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从1983开始 > 第二百七十章 第一日
    每到冬天,北方人家通常会挂棉门帘子。

    后世多种多样,皮革的,帆布的,隔音布的,有些还能加窗户。现在可不行,没细致到那一块。

    许非掀帘子进西屋,裹挟一身寒气,又迅速被炉火冲散。

    小旭伏案作业,头都没抬。他随手拿起几张画稿,挺抽象的小人儿。

    大概是一个男人跟同事聚会,不小心溅到油污。同事惊呼巴拉巴拉,男人自信微笑,我有xx牌洗衣粉。

    “这不挺好么?怎么还改?”

    “老师说趣味性和镜头感不足。”

    “他懂个屁,镜头感是一年级学生能做出来的么?”

    “还我!”

    小旭抢过画稿,“那是对我严格要求,能做到一百分,为什么八十分就满足了?”

    嘁!

    许非撇撇嘴,又抽出几张,见一个脸盆,一双手在搓衣服,然后用水一泡,画面切换,脏衬衫变的雪白干净。

    他瞧着不太对,奇道:“你这是策划加导演啊,怎么还带分镜头?”

    “我从书上学的,先试验试验……”

    小旭停下笔,正经道:“说真的,我以前没觉得广告怎么样。可现在看平面和电视,觉得太原始了,还不如你卖文化衫有创意。”

    “多新鲜啊,文化衫是一般人能想的么?”

    许非把椅子搬到她旁边,“还差哪块?”

    “不用你教。”

    “快点,差哪块?”

    她鼓了鼓嘴,指着画稿,“这里。”

    他瞅了一眼,便发现症结所在,道:“洗衣粉是每家每户的必需品,不能走概念化,一定要生活化。你这个想法很好,问题是没搞清楚,你要拍成小故事性的,还是拍成科普性的。”

    “怎么讲?”

    “首先你脑子里得有一个整体构思,比如男人跟同事聚餐,溅了一身火锅沫子,同事大呼小叫,哎呀,白衬衫可不好洗!

    男人微笑不语。

    镜头一转,男人回家,妻子迎上来,说怎么又弄脏了?没关系,我们有xx洗衣粉。

    这叫故事性,你想了个开头,缺乏后续,就显得生硬。因为老爷们一般不会说,我有xx洗衣粉。

    或者是,开头拍几个弄脏衣服的画面,旁白讲解‘日常生活中,我们总免不了弄脏衣服,油渍污渍太顽固,令人苦恼’。

    这是科普性的开头。

    这两种,都能接你的洗衣服分镜。”

    “最后各归各的路,故事要完整,科普要总结?”

    “诶,有悟性!”

    陈小旭得到了灵感,十分开心,随即又叹道,“你做事情总是很容易,我本以为自己挺聪明的,谁知越学越有些吃力。”

    “你一初中生搞成这样,已经很棒了好么?”

    “你还是初中生呢,你都要出书了。”

    她哼了声,把画稿全部扔掉,又拿出一摞新的。

    “你干嘛?”

    “我再想一个。”

    行吧。许非看看时间,快六点了,遂起身道:“我晚上煮面条。”

    “你要做饭?”

    “你俩都忙,我就做呗。”

    “那,那你切点肉丝,放点雪里红,浇头宽一些。”

    “睡吧,梦里啥都有。”

    …………

    寒冬的夜晚来得早,张俪回家的时候已经全黑了。

    她现在是《唐明皇》总制片靳雨生的助手,同样职位的还有五位,不过单位有意培养,负责事情最多。

    当初俩人调进单位,东方呆几天就闪了,都以为她也会走,小姑娘居然坚持下来,从零开始学,不怕苦不怕累。

    八十年代的40集历史戏啊,筹备工作可想而知。

    张俪浑身疲惫,晚饭却还没做,幸好家里有菜,不用拐趟市场。结果她一进院,发现厨房亮着灯,噼里啪啦跟爆炸一样。

    “怎么了?”

    她赶紧跑进去,许非喊:“快快!盘子盘子!”

    递过盘子,那货拿起大勺,哗,一盘油亮亮,丝丝条条,看不出啥玩意的东西新鲜出炉。

    “这是什么?”

    “雪菜肉丝啊,往面条里一倒,就是雪菜肉丝面啊。哎呀,忘勾芡了。”

    张俪眼睁睁看他重新点火,把菜回锅,像模像样的勾了点芡。跟着盛了三大碗面条,哗,又一倒。

    浇头浓郁,咸香四溢。

    两分钟后,仨人坐在桌前,许老师极为自豪,“整挺好,头一次做发挥不错。”

    小旭惊讶,“你还真做了,我尝尝。”

    她用筷子挑了挑,放在嘴边吹。张俪没动作,一个劲瞅角落里某只开盖的坛子。

    “你不吃么?”

    “我一肚子寒气,缓一缓。”

    “那我吃了。”

    俩人夹了一大口,同时塞进嘴里,同时嚼了嚼,又同时哇!

    “噗噗噗!”

    “呸呸!”

    小旭拧着眉毛,“你喂燕别虎呢?齁死我了!”

    “我没放多少盐啊!”

    许老师也奇怪,又夹了一口,“怎么这么咸呢?”

    “你是不是从那里拿的雪菜?”张俪指指角落。

    “是啊,怎么了?”

    “那是阿姨腌的咸菜。”

    “……”

    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露出狐疑、震惊又恍然的表情,极具层次感。

    “你这人不安好心,纯心看我们笑话!”

    “不是的,我一肚子寒气,缓一缓。”

    张俪快憋出内伤,见小旭要扑过来,忙道:“好了好了,我挽救一下。”

    雪里红这种东西,仿佛天生适合做咸菜,能养活一窝燕别虎。她把浇头倒出去,起锅煮了三个蛋,不加盐,连清汤拌在面里。

    就着原有的咸汁,味道刚好。

    ……

    吃过饭七点钟。

    不晚,但冬天的夜总是静悄悄,好像全世界都睡了。小院萧索,猫狗在厨房围着余温,西屋的窗帘上映出模糊的影。

    小旭继续作业,张俪忙着梳理资料,许非自己在罗汉床上,拿着小本思考,不时写几笔。

    出版社编辑说,先在报纸上试试水,那第一篇写什么就很重要。若按整体构思,第一篇应该讲影视剧题材,把当今的作品划分类型,说说谁优谁劣。

    可单篇发的话,感觉没啥意思。

    “哎,如果我这本书出了,你们觉得读者会喜欢哪个部分?比如题材、剧本、表演、服化道、摄影等等。”他问。

    张俪想了想,“表演吧,或者说明星。”

    “对,你真写演技的话,怕是没耐心看,他们关注明星。”小旭道。

    “有道理。”

    许非思路顿开,决定先从明星杀起,啊不是,先从明星谈起。

    一时间,屋内只剩沙沙的写字声。

    小旭买了台灯,刚好笼罩整张书桌,白色的光向上延伸,到半空又被昏黄吞噬。

    这昏黄源自棚上的灯泡,一直都不怎么亮,不看书的时候却蛮好,很像炉盖里透出的火,老旧且温暖。

    张俪写了一会,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又隔了一小会,小旭才问:“怎么了?”

    “导演相中何情演杨贵妃,何情一听要拍三年,拒绝了。我翻遍女演员的资料,也没找到合适的。”

    “你就行呀,宝钗不是像杨妃么?”

    “跟你说正经的。”

    “我说的就是正经话。”

    “别按胖的找,试试瘦的,到时候增肥就行了。”许非随口道。

    “增肥?”

    张俪眨眨眼,立时兴奋起来,这下目标就多了。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炉子上的壶又在叫,她抻了下腰,站起身:“还要喝水么?”

    “给我倒点。”

    小旭伸过一只茶杯。

    滚烫的水冲进杯子,热气升腾,屋内仿佛又暖和几分。她闻了闻,闭眼做陶醉状,“嗯↗↘,谢谢!”

    张俪拧了下她的脸,抹身给许非倒。

    “谢谢!”

    许老师抿了一口,泡二起依然厚实香浓。此乃上好的红茶,从茶话会顺来的,冬天没事饮两杯,提神消疲,暖胃驱寒。

    他捧着杯子,忽地敲敲案几,“先停一停,咱们开个小会。那个,再过几天就是新春佳节,今年情况比较特殊,只有一位大厨。先研究研究整几个菜,我明天好去买。”

    “做十二个,四凉八热,八热有四荤四素,我想吃油焖大虾,松鼠鳜鱼,红烧肘子,糖醋排骨……”

    小旭开始报菜名。张俪不理她,想想道:“双数就行,做八个吧。鱼要两道,素菜两道,汤要一道,猪蹄一道,别的想吃什么?”

    “再弄个鸡和虾。虾不一定有,我明天去瞅瞅,没有就整个凉拼。”

    就这样很愉快的确定。

    许非见时候不早,遂道:“行了我回去了。看着点炉子,别半夜喊冷。”

    那俩人瞅瞅时间,确实该歇了,收好作业准备洗漱。

    “哎,脸盆呢?”

    “晾衣服放外面了吧?”

    “我拿吧。”

    刚出门的许非应了声,找到盆涮了涮,随手拎起壶,哗哗倒了半盆。

    “不用……”

    张俪正待阻止,水已经端过来,人也出去了,不由跟小旭对视一眼,默默脱掉鞋袜,打理洗漱。

    夜深人静,黑漆漆一片。

    她缩在被窝里丝毫不觉冷,胃里的茶似未消化,暖烘烘的浸透全身,肌肉放松,筋骨舒适,竟不觉得累了。

    这应该是第一次,没有任何外界打扰的共同相处,却好像经过了很久很久的磨合,才形成的一种样子。

    “……”

    她闭着眼睛乱想,旁边细细碎碎的翻了个身,也没有睡。

    (老群都满了,加新群吧,群号在简介。)

看过《从1983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