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虫屋 > 第209章 抓鬼
    姜游带着杨萱去了文峰公园旁边的山鹤楼。

    “这家的松鼠鳜鱼呢,以前好像上过唐江美食top10的,”姜游向杨萱介绍着,“我不清楚这家菜单上有没有粉蒸肉,没有的话,我们过几天换一家吃好了。”

    “都行吧。”杨萱说。

    他们去来的比较早,饭店里很空。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了二楼窗边的位置,送上了茶水。

    窗外能够看到文峰公园一侧的风景。

    姜游翻着菜单,“我们点个大份吧,这家的鸡米甜豆也不错,再来个蟹粉豆腐羹,有个竹筒粉蒸肉,就这个吧。”

    招来服务员,把菜点了后,姜游喝了口茶,“天气一湿,就觉得浑身骨头疼,过完年我准备带我儿子去海边,在沙滩上多晒一晒?”

    “准备去哪?”

    “还没想好呢,想下海看看大海龟珊瑚什么的。”

    “今天好像没看到姜末?”

    “在楼上修仙呢。”

    服务员把松鼠桂鱼放在桌上,姜游伸筷夹了一块鱼肉,“炸的不错,茄汁的,你家那边应该很少这种酸甜口味的菜吧?”

    杨萱吃了一口鱼,“不太吃,我爸的白菜炒豆腐做的很好,小时候……”她摇了摇头,“他也有对我很好的时候。”

    菜陆续都上了。

    “过年回去吗?”

    “可能会去我妈那吧,然后挑个日子和我哥一起去我爸那,我觉得,我还是要感谢盘锦他们把我父母找来了,”杨萱舀了一勺鸡米甜豆,“这家的口味偏甜。”

    “你内心原谅了他们了?”

    “谈不上原谅不原谅的,就是很多事我以为是这样,他们以为是那样,我也不想去弄的太明白了,因为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突然,我又是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哥哥,虽然不可能很亲密,但是……”

    “我懂的。”

    杨萱看着窗外,“我哥和我说,他会帮我还钱,每月还一点,慢慢就还完了。我没要他的钱,他那个工资,在株洲租个房子,吃个饭还能剩多少,女朋友都谈不起。”

    “我几个大学同学也在株洲。”

    “那边怎么样?”

    “创业的氛围比较好吧,”姜游夹了块粉蒸肉,咽下后他说,“你吃这个,这个不甜。”

    杨萱吃了一块,“挺不错的,吃肉就是要吃五花肉,这个粉蒸肉下面垫的是土豆,我自己做的话,会放红薯有时候放南瓜。”

    “早知道就买了菜让你做了。”

    “我今天穿的白色裙子,不能做菜。”

    “给你批个外套,再裹个围裙,你干脆每天来给我做饭吧,我给你拿个手机拍一拍,弄个美食番出来。”

    “那得有猫才行。”

    “有猫,也有景,怎么样?你来营业,我呢,也不用天天吃外卖了。”姜游拿出手机,找到了招才的照片,“就是这只猫,你要来营业,我就把它再抱回来养着。”

    杨萱看了一眼招才的照片,她想了想,“行吧,反正也是闲着,对了,上次姜末生日,帮你做菜的陈姐,她是你朋友吧?”

    “是朋友。”

    “女朋友?”

    “是吧。”姜游没有否认。

    “上次那道红烧肉做的真好,和我在店里吃到的不太一样,一直想找机会问问她怎么做的。”

    “我帮你问问,”姜游舀了一碗蟹粉豆腐,“她女儿放寒假了,期末考全年级第三。”

    “好厉害。”

    “所以她们就听演唱会去了。”

    “演唱会?谁啊?”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个长得比较娘的男明星……”

    “刘则言?”

    “可能吧,你认识他?”

    “以前在电视台的电梯里遇到过,那时候我们团人全在电梯里,电梯一开,他犹豫要不要走进来,后来还是进来了,那时就特别尴尬……”

    姜游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摸了出来,是唐不甜的电话。

    “管诺遇到了一个女鬼。”唐不甜说。

    “那就遇到呗,他不可能第一次见鬼吧?”姜游舀了勺甜豆放在豆腐上,黄黄绿绿的很好看。

    听到鬼字,杨萱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

    “那个女鬼在找人。”

    “我在和我偶像吃饭呢。”

    “杨萱?”

    “是啊。”

    “我知道了。”

    唐不甜结束了通话。

    “最近招了个实习生进来,”姜游把吃了口夹着绿豆的豆腐,“比你大一点,大三吧,你想去看抓鬼吗?”

    杨萱用力摇着头。

    “我不要。”

    “灵异直播也挺吸粉的。”

    “我是青春正能量元气美少女偶像!”

    “去吧去吧,没危险的。”

    “不去。”

    “多看看就免疫了嘛。”

    “你骗人。”

    “真的,我啥时候骗过你了?”

    “那,那好吧……”杨萱勉为其难的说。

    姜游发了个微信给唐不甜:地址给我。

    唐不甜把管诺的手机定位发给了姜游。

    禾兴路小剧场门口,女鬼颠来倒去的重复着她的话,“她不要我了,我找啊,找不到啊,找不到女儿啊……”

    管诺耐着性子问,“你的女儿什么时候不见的?”

    “她走了,她不要老娘了,我把她拉扯大……”

    管诺叹了口气,他稍微上前走了一步,“老奶奶,我们一点一点来。你的女儿叫曾露对吧?”

    “对……”

    “那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女鬼抬起头,她看着管诺,眼眶中一片血红,“我女儿不要我了。”

    “你记得你女儿的生辰八字吗?”

    “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我躺了好久,我疼啊,疼的不得了,剩下她的时候,我赶紧问护士,现在是几点几分,我好疼啊,我把她生了下来……”

    冷风中混杂了一点雨丝。

    冰冷的雨打湿了头发,从额头上淌下。

    管诺抹了一下脸。

    阴冷的手指再一次抓在了他的手腕上,指甲刺了进去,他试图继续结印,却发现身体不能动了。

    “我的女儿,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冷。

    身体像是掉入了冰窟一般。

    灰白的头发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女鬼的嘴巴一张一合着,“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抢走了我的女儿……”

    “还给我,还给我……”

看过《虫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