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深明大义许老师(月票加更)
    见着未来的相声皇后,许非没啥激动的,就觉得挺有意思。

    余谦69年生人,今年18岁,但演个十六岁的也没问题。这孩子皮,好玩,从蝈蝈笼子就能看出来,而且不怵,多大的长辈都敢搭话。

    许老师没少听相声,相比那个黑胖子,更喜欢这个白胖子,捧哏捧的那叫一瓷实。

    “好了,准备了!”

    “试拍,开始!”

    只见曹影穿着红裙子,跟余谦从胡同口走来,她身形比同龄人高,跟胖小子还挺搭。

    “于小东,你见了我爸妈怎么说啊?”

    “光明正大的说呗!我们之间是纯洁的男女同学关系,顶多互有好感。可有好感怎么了?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谁还没有过爱情的小火苗啊?”

    余谦不愧学相声的,口条那个顺啊,“其实今天来急了,没功夫买礼物,要是搁古代,我得三书六礼,拎着大雁上你们家去。”

    “哎呀,你别贫了!”

    曹影郁闷,嘟着嘴道:“我爸我妈肯定不同意,到时候怎么办呀?我可不想变成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

    “你放心,只要你貌美如花,哥带你浪迹天涯,哪怕是私奔,也要并肩看彩霞。”

    “停!”

    尤晓刚喊了停,“余谦不错啊,小影差点,咱再来一遍。”

    咔咔又试了几遍,曹影始终没状态。

    “小影过来,我给你讲讲。”

    尤晓刚再传统,也知道不能跟小孩讲那些东西,才13,懂什么啊?可不讲那些,又不知道说什么,只道:

    “刚才太僵硬了,语言不连贯,显得很刻意,放松一点明白么?”

    “哦。”

    曹影默默翻了个白眼,可我怎么放松啊?

    “……”

    许非在旁边看着,没有过去救场,也没人让他过去救场。

    他对余谦挺意外的,状态真自然,小影差点,或者说除了葛尤、韩影、莫岐之外的,都差点。

    “许老师!”

    牛振华鬼鬼祟祟的钻过来,低声问:“今晚上有空么,一起吃个饭?”

    “行啊,就等着这顿呢。”

    “嘿嘿,过两条街左边那家川菜馆,拍完过去就成。”

    牛振华又鬼鬼祟祟的闪了。

    刚走不一会,郑小龙过来了,招招手把许非叫到一边。先撕开一盒牡丹,递过一根,抽两口才问:“怎么,跟晓刚闹矛盾了?”

    “没有,一点矛盾没有。”

    “那怎么开会都没叫你?”

    “哦,我现在主要管后方这一摊,配合于普老师工作。这戏也简单,拍摄用不着那么多人。”

    你特娘的觉着我信嘛??

    郑小龙猛抽了一口,也挺郁闷。当初招人时,他跟鲁小威说了一句:一把好刀,锋锐无双,就看能不能握在手里。

    而眼下,就越来越有一种不好掌握的感觉。不是行政上的,是想法,整个中心加一块,都没人知道他下一秒会冒出个什么点子。

    “晓刚科班出身,风格较传统,你脑子活,喜欢创新,平时多沟通,又不是阶级敌人,哪有融洽不了的?”

    “您说的是,可我们真没矛盾。我的任务就是做好本职工作,把戏拍好。”

    “呵,行吧,要是有事儿一定跟我说说。”

    郑小龙也不问了,他不好偏袒谁,见这小子明事理,那就ok。

    拍着拍着,一天很快结束,胖小子心满意足的走了。

    曹影始终没状态,小脸耷拉着,闷闷不乐。许非把她拎上自行车,出大菊胡同,往北过两条街,路边有一家招牌鲜亮的川菜馆。

    近年来,京城的餐饮业发展迅猛,主打地域特色的饭店愈发常见,再不像以前连门脸都差不多。

    许非进门,一股宾客盈门的热浪迎面扑来。

    牛振华已经在包间等着,过了不久,刘贝、濮存新、姜黎黎、梁贯华都来了,连李健群也在。

    有排面儿!

    牛振华擅于张罗事儿,招呼大家点菜,然后道:“许老师,难得聚一聚,喝点?”

    “不了不了,一会还得送小影回去,喝酒误事,咱今天纯饭局好吧。”

    “也行,反正还有女同志,那就来一打汽水。”

    服务员翻了个白眼,人家都一打啤酒,你丫一打汽水,长得跟猪头肉似的。

    很快饭菜上桌,这帮人共事半个月,算熟,也不算熟,总体很客气。许非一边聊天,一边照顾曹影,不时给夹夹菜。

    小姑娘第一次坐饭局,菜又辣,自己满头大汗。

    吃吃喝喝了半天,都差不多了,人家给面子,许非也不端着,主动开口:

    “今天盛情款待,非常感谢。意思我都明白,其实我也想找机会跟你们聊聊,一直没倒开。

    咱们也拍半个月了,相信都有些了解。这东西在美国叫situationedy,情景喜剧是译过来的一个概念。它的形式跟传统影视剧不同,那参与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

    我天天在旁边观察,起码三点问题。”

    刷!

    刘贝翻开小本,准备记笔记。

    许非还吓一跳,“不用记,听明白就够了。一个是你们之间还不够熟,平时太客气,没事多培养培养,要变得真像在一个院里生活似的。

    比如小影,你现在管姜老师、濮老师叫爸妈,你试试。”

    “呃……”

    曹影不好意思,很低的叫了两声,“爸,妈。”

    “你看看,这就叫不熟。什么时候你能在公共场合叫爸妈,你叫他西葫芦,你叫她仙女儿……诶,这就算有气氛了。”

    “哦。”

    众人点头,你看这多通俗,一听就懂。

    “再有呢?”

    “再有就是表演方式。”

    一说这个,大家立马集中精神,没办法,演的太难受啊。

    “情景喜剧不是正剧,不需要那么多的深入揣摩,就两点:自然,生活化。

    你们现在都不自然,不够生活化。像牛振华,我看你怕热是吧,老揣个手绢,那为什么不带到戏里去呢?

    谁说西葫芦就不能用手绢了?用了说不定效果更好。代入自己的生活本色,适当的艺术加工。”

    “可剧本写的那么好……”

    梁贯华疑惑道:“我们也开了不少会,都觉得这些角色非常深刻,那总得表现出来。”

    “我不知道话剧是怎么训练的,我只说个人理解。

    所谓的角色深刻,是你看完整体剧本之后,站在一个全局高度得出的结论。但演的时候,绝对不能这么演,比如说一个人很奸诈,你给我演个试试。”

    “奸诈。”

    梁贯华顿了顿,小眼睛一眯,露出一丝奸笑。

    “嗯,演的好!”

    许非还挺意外,不愧是狄大人,笑道:“舞台上你可以这么演,因为观众是面对面的感受。我们有舞台剧的元素,但归根结底是部生活类的电视剧。

    生活中谁要是这样,动不动摆个这出来,那叫神经病。就差在脑门上刻四个字,‘我是坏人’。

    我说的什么意思呢?一个角色如何如何,它是总体上的概念,但我们演的是个过程。通过我们的表演,让观众得出结论:哦,这个人很奸诈。

    你要是想着,哎呀,这角色好啊,深刻啊,得变着法的把这复杂感演出来。

    那错了。

    我们的剧本摆在那儿呢,每个人物都有充足的展现,根本不用急。

    葛尤为什么找到节奏了?因为他慢了,他把人物放下,拿起来的是自己,用自己的方式一场一场去揉,到最后白奋斗什么样,观众肯定清清楚楚。”

    许非扫视一圈,道:“其实说白了特简单,在生活化的基础上做喜剧夸张。当然只限于这部剧啊,别的可不能这么演。”

    哎哟!

    简直醍醐灌顶。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濮存新连连点头。

    “我演了这么多戏,从没想过这回事。”姜黎黎感慨。

    “嘿嘿,这回我听懂了。”牛振华笑道。

    “我也懂了。”刘贝道。

    “连我都懂了!”曹影生怕落下。

    “来,咱们敬许老师一杯!”

    “来!”

    当当当!几杯汽水撞在一起,极引人注目。

    聊开了之后,关系自然亲近,牛振华想了想,开口道:“那个许老师,剧组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尤导那边……”

    “哎,这些不用管!”

    许非赶紧打断,“你们演你们的,拍摄顺利比什么都重要。”

    嚯!

    众人心里齐赞,你看看,深明大义,能屈能伸,大丈夫一个!

    唯李健群斜了他一眼,表示呵呵。

    她就没见过比这人更小心眼的,想当初设计服装,只要自己说赢了的,诶,一定千方百计找补回来,非得也赢你一次。

    不然他难受。

    …………

    艺术中心,主任办公室。

    刘迪正腆着脸跟李沐掰扯,“老李,这么多年的交情,一定得帮帮忙。”

    我跟你很熟么?

    李沐心里吐槽,“不是我不帮,那边忙着拍戏,真没时间。再说你们搞过一次晚会,应该有经验了啊。”

    “有是有,但这跟春节晚会还不一样,其他方面我都编排好了,就缺个最核心的亮点……两天,借我两天就行!”

    刘迪真急啊,脸都通红。

    “呃,我帮你说说吧,毕竟我们的戏也很重要,去不去听他的。”

    (求八十年代末,京城商品房的详细资料,没查着。)

看过《从1983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