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763章 朱家人不是废物
    “诸位兄长,你们何必如此啊?”伊王惊呼,还要伸手搀扶,真是兄弟情深。可诸王此刻早就怒火中烧,哪里还愿意正眼瞧他,故此纷纷扭头,唯独蜀王,他努力挤出笑容,“二十五弟,兄长们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此时我们已经幡然悔悟,还望二十五弟能帮忙告知皇兄,愚兄感激不尽。”

    伊王暗暗点头,这些人当中,也就蜀王还算识时务。而且蜀王妃还是蓝玉的长女,就冲这一层的关系,蜀王就不会彻底完蛋。

    送给顺水人情吧,没准以后能用得着。

    伊王想到这里,连忙诚惶诚恐道:“都是自家弟兄,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家伙说完,就迈着大步,进了皇宫。

    他倒是不用跪求了,朱棣欣欣然,让他进来。

    “二十五弟,朕听闻你的诚心感动了父皇,他老人家降下旨意,准许你出海建藩,可有此事?”

    伊王连忙道:“确实如此,小弟至今惶恐不安。小弟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父皇青睐,小弟真是惶恐。父皇睿智英明,他老人家希望诸子能够向海外发展,建立藩国,有朝一日,要让大明疆域超过前朝,成就盛世皇明。”

    朱棣眼圈泛红,十分激动。

    “父皇之心,愚兄感同身受。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哈烈方面,有人已经从西北入寇天竺。如果没有人阻止,早晚天竺会落入蒙古人之手啊!”

    伊王顿时大惊,“陛下,父皇驱赶北元,皇兄攻灭鞑靼……这都过去了这么多年,蒙古的残余势力,竟然还能兴风作浪,实在是令人震撼啊!”

    伊王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在砰砰乱跳。

    大明朝由于俘虏了不少北元重臣,对元朝的情况并非一无所知。

    元朝和蒙古帝国并不一样。

    统一的蒙古帝国,只不过四任大汗而已,至于元朝皇帝,虽然以蒙古大汗自居,但是其他汗国根本不买元朝皇帝的账。

    伊王突然觉得,让诸王海外建藩,其实就是元朝的策略。

    这样一来的好处很显而易见。

    有朝一日,就算大明灭亡了,其他国家存在,还能延续老朱家的统治,在投资领域,这叫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都上升到了投资领域,伊王是越来越觉得去海外建藩,实在是一项良策,从心里往外支持。

    “皇兄,小弟为了能够建藩成功,还请皇兄恩准,小弟能总揽天竺贸易,并且准许小弟发行债券,筹集资金,以供开拓天竺之用……”

    伊王滔滔不断,讲了好些要求。

    朱棣多精明啊,这一套绝不是伊王能提出来的,在后面出主意的必定是老三朱高燧!

    “行,债券可以发,不过要请皇家银行代为发行,贤弟意下如何?”

    伊王还能说什么,四哥也是个老狐狸,他是想吃一口肥的。

    好在伊王的心态很好,他压根也没奢望过独霸所有利益。反正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现在能得到一点,就是占便宜了,做人要知足。

    这家伙跟朱棣聊得很开心,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就退出了皇宫。

    只不过他刚出来,就想起一件事,坏了,蜀王的托付都忘了,总不能再去求见四哥吧?想来想去,他就奔着文渊阁来了,反正见柳淳效果也是一样的。

    “太傅大人,他们是真的改过自新了,愿意支持朝廷的国策,还请太傅能给他们一个机会。”

    柳淳沉吟道:“伊王,你们兄弟情深,可柳某毕竟只是个臣子,这不是我能管的。”

    装!

    纯粹装蒜!

    这天下的事,就没有你柳太傅掺和不了的。

    “太傅,诸位兄长听到了父皇的训斥,都愿意幡然悔悟,小王不才,我愿意替他们担保,如果有什么差错,到时候只管追究小王的罪过就是!”

    “当真?”

    “嗯!绝无虚言!”伊王咬着后槽牙道。

    柳淳思量片刻,既然如此,那就请诸位王爷过来吧!”

    ……

    在经历了先帝显灵之后,京城百姓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奇景,所有的宗室藩王,包括被发配到东番岛的代王、楚王、谷王,悉数被调回了京城,另外秦王,晋王的后人,甚至连朱标的后人,也被集中到了北平的禁军大营。

    这些龙子龙孙,脱下了华丽的袍子,再也没法养尊处优,悉数按照军中规矩,接受操练。

    成年的有成年的课程,没成年的有没成年的课程,总而言之,全都忙碌起来,谁也不准偷懒。

    学习文化课程,学习指挥作战,锻炼身体,砥砺品行……朱棣给所有宗室子弟一个共同的要求,在学成之前,他们的待遇就是普通人。

    只有通过了考核,才能拿到属于藩王的权力,可以在海外建藩,可以拥有兵马土地,可以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

    不用问,这么缺德的招,一定是柳淳想出来的。

    这些王爷只能玩了命,天不亮就起来,不停跑步,然后是文化课程,等到下午,学习领兵作战,全年无休,训练的强度,还在皇家武学之上。

    “唉,四叔到底是四叔,我不如也!”

    朱高炽白了一眼身旁的豆芽菜,“就凭你,连我都斗不过,还跟我爹比,你是多没有自知之明?”

    遭到鄙视的正是朱允炆,没错,这家伙还活着,朱高炽从朱棣那里得到了处置他的权力,没事朱高炽就会到军营讽刺朱允炆一番。

    可不管怎么挖苦嘲讽,朱高炽就是没有下令杀他。

    “你说吧,到底打算怎么办,我等着呢!”

    朱高炽笑了,“既然你是个废物,就要扫地出门,我已经给你选好了一个地方,你可以上船离开了。”

    朱允炆眉头挑了挑,肚子里有很多话,最后却只憋出两个字,“哪里?”

    “马……”

    “马六甲?”原来朱允炆也是了解地里的。

    “做梦!”朱高炽很不客气道:“那可是咽喉要路,怎么可能留给你,你要去的地方更加遥远,不然怎么能解我的心头之恨!”

    “那是哪里?”

    “马岛!”朱高炽道:“就是非洲最大的岛屿,那里的气候不错,资源也很丰富,就算懒一点,也饿不死。如果能勤劳一些,应该可以过得很好,我会陆续发配一些人过去。没准有功夫,我也会带着船队去那里瞧瞧。到时候我们或许就能尽释前嫌,来一场他乡遇故知了。”

    朱允炆努力平复心绪,可依旧十分惊讶。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一死的准备,后来他帮着朱高炽减肥,看得出来,这小子还算念着恩情,一时没有杀自己。

    朱允炆觉得最好的结果就是被关到死,可他万万想不到,朱高炽竟然只是驱逐了他。

    “你就不怕我卷土重来吗?”

    朱高炽仿佛在听什么传奇故事一般。

    “你要是有那个本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大胖子语气夸张道:“你知道不?我爹派藩王出海是什么意思,还不是觉得天下太大,大明太小,现在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是一条狗,都要被派出去,插旗圈地。”

    “你能一统马岛,那攻下非洲,能训练出百万大军,那都是你的本事,毕竟……你身上流的也是朱家的血!”

    朱允炆终于缓缓低下了头,无奈苦笑。

    “这回我信了,我败在了心胸狭隘,败在了鼠肚鸡肠。我登基称帝,无一举于民休息,未曾施恩百姓,却急着削藩,不自量力……连谁是可以依靠的力量,谁是自己的敌人都没有闹清楚,败得真是理所当然啊!”

    朱允炆用力拍了拍朱高炽的肩头,“贤弟,我会努力活着的,不为了别的,只为了提醒你,永远不要像我一样……或者说,你只要跟我做得不一样,估计多半就会成为贤君明主,毕竟……我太失败了!”

    面对如此深刻的检讨,朱高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走不送!”

    “嗯,等着你的船队到来!”

    说完这话,朱允炆就在锦衣卫的护送之下,登上了远去的船只。

    “与其杀了他,还不如留着他,让他看到大明朝会有多么辉煌,来得更好!”朱大胖绷着脸,对师父说道。

    柳淳哑然,“殿下,你还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朱高炽没有狡辩,只是无奈点头,“弟子让师父失望了。”

    “怎么会!”柳淳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风格,谁规定明君圣主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柳淳大笑道:“只要握住大局,这个天下就会越来越好。”

    “大局是什么?”朱高炽好奇道。

    “四个字:工业革命!”柳淳目光放亮,建藩海外,其实是为了拿到海外的资源和劳力,当然也包括海外市场。

    喂养工业巨兽,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而就在此时,一支由伊王和赵王资助的船队出发了,他们和其他的船队都不一样,船只经过了特殊的设计,船舱遍布隔层,就像是一个个的盒子一般。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天竺的丰富的劳动力!

    看谁再敢小觑我们宗室子弟,朱家人可不是废物!

看过《奋斗在洪武末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