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寻唐 > 第五十五章:无法改正的错误
    李泽登高望远,在他所站的位置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柳成林一行人的身影,而由于角度,光线的原因,下面的人即便眼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到他.

    而这,已经是心月狐小组发现柳成林一行人的行踪的第二天了.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之上,秘营人马,已经布置下了一个个的陷阱,只等着他们一头撞上来.

    “这是一支毫无训练的农夫队伍?”李泽指着下面分成三组,前后衔接紧密的队伍,”而且你看他们的一举一动,分明就是经验丰富的老卒啊.”

    李泽左右的屠立春和石壮两人也是皱着眉头,李泽能看出来的东西,他们当然也发现了.

    “只怕我们被两个混帐给骗了.”李泽突然恨恨地道,”心月狐的小子们还是太年轻没有经验了.我想,我知道这些人是谁了.”

    “公子,这些人不是石邑暴民的话,又是那里来的神仙?”屠立春问道.

    “是追捕他们的人,是石邑哪边的官兵!”李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然回过头道:”给我把两个混蛋提过来.”

    陈长安和陈长贵两人被从后面押了过来.

    李泽冷冷地瞅着他们两个,”好手段,好心眼儿,被我们逮着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捏造出了这么多的虚假信息,等着我们双方自相残杀,你们好渔翁得利是吧?”

    陈长安伸长脖子看了一眼下方,又盯着眼前这个明显贵气逼人的少年,开心的大笑了起来:”狗崽子,就是这样,怎么样,来咬我啊,哈哈哈!”

    啪的一声闷响,屠立春抬手一巴掌便扇了过去,屠立春的手劲儿可比狐一不知大到那里去了,虽然收了力,这一巴掌也立时便把陈长安半边脸给扇肿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然后由红变紫,紫中带黑.

    “狗腿子!”虽然话都已经说不清楚了,陈长安的眼中仍然带着疯狂的神色看着瞅着屠立春,眼中满是得意的神色.

    “能不能制止他们?”李泽看着屠立春.

    屠立春摇了摇头:”我们隔他们太远了.而且这个时候,李浩他们已经蓄势待发,而对方既然也是好手,一旦遇袭,也不会留手……”刚说到这里,屠立春的声音骤然高了起来:”他们动手了.”

    李泽霍然转首看向下方.

    李浩他们制定的策略,是先袭击对手的前后两部,然后集中全力攻击对方的中间主力,李浩,李瀚,李泌三人带着青龙,白虎,朱雀三个小组中的一百人在下面设伏,本来在李泽看来,这已经是一个狮子搏兔的态度了,但现在看起来,只怕不能稳操胜卷,因为敌人分成了三部,相应的,李泽们埋伏的人手也分成了三个部分.

    李泽不想他的部下在这样的战斗这中有所损伤,就算死伤一个,也够他心疼伤心的,这些人可是他好几年的心血呢.

    “公子,我马上下去接应一下.”看到李泽点了点头,屠立春立即转身,身后一名秘营士兵立即将火云给牵了过来,翻身上马,反手一掌拍在火云的屁股之上,火云一声轻嘶,便向着山下疾奔而去.

    “对方领头的人是谁?”李泽此时的心情已经稍微平复了一下,他努力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更平稳.

    “柳成林,听说过吗?”一边的陈长贵嘿嘿的笑着,他边上的陈长安,此时已经完全说出来话来了.

    李泽的脸色当即便变了.

    他虽然蜗居乡间,但通过义兴堂的耳目,对于这天下并不陌生,义兴堂的主要活动地盘便在横海军治下,像柳成林这样的人物,他怎么会不知道.

    “石壮,你去帮忙.”他立即吩咐道.

    “知道了公子!”石壮也不废话,转身上了另一匹马,也是向着山下疾奔而去.

    “狗咬狗,一嘴毛,哈哈哈!”陈长贵疯狂地大笑,一边的陈长安看起来凄惨无比,但此刻眼梢眉角,也尽是笑意.

    昨天他们从第一眼看到李泽一行人,便认定了这些人都是官兵,是武邑这边的官兵,因为这些人有铁甲,有弓箭,有制式的武器.而且看起来也不弱,挑动着他们双方打起来,不管谁死了,对于陈长平他们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至于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有存再活下来的心思.

    李泽眼带寒霜,冷冷地看着他们,直到看得二人的笑声越来越小,李泽才拍了拍手,随着他的掌声,树林之中,沉默地走出了一队队身着皮甲,腰胯横刀,手持长枪的士卒,在李泽的面前整齐的排列成行.

    “就算我们两家打上一场,可是不管双方胜负如何,我仍然有充足的余力,将你们这帮人剿灭干净.”李泽一字一顿地道:”你们听清楚了,今天我如果损失了多少,我都会加倍地从你们身上讨回来.你们两个,成功地激怒了我,也成功地把你们的兄弟往阎罗王哪里又多推了一步.”

    陈长安脸色苍白.

    他们是与军队交过手的.一支经过训练的,有组织的军队的战斗力,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乌合之众能够抵挡的,别看他们暴动的时候,势如破竹,可实际之上他们对付的,不过是一些衙役捕快而已,当横海军的正规部队到来之后,在那些正规军面前,他们被一触即溃,从此便开始了逃命,从最开始的上万人,到最后,只剩下了千余人.而且其中更多的都是老弱妇孺,那些青壮,都在抵抗军队的过程之中,成批成批在倒在了对方冷血的杀戮之下.

    “狗腿子,鹰犬,都是你们逼的,都是你们逼得我们活不下去,左右都是一个死,能看到你们也死一些,我就很快活了.”陈长贵嘶吼起来.

    李泽冷笑了一声,”陈长平,陈长安,陈长富,陈长贵,如果说那些普通的农户人家被当地官府逼得活不下去我是相信的,但你们,却绝对不是这样,是不是?”

    “我兄弟是英雄好汉,见不得官府欺负人,路不平有人铲!我们就是那把铲子.”陈长贵怒吼道.

    “说得真是大义凛然.”李泽不屑地道:”你们难道就没有存着借着这个势头为自己谋一番前程的意思?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你们兄弟策划暴动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陈长贵哑口无言,当初他们兄弟几个起事的时候,的确是有这个想法的.天下大乱,才是英雄辈出的时候啊.他们自诩英雄,可是却苦于没有向上的通道,那些世家,权贵牢牢地占据着每一个向上的位置,让他们完全看不到出路.

    “因为你们,多死了多少人啊!”李泽叹了一口气,”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这句话,说得入骨三分,可是这天下,想当英雄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啊!”

    他转过身了,看向下方.

    那里,他的秘营,已经发起了攻击.现在他只希望对手弱一些,希望那柳成林没有传说中的那些厉害,而是徒有其名,虚有其表.

    但他的这个想法,马上就被入眼的一幕给击打的粉碎.

    因为他看到李泌被柳成林一矛杆给直接抽飞了出去.

看过《寻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