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重生成为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养料(二更)
    “世界树大人,您可总算来了,球球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呢,刚刚可吓死我了。”

    此时,在无数跳跃的岩浆火海之中,被何树用无数根须包裹并且形成一个保护罩保护在内的大熊猫球球显得无比的激动。

    一鼻涕一把泪,大熊猫球球此时就像是找到家长的孩子一般。

    看着眼前这个奇葩模样的球球,何树原本愤怒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下。

    “好了,别贫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后面的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吧。”

    “嗯嗯。”

    大熊猫球球委屈的点点头。

    本身来说大熊猫球球便是受伤最重的,要不是他皮糟肉厚估计他之前也撑不住布莱斯的两次攻击。

    何树对着被根须笼罩在内的大熊猫球球给予了治疗。

    同时何树又看了看全身有很多地方羽毛被腐蚀、气息显得非常絮乱的赤鸟小伍。

    此时赤鸟小伍正有气无力的趴在何树弄出的一个根须平台上。

    “父神,小伍让您失望了。”

    赤鸟小伍耸拉着头,语气显得无比的沮丧。

    “而且小伍还害死了很多父神的眷属,小伍真是太没用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赤鸟小伍巨大的眼瞳内眼泪还在打着转。

    何树叹息了一下。

    随后用着一根小根须抚摸了一下赤鸟小伍的头。

    “事情父神都知道了。”

    “这不能怪你,也不能怪球球,这或许就是那些小家伙的命吧。”

    对于从未出现过眷属死亡的何树而言,这次死亡十多只灵鸟眷属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心虚难平的。

    虽然说其他很多眷属何树可能从来都没和它们对话过,但是好歹这些灵鸟也是何树的眷属,并且跟随了他很多年了。

    十多只灵鸟的死亡对于何树来说感觉就像是养了十多年的宠物突然被人杀死一般。

    就算没多少感情,但那也是相当于何树个人的私有物被一伙闯入家中的强盗突然抢走了一般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不会好。

    而且最最主要的是。

    这一次这些异域生命竟然对何树非常重视的小伍与在何树心中有一部分位置的大熊猫球球出手了。

    要不是何树来的还算快,何树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要知道,赤鸟小伍可是何树亲手从小养大的,那感情绝对不是一般眷属能比。

    何树早就把赤鸟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就算它们与何树没有小精灵那些半神眷属的血脉联系,但是对于赤鸟们,何树天然的有一种很深的感情纽带蕴涵在其内。

    “父神...。”

    赤鸟小伍显得有些伤感。

    同时内心中也充满了对阴影卡鲁曼与布莱斯的仇恨。

    “好了,小伍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交给父神,父神会给那些小家伙和你们报仇的。”何树对着赤鸟小伍温和的安慰道。

    “嗯,父神您可一定不要放过他们啊。”

    赤鸟小伍点了点头,同时对着何树隐隐显得憋屈的道。

    “放心吧,你个小家伙还信不过父神吗?”

    何树一笑,同时利用根须也将赤鸟小伍翼展已经超过十多米的巨大身躯包裹起来。

    而到了这里,何树这才开始将注意力看向远处正在试图破坏自己领域屏障的两个高阶生命体。

    至于分树根下化为岩浆烈域的场景何树现在没有丝毫在意。

    同时对于毁灭在自己攻击下的那些城池异域人类他也没有丝毫同情。

    “要怪就怪你们的领导者不该对我的眷属出手吧。”

    世界真实的一面也即是弱肉强食的一面,在此时的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望着远处,何树轻哼一声。

    “我的领域要是让你们两个被压制到四阶b级的人打破,那我也妄为世界树了。”

    在何树的控制下,地面的无数树根开始熄灭的大火,同时原本领域内狂暴的雷电也消失了。

    而随着何树熄灭了大火与雷电之后,何树的无数密密麻麻树根全部开始回收升向天空,并且改变方向蔓延向领域屏障一侧的两人。

    而也就是在此时,阴影卡卢曼与布莱斯立刻停下了动作,并且转身紧张的看向那无比巨大的无数未知蔓延而来的触手。

    忐忑不安的气氛中,阴影卡鲁曼率先出声。

    “这位冕下,有话好说,这只是一场误会。”

    阴影卡鲁曼紧张的蔓延出意识对着空中传达意念而出。

    不过,他的精神意念刚传达而出,伴随而来的便是一股庞大的精神威压与冲击反向向着两人而去!

    “误会?”

    “那么我这也是误会!”

    何树庞大的精神冲击蔓延而出,直接对两人的灵魂精神海发起了冲击。

    而何树这样一下之后,阴影卡鲁曼顿时惨叫一声,同时原本蔓延数公里的庞大的阴影雾团猛然在这一刻收缩了起来。

    而一声不吭悬浮在天空的布莱斯则闷哼一声,同时他的口鼻耳全部冒出了涓涓鲜血。

    更甚至布莱斯刚刚身体还出现了不稳从空中下坠了一点,不过很快就被他再次稳住了罢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无数蔓延笼罩而来的巨大触手,同时也感受着空气中慢慢多了一种禁锢他们行动的感觉,两人都觉得这次大概有些不好善了。

    布莱斯凝声:

    “未知的冕下,在我看来您这样的举动可不好,难道您就不想知道我们的背景吗?”

    “难道您就不想知道你们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只要冕下您能宽恕我们这次的冒犯,那么作为交换我们可以告诉您一切,同时作为赔礼我们会尽可能的满足您的要求。”

    布莱斯觉得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什么漏洞。

    在布莱斯看来,这个原始的世界能出一个像何树这样的强大存在的确令人诧异,但是不要忘了他们背后可都有着神灵,以及许多半神。

    只要知道自己身后的势力,以及世界大势,布莱斯认为只要存在智慧的生物那么他怎么说也会顾忌一二。

    虽然最终或许自己两人可能会受些苦,但是只要能保住命那么这一切都还算好。

    不过,布莱斯却打错了主意。

    要是现在何树不知道埃尔加布里世界的情况的话何树或许还真会顾忌。

    但是何树现在可完全知道了埃尔加布里的情况。

    先不说半神与神灵现在能不能来到水蓝星这个世界,就算能,那估计大概也会被世界规则压制到死。

    对于眼前一个阴影生物一个异域人类何树根本就不在意他们属于哪方势力,也不感兴趣。

    他只知道,这两人必须为自己做下的事付出代价。

    何树主张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现在,有人主动找麻烦,那么何树肯定也要让人知道他何树并不是泥捏的。

    无论这两个家伙是出于哪种情况对赤鸟小伍一行出手,总之,既然他们出手了并且杀死了自己眷属的事实不能改变,那么何树就已经失去了平和对待他们的前提。

    看着布莱斯,何树轻哼一声。

    “没兴趣!”

    没有再理两人,也不再墨迹。

    下一刻,何树直接控制着树根冲向两人,同时何树利用庞大的精神力禁锢了整个领域。

    “不!您不能这样,我们是传奇,我们在诸位冕下那里留下过灵魂之火,冕下们与我主不会放过你的。”

    阴影卡鲁曼尖叫而起。

    不过,很快他的声音就被无数树根上笼罩而来的根须大网淹没。

    同时,无数的树根根须间产生的巨大吞噬之力直接将阴影卡鲁曼的魔雾躯体拉扯撕裂并且化为了养料吸收一空。

    而一旁的布莱斯则至始至终没有再发过一言。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何树的树根根须将他捆绑起来,同时一声不哼的忍着痛就被何树的小根须扎进身体。

    很快布莱斯就无数根须吸成一具干尸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堆枯骨粉末。

    “倒是一个人物,不过,可惜你不该对我的眷属出手。”

    看着随风飘散的骨粉何树淡淡的轻喃。

    感受着两名传奇生物给自己提供的能量,何树只能说勉强相当于蚊子腿,对他成长有点作用,但作用并不大。

    沉默中,何树看着地面的火海,同时也看着四周,最终叹了一口气。

    “自己终于还是破例杀人了吗?”

    “虽然是一些异域之人,不过我终究还是迈出这一步了。”

    何树不知道该怎么表述现在的心情。

    作为人类重生,作为一个一直不愿意杀人的世界树,何树这一次直接毁灭一城人类他的心绪还是难以平静的。

    而就在何树感慨这一点的时候,原本在何树领域之上的浓雾天空突然无风自动的旋转起来。

    同时,一道异域而来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何树的精神海。

    何树面色有些古怪,同时轻笑一声。

    “瓦罗吉公国的半神亲王吗?”

    “记住我了?呵,小孩子气一般的行为。”

    对于天空再次恢复平静,何树不以为意的笑笑。

    “这人类公国好歹还有点表示,不过那阴影怪物倒是完全的一个人生输家啊,都没人向我表示点什么吗?”

    “呵...。”

看过《重生成为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