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穿越架空 > 虫屋 > 第444章 关系
    庄泽坤看着会议室里的人,他突然得有些感慨,他说:“我还记得当年,我带着望舒他们来到唐江,那时候我们踌躅满志,想要干下一番事业,”他微微地叹了口气,“以后唐江这边,就辛苦大家了,散会吧。”

    闻言,姜游抱着招才率先站了起来,拉开门的时候,却听到庄泽坤喊他,“姜游,你等一下,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招才瞅准机会,从他怀里挣了出去,跳到地上,从半开的门里窜了出去。

    其余人都离开后,庄泽坤走到姜游身边坐下。

    “我还没有向你正式道谢,”庄泽坤身体稍稍前倾,“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们都会死在‘院子’里。”

    “你拿功劳和麻烦,我拿实惠,”姜游向后坐了坐,“我觉得挺公平的。”

    “我以后会常驻燕京,唐江这里,雨岚脾气直,小文太沉默了,小诺他,”庄泽坤又叹了口气,“他善良有正义感,但是他,他还不会做取舍也不够果决,他妈妈,清彤,清彤她过去太宠他了。”

    “我觉得,镜湖会的事已经结了,杀父之仇仇也报了,他没必要继续呆在特科的,”姜游看着他,“又不是什么世袭王位,是吧?”

    庄泽坤说:“现在局面已经打开了,许多人都盯着特科,当初桑旭的事……以后他做特科负责人,没有人能说什么。我也有我的私心在。但如果小诺不想的话,我是不会强迫他的。”

    “小唐她对我有些误解,”庄泽坤继续说了下去,“她信任你,小诺也很信任你,之后科里有什么矛盾或者误会,我想拜托你协调一下。”

    “行吧。”姜游同意了。

    庄泽坤点了点头,他的身体坐正了一些,他问:“我听管诺说,你在找一只鸟?”

    “是啊,我院子里的那棵树,相思成疾了,叶子哗啦啦的掉,”姜游愁眉苦脸地抱怨着,“我这人也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折腾一下居住环境,弄弄花草养养小动物,结果这个树,我又有点强迫症,树冠一半很茂盛,一半秃头了,我看着浑身都不舒服,饭都吃不下了。一定得纠正过来才行。”

    庄泽坤看着他的表情,“核心的力量用来找一只鸟,有些浪费吧?”

    “我也没本事再找这么一棵樟树回来种了,就算能找到,也不是这棵了,我看着它从这么一小株到枝繁叶茂,”姜游的手指在桌上划了几下,“浪费不浪费,有没有意义,都是对我而言的,我就想每天开店的时候,看它立在那,很对称,我就觉得舒服了,值了,我给你看它以前的照片。”

    说着,姜游拿出手机,他翻了下朋友圈,把那张系着五颜六色气球的树的照片点开给庄泽坤看,“你看,它以前多精神。”

    庄泽坤看着照片,夸赞的话堵在了他的喉间,就是出不来,努力了许久后,他说:“我在唐江还会呆一些日子,如果需要我出力,尽管叫上我。”

    “明白明白。”

    ……

    庄泽坤和姜游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了唐不甜一人。

    “望舒他们呢?”庄泽坤问。

    唐不甜回答了他:“他们去分到的区域探查了。”

    “孙宇也去了?”姜游有些惊讶。

    “吴雨岚提议两人一组,”唐不甜说:“能够互相照应,孙宇主动提出和朱文组队。”

    庄泽坤看了一眼时间,他说:“小唐,姜游,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好的,不送。”姜游说。

    庄泽坤看了唐不甜一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门关上后,姜游看向唐不甜,“你打算和我组队,还是和招才?我还要回去开店呢……”

    “他和你说了什么?”唐不甜问。

    “拜托我照顾你和管诺。”

    “照顾?”

    “是啊,也有些试探我的意思在吧,”姜游走进茶水间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可乐出来,他扔了一罐给唐不甜,然后拉开拉环,喝了一口,“有个冰箱就是好,我其实挺理解他的。他需要那份功劳,在老劲山将明神胡跃峰圣女整个院子一网打尽的功劳,这样他才有底气把成果保下来,但这也意味着,他没法在明面上调查我甚至还要帮我遮掩,他只能寄希望于我是个好人,我还真是个好人,我原本打算问他要个院子的。”

    “什么院子?”

    “在燕京搞个四合院啊,”姜游很理所当然地说:“姜末他搞艺术,不出国的话,肯定要去燕京闯一闯的,毕竟是华夏的文化中心嘛,燕京的四合院,我买不起,也买不到,我正发愁这个事呢。”

    唐不甜听着姜游满嘴跑火车,她问:“为什么没提?”

    “他故意装傻,我一直在暗示,还给他看了我院子的照片,”姜游往前走了几步,坐了下来,“科长,我刚才天猫超市里买了点饮料零食,可以用科里的经费报销吧?”

    “姜游。”

    姜游看向唐不甜,她的表情很严肃,他问:“怎么了?”

    “那天你和我说的事,如果是真的话……”

    “当然真了,我不说假话的。”姜游打断了她。

    唐不甜抿了下嘴,“它的部分遗体在研究所。能否利用遗体,引出他的真身,然后把他彻底杀死?”

    姜游评价说:“想法不错。

    唐不甜问:“问题在哪里?”

    “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有遗体这玩意儿存在?”

    “为什么?”

    姜游拖着椅子往前挪了半米,他伸手拿起了唐不甜的木刀前后翻看着,“他是一个发下了大宏愿的存在。按照你听到的三十年前的事,数以万计的妖魔为他的愿望献祭了自身。所以,他要做的事,多半不是变得多强大,然后跑进来乒铃乓啷的揍塌几幢楼搞坏几个城市,再被几个穿紧身衣的砰砰砰干掉。”

    “他会怎么做?”

    “我哪知道,我是和平主义者,”姜游把木刀放回桌上,“走一步看一步呗,至少他不知道我在这里,我得把马甲裹好,裹紧了。”

看过《虫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