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788章 两所顶尖儿学府
    “或许儒学真的错了,我们早该抛弃孔孟之道了。”

    杨士奇坐在内阁值房,低声喃喃道。

    其余几位阁员,同样低垂着脑袋,很愤怒,可也很无奈,胡广迟疑道:“那个郑总就没有替那些朝鲜壮丁说一句话?那可都是他的同胞百姓吗?人之薄情,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面对质问,杨士奇摇了摇头,岂止是没有阻止,甚至还要送更多过来。

    从这个郑总身上,从朝鲜身上,真的看出了太多的东西。

    要说起来,朝鲜以小中华自居,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

    同样都是农业国家,同样以文御武,同样推行科举,世家大族,文官党争,外戚作乱……大明有的,朝鲜一样不缺,甚至更加严重。

    面对这些问题,儒家士人表现的同样让人失望。

    儒者已经渐渐忘记了儒学的本身,丢了初心。

    儒家是经世致用的学问,换句话说,儒学也要经历实践检验,如果不合用,就要改革,而不是把儒家当做不可撼动的信仰,更不该顽固守旧,食古不化……

    “朝鲜竟然是大明的一面镜子,也是我们的一面镜子啊……假如大明没有变法,死抱着儒家理学,一直走下去,会不会有朝一日,也被人家的船队打开国门,轻易冲进来,灭了国家,抓走了君王?群臣都变成俘虏?”

    杨溥沉吟片刻,叹息道:“莫非是两宋吗?”

    杨士奇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却没有反驳,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担心的是什么。杨荣却道:“靖康之耻,文人已经错了一次,北宋灭亡,崖山又错了一次,神州沦陷……直到太祖皇帝起兵扫荡烟尘,驱赶北元,才又恢复了汉人天下,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时至今日,我才觉得太傅厉行变法,是对的。我们该改变了。”

    好好的内阁议论,竟然变成了夸奖柳淳的专场,弄得都不好意思了。

    好在柳淳并没有在现场,杨士奇结束了谈论,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心中的别扭荡然无存,瓦解冰消,就连干活都更有力气了。

    当前围绕在京城,有三件大事,全都需要用到民夫,而且是数量惊人的民夫……其一,是密云水库,关系到京城百万人的饮水,丝毫马虎不得,工部已经牵头开工了。

    第二就是西山煤矿,京城用煤的地方太多了,尤其是蒸汽机的出现,更让煤炭的消耗与日俱增,作为距离京城最近的西山煤矿,必须快速开采,而且还要数量充裕。

    再有就是铁路了。

    “我打算将实验铁路向天津延伸,先把两座城市连结起来。”

    朱高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杨士奇毫不迟疑就点头了,“汉王殿下,内阁没有异议,相反,内阁会鼎力支持,你要人,还是要钱?”

    “都要!除了人和钱,我还需要木材,非常多的木材。”

    “没有问题。”杨士奇依旧信心满满,“汉王殿下,从鸭绿江运送木材,可以让朝鲜进贡,要多少我都给你弄到!”

    人和钱更不用说了……朱高煦算是看透了,杨士奇是吃定了朝鲜。不过他也不在乎东西的来源,只要给够了,他就没有意见。

    至于朱高煦,他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那就是师父的职业教育计划。

    柳淳在成立美发学校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职业教育上面。

    过去提到人才培养,很多人都主张要培养学历高,拥有出众能力,德才兼备的人物。但是柳淳对此却不以为然。

    “任何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谁也不可能全知全懂,事实上能做好一件事,就已经很不错了。”柳淳道:“我们在普遍推行基础教育之后,就面临一个问题,是让学生升入更高等级的学校,诸如大学一类,还是开展职业教育,让他们学到一技之长……”

    “我的意见是,在基础教育普及之后,向上发展,要把八成以上的人,投入到职业教育,剩下两成,才安排进入大学接受教育,基本上就是这个二八比例。”

    “我们不能一味求全求大,事实上在分工细化的时代里,能弄懂一样事情,做精做好,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或者说,足以生活无忧了。”

    柳淳跟太子和朱高煦等人侃侃而谈。他之所以希望朱棣能把相权交给内阁,是希望能抽出更多的时间,投入更大的精力,来为了整个未来布局。

    朱高炽欣然点头,“师父的见解总是让弟子叹为观止,那您老人家办的蓝翔,就是为了培养这方面的人才呗?”

    “嗯!”柳淳笑道:“我打算近期开设一门课程,专门讲如何开火车,你们觉得如何?”

    朱高炽忍不住哈哈大笑,“要真有这个专业,保证最受欢迎……对了,师父打算把学堂放在哪里?”

    柳淳道:“就在铁路沿线吧,如果可能,我打算放在山东,算是给山东父老的一个福利,毕竟这些年的运河,把山东乡亲折腾坏了,该有些补偿了。”

    朱高炽表示赞同。

    “师父,光一个蓝翔也不够啊!更何况京城不能不放,要不这样,弟子想办法,也筹建一个学校。”

    “你有钱?”

    朱高炽嘿嘿道:“东宫俸禄还有一些,差的部分也不多了,让老三出点!”

    “我出你个鬼!”

    朱高燧气急败坏,“我可告诉你,咱们是兄弟,可亲兄弟明算账。你不能把我当成钱库,你丫的要总是压榨我,咱们就只有请师父评理。”

    柳淳把头扭到一边,懒得搭理他们兄弟的事情。

    朱高炽嘿嘿道:“三弟,我知道你的心思,钱你出,名声也给你,这个学堂叫什么,你说了算,怎么样?”

    “这个……”朱高燧动心了,“那可要一个好听大气的名字才行。”

    朱高燧抓着下巴,认真想了半天,“叫皇家是不行了……那叫大明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想让人觉得是父皇办的吗?”

    “那,那叫新大明,咱们新一代办的。”

    一直在听着的朱高煦忍不住敲桌子了,“老三,你脑子坏掉了吧?非要跟皇家,跟大明搅合在一起,不俗气吗?”

    “那,那你有不俗气的吗?”

    “怎么没有,我大明不是在东方吗,就叫东方学堂。”

    “东方就不俗气?”朱高燧不服气道:“不还是没有新气象吗?”

    “你要新气象多容易啊,就叫新东方,这回可以了吧?”

    两个世界级名校终于确定下来。

    柳淳这边,有徐妙锦负责,什么都不用他管,在另一边,则是朱高燧出钱……别看这货嘴上叫苦,可他实际却捞了不少。

    光看他花钱,就猜得出来。

    学生用的桌椅板凳,都是花梨木的。

    而且朱高燧还专门从二哥手里订了二十套机床,两个蒸汽机,以及一大批零件。

    咱们办学,就是这么实在。

    直接实物教学,面向工厂,拆装之中学技术,扎扎实实,包教包会……你还在寒窗苦读吗?你还在为了就业忧心忡忡吗?你还在担心找不到媳妇,孤单凄苦吗?

    来新东方吧……女孩子们,遇到新东方的,就嫁了吧!

    朱高燧已经开始打广告了。

    还真别说,大明的社会风气的确在变化,速度是显而易见的,走在街上,能看到三成以上的人,选择了剃发,尤其是年轻一代,更是普遍剃发。

    剃发,考新东方,当一个工匠,做火车司机……居然成了年轻人最常见的梦想。当然了,这种观点还仅限于京城和铁路沿线,在偏远的地方,还是不屑一顾。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随着铁路修建,地域之间的隔阂打破,整个大明迟早会连成一体的,柳淳信心十足。

    这一天柳淳忙活了一阵教材的事情,姗姗来迟,等他到了文渊阁,发现内阁的几个人都在,杨士奇的脸色最严峻。

    “太傅,您来了,正好有一件事,想请太傅决断。”

    柳淳见杨士奇面色凝重,知道事情不小,微微一笑,“有什么事情?”

    杨士奇将一份公文递给了柳淳。

    柳淳接过来一看,忍不住笑了,这个挺有趣的,居然是倭国给朝鲜发的公文。上面的大致意思,是让朝鲜向倭国进贡马匹。

    如果朝鲜不同意,倭国就要发兵征讨。

    柳淳看过之后,将公文放在了一边,微微一笑。

    “你们内阁怎么看?”

    胡广煞有介事道:“太傅,我们商量过了,倭国简直岂有此理,如今朝鲜的劳力关乎我大明许多重要工程,如果倭国入寇朝鲜,势必打乱我们的进程。下官以为,必须要派遣使者,严厉警告倭国,必要的时候,要出兵震慑,以免朝鲜受到波及。”顿了顿,胡广又道:“郑总送来求救信,意思也是这个……他说朝鲜上下对大明有求必应,忠心耿耿,如今倭国要染指朝鲜,就是对大明不敬,恳请上国出兵。”

    听胡广说完,又看了看内阁同仇敌忾的模样,柳淳就知道了,他们这是打算对倭国用兵。

    柳淳突然一笑,“你们啊,还是太老实了,想要劳力来得快,最好的办法不就是打仗吗?你们怎么还想不通呢?”

    “可是……万一弄得朝鲜大乱,我怕……”杨士奇还没说完,柳淳就大笑道:“难道从两个国家弄劳力,不比一棵树上吊死更好?”

看过《奋斗在洪武末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