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觅仙道 > 第484章 胆小的元婴老祖
    对方简直欺人太甚!

    两人皆是勃然大怒。

    空气一瞬间仿佛变得凝滞起来了。

    与此同时,距离这里约百余丈远,秦炎依旧待在那巨大的蚕茧里面,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天雷之力,依旧由蚕茧的表面,缓缓的向他流淌而来。

    速度不算太快,所以秦炎并没有什么紧迫感,他可以一边利用天雷之力易筋洗髓,一边分出一部分神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前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秦炎当然不认识什么寻宝真人,不过见对方如此欺人太甚,心中却是暗暗欢喜,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堂堂元婴老祖,如何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

    秦炎巴不得对方一怒之下,三人打一个两败俱伤啊!

    如此自己就可以化险为夷。

    说不定还可以来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秦炎心中充满了期待。

    希望他们能够打起来。

    最好是不死不休。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秦炎瞪大了眼珠。

    皂袍老者与那老妇人明明已经勃然大怒,气势汹涌而出,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言不合,便要与对方血溅五步。

    可哪儿知道,两人架势摆的十足,到最后一步,却怂了。

    没错,怂了!

    秦炎当时,几乎怀疑自己眼睛看错。

    两位义愤填膺的元婴老祖,最后居然没敢动手,而是乖乖的交出了自己随身所携带的宝物。

    有没有搞错?

    你们的骨气呢?

    堂堂元婴级别的老怪物,居然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秦炎当真是相当无语。

    然后他又开始期待,那位寻宝真人,既然能够如此不要脸,那出尔反尔应该也就不奇怪。

    最好两人明明已经交出宝物,他却翻脸斩尽杀绝。

    这样双方也能打起来。

    可惜期待再一次落空。

    当两人交出宝物以后。

    那位寻宝真人居然就真的没有再动手,而是笑盈盈的目送着两人离开。

    秦炎再一次无语。

    俗话说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对方趁人之危,显然已与那两人结下了深仇,难道就不怕对方事后报复?为什么不干脆斩草除根呢?

    还有,那逃走的两人也是,一点都没有骨气。

    这些元婴老怪行事,真的是让秦炎云里雾里。

    其实他看不懂是正常地。

    毕竟他修仙才多少年。

    而那三人又活了多少年?

    修为越高越怕死。

    元婴老怪亦如是。

    两人不是没骨气,而是他们确实打不过,联手也打不过,如果那蓝袍老者没被对方偷袭,三人合力,也许还可一搏。

    就只剩下他们两个,还是趁早算了。

    钱财毕竟是身外物。

    至于寻宝真人,也没想过斩尽杀绝,凡事留一线,否则两人真的走投无路,自己就算能赢,也要付出不少代价,何必呢?

    至于他们恨自己入骨,那有什么关系?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他在修仙界,得罪的人还少么,原本就是如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这么多年,所有的人,还不是拿他无可奈何。

    包括一些名门大派,都只有认栽。

    区区两名元婴初期修士嫉恨自己,说实话,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不值一提。

    元婴老祖实力强大,身份尊崇,但不代表他们面对谁都会颐指气使,相反,这些家伙,其实更懂得审时度势。

    否则一味好勇斗狠,也活不到现在。

    这一幕看似不可思议,其实却有着它存在的道理。

    ……

    眼看着两人退去,寻宝真人摸了摸胡须,脸上满是一副喜笑颜开之色。

    他也是碰巧路过,然而这一次却真的是赚大了。

    三名元婴初期修士的储物袋。

    就算这三个人穷一点,但境界在那里,身家也差不到哪儿去。

    当然,不可能都带在身上,但也绝对价值不菲。

    想想,就令他欢喜赞叹。

    随后寻宝真人又抬起头,目光中是贪婪之色。

    望向前方那紫色的蚕茧。

    其实他来得比那三人还要早一些,只不过一直没有显露行迹。

    刚才此宝硬扛天劫的一幕,他可是全都看在了眼里。

    五行齐聚,这样的天劫可是少见以极,然而却拿此宝无可奈何,见微知著,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件宝贝是多么的珍稀。

    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各样的宝物,生平见过奇珍异宝无数,但这样的却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五行雷宝!

    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价值之大,一时之间连他也难以预估。

    越想脸上的贪婪之色越浓。

    随后就迈步向着那蚕茧走过去了。

    俗话说得好夜长梦多。

    且不说刚刚那天劫的威力非同小可,再等一会儿,会不会惊动其他的修仙者?

    就算刚才离开的两人,心中恐怕也未必甘心,就算他们没有力量同自己争夺,稍稍捣乱一番,将消息传出,那也是够令自己头痛的。

    总而言之,必须尽快取宝,然后离开这是非之处。

    心中这般想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迈步的速度。

    ……

    再说秦炎,见对方向自己走来,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儿。

    自己竟被当成了宝物。

    原本寄希望三人两败俱伤,自己不说坐收渔翁之利,但至少能够寻机离开这里,却万万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

    两位元婴老祖,却胆小如鼠。

    连一战的勇气也无。

    这实在是出乎秦炎的预料,不过事已至此,郁闷也没有用途,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看怎样度过眼前的危机。

    秦炎脑海中诸般念头转过,却没一个有用途,毕竟他现在动弹不得,很多妙计就算想到了,也不可能实施来着。

    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向了自己。

    一会儿如果被对方发现自己不是宝物,而是一名金丹期修仙者,不知道对方会如何愤怒。

    金丹中期的老怪物,别说自己此刻不能动,就算精气神皆在巅峰,想要逃出生天,那也是千难万难。

    这不同于面对元婴初期的修仙者,否则的话,秦炎稍微还有那么几分把握,修士一旦凝成元婴以后,哪怕一个小境界的提升,难度极大,但只要成功,实力也能有着极大的进步。

看过《觅仙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