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都市小说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庆祝、道别
    卢奉将交易所里收尾事务交给经理收拾,他则是急匆匆的来找张昭汇报,给张昭的长随丁赞给拦着。这才知道张伯爷的妻妾都在,只能等着。

    稍后,崔元、张铭、周修、刘泰等人都来找张昭道喜。

    因为有女眷在,最终的庆祝酒宴放在美食街的知行酒楼中。张昭上次带婉儿她们来过一次后,给丁冲提过意见。如今,二楼有专门的女眷通道。

    别人真金白银的来捧场,张昭这顿酒还是要吃的。

    …

    在张昭吃饭时,战争债券销售出184万两白银的消息瞬间传遍京师。

    徐光祚和朱凤两人从大明证券交易所里出来,神情还有点恍惚。

    他们俩都是笃定第二次拍卖会失败。然而,现实给了他们一记重重的耳光。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两人竟然没有在中途退场,而等到了拍卖结束。

    走下长长的水泥台阶上,朱凤回头看一眼证券交易所的大楼,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从心底涌起。

    他和徐光祚两人在继承爵位之前,对张昭都没有任何的实质威胁。顶多在论道报上和张昭唱唱反调。或许,继承爵位之后也没有任何威胁。

    定国公和成国公都是上公啊!

    这真是令人沮丧。

    徐光祚眼神同样有些迷茫。不过,他得孟先生指点过,内心里要坚强的多。

    张昭真正的敌人是大明的各种利益集团。张昭现在还没有见改革涉及到这些人的核心利益,一旦涉及,必然会被反噬。

    譬如:张昭在京中搞考试招聘杂职官、吏员,文官集团中就有些人不满。

    只要他持之以恒的和张昭做对,终有一日张昭圣眷衰退,被文官集团打压,他的命运转机就来了。

    “走吧。”徐光祚招呼一声,在深秋的正午,消失在人流中。

    只是身影落寞。

    …

    …

    太监张忠参加完拍卖之后,立即就返回皇宫中,向弘治皇帝汇报情况。

    弘治皇帝在西苑刚和张皇后一起吃过午饭。昆曲声遥遥的从水榭楼阁中传来。

    自听从张昭的建议后,隔三五日就召集一次御前会议议事,行政效率便高了很多。

    他的日子也变得轻松起来。没有言官整天在耳边聒噪啊!司礼监再辛苦点帮他过滤一下,基本不会听到杂音。

    “张忠,拍卖的情况如何?”

    弘治皇帝坐在含元殿的一处露台中,有玻璃隔着秋风,美景入眼而来。

    张皇后穿着一袭浅紫色的宫装,肌肤白皙,保养的如同二十五六岁的少妇,气质雍容华贵,充满着这个年龄段的美妇风情,竖起耳朵听着。

    张忠跪在地上,谄笑着道:“皇爷,张伯爷智计无双,拍卖大获成功。今天上午一共拍出184万两,算上第一次拍卖的证券价值,总计186万两。”

    “嘶…”张皇后轻轻的吸一口气。这并非张皇后眼皮子浅,没见过银子。她是在感慨张昭的能力。这才回来短短几天,拍卖出的证券翻了多少倍?

    弘治皇帝禁不住微微一笑,将妻子的震惊表情尽收眼底,握着她的小手,对张忠道:“好。朕知道了。你办事有功,看赏。”白净的胖脸上浮起笑容。

    候在弘治皇帝身边的萧敬让人将张忠带下去,按照惯例赏赐。

    弘治皇帝笑呵呵的道:“皇后,朕让你的两个弟弟买一点,他们买了多少?”

    张皇后神情略微尴尬,支支吾吾的没说。她两个弟弟以为这是要为国出力,皇帝强制摊派,一分钱都不愿意掏。

    弘治皇帝是个宠妻狂魔,心里对小舅子们不爽,但当然不会怪张皇后,借着下属(张昭)创造出的机会,装逼道:“他们过两天就会后悔的。”

    再温语几句,将张皇后的尴尬化解。

    弘治皇帝喝着温茶,看向露台外的园林美景,思绪飘飞。

    军费凑齐,张昭只怕就要动手了。

    以大明的物力、人力,以及新军营的战斗力,剿灭朵颜卫有何难的?

    等金矿、银矿勘探出来,就可以发行银元。

    …

    …

    深秋之时,京城中依旧是行人不断。

    张昭的马车车队徐徐的由东城往北城小安镇而去。其实,按照张昭的行程,他此时应该直接往通州走,前往开平中屯卫,带着新军营的主力团,辎重,前往喜峰口。

    但是,他坚持送妻妾们回府。这一去,不知道又要有几个月才能和她们相聚。

    马车队抵达小安镇的张府中。张昭在他和婉儿的住处客厅中和她们一一道别。

    “二哥,你…要小心啊。”

    婉儿还差一个月就满十七岁,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段比例极佳。精致的瓜子脸儿,杏眼清澈如水。可以给十分的颜值。明丽而娇美的大美人。

    张昭给婉儿一个拥抱,“放心吧。我是主帅,只要不战败就是安全的。二哥我可是大明的名将。”

    婉儿心中带着离愁,精致的眉眼间带着愁怨,这时禁不住笑起来,“二哥,那有这样说自己的呢?”

    张昭笑笑,再和方晶、王絮雪、瑶琴、秋月一一拥抱道别,这才拥着陈夕凤。

    中午在知行酒楼吃酒,家法自然没有执行成。哪有时间?

    “金凤,我留着回来加倍罚你。”

    陈夕凤心中难受,点点头,“嗯。”埋首在张昭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张昭轻轻的抚着她。他和这只金凤的感情,明显是属于先上车后补票。两人是相互有好感,正约会的阶段忽而被“流言”所中止。他决定对她负责,将她纳为妾室。

    而拥有她,并非是这份感情的终结、沉淀,恰恰是热恋的开始。他知道他心里其实挺喜欢她的。只是婚后数日,他便启程去开平中屯卫考察。

    这次回来和她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片刻后,张昭再和陈初静、薛云梦两人道别。她们的容貌和陈夕凤不相上下,各具风情。一个是堂妹,一个是表妹,俱是大美人。她们陪嫁过来,注定是他的屋里人。他也没当什么道学先生。

    这也是要补的感情债。

    不过,这些感情债并非是他的压力或者负担。而是此生的羁绊。他愿意和她们共度余生,享受在一起的生活。只是,他现在没有时间陪伴她们。

    “你们都好好的。我去一去就回来。”

    张昭对妻妾、俏丫鬟们说道,点点头,转身走到深秋午后的阳光中。

    马车的声音在水泥路上响起,远去。

    …

    …

    战争开始了。

看过《明帝国的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