把新扶持上位的皇帝拓跋晃当傀儡,也不能吃相如此难看吧?

    朝堂上大臣们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步六孤丽的官职和爵位就算是历史上的伊尹、霍光、曹操这些权臣都远远拍马不及。

    此时众臣却见东方辰站出来行礼说:“大王、王妃,臣斗胆进言,步六孤丽假借清君侧之名兴兵,实则是有着窃取皇权的目的,他任由麾下兵马在平城内屠杀,逼死皇帝,诛杀大臣,又拥立一个小孩做傀儡,权夺天下权柄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臣以为我乾国当发布檄文,兴兵讨伐,以有道伐无道,此战必胜!”

    众臣这时一个个也回过神来,纷纷站出来向赵俊生建议出兵讨伐步六孤丽,维护天下大义。

    花木兰这时说:“增援平城的大军已经出发五天了,却只有一万余人马,这么一点人马想要讨伐步六孤丽只怕少了一些!”

    赵俊生立即问:“尉迟延东部现在到了何处?”

    曹蛟站出来回答:“大王,昨日尉迟延东还派人回京禀报,臣推测他们现在应该快要抵达了飞狐陉行了!”

    赵俊生思索一会儿下令:“传孤旨意,给尉迟延东下令,让他在飞狐陉停止前进,等待后续大军到来汇合再做计较!”

    “遵命!”

    这时崔浩站出来行礼说:“大王,臣建议命高修率军撤回,解除对尉眷的牵制,中途转道进攻壶关!同时,下令给驻守东敕勒的高旭下令,让他率军南下攻打高柳!朝廷再出兵五万赶往飞狐陉与尉迟延东汇合,汇合之后出飞狐陉,直扑平城!如此三路大军从东、南、北三面夹击,步六孤丽必不能抵挡!”

    高允站出来说:“臣以为此战要快,不给南朝和柔然人出兵牵制的机会,只要我军速度够快,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大局已定!”

    赵俊生思索了一下就同意了众臣的建议,立即下诏命高修回师,中途折道进攻偷袭壶关;又命高旭从东敕勒出兵南下攻打高柳,赵俊生决定这次亲自率军五万出征讨伐步六孤丽。

    赵俊生又下令命曹蛟和常昆守乾京,命东方辰、高允、郦嵩等一干人等处理政务。

    临出征的前一天夜里,花木兰挺着大肚子问赵俊生:“此战要打多久?”

    赵俊生说:“说不准,快的话一个月就能结束战事,若是慢的话,可能要打三五个月,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不给步六孤丽拖延时间的机会,争取在你生老三之前班师返回!”

    花木兰忍不住说:“不要我们全家一道去吧,我们好些年都没有去过平城了!”

    “你说什么呢,你挺着大肚子怎么能受得了长途行军之苦?万一肚里的孩儿有个三长两短的,后悔都来不及!乖,听话,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花木兰撇撇嘴:“你尽哄我!”

    虽然不忍分离,但终归还是要短暂的分开,次日凌晨卯时,花木兰给赵俊生披上了战袍、挂上战刀、穿戴好盔甲,站在宫门外目送龙卫军护送他前往城外大营。

    天色刚麻麻亮,五万大军就出发了,乾京城的人们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直到大军出发数日之后,消息才传开。

    君王出行,排场要大,否则不能体现出君王的威仪。

    五万大军之中旌旗无数,随行的太监就有千余人,这些人将负责赵俊生在征战途中的衣食住行,需要加快行军速度时,赵俊生就骑马前行,需要休息时就进入王驾车马。

    为了赶速度,五万大军日行百里,数日之后,大军在飞狐陉与尉迟延东的一万人马汇合。

    安营扎寨之后,尉迟延东前来觐见。

    “臣尉迟延东拜见大王!”

    赵俊生从地图前转身看了看尉迟延东,抬手:“免了!尉迟啊,说说飞狐陉另一头的情况吧,步六孤丽在飞狐陉的出口外部署了多少兵马?”

    尉迟延东抱拳回答说:“回大王,臣派军中探子出了飞狐陉一路去了平城探查,沿途都没有发现步六孤丽的重兵,沿途郡县的守军依然如从前没有增减!”

    “没有增减?”赵俊生一愣。

    “是的,沿途各郡县守军没有增减!”

    赵俊生想了想就明白了,步六孤丽显然是不想把兵力分散被乾军各个歼灭,“看来步六孤丽是想在平城城下与孤决战了!梁翼,你去传令各军,明日卯时生火造饭,辰时出发!”

    “遵命!”梁翼答应,他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武艺经过他父亲梁寂的教导也颇有长进。

    次日,大军穿过飞狐陉关隘进入平城朝廷的辖境,正如尉迟延东所说,沿途各郡县的守军都比较少。

    这些郡县的官员和守军将士们看见乾军如此浩大的声势,知道不能抵挡,于是纷纷大开城门纳降。

    赵俊生也不着急,在不影响行军速度的同时,派出少量兵力去接收城池,他可没打算把这些到手的地盘再还回去。

    即便沿途一路上接收了几个城池,可丝毫也没有影响行军速度。

    三日后,大军在渡过桑乾河抵达北岸进入阳原地界。

    “报——”

    前方探子来报,“大王,步六孤丽亲率五万大军前来迎战,距离我军只有三十里!”

    赵俊生听后展开地图看了看,扭头对高进之下令:“高进之,给你一千骑兵四千步兵去攻打阳原城,得手之后立即来报!”

    “领命!”高进之抱拳答应,点起五千人马迅速向北方十几里外的阳原城方向而去。

    “传令大军加快行军速度,我们赶到西北方向十里外抢占有利地形!”

    半个时辰之后,赵俊生带着五万五千余人抵达阳原城东面的一片丘陵地带抢占了地势较高之处。

    步六孤丽的探子此前也从乾军的行军方向判断了赵俊生的意图,立即向步六孤丽进行报告。

    步六孤丽原本打算进驻阳原城,就在阳原城以南与乾军决战,他若以阳原城为依托就有地利优势,可现在赵俊生抢先一步抢在他前面占据了有利地形。

    “传令大军停止前进立下营盘!”步六孤丽听到探子的报告之后决定稳打稳扎,不能贪功冒进。

    步六孤丽此时主动进攻占据地利的乾军明显是不明智的,所以他选择停止前进安营扎寨,而赵俊生此时以长途行军的疲惫之师进攻步六孤丽也是不明智的,所以他选择了快速抢占而来一片高地,双方都没有主动进攻。

    等待后续辎重到来,赵俊生立即下令安营扎寨。

    傍晚时分,高进之派人来报告,他已率军攻下了阳原。

    崔浩笑着对赵俊生说:“大王,这个高进之倒也有些本事,还不到半天工夫就攻下了阳原”。

    赵俊生说:“那是自然,怎么说他也是被世人比作关张之一的高进之!崔先生,你觉得这一仗要怎么打?”

    崔浩摸了摸胡须说:“大王,正面交战我军不怕,臣倒是有些担心步六孤丽可能派出偏师突袭我军侧翼!”

    赵俊生说:“南边是桑乾河,他若要派出偏师突袭我军侧翼只能从北面而来······”

    崔浩摇头说:“不然!据臣所知,从此地沿着桑乾河往上游走二十多里有桥可以过河,我国若不防备,他们有可能从我们先前渡河之处抄了我们的后背!”

    赵俊生摸了摸下巴说:“听你这么说我好像也记得的确有那么一座桥,当年我去幽州上任时就走的那座桥过的河!崔公以为要如何防范?”

    崔浩想了想说道:“不如留下三千骑兵在我军渡河之处设伏,步六孤丽不派偏师来偷袭我军后背便罢了,若他真派兵前来,管教他们有来无回!”

    赵俊生问:“既然他能派兵攻我后背,我为何不可派兵攻他侧翼?我军派出一支偏师从北面击之,如何?”

    崔浩一脸正色,拱手说:“大王,如今我乾国是以正义之师伐无道之师,而且我军实力比无道之师只强不弱,用不着偷偷摸摸,完全可以光明正大与之正面交战!步六孤丽若是率军撤退,则士气必然大跌,我军可乘势追击;他若正面与我军决战,也只是外强中干、底气不足,我军定然能获胜!”

    赵俊生听后深以为然,当即下令让将士们饱餐一顿后休息,养足了精神和体力,明日一早出兵与步六孤丽交战,并派卫靖和鲁爽二人率三千人马前去渡河处埋伏。

    赵俊生让这两个小子领兵也是存了考量他们二人的心思,这两人也的确有做大将的潜质,带兵都颇有章法,行为上虽然无法摆脱年轻的急躁和轻佻,但总归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大战当前也不敢再嘻哈儿戏,得了命令之后,这二人带着兵马立即返回河边设伏。

    当天深夜,步六孤丽果然派了三千骑兵从上游渡过桑乾河,绕道下游再渡河过来想要偷袭乾军后背,刚刚渡河上岸,却被鲁爽和卫靖的三千骑兵伏击,以致全军覆灭。

    赵俊生收到鲁爽和卫靖派人送来的战报,看完后笑着对众将和随军官员说:“这两个小子这第一仗打得还不错,没有放跑一个,全歼来犯之敌,这可没有半点水分!”

    众将和随军官员们纷纷说:“恭喜大王得了两个大将之才!”

    赵俊生挥手:“好了,时辰不早了,诸位回去好生歇息,明日一早与步六孤丽交战!”

    “是!”

    次日一早,乾军兵将们一个个吃得饱饱的,集结之后在赵俊生的命令下以前后左右中五部一起向西推进。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