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推掉那座塔 > 第500章 圣光骑士团的火种
    “血脉源头反馈法则领悟的路径?”

    维利没明白勒加斯的意思。

    “没错……”

    勒加斯眼中的黯然消失,转瞬又恢复到了平静:“魔兽的生命时长远超过人类,从单一角度来看,这让它们有了更多的时间来领悟法则,但是事实上呢?魔兽与人类相比,真的占据了优势吗?”

    维利眉间一锁。

    无论是在大陆中心,还是大陆东南等地域,魔兽种族始终是处于下风的,虽然它们拥有相比于人类的漫长生命,但是其整个大种族的强者数量,根本无法与人类相比。

    千百年来,魔兽一族一直处于弱势姿态,世界始终是人类主导的世界。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万事万物的都是公平的……”

    勒加斯继续说道:“魔兽虽然有更多的时间来领悟超凡法则,但是也受到另外一种制约,那就是血脉本身的制约。你应该也清楚,血脉等级越高的魔兽,起点越高,极限越远,而血脉等级低的魔兽,如果没有特殊际遇,就只能呆在最底层。”

    维利点点头,这点他清楚。

    魔兽群体中的血脉制约这一点,比人类中的天赋差别还要残酷。

    人类之间的天赋差别可以通过一定的超凡资源进行弥补,但是血脉限制,近乎是无解的。

    “不过,再艰难的事情中也都蕴含着一丝破解的可能性,血脉禁制,虽然是一种压制,可一旦将其突破,未来又是另外一种可能。”

    “因为是变异血脉,八刻时候的我,可惜清晰地感知到,如果一路没有什么坎坷,血脉限制对于我的压制是在九刻境界,它只会在最大程度上限制住我无法突破十刻……”

    勒加斯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沃利一眼。

    “十刻……”

    如今还是七刻境界的维利,对于九刻的理解都还不怎么充分,更不要说十刻了。

    这个境界对于维利来说,完全都是陌生的。

    他也只是听说,界心之塔的首领,似乎是传说中的十刻境界。

    “但是,九刻的前途,被我亲手断送了……”

    勒加斯此时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仿佛在诉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我压迫了我血脉的全部潜力,将其反馈到了法则领悟上来……”

    “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领悟的毁灭法则在血脉潜力的压榨下飞速提升,直接让我最初触及到了本源……”

    “不过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很清楚,我的提升越大,就说明我对血脉的潜力牺牲越大……”

    “最后我手刃了那位魔兽霸主,我的地位和雷霆之森的地位,最终在魔兽世界中稳住……”

    勒加斯的语气很平静,但是维利还是听出了不甘。

    对于勒加斯的话,维利并不能完全地理解。

    在维利的眼中,血脉潜力和超凡法则应该是两种不相干的存在,为什么勒加斯却通过血脉潜力压榨实现了超凡法则的转换?

    维利觉得这其中必然也有着秘密。

    但是勒加斯似乎并不想继续回忆下去了,他并没有给维利解释,维利自然也没法问下去。

    不过,维利似乎也因此明白了勒加斯这么看重沃利的原因了。

    它想让沃利走完它未走完的路。

    勒加斯想让沃利突破九刻,甚至是遥不可及的十刻。

    “好了……说的有些多了……”

    勒加斯顿了一顿,转头看向维利:“把你带进来,我也是打算给你一次机遇……”

    “机遇?”

    维利疑惑地看向勒加斯。

    勒加斯点了点头,眼中六芒印记再度逆向旋转。

    眼前割裂的空间恢复原样,维利无法再度看到沃利身处的场景。

    勒加斯张嘴一吐,一个和之前沃利头顶一模一样的圆盘光晕浮现,这一次,维利从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本源之力。

    这种本源之力和自己本源之痕的本源之力有着些许差别,维利察觉了出来。

    “现在,我将我的本源之痕同样具现化给你使用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的天赋真的足够,借助两个本源之痕的帮助。这一个月里,你完全可以突破八刻的境界。”

    勒加斯竟然是要借给自己本源之痕使用。

    “勒加斯大人……”

    维利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本源之痕可以说是一个九刻超凡最深的秘密,将本源之痕具现化给沃利修行维利还能理解,可是勒加斯将本源之痕借给自己使用……

    “不用顾忌什么……”

    勒加斯直接说道:“开始吧,维利,我和圣光骑士团之间,有着一些渊源,你是圣光骑士团的火种,我这么做,很合理。”

    “圣光骑士团的火种?”

    对于勒加斯对自己的称呼,维利有些奇怪。

    自从见到勒加斯之后,维利就觉得勒加斯的言行举止中都带着深意,就像是隐藏了某种秘密。

    它对自己的青睐,似乎已经超过沃利兄长这个身份了。

    “开始吧!”

    维利还没来得及反应圆盘光晕照耀到维利的头顶,一股区别于自己本源之痕但是却又带着极大相似性的本源之力照耀下来,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看着远处注视着自己的勒加斯,维利不再矫情,既然勒加斯主动帮助自己,自己也没有推辞的必要了。

    早些突破八刻的境界,拥有更强的能力抵抗外来的敌人,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维利盘膝而坐,精神世界中的本源之痕也飞速运转,两者达到了一种共振。

    维利的身体表面,灰黑气流与透明气流交织,整个进入到潜修状态。

    “对于法则领悟已经这么深刻了么……”

    看着维利身边流窜的法则之力,勒加斯暗忖一声,眼中幽蓝闪过。

    他盯着维利看了约有十分钟的时间,随后轻轻摇头,向着湛蓝空间外走去。

    “赛亚力特大人……”

    勒加斯的眼中再度浮现出一抹追忆:“虽然未曾见过您本尊,但是您对我的恩情,通过维利,我也算是报答您一些了吧……”

    “我清楚,他是您的赌注,是您留在圣光骑士团的火种……”

    “毕竟,只有十刻,才能终结十刻……”

看过《推掉那座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