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861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吐谷浑发生内乱的时候,乾国北方防线遭到了柔然大军凶猛的攻击,正如赵俊生猜测的那样,柔然大军在吴提的统帅下留下少部分兵力牵制比干城的守军,大军主力一路向东南方向杀来。

    这一次柔然大军并未攻打沃野镇,而是选择攻打怀朔镇,怀朔镇守将朱白松早已接到司马楚之的通知,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城防物资已早早运到城墙脚下,想用随时都可以搬上城墙,防御的兵力部署也做了详细的安排。

    吴提带着大军在怀朔镇城下勒马,抬头一看,感觉有些不对劲,“咦,这城墙怎么感觉比两年前高了不少?”

    旁边一个柔然部族头人说:“可汗,您说得没错,这两年乾国组织军民把北方防线上的城池和长城都进行了加高加固!”

    吴提眼睛一蹬:“这种事情你们怎么不报告?”

    “可汗太忙了,这种小事我们怎么敢打扰您呢?又不是乾军杀进漠北了!”头人不好意思的说。

    吴提不再计较这事,都已经这样了,现在计较这事已经没有意义,他继续观察打量着怀朔城的城墙和上面的守军。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是否可以绕过这里去往怀朔镇后方?”

    这头人就是沙漠边缘地区一个小部落首领,他显然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他摇头:“没有办法绕过去,从这里往西一直通往沃野镇,往东通往武川镇,沿途都是长城,我们可以选择没有兵力防守的城墙翻过去,但牲口过不去!”

    吴提忍不住脱口大喝:“你这不是废话吗?牲口过不去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们就凭两条腿能干得过乾国人?没有了战马,乾国一个兵可以打我们两个、甚至三个四个!”

    “是、是!”头人退到了一旁。

    旁边的大将库帕伸手按在胸前对吴提说:“可汗,既然绕不过去,那就只能强攻了,这怀朔镇我们也不是没有打过,只是城墙加高了一些,对于我们柔然勇士而言并没有多大作用,给我五天时间,我定攻下怀朔镇!”

    吴提也没有别的办法,想必沃野镇和武川镇应该也差不多,武川镇的防备应该比这更严,他考虑了一下答应:“好,给你五天时间!”

    吴提当即下令大军在沃野城外扎下营盘,他在比干城外留了两千人与城内守军对峙,牵制那里的守军,不让他们出城捣乱,现在他手里还有一万八千人。

    大将库帕下令让两千人去附近山上砍伐树木,命随军带来的工匠打造简易的攻城器械,这些工匠都是这几年柔然人时常劫掠从乾国北方边境线上掳走的,他们不会打造例如井栏、投石机、弩炮、发石车等这些技术含量较高的攻城器械,但却能够打造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攻城云梯、攻城槌。

    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柔然人带来的工匠就打造了上百架攻城云梯。

    次日一早,库帕就率军攻城。

    事实上库帕大错特错了,刚开始攻城不久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即便有攻城云梯,他麾下的柔然勇士们根本就爬不上去,除仅有的少部分兵丁之外,大部分兵丁在攻城云梯上都站不稳。

    城墙太高了,这也造成攻城云梯打造得也比较长,如果攻城云梯稍短一些还好,兵丁们在上面爬不会太摇晃,但攻城云梯长一米和长两米、三米的区别都是截然不同的,越长的攻城云梯越容易摇晃,人往上爬的时候摇晃得太厉害,兵卒们根本不敢往上爬,时刻担心摔下来,哪里有心思去防御头顶上砸来的石块和射来的箭矢?

    因此,攻打了一个上午,柔然人就死伤三百多人,而守军的伤亡却寥寥无几,一天下来,伤亡人数接近六百人。

    库帕是一个莽夫,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他野蛮、鲁莽,凶悍残忍,脑子也一根筋,第一天死伤接近六百人不但没有让他反思考,越发激起他的凶性。

    接连四天,库帕带着柔然大军猛攻怀朔城,城墙上下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兵将们的尸体把城墙全部都染红了,四天下来柔然大军的伤亡超过了三千人,而怀朔城依旧巍然不动。

    吴提坐不住了,他任由库帕折腾了这些天也是想看看极高了城墙的怀朔城的防御力到底如何,现在他知道了结果,他不能让再让库帕继续胡闹下去,这简直就是让他的柔然儿郎们去送死,乾军没杀死几个,反而自己死伤惨重。

    “库帕,明日的攻城先停下来!”吴提找来库帕说道。

    库帕不干了:“可汗,再给我三天,我一定攻下怀朔城!”

    吴提指着远处的怀朔城问:“你看看,你都打了四天了,这城墙可掉下一块转头来?可有几个人攻上了城墙?就算再给你一个月,你也打不下这怀朔城,到时候城没打下来,反而把带来的两万人都拼光了!”

    “这······”库帕嘴里念念碎碎几句退到了一旁。

    吴提冷哼一声:“沮渠牧犍难怪甘心下那么大的本钱请本可汗出兵,原来他给咱们找了一块硬骨头!这个亏是吃定了,不过事后本可汗一定要让沮渠牧犍加倍偿还!”

    随军大臣问:“可汗,接下来我等如何行事?是去打武川还是打东敕勒?”

    吴提道:“若我军打武川,东敕勒必定出兵来援;若我军打东敕勒,武川守军也会增援,这两个地方并不会太远,只要其中一方拖住我们,另一方就能及时来援,到时候我们就会陷入夹击!”

    “去攻打抚冥、怀荒这几个堡垒要穿过武川与东敕勒之间,弄不好会被他们夹击,现在咱们只能去打沃野镇,希望那边的城防不会像怀朔镇一样坚固!”

    翌日,吴提就率大军向沃野镇杀过去。

    怀朔镇守将朱白松发现柔然大军退去,又向西边而去,猜测他们可能是去攻打沃野镇,立即派人沿着长城脚下向沿途堡垒、烽燧报信,让他们严密关注柔然大军的动静,一旦发现柔然大军的踪迹,立即点燃烽火示警,绝不给柔然人杀进长城以内的机会。

    前往沃野镇的途中,吴提的心情一直不大好,因为沿途没到一处就会看见烽烟四起,显然乾国边军一直在盯着他们,还不等他们抵达就早早点燃了烽火示警。

    等到了沃野镇,吴提看见城墙也进行了加高,跟怀朔镇没有什么两样,这仗还怎么打?日后岂不是连长城以南都进不了了?还怎么南下劫掠?若不南下劫掠,柔然岂不是每年冬天都要饿死很多人和牲口?

    吴提的哥哥乞列归说:“兄弟,看来这一次咱们亏大了,大老远带着两万人马赶过来,连一根毛都没有抢到,反而损失了三千多人!”

    吴提扭头斜眼看着乞列归:“我们这次来此的主要目的是造成巨大的声势,把攻打北凉国的五万乾军吸引过来,不让他们灭了北凉国!现在乾国在北方已经是一家独大,一旦北凉被他们灭了,吐谷浑也会挡不住乾国的兵锋,等到乾国一统北方,他们就要来打我们了,所以我们要保住北凉,保北凉就是保我们自己!本可汗这么做亏了吗?”

    “这······”乞列归理屈,躬身道:“可汗目光长远,乞列归不及!”

    吴提眯起眼睛想了很多,他随后下令:“传令让工匠们打造攻城器械,明日准备攻城!”

    “还攻?岂不是又如攻打怀朔镇一样,死伤太大大了啊!”乞列归有些为难的说。

    吴提道:“谁让你全力猛攻了?你难道不会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吗?”

    “呃,是!”

    于是,乞列归命人打造攻城器械,于次日攻城,在乞列归的命令下,柔然兵将们出工不出力,声势搞得很大,却不怎么冒死攻打。

    过了几天,柔然布置在周边地区的游骑探哨来报,东面怀朔镇方向来了大量乾军骑兵,约有一万余骑。

    吴提一听,当即下令人乞列归带两千骑兵留在沃野城外牵制,他亲自带一万两千多人向东迎击。

    根据探子打探,得知乾军主将乃是高进之,吴提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对高进之很轻视,可双方一打起来他才知道遇上了对手。

    一连三天,双方交手四场,各有胜负,吴提再也不敢轻视高进之,担心一不小心就栽在高进之的手里,于是有了撤走的念头。

    当天夜里,吴提的同父异母哥哥秃鹿傀亲自来到他的营地,秃鹿傀带来了一个消息。

    “什么?北凉灭了?这······怎么可能?”吴提惊得连退两步,手上装马奶茶的陶碗也掉在了地上。

    秃鹿傀严肃的说:“消息绝对是真的,乾军与吐谷浑夹击了北凉,沮渠牧犍派他的弟弟率军出战,却被曹蛟打得大败而回,在曹蛟率军抵达之后,沮渠牧犍的两个侄儿相继出城投降,没过两天他就自己把自己捆了投降了,满朝文武全部都跟着他一同投降!”

    吴提呆了呆,暴跳如雷:“该死的沮渠牧犍,他把我吴提坑惨了啊!还等什么,快传令连夜撤军返回王庭!”

    1秒记住爱尚: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