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地球第一剑 > 第六百零七章 家贼难防!
    凤黎星外,送龙熬天与十多名重伤真仙的仙舟,在一名天仙境长老的护送下,朝着古战场方向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的星海城,地修界据点,后院凉亭。

    牧绾萱正静静站在池塘水面上,水面泛着淡淡的波痕;下方有一道金色的佛印在缓缓旋转,凉亭中则聚着此时并未闭关的几人。

    水面下的‘卍’印转了小半天,师姐的脸蛋都被映成了金色。

    从上午一直站到了下午,牧绾萱突然睁开双眼,那明亮的眸子中划过少许亮光。

    怀惊忙问:“感应到具体位置了?”

    “隐约。”

    “嘶,还真能感应到……”

    怀惊和尚一拍脑袋,倒吸了一口凉气,旁边的飞楝子与范疃疃忍不住同时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罗汉爷您布置的法阵吗?”范疃疃嘀咕了句,“感情您也不知道具体效果怎么样。”

    “阿弥陀佛,小僧跟非语一样,此前定位一直都是近战主攻手,靠拳头讲道理,用巴掌说事实,这种辅助的事确实很少干。”

    怀惊笑道:“像这种增强感应范围的法子,其实是发展信众所用的小术,难登大雅之堂,也是刚好用上了。

    不语,你感应到在哪个方位?”

    “那边,”牧绾萱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应该是指向的西北,“很远。”

    飞楝子摸了摸自己刚开始蓄的八撇胡,沉吟道,“这个很远……具体是多远?

    无尽星空这么大,若是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怕是元洞都不好走。”

    怀惊也道:“能看到一些比较明显的标志吗?或者具体的地点。”

    “嗯……”

    牧绾萱仔细想了一阵,随手点出一缕如烟般的阴阳法力,随后纤手不断滑动,面前很快就出现了一座山谷的景象。

    谷中遍地绿意,一株有些不太起眼的青木静静屹立在山谷深处,不高不奇,却似有某种玄妙之韵,周遭也是百花绽放,生机盎然。

    师姐注视着这株青木的目光满是温柔,薄唇轻启,发出一声颇有些满足的叹息声,仿佛在说就是此地了。

    怀惊和飞楝子面面相觑,牧绾萱轻轻眨眼,像是在问这有什么不对。

    范疃疃小声提醒道:“前辈,这山谷又在哪?”

    “那边,”牧绾萱手指指向了之前同一个方向,“很远。”

    “咱们最少要知道是在哪颗星辰上,”飞楝子笑道,“如果不依靠元洞而是直接飞过去,那寿元耗尽都不一定能飞到地方。”

    师姐顿时低头沉思,随后……用手指画了个掩面苦笑的表情包。

    “能感应到具体方位,其实已是十分难得,起码知道这条路是可以行得通的,那颗神木并未被人毁去,”怀惊道,“小僧再做一次发法,这次不语你继续感应那个方位,看能否得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若是这次感应不到,小僧就为你做第三次。

    若是再感应不到,小僧也就佛力耗尽了,要休息几日才能继续。”

    “谢谢,”牧绾萱颇为认真的点点头,这次已经有了大概方向,想探寻更多讯息应该不是难事。

    很快,怀惊和尚坐在池塘边开始诵经施法,飞楝子与范疃疃也坐下开始饮茶。

    师姐看着自己用法力画出的那副‘水墨画’,静静的出神。

    飞楝子眺望着凤黎星系的方向,沉声道:“也不知那边打的如何了,张教官打探消息回来了吗?”

    “还没,”范疃疃哼了声,“仙门对战又没有实时广播,现在能打探到消息才有鬼了!”

    “也无妨,咱们相信非语就是,”飞楝子端着茶水抿了口,“这好歹也是咱们地修界当代第一人,如何能输给这些外星人?”

    外星人?

    这比喻倒也算恰当,范疃疃不由莞尔。

    师姐却先是若有所思,而后有些心事重重,不多时便脸蛋泛红。

    自己上辈子也是从天庭去地球避难的,好像也在‘外星人’之列;那自己以后跟师弟如果有儿女了,那岂不是……

    外星混血?

    那也是相当洋气了。

    ……

    凤黎星上,凤黎门护山大阵的光辉照亮了此地的夜空。

    此时,几位凤黎门的长老又前来拜见,与王升和离裳商议着接下来的战事。

    天风门门主不日即将抵达,接下来还是有硬仗要打;天风这次似是铁了心也要将凤黎门摁下去,这其实也是双方数万年来积怨的爆发。

    如今的天风门,急需一场大胜来巩固自己日渐动摇的十三星霸主之位;而凤黎门野心勃勃,再过几千年说不得就要后来者居上,这让天风已是寝食难安,终借这次机会一劳永逸。

    那名修为最高的老妪,也就是凤黎门的大长老,此时正叹道:“之前多亏了皮长老重创那龙熬天,不然此战我凤黎门当真无力支撑下去了。”

    又有位老奶奶分析道:“接下来的难处,一是天风门门主,二是对方远高于咱们的真仙之数。

    高手比拼若是太快崩盘,那这一战确实难以取胜。”

    一旁的霖渊长老皱眉道:“我星海门在此战中已是全力以赴,卡丘之前也受了些伤,状态不稳。

    各位还是不要将太多希望放到我们这边。”

    王升点点头,不着痕迹的道了句:“天风门门主亲来,咱们也有一位门主尚未出手,其实总体而言并未增加什么压力。”

    “若天风门主出手,我家门主自也会出手,”那老妪看王升的目光有些歉然,又道,“皮长老此次为护我凤黎门舍生忘死,我凤黎门绝不会亏待了皮长老。”

    王升摆摆手,言道:“说这些还太早,商量些迎战的战术吧……那个望北峰似乎有伤在身,若是他伤势恢复,我与副掌门联手怕也不是他对手。

    不知,凤黎门门主修为如何,有没有什么厉害的神通?”

    凤黎门的大长老正色道:“那望北峰若是实力恢复,我家门主自会出手将他降服。

    我家门主神通有些特殊,若是全力出手,只能制住一人,所以非关键时刻、紧要之事,都不会轻易出手。”

    王升面露了然,心底却已经跟瑶云开始了讨论。

    很明显,这个‘纸片人’可以发挥出超过天仙境的实力,应该有施展剪纸成人那名大能赋予的大神通,但只能施展一次,或是仙力消耗之后恢复缓慢。

    ——参考剑灵恢复灵力的速度。

    同时也可判断出,最起码这位大长老是知道一些‘纸片人’底细的。

    王升并没有问太多,免得自己露出什么破绽,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可以放心了。”

    随后将话题引到了正面接战的战术上,王升倒也给出了几条有关战阵布置的意见。

    自他们抵达凤黎门到此时,凤黎门门主一直不曾现身。

    王升倒也是有些期盼,盼着天风门门主抵达,两家门主对阵,凤黎门门主出手时会用哪般神通,由此便可知晓一些这个纸片人背后大能的讯息。

    不过三日,天风门门主率援军与天风门大军汇合,天风门仙兵兵力增加到了六万之多,且元仙、真仙数量已呈现碾压之势。

    天风门主此时带来了一群白发苍苍的真仙,这些都是资历较老的真仙境修士,大多已是无望天仙境,但修为基本都是在真仙境中后期。

    这些人,才是天风真正的底蕴。

    反观凤黎门,上一战已是实力尽出,面对咄咄逼人的天风门,更是相形见绌,拿不出更多实力。

    天风门主抵达的第二日,天风大军缓缓压向凤黎门,战事再起。

    也就在这一日,由一位天仙境长老护送的龙熬天一行,也抵达了天风山门。

    天仙的脚程,自非元仙、真仙可比,穿过古战场并未耗费太久时间。

    入了护山大阵,这位长老匆匆安顿好了龙熬天和其他重伤之仙,就急忙离开山门,冲回凤黎星的方向。

    这位天仙境长老刚走,被疗伤用布带捆成了粽子的龙熬天,却突然睁开右眼,额头青筋暴起,大吼几声:“小贼该死!杀!定要杀了你!”

    在床榻旁看护的几名弟子顿时见者落泪、闻者伤神。

    一名肤白貌美、身段窈窕的女弟子连忙向前摁住龙熬天的肩膀,带着哭腔喊道:“师父,您已经回天风了师父!

    您重伤之仇,门主已去帮您讨回公道,师父……”

    龙熬天那瞪圆的右眼杀意渐渐退却,而后咳嗽几声,反手摁着女弟子的肩头,慢慢坐了起来。

    他道:“冰露,扶我去蕴宝殿!”

    “师父,您好好养伤才是!”

    “不,本座去拿几件厉害法宝,找那小贼算账!”龙熬天咬牙怒斥,女弟子冰露还要再劝,龙熬天已是散发出一股威压。

    几位弟子倒也能理解这位门派老英雄此时心底的愤怒,而且龙熬天是天风门元老,别说是去宝库拿宝物,直接搬走了宝库也是无妨。

    很快,冰露搀扶着龙熬天离开了修养的仙殿,径直去了天风门后山一处隐蔽的山谷。

    沿途巡逻的仙兵、躲藏的暗哨,谁会站出来阻拦自家仙门的三巨头之一?

    哦,不对,三巨头现在断了一头,贪狼长老已死。

    到了山谷深处,径直撞入了一处山壁,前方顿时闪烁起了一片宝光。

    龙熬天自然熟门熟路,径直朝着一侧角落而去,找出了被镇压的一只宝箱,打开后,里面躺着一面画满了恶鬼符箓的幡旗。

    龙熬天随之松了口气。

    “师父,这旗子是什么厉害法宝吗?”冰露小声问了句,那双大眼带着几分疑惑。

    “何止厉害,至高无上,”龙熬天低声喃喃着,捧起幡旗,小心翼翼的收入了衣袍的袖子中,而后目光扫向周遭。

    一处处如小山一般堆砌的宝材,那宛若城墙一般堆砌的灵石,还有数不清多少成品仙宝。

    这里,就是天风最大的宝库。

    “主人应该会需要这些,”龙熬天喃喃着,身旁的冰露顿时头一歪。

    主人?

    师父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

    正当这位小妖要开口问询,龙熬天身形一晃,瞬间变成了一颗直径十丈的龙头,而后龙嘴一张,周遭数不清的宝物、宝材、灵石,化作无数流光飞入龙嘴之中。

    “师父您在做什么!”冰露顿时着急的问了句。

    妖龙龙首完好的左眼向下一撇,嘴角轻轻一扯,一股拉扯之力缠绕在冰露身上,将她直接与周遭宝物一同吞了。

    “主人应该会喜欢这般乖巧的弟子。”

    龙熬天化作人形,扫了眼空荡荡的山洞,十分淡定的转身离开。

    出了宝库大门,他挥手设下了一道旁人无法破开的禁制,而后仰头怒吼:“小贼欺我,定要将你剥皮抽筋。”

    言罢身形冲天而起,一头撞出了护山大阵。

看过《地球第一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