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台胞(月票加更)
    八九十年代,野的不得了,没经历过的人都没法想象。

    许非亏得混文艺圈,不是混社会混商界的,那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放眼一看全是骚断腿的。

    他赶走了张大师,剧组得以顺利拍摄。

    前二十集的水准都非常高,后二十二集的剧本,却充分体现了情景喜剧的特点:质量参差不齐。

    谁也不能天天文思泉涌,碰着对口的题材还能发挥,碰着不对口的,只能群策群力,尽量保持在平均线。

    转眼到了11月。

    本月以一件大事开端:新任长老团诞生。

    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温和的开明派继续被委以重任,本是作为两派之间的缓冲,却使得各自愈发极端。

    多的不说了。

    京城进入11月,天气骤然转冷。

    湾湾那边宣布探亲政策以来,一举一动都被大陆关注着。今儿红十字会开始受理登记啦,明儿又人山人海,10万申请表格被索取一空……

    4日,厦门“鼓浪屿”号载着首批回来的21位台胞,绕道香港抵达和平码头。去时正值年少,回家已两鬓斑白,整整隔绝了38年。

    而数天后的11日,首都机场又迎来了一批台胞。

    人人拿着小旗子,上印中国地图,一群白鸽从宝岛向西飞进大陆。这边更是隆重,鲜花彩旗,夹道欢迎。

    其中又有一伙人非常显眼,拎着摄像机等设备,像是影视工作者。为首一男子,斜戴礼帽,隐约能看出没有头发,留着八字胡,非常痞气。

    他们没掺合探亲团,由文化部的一帮人接走,直接送入宾馆。

    那男子叫凌风,四十出头,台湾相当红的歌手。但这次不是来唱歌,而是拍摄一部电视专题片《八千里路云和月》。

    凌风都熟悉,经常在各种小品里见到,堪称台胞专业户。

    他在年初就筹备这个片子,当时尚未开放,遂孤身跑到日本,与中国驻日大使馆接洽。孰料,这一消息被新加坡的报纸走漏。他一回到台湾就被软禁,全岛封杀。

    数月后,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当局允许他出岛。于是在今天,他以探亲的名义终于踏上了这块土地。

    时值傍晚。

    凌风吃了饭,正在房间内研究拍摄内容。这是一部介绍大陆风土人情的专题片,准备走遍各省,去拍那些此情此景。

    “叮铃铃!”

    电话忽然响起,他拿起一接,是前台。

    “凌先生,有两个京城电视台的同志想拜访您,现就在楼下。”

    “京城电视台?”

    凌风一愣,道:“请他们稍等,我这就下去。”

    挂了电话,他穿好衣服下楼,到了大厅。

    “你好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京台的副台长xx,这是李沐。”

    “哦,你们好。”

    双方就座,副台长直入正题,“是这样,听说凌先生准备拍一部关于大陆的专题片,我们对这个也非常感兴趣,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们想做个专访,聊一聊相关想法。”

    “可以啊,随时欢迎。”凌风笑道。

    “那太感谢您了,我们明天就来拜访。”

    副台顿了下,李沐连忙接道:“呃,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们正拍摄一部电视剧,里面有台胞探亲的一段情节,想请您客串一下。绝对不耽误时间,两天就好。”

    “这个……”

    凌风犹豫片刻,“剧本带来了么?”

    “带来了,您过目。”

    单集的剧本很短,他接过翻看一会,大概了解。

    比较惊讶,为大陆方面的尺度和深度,虽是喜剧形式,探讨的东西却非常严肃。

    “……”

    他把帽子一摘,露出卤蛋似的光头,伸手抓了抓。

    想想也罢,自己本就在当局的黑名单上,探亲规定是三个月,但三个月可拍不完专题片,肯定要滞留的。

    虱子多了不咬。

    “可以,我刚好要拍京城的内容,会停留很长时间。”

    “那太好了,我们尽快准备。”

    李沐兴奋。

    …………

    邀请凌风,自然是许非的主意。

    这位绝对是我们的好朋友,而他拍的这个专题片也是多灾多难。先是在大陆花了一年多时间,回去刚到机场,录像带就被当场没收。

    不过他早有准备,事先把带子通过各种渠道弄了回去。后来当局又百般阻挠,凌风抗争了两年,才得以播出。

    京台领导美啊!打从去年开始,就觉得一路顺风顺水,吃遍行业头汤,获赞无数。

    像《便衣警察》,首开公安题材电视剧;春节晚会,首创接地气煽情模式;还有亚运义演,也是全国头一份。

    现在又轮到台胞。

    都知道他要来拍片,可做专访的,请参演电视剧的,不还是自己家?

    在李沐拜访的第二天,电视台便过来做了个专访。

    第三天,凌风进组。

    天蒙蒙黑,大菊胡同照旧开工。

    本集主角是西葫芦,台胞是他的小叔。爷爷辈是亲兄弟,二爷爷带着家眷去了台湾,哥哥在大陆,老人都已经故去。

    化妆室内,许非坐在一帮人旁边,跟他们对剧本。

    “凌风老师是山东人,据说口音也带点那个味,所以咱们配合一下,祖籍改成了山东。哎老牛,你会说山东话么?”

    “我们队有个德州的哥们,跟他学过。”牛振华道。

    “德州不美国的么?敢情美国人民也说相声啊?”葛尤道。

    “哟,你哪天去趟美国,给我带只扒鸡回来吧?”刘贝道。

    “说过多少次了,美国人民吃的是肯德基!”梁贯华道。

    “行了别贫了!”

    许非闹心,“我跟你们讲啊,我现在特烦你这帮人,凑一块就跟相声队似的,没完没了。”

    “那不你教的么?”

    “这叫气氛成熟。”

    “关系近啊。”

    嘿!

    反天了是吧?许非一瞪眼,看向跃跃欲试的曹影,“你想说啥?”

    “肯德基20号开门,我们一起去吃吧。”

    “我看你像个肯德基!”

    许非刚要捏她的脸,忽听外面一阵吵杂,心知是凌风来了。

    这年头,随便来个港台艺人,大陆都跟看巨星一样,当然凌风在本岛是真红。众人呼啦啦跑出来,见一个穿黑衣服的小个子,斜带帽,不咋好看。

    “大家好,我叫凌风,凌是凌风的凌,风是凌风的风,很荣幸与大家共事,请多多指教!”

    老哥还有主持人的身份,嘴皮子溜得很,瞬间把气氛炒热。

    尤晓刚暗松一口气,生怕人家难伺候,一瞧倒还可以。

    (推荐这部专题片,八十年代末期的真实状态。)

看过《从1983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