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六十章 李健群
    当天下班之后,在一个小茶馆里,许非跟杨澍云碰了面。

    《红楼梦》播出之后,各方面有褒有贬,唯在服化道上得到了一致赞誉,杨澍云也被央视特聘为美术造型师,留在京城发展。

    “她是兰州军区文工团的,以前也做舞台剧,慢慢就认识了。这次是来开会,还谈个什么《格萨尔王》的电视剧,一下子被我逮住……哎,来了!”

    杨澍云站起身,“健群,这儿呢!”

    许非一回头,见一个女子走来。

    长发,身材窈窕,左唇角有颗痣,乍看不惊艳,唯一双眼似含着朦胧水气,波湛横眸。

    三十岁的年纪,观感却很嫩,甚至脸上还带着点肥嘟嘟的圆润,不是那种干瘦。

    “你好!”

    “你好!”

    俩人握了握手,重新就座。

    许非发现她的身条很顺,是学过舞蹈练出来的一种形体感。张俪和小旭身上也有,但过柔,这位却隐隐透着一股往上挺的感觉。

    “李老师,我们艺术中心筹备一部电视剧,有个角色很适合您。不过大杨哥说您在谈另一部戏,不知有没有敲定?”

    “还没有。”

    李健群的乡音略重,十分客气,“您能讲讲是什么角色么?”

    “这是部家长里短的电视剧,由姜黎黎老师出演。这个角色叫于兰姑,跟丈夫史跃进一起到京城打拼,开了家小饭馆。

    她年龄比丈夫大,由于家里发生一些事情,史跃进帮了大忙,才答应结婚,有点报答的意思。她不怎么喜欢丈夫,但尽力在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平时言语很少,带些哀怨气。

    史跃进心知肚明,却十分疼爱妻子,后来经过一些事情,于兰姑也慢慢对他有了感情。”

    许老师的嘴,骗人的鬼!

    什么家长里短啊,什么姜黎黎啊,奏是蒙人的。

    “……”

    李健群听了有些心动,不是角色,是艺术中心这块招牌和首都的天然优势。她正在谈《格萨尔王》,那是藏族传说中的旷世英雄,要到青海去拍。

    青海啊!

    “我带了几集剧本,您回去先看看。”

    许非递过一摞泛着油墨味的剧本,又瞅了瞅她的衣裳,“李老师,您这身打扮没在市面上见过,是自己设计的么?”

    “呃,对。”对方一愣,没想到会问这个。

    “这件原型是仿西装的中长衫吧?垫肩去了,腰身往里缩了缩,长襟加了些花边,袖口的花纹很漂亮,扣子却有点不足。可以再配上一件短外套,或者夏天把长裤换成同色裙子,高跟鞋,也会很不错。”

    “……”

    李健群的眼睛越来越亮,“您也懂设计?”

    “略懂。”

    许非又像个魔鬼一样在诱惑可怜人,“我们剧中有个角色是模特,想专门给她设计几套衣服,怎奈毫无头绪。听说您擅长这个,如果能加入我们,那再好不过了。”

    “我……”

    李健群最专注的两件事,拍戏和设计,居然能同时实现,“我明天给您答复好么?”

    “当然可以。”

    仨人又聊了会,便自散去。

    许非从茶馆出来,忍不住的就想笑,这可是大触啊!

    李建群,少时学舞,伤退,考入上戏舞美专业。后分到兰州军区文工团,做过很多舞台剧,拿过全军舞台美术设计奖。

    画也极好,曾与人合作过《沃土》、《宝藏》,此为人民大会堂甘肃厅的壁画。当时都是过中年的知名画家,唯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后来担任《唐明皇》、《武则天》、《杨贵妃》、《太平天国》、《康熙王朝》等剧的服装设计,跟毛戈平、杨澍云一起创造了中国影视史唐韵之巅峰!

    甚至为设计《唐明皇》《武则天》的服饰,四进敦煌,七下西安,临摹了无数壁画……

    而且低调,自矜,不周旋于老男人中间。

    不像后世盛传的某位,别人一提,哎哟,才女!但具体有什么才华,从没在电影里体现出来。

    略略略。

    …………

    “今天上午,列车抵达图强。特别列车往返灾区55小时,为灾区送来大米50吨、水60吨、食品6000公斤。运入医疗队一个,运出灾民3000人。”

    “黑省、解放军和大兴安岭地区共派出医护人员177名、防疫人员43名,设立野战医院9个,许多伤员的伤口发生感染,给治疗带来困难。”

    “据悉,火情已经从灾区中心向四周蔓延。当地的人民解放军、森林警察、人民群众已经齐齐参与到这场扑火战争……”

    5月9号晚上。

    许宅五口人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机,面色沉重。连许非见到李健群的好心情,都瞬间给搅的一团糟。

    1987年的5月,有两件事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脏,《红楼梦》和大兴安岭火灾。

    火灾始于6号,直接肇事者叫汪玉峰,在启动割灌机时不慎引燃了汽油。如果他当时脱下大衣一捂,可能就会扑灭,结果这货拖着机器跑了七八米,最终酿成大祸。

    最无语的是,他被拘留后还在问:“我这个月工资还开不开?”

    一开始中央都不知道,在5月8日,央视天气预报发了美国泰勒斯气象卫星的云图,黑省境内亮着两处红色,领导这才发现异常。

    《人民日报》从今天开始报道,起初也没人在意,直到新闻联播播出,老百姓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

    许非上辈子才一岁,根本没印象,此刻亲身经历着,才明白是什么心情,就像08大地震那种。

    “太惨了,我们能不能捐点款什么的?”沈霖一阵心酸。

    “问问居委会吧,应该有渠道。”吴小东道。

    “要捐的话,最好是旧衣服、棉被和药品,不过我们也没地儿买,还是捐钱吧。”

    许非也不是滋味,又拍了拍眼圈通红的陈小旭,“好了好了,都会过去的。”

    新闻联播之后是天气预报,过后便是《红楼梦》的第11集,大家也缓了缓心情。

    随着剧情发展,社会上的讨论热度与日俱增,特别搬到大观园之后,是全书/全剧最好看的一段。

    人民群众眼睛毒啊!

    该夸夸,该骂骂,就像元妃省亲那集。省亲和可卿出殡,是最大规模的两场戏,细节做到了极致。

    夸得是“元春选的好,有贵气。场景高度还原,金银焕彩,珠宝生辉,有富贵之相。”

    批评的是“书里写掌灯时分,明显是晚上,但剧中给了两次天色镜头,那太阳明明是黎明破晓之东升,倒不如不给了。”

    好家伙!许非叹为观止。

    当时拍摄的时候,正是天光未亮之时,来代替夜晚,居然被看出来了。

    而今天这集,终于轮到贾芸出场了。

    (还有……)

看过《从1983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