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518章 还是老奶奶厉害啊
    朱慈烺的中军大营,现在已经搬到左梦梅一开始给他安排的那个王府别墅中去了。

    这是一座避暑的别墅,位于一处名曰玉湖的水边。这玉湖距离公安县城很近,离长江也不遥,周围本该都是乡村稠密的热闹地方。可是这处王府别墅附近却是层层叠叠的树林,将别墅和周遭的乡村农田隔离开来,硬生生圈住了一片阴凉。

    单从这种布局,就能看出这座别墅是真正用了心思的。朱慈烺进去后,虽然没见有多么奢侈,但是却处处都能感到舒服,的确非常不错。

    不过住着舒服并不是朱慈烺选择此处为中军所在的原因,他进驻此地最主要还是方便指挥。

    现在的湖广战场形势虽然渐渐的对朱慈烺有利了,但是李自成的内线优势还在,相对的,朱慈烺的大军就得分布在外线比较漫长的战线上了。

    之前在虎渡口的会师,并不具有军事意义,而是一场政治性的会师。

    会师以后,各方面碰头开会,讨价还价,该封官的封官,该许愿的许愿,该吓唬的就吓唬,该交人质的就交人质。

    一番运作之后,本来快散成沙子的军队,又被朱慈烺捏在了一块儿在何腾蛟看来这事儿太难了,不过对朱慈烺却是小菜一碟。

    因为他和朱慈照、左梦梅、金声桓、张勇这些人,还是有共同利益的!

    大家都是攥着两个拳头南来的北人!团结起来,才能在南边找到饭吃,要是不团结呵呵,南方的地主阶级的大刀片子不行,但是他们有笔杆子可以戳人!

    所以在共同利益的支配下,大家伙儿都一致拥护朱慈烺再进一步了他必须得进步啊!他要不进步,靠崇祯皇帝,大家早晚没下场!

    在虎渡口会师大团结后,部队自然要重新布署,沿江布防。由西向东,分别占据了宜都、枝江、松滋、虎渡口、下百里洲、江北桥头堡、公安县、玉湖行宫(玉湖别墅)、石首县、调舷口、石门山、塔市、华容县、洞庭君山、巴陵县、临湘县等地。

    如果从形势图上看,就是弯弯曲曲的一条长蛇阵。不过朱慈烺也知道不能太过分散兵力。所以大部分的据点都没摆多少兵力,不过是几百上千,布置个警戒。主力还是分别布署在虎渡口和公安,前者正对着江陵,后者则是朱慈烺大军的屯粮之处公安本身就是鱼米之乡,又是楚王辖区,去岁收来的粮食有一部分就存在公安,有好几十万石白米,足够朱慈烺的军队吃饱饭了。

    而为了能及时了解敌情,朱慈烺还接受了秦良玉老太太的建议,命人沿江修建烽火台,一旦发现李自成的军队要渡江,那就立即点火预警。

    一番布置完成后,朱大太子就很笃定的在玉湖别墅内和吴三妹一块儿“度假”了。

    等着吧这年头打仗也是有快节奏和慢节奏两种的,两军对峙上一年半载也是有的。

    不过朱慈烺不觉得自己会等那么久,最多一两个月,李岩、朱聿键就该把李自成的“家”给翻过来了!

    而李岩、朱聿键斗地主的本事果然没让朱慈烺失望,他在玉湖舒舒服服养了不到二十天,东面的烽火台就一个个放出狼烟了。

    “知道是哪儿吗?”朱大太子一身单薄的丝绸道袍,手里拿着个扇子,站在由几张桌子拼成的地图台前。何腾蛟、阎应元、堵胤锡,还有老奶奶秦良玉,都被请了过来,陪着朱大太子一起看地图。

    “不是石首,就是巴陵。”秦良玉已经有答案了,于是第一个开口,“石首县城外有个石首山,正好可以扼守长江航道。至于巴陵,那是接着洞庭、湘江和长江的险要之地。流贼如果要大干一场,就必去巴陵。”

    “大干一场?”朱慈烺问,“什么是大干一场?”

    “入湖南、逼武昌、进江西如果早几年,李自成一定会这么干。”秦良玉道,“不过现在他当了皇帝,越来越放不开手脚了。所以多半是对石首下手了!”

    还别说,老奶奶和流贼的交道打多了,所以李自成一动,她老人家就算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取石首的目的是什么?”朱慈烺追问。

    秦良玉说:“当然是为了调动我军主力去石首了石首也是一处紧要,距离公安又近,还威胁着咱们的后路。太子爷又怎么能坐视不理?”

    “在石首山决战有把握吗?”朱慈烺看了眼阎应元,他现在代理了李岩、吴三辅的职务,成了朱慈烺的高参。

    阎应元道:“如果能在石首山决战,咱们的赢面极大。”

    朱慈烺又看了看秦良玉,老奶奶笑着摇头:“赢面大,就赢不多了李自成知道要输,怎么肯下重注?”

    “对对!”朱慈烺连连点头,“李自成的目的一定是引我入套,然后用石首山牵制住我军主力,然后再别处下手。”

    何腾蛟说:“别处是回军襄阳?他的襄阳老巢快被李军师抄了,看来是沉不住气了!”

    堵胤锡道:“汉阳府才是紧要地方,汉阳一丢,咱们的水军大队就能入汉水入荆江了。”

    朱慈烺又看着老奶奶,秦良玉笑而不语。

    “秦都督,您觉得呢?”

    秦良玉道:“千岁爷何必瞎猜?”

    “不猜?”朱慈烺想了想,“那该怎么办?”

    秦良玉道:“既然优势在我,那就不必去揣摩李自成想干什么太子殿下可以主动出击,攻打江陵!”

    “攻打江陵?”

    “打下江陵,”秦良玉道,“全局就活了!汉阳和襄阳李自成都守不住,连西走四川都不大可能了。到时候他只有退回陕西、河南,去和东虏打生打死!”

    朱慈烺又看着阎应元。

    阎应元摇摇头,“长江航道还没打通,重炮拉不过来,只有二十四门三磅团炮可以用,江陵城坚,怕不好打。”

    秦良玉笑着:“没有那么什么三棒子炮,咱们明军就不能打仗了?”

    啊,没有三磅炮怎么打仗?朱慈烺心想:现在打仗就是拼大炮啊!

    何腾蛟在旁拈着胡须:“太子殿下,秦都督所言极善。当日臣打江陵时,连三磅炮也没有,不也差一点得手?”

    所以是差一点啊!

    朱慈烺对何腾蛟的军事水准不报什么希望,还是听老奶奶怎么说吧。

    秦良玉笑道:“千岁爷,大炮怎么用,老身并不知道,但是老身带了一辈子的兵。什么样的兵能打,什么样的兵不能打,老身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老身看来,太子爷手底下的这十万大军,称得上是我大明数十年来未有之劲旅!”

    那是啊!

    大明数十年来哪有给发足军饷的军队?现在无论是朱慈烺的克难新军,还是何腾蛟、常延龄的湘勇,又或者是左梦梅、张勇的“滇军”,或者是将要入桂的金声桓所部,现在都能足额拿到粮饷。

    光是这一点,就是几十年来未有了!

    朱慈烺点了点头:“还是老夫人所言有理!”他想了想,“就北上攻打江陵!李自成要调动本宫,本宫也要调动李自成倒要看看是江陵要紧,还是石首重要!”

看过《抢救大明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