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诸天旅人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常浩的人生
    天空之上,雷电游走,宛若一头头丈许粗的紫龙在咆哮。

    一个衣袍有些破烂,发髻散乱的青年,手中挥出万千红丝,缕缕如血,映照红了一片天空,杀向对面二人。

    对面是两位气势恐怖的强者,浑身宝光璀璨,与青年生死相斗。

    一人身前环绕着一把小剑,滴溜溜朝前转去,爆洒出璀璨光芒,宛若星河点点,碰上那红丝之后,宛若快刀斩乱麻一般,就将之一切而断。

    另一人面前一面紫皮鼓,游走龙蛇,发出嗡鸣,一声可怕声响,同样震碎了许多红丝。

    也震动了京城,惊醒了京城内的数十万人。

    二人合力,让那青年身形受制,随后,另一人的可怕飞剑划出了百丈长的一道剑气,将空间都撕裂的发颤,起了波纹。

    刺啦一声。

    青年的护体光罩被破,腰间的一枚玉佩发出了脆裂响声,腹部出现了一道尺许长的口子,鲜血泊泊流出。

    两人见状,冷酷大喝:“常浩,这次你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然而,那名为常浩的青年却是面色变化,冷哼一声,借着血光,施展了遁法,朝远方遁去。

    “哪里跑!”

    “我们幻神宗两大元婴出手,你能跑到那里去!”

    二人森寒出声,施展并不逊色常浩血遁的的法术,急急追上。

    这三人边打边走,从京城上方掠过。

    此等恐怖的场景,自然让城中许多隐藏的修真者目光异变。

    竟然有两大元婴高手围攻一位结丹境的修真者。

    更令人震撼的是,那结丹境修真者,似乎在这两大元婴高手的围攻下,已经坚持了许久。

    那青年的修为与法术玄妙,让许多暗处的修真者都惊恐不已。

    而王林站在木雕铺子里的神色,已经是阴晴不定,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怎么可能?”

    “他的梦真的成了现实……”

    这种事,竟然真的存在。

    就在相师说过了那个梦之后。

    那个梦中的人与他所经历的事情,时隔两年之后,居然发生在了王林的头顶天空上。

    梦,居然是真的!

    这交战中的三位修真者,那名常浩,真的就是相师梦中梦到的那个人。

    如相师所言。

    他梦到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人。

    起初王林精神力感应到这交战中被人喊出名字的常浩,还以为是同名之人,内心也不愿相信这种事情,真的会存在。

    但是当另外两个围攻常浩的修真者报出了“幻神宗”这三个字后。

    王林便是再不信,也知道这真的是相师梦到的那个梦。

    因为,相师所说的故事里,灭掉常浩所在门派的那个大宗,正是名为……

    幻神宗!

    “他,梦到了未来……”

    王林此刻心情根本不能平静。

    因为现在发生的事情,才只是相师那个梦中的一半人生。

    换言之,常浩的人生在现实里,才走了相师所梦到的一半。

    现在的他正在遭遇着的,正是相师告诉王林那个故事里的一次事件。

    常浩宗门被灭,起因是那幻神宗想要得到常浩之宗门“太苍门”中的一颗求道珠。

    而太苍门被灭的时候,太苍门主将求道珠交到了当代年轻人中最出色的常浩身上,并开启了门内古老的传送阵,送走了常浩与门派中的另一名弟子。

    太苍门满门被灭之后,幻神宗却未能获得求道珠,还得知太苍门有两位漏网之鱼,自然清楚那求道珠定然是在逃走的两个年轻弟子身上。

    修真门派很容易就能查到关于常浩和那名女弟子的来历。

    女弟子拜入太苍门之前就已经是父母双亡。

    反倒是常浩,虽然步入了修真一途,却还有凡俗间的父母亲人。

    幻神宗自然不可能放过以常浩亲近血脉搜索常浩的方法,不仅屠灭了常浩一家,连与常浩有关系的人们都没放过。

    宗门被灭,家族被屠……

    这样的经历,当时听着王林心中波动巨大,极似他的经历。

    但与他的不同是,常浩还有一个师姐相伴,就此在幻神宗的追杀下,辗转修真界,亡命天涯,修为不断提升。

    这一次的事件就发生在相师梦境里的常浩人生中至关重要的时候。

    他被灭门后的四十年。

    偶然一次,常浩与太苍门一名结丹境长老狭路相逢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一位当年的故人……

    ……

    回忆着两年前相师说的那梦中的经历。

    “这哪里是梦,分明就是他预知了到了一个人的未来……”

    王林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了下来。

    相师六岁时做了一场梦,却梦到了一位名叫常浩的人的一生。

    这是在预知未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场梦,让相师觉醒了卜算未来命运的能力。

    “是因为这场梦赋予了相师卜算命运之力,亦或者是他本来就有这样的能力,这场梦,只是一个契机,帮助他觉醒了能力……”

    王林心中思索着。

    如果说这场梦只是相师六岁觉醒能力的某一次意外显兆,那么为何相师此后四十年,仍会不断梦到这相同的一场梦。

    “相师与这常浩,究竟是一次毫无交集的入梦,还是说,他二人之间存在着某种玄之又玄的联系?”

    他本是来此地化凡,准备突破至化神境界的。

    却不想,竟然在化凡期间,遇上了这样的人或事。

    便是让他想不注意都不行。

    “如果相师真的在梦中完全预知了常浩的一声,事无巨细,皆与他梦中一样,那么接下来这城外,就会发生……”

    王林眸光望向了城外,强大的极境神识,绵延数千里,胜过了元婴境界的所有修士,追踪着那边打边走的三人,想要验证相师的梦,究竟是否完全预知了一切。

    如果真的是……

    那么这种能力……

    王林忽然有种心中发冷的感觉。

    …………

    城外。

    三人大战势如龙蛟,电闪雷鸣。

    滚滚尘埃激荡,天地都失色了。

    所过之处,不知道摧毁了多少个小山包。

    常浩显然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对面两位元婴境大修士,虽然也有些气息急促,但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求道珠,要到手了!”

    白袍的幻神宗元婴修士冷笑一声,身形极速爆发,接近了常浩,要施展最后一击,手中握着一面宝镜,其中有隐隐来自蛮荒的某种可怕的兽吼声。

    下一刻!

    他手中宝镜氤氲弥漫,一头庞然大兽咆哮而出。

    它的身形,让一座山都黯然失色。

    那位释放出了这头巨兽的幻神宗元婴修士,这一刻面色快速苍白,好似此举花费了极大的代价。

    “我幻神宗排名前三的灵兽担山猿,为了对付你,老夫不惜损耗十年寿命,你死得其所了!”

    白衣元婴修士嘶吼道。

    但也就在他驱使着庞大的山峦巨猿遮天大手,拍向了常浩,连云彩都被拍散了数十里的一刻……

    一瞬间。

    一旁的另一位元婴修士脑后发麻,察觉到了异变,大声尖叫:“不好,小心!!”

    幻神宗白衣修真者在听到师兄的提醒时,就已经面色大变。

    但根本就没有给他以反应的时间,又是这刚刚损耗了绝大代价的下一瞬。

    一抹惊艳的白光!

    好似撕开了今夜暗云的明月!

    一柄洁白飞剑,宛若神仙一斩,疾速如雷。

    再转眼,幻神宗这名元婴修士的身躯被拦腰斩成了两半,连元婴都被砍碎了。

    下一刻。

    常浩爆吼一声,手中一枚古朴的宝珠放光,是黑色的光,宛若星空黑洞般。

    那巨大若山峦的担山猿一掌拍下,竟然完全没入了那黑洞之中,而后担山猿发出恐惧的咆哮嘶吼,想要挣脱。

    轰隆。

    它的大半个身子直接被拽了进去。

    另一幻神宗元婴修士在见到师弟被斩杀的一刻,就已经胆寒如冰,转头就跑。

    然而,那惊艳无比的剑光,若死神拦路。

    “是你,慕容烟,当年的漏网之鱼,你竟到了元婴!”

    元婴修士嘶吼抵挡这一剑。

    这一剑之后,是一个身着冰蓝长衫的女子,冷艳不可方物,眸中有掩饰不住的仇恨。

    灭门之仇!

    轰荡。

    千里烟尘滚滚,云层被撕碎了一朵又一朵,月色都清亮了起来。

    那元婴修士骇到了极点。

    这明显就是早就埋伏好了的,就为了刚才那千钧一发的刺杀。

    现在,他失去了师弟,根本不可能再是这二人联手的对手!

    “死!”

    常浩的嘶吼带着罡风,传入了元婴修士的背后。

    …………

    王林在木匠铺中看见了这一切,随后闭上了眼睛,喃喃道:“无一不中……”

    今夜发生的一切,正是相师所梦到的常浩六十岁那年的事情。

    忽然,王林后背浸湿了冷汗。

    相师的梦,梦到了这常浩的的一生。

    并且,这常浩已经按照相师梦里的一切,无比吻合的走过了六十年。

    这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常浩人生,依然还是会像相师的梦中那样去走,最后,死在大雪天的某个小巷子里。

    这哪里是梦?

    这根本就是一个被规划好了一生命运的人。

    常浩的命运早已注定!

    按照相师的梦中那样,八十岁那年死去,这就是他的命!

    这是他的命运。

    如果常浩的命运是这样、那说明世上真的有主宰一切的一只大手。

    那么,他王林又在这只大手下,扮演着的是怎样的角色。

    他的某种被注定的命运,又是什么?

    而命运,似乎便与相师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有关。

    “相师,相师……”

    王林念着这两个字,眸光中有种极其忌惮的神色。

看过《诸天旅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