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 > 400。这个忙,你非帮不可
    先天宫鹿长老这一刻彻底绝望。

    方才一番变化,大大超出他的认知。

    实在不是他少见多怪,而是此前从未有人见过“魂”字天书、血神珠、扶桑树心这么多顶尖至宝凑在一起,所以便也难以估量,会有怎样的结果。

    鹿剑在这一刻,笃定是其他几大圣地联合起来,要与自家先天宫为难。

    他心中焦虑不已,可是却无力应对,只能干着急。

    在陈洛阳法仪影响下,鹿剑更精神恍惚,念头迟滞,使其更难冷静,心绪越发焦躁不安。

    陈洛阳将这位先天宫长老拎了起来,然后带着对方,悄无声息跟在谢不休身后。

    他心中也略微松一口气。

    血神珠仿冒血肉筋骨,扶桑树心起替身之效,“魂”字天书处理神魂问题。

    多管齐下,该可瞒过先天宫的守山大阵和大部分人的耳目。

    纵使先天宫强者精于卜算推演,想要察觉也难。

    还好鹿剑的修为不算顶尖,否则倒是不易炮制对方。

    不过眼下还远不是放松的时候,接下来要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洛阳站在山岗上,望着远方谢不休化身而成的鹿剑,同随从车架汇合,然后重新整装上路。

    他微微凝神,心念沟通“魂”字天书,自己神魂仿佛也为之分化,多出一个视角。

    属于谢不休的视角。

    先天宫“鹿长老”,接下来便一路轻车简从,前往先天宫。

    低调,秘密。

    还没到先天宫山门外围,便有宫中人来接应,安排“鹿剑”一个人,悄悄潜入先天宫。

    陈洛阳见状,便又多松一口气。

    果然如预期一样,鹿剑返回先天宫是秘密行事,宫中自有其他人接应,秘密通过先天万象大阵,本就想瞒过旁的一些人耳目。

    如此一来,双重保护下,谢不休就更不可能露馅了。

    至少,外围这一关,没有危险。

    倒是接下来,将迎来真正困难的第一个考验。

    谢不休跟着接应他的先天宫弟子,悄然进入宫内,然后来到一间偏殿内。

    殿中,已经有另一个老者,坐在里面。

    老者身材颀长,衣着古朴,面容儒雅,但是带着几分病色。

    此老,无需鹿剑介绍,陈洛阳和谢不休也认识。

    先天宫巽风长老,乐正博。

    红尘皆知,先天宫有内外各八大长老。

    外部八大长老分别镇守八方,形同一方大员,处理各地事务,地位同古神教的分舵护法相仿。

    先天宫不似古神教一般几乎独立成国,领地辽阔。

    先天宫平时有几分半隐世的意思,地处南楚皇朝境内,相对其他圣地较为低调。

    但在宫外,自有诸多产业,同时也要和南楚皇朝乃至于其他势力打交道。

    鹿剑他们这些镇守于外的八方长老,便负责这些。

    因此除了修为实力,还都需要不俗的管理水平,兼且长袖善舞。

    两方面能力之间要谋求平衡,所以鹿剑这样破格提拔者,不算罕见。

    而宫内八大长老,则地位更高,分别以乾天、坤地、巽风、震雷、坎水、离火、艮山、兑泽为号。

    某种程度上,有些类似古神教的神魔联会,或者说四殿中枢同元老阁的结合。

    先天宫当代宫主,修为实力距离众位红尘巨头差了一线,而天机先生又常年不回先天宫,带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便是先天宫的长老会,权势相较于其他圣地的元老更大。

    宫主同宫内八大长老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制衡。

    虽然宫主仍具有首屈一指的权威,可是难以像古神教教主江懿、楚皇、秦帝、血河老祖等人那般一言九鼎。

    此刻谢不休见到的乐正博,便是宫内八大长老之一的巽风长老。

    按照陈洛阳先前查阅鹿剑的生平经历可知,对方正是鹿剑的老上司。

    鹿剑能一路走到今天,乐正博的提拔和支持,至关重要。

    他也是乐正博的铁杆心腹。

    眼下殿中只有他们两个,谢不休应该如何跟对方打招呼,成了一个问题。

    不过他所化身而成的“鹿剑”,动作很自然的直接向乐正博跪拜:“拜见乐翁。”

    虽然宫内八大长老的地位高于宫外八大镇守长老,但双方见礼,绝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只是鹿剑同乐正博关系特殊,才会如此。

    先天宫外一处山谷里,陈洛阳微笑看着鹿剑。

    对方满脸抗拒和无奈。

    刚才那句“拜见乐翁”就是出自他的口,与谢不休几乎同时间张嘴出声。

    陈洛阳面前的他身体僵硬无法动作,先天宫里的谢不休却完美重现了他每次拜见乐正博时的模样。

    先前陈洛阳说他鹿剑一定会帮忙,此刻他终于相信,对方所言非虚。

    当真是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个忙都非帮不可,而且想故意捣乱都不行,他此刻做什么说什么根本身不由己。

    而在先天宫里,那座隐蔽的偏殿中,谢不休面前的乐正博不等他真正拜倒,就伸手凌空一扶。

    “都是老人家了,不必这么多礼,你是念旧知恩的人,老夫素来知道。”乐正博言道。

    他面前的“鹿剑”答道:“属下能有今日,全多亏乐翁和游翁提拔。”

    乐正博言道:“先下去休息,时间就在这几日。”

    “鹿剑”答道:“是,乐翁。”

    说罢,便即告退出了偏殿,立马有弟子迎上来,带着他去住处休息。

    都是特意布置过的地方,隐蔽而幽静。

    谢不休扮做的“鹿剑”,哪怕到了自己独处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唯恐有人在暗中监视,被人发现破绽。

    不过相对而言,他心中多少也松一口气。

    第一个考验,看来是通过了。

    乐正博乃武圣之境,又是鹿剑的老恩主,能瞒过对方耳目,那其他大部分人,就都不用担心了。

    这都要多亏真正的鹿长老相助,让他应对得体。

    乐正博没有特别起疑,专门去试探的情况下,谢不休过关就没什么风险。

    也是多亏扶桑树心、“魂”字天书等宝物实在神妙。

    谢不休和鹿剑之间建立起的联系,就在先天万象大阵和乐正博眼皮子底下维系来往,但最终成功将对方瞒了过去。

    谢不休在静室中,走来走去,显得隐隐有些焦虑。

    这不是他自己的习惯,而是鹿剑的习惯。

    当着其他人的面,鹿长老总是尽可能表现出一副沉稳冷静的模样。

    但只有自己独处时,如果心里有事,他其实不是很能耐得住性子。

    静坐不是他风格,来回走动,边走动边思考,反而能让他思维更灵动,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谢不休现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了。

    毕竟身处虎穴中的是他而不是陈洛阳。

    一旦身份穿帮,先天宫里大把人有能力一巴掌拍死他,个别人甚至都不用动巴掌就可以弄死他。

    至于说索性投敌坦白从宽这种事情,谢某人还是做不出来的。

    更何况,自家那位神通广大的副教主把鹿剑能炮制成这样,双方建立如此奇妙的联系,谢不休也担心自己刚有投敌的动作,某位姓陈的副教主就能隔空了断他性命,让他说不了话。

    左右为难下,小谢同志也唯有充分发挥自己主观能动性,认真干好眼下这份工作。

    他现在只希望,知道太过秘密的自己事后不至于被陈洛阳灭口……

    “做得不错。”

    这时,谢不休脑海中响起陈洛阳的声音。

    他微微集中精神,感觉自己的念头意识,像是一分为二。

    一部分还在扮做鹿剑模样的躯壳里来回走动,另外一部分则仿佛到了一片闪动光亮的莫名虚幻空间里。

    在这里,他能看见一页书卷残章,在半空里闪动光辉。

    光辉笼罩下,谢不休发现自己恢复原本的模样。

    而面前还有陈洛阳,和一棵树。

    那树像是传说中的扶桑神树。

    树干表面扭曲,隐隐浮现一张人的面孔。

    那是鹿剑的面孔,双目紧闭,无知无觉。

    “能为教主您效劳,是属下的福分,只是唯恐办事不利,会耽误您的大计。”谢不休满脸堆笑,讨好的说道。

    陈洛阳语气淡然:“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信吗?”

    谢不休嘴里发苦,只能干笑着说道:“谢陈教主抬爱,您说能行,那就一定能行,属下定当竭尽全力,鞠躬尽瘁。”

    “我御下的首要原则,便是有功则赏,有过则罚。”陈洛阳言道:“用心办事的人,我从不会亏待。”

    他悠然抬头看向那页闪动光辉的“魂”字天书。

    谢不休心中一动,发现自己似乎能从那页虚幻的天书里,体味不少道理,只是一切像是雾里看花,一时间看不真切。

    因此也就越发心痒难耐。

    这样的奖励,可是独立于古神教和神魔宫之外了。

    实在是难得的机缘。

    就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命享福……

    谢不休心里有些悲观的苦笑,但还是连忙大声向陈洛阳谢恩:“谢教主赏赐,属下一定尽心竭力。”

    陈洛阳点头:“我只看结果。”

    谢不休精神微微恍惚,意识念头重新合一,归于现实的躯壳内。

    他平复心境,老老实实在先天宫中等待。

    两天后,一日正午,有人赶来通知他。

    “鹿长老请随弟子来,宫中大会即将召开。”

    八月飞鹰说

    ps:今天保底第二更,接下来写加更。

看过《我夺舍了魔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