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重生成为树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蒂塔亚帝国皇女
    古堡内。

    此时蒋青山就坐在一个带着花纹的圆桌前内心稍微带着一点局促。

    这个古堡内的装饰一切都显得很有异域风格,内饰有精致顺滑的花纹晶莹帘幕,而蒋青山圆桌视线前方的墙壁上则挂着一个类似钟表的物件。

    钟表上刻印有文字,不过这异域文字蒋青山可看不懂。

    此时蒋青山眼神四处打量着这个古堡,而蒋青山对面的宫装礼服女子却始终保持淡淡的笑容。

    这位女子身上有着股股清香,蒋青山与其相距较劲所以感觉那种香味显得颇为沁人心脾,而且从典雅的气质上来看,其对男人的吸引力的确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

    接过身旁走来的一位侍女递过来的类似红茶一般的茶杯,蒋青山略作迟疑了一下随后轻放下茶杯看向对面的女子。

    “能冒昧问一句吗?”

    “请问丝特芬妮·戴维德女士你们来自哪里?”

    此前两人用意念互相自我介绍过一下,所以这时蒋青山直接开口询问进入主题。

    蒋青山眼神正色的看着眼前这个一副少女模样的宫装女子,非常好奇对方的身份与出处。

    对于外貌现在蒋青山早就不是以前的那般看法了,毕竟进入b级之后人类、生物等等的寿命都会延长,细胞活性也今非昔比。

    眼前这个女子虽然是一副少女模样,但说不一定是个几百岁的老妖怪呢。

    这么大一个城堡的主人,说实力不强,嗯,总之一切都不确定吧,毕竟蒋青山也看不出眼前这名女子的真实实力。

    “嗯,可以。”

    丝特芬妮微微一笑。

    蒋青山对她好奇,而她当然也对蒋青山好奇,各取所需罢了。

    而说到丝特芬妮在意的,那么便是蒋青山身上的浓郁自然气息,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感受到过了。

    裸、露白皙双肩的丝特芬妮淡淡笑着的轻启朱唇:“曼伊菲斯古堡,这是我领地的府邸,也即是现在将青山先生您现在看到的这个古堡。”

    “而我的领地则隶属于蒂塔亚帝国,同时我们蒂塔亚帝国信封着九大正神中的智慧之主。”

    “嗯,另外,蒋青山先生您可以理解为我们来自异世界。”

    丝特芬妮对着蒋青山淡淡地笑着,同时伸手拿起类似盛着红茶的茶杯递到嘴边轻呡了一下。

    “古堡、蒂塔亚帝国、正神、异世界...。”

    蒋青山虽然早有一些猜测,但此时听到对方口中一下冒出的如此多信息还有微微有点吃惊。

    “神明、异世界这些都出来了,现在这个世界果然进入所谓神话世界的范畴了吗?”

    蒋青山感觉这十多年好似一场梦一般。

    现代社会、末世、在到现在的步入魔幻一般的神话世界,这一切简直就像是前世那些电影世界中一般。

    不过联想起世界现在正在的巨变,蒋青山立刻将这些思绪暂时抛诸脑后。

    “我们世界的异变,以及戴维德女士你们来到我们的世界,不知道这一切可有什么关联?”

    “当然,如果您觉得我这个问题很冒昧的话也可以选择拒绝。”

    蒋青山看向对面端庄的黑丝礼服女子心绪显得有些凝重。

    丝特芬妮闻言嘴角浮现出一丝弧度。

    “这并没什么,不过作为交换,我想蒋青山先生您是否也能回答一些关于我的疑问?”

    蒋青山迟疑了,并且盯着丝特芬妮微微沉吟。

    而丝特芬妮并不急,只是轻品着茶同时等待着蒋青山做出选择。

    最终,蒋青山抬起头望向丝特芬妮道:

    “可以,不知道戴维德女士您想要询问哪方面的事?”

    听到蒋青山的回答,丝特芬妮顿时巧然一笑。

    放下茶杯。

    “我想知道蒋青山先生您本土所属的势力是什么?我看您和很多飞行魔兽一起来的吧?”

    “而且我对先生您身上的浓郁自然气息也非常感兴趣,不知道是否可以解答一下?”

    蒋青山一怔。

    丝特芬妮前面的询问还好说,但是这自己身上的自然气息?他自己都没感受到啊?什么东西?

    “我身上还有味道?还是说因为自己是世界树大人眷属的缘故,所以带着所谓的自然气息?”

    总之,蒋青山有些云里雾里。

    微微思索了一下,蒋青山道:

    “我所属势力为森之国,而我们森之国内的形式便是人类与您口中所谓‘魔兽’互助相处型的国度。”

    “用另外一种话说,我森之国的‘魔兽’与我们人类具备相等的平等地位。”

    “有趣。”听到蒋青山所谓的魔兽与人类平等相处的社会丝特芬妮明显来了一丝兴趣。

    “不是奴役而是平等相处吗?”

    看着蒋青山,丝特芬妮好奇道:“你们是怎么维系住这种关系的?种族之间我想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上位存在当缓冲的话,很难形成这样的社会与国度吧?”

    对此,蒋青山微微一笑:“的确,能形成现在这样的国度,强有力的上位存在是必要的,而这也是我接下来要回答戴维德女士您最后一个问题的一部分内容。”

    “嗯。”丝特芬妮一笑,随后便点点头示意蒋青山继续。

    而蒋青山顿了顿,便缓缓道:“关于戴维德女士您刚刚询问的关于我身上的浓郁自然气息,我想这应该就因为我们森之国信奉的世界树大人的缘故。”

    “嗯,大概就相当于你们所谓蒂塔亚帝国信奉智慧之主一般的存在吧。”

    蒋青山用着凌磨两可的话语解释着。

    “而也正是在世界树大人的庇佑下,我们森之国才在人类与‘魔兽’的互相互助下建立起了现在的势力。”

    听着蒋青山的,丝特芬妮面容有些似笑非笑。

    一个不过还在升位的世界,这些原住民人类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样的环境下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神灵。

    所以对于蒋青山的话丝特芬妮根本就没有相信。

    “世界树?如果想来不差的话应该是一种树妖之类的生物吧?”

    “以世界为名,看来挺自信的,也难怪眼前这位身上会带着浓郁的自然气息。”

    丝特芬妮盯着蒋青山暗自心底调侃一笑。

    树妖,作为伊奥鲁尔夫一族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生物在埃尔加布里世界早已经绝迹。

    自从数万年前伊奥鲁尔夫一族的生命之主在神战中陨落后,伊奥鲁尔夫一族便彻底成为了过去式。

    根据丝特芬妮近两百年来的有意收集有关伊奥鲁尔夫一族事迹的典籍记载:

    伊奥鲁尔夫自称是自然的种族,对待其他种族显得都非常高傲与冷漠,其中特别厌恶人类。

    而他们高傲的源头好似是因为传说中他们一族在远古时期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古神神系。

    不过无论是什么生命包括神灵也一样,他们最终也不过成为了过去式而已。

    作为拥有着少量伊奥鲁尔夫血脉的丝特芬妮·戴维德而言,她当然是非常好奇自己母亲口述中的关于传说中伊奥鲁尔夫一族的过去。

    丝特芬妮的母亲也即是蒂塔亚帝国的皇妃,同时也是保留着部分伊奥鲁尔夫一族血脉的人。

    “树妖...。”

    “或许自己可以从这个生命体生上找找伊奥鲁尔夫一族的影子,或许其中有什么共通性也说不一定。”

    丝特芬妮美眸流转,同时对于蒋青山口中的世界树升起极大的兴趣。

    看着对面这位叫做丝特芬妮的神秘女子一副沉思的模样,蒋青山内心微微提起一丝防备。

    对于眼前这个神秘女子,蒋青山并不敢大意,因为就目前而言虽然对方表面没有表现出恶意,但难保不是因为其想要从自己口中获得一部分信息,所以才表现的如此。

    异域来客,对方的目的会简单吗?

    所以无论如何,此时的蒋青山也不会放松警惕,只要对方有什么举动那么他便会第一时间通过灵性沟通世界树。

    虽然蒋青山不知道何树之前给他们这些眷属传达的所谓必要支援会是什么,但是对于何树这位令他重获新生的世界树,蒋青山出自心底的抱有无条件的信任态度。

    不过就在蒋青山戒备的看着丝特芬妮的时候,丝特芬妮下一刻对着蒋青山一笑。

    同时,只见丝特芬妮对着其身后侍女吩咐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后,其侍女便向着门外走去。

    而丝特芬妮则再次转头对着心底隐隐有些提升戒备之意的蒋青山歉意一笑道:

    “抱歉,还请蒋青山先生稍等片刻,这么对话对精神力损耗比较大,容我的侍女取来绯泪吊坠后我们再继续深入交流一下如何?”

    “绯泪吊坠?”

    听着丝特芬妮的解释,蒋青山不难猜出这是一种用来翻译语言的东西。

    “这异世界的科技?不对,应该叫魔法科技吧?”

    “魔法科系体系如此健全,对方比起我们水蓝星看来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蒋青山心情有些凝重,同时也有些叹息,不过这一切他并未表现在脸上,而是对着丝特芬妮点了点头。

    “无妨。”

    。m.

看过《重生成为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