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三十五章 雨夜,剑光
    天空,阴云滚滚。

    几个百战将抬头看了眼天色,皱眉说:“一会都盯着点!这要下起雨来,不留神让人过去了都不一定知道!”

    十战将们纷纷答应,他们也不想白白辛苦,于是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盯着那条,不长、却是必经之路的峡道。

    黑压压的云,盖住了一大片的群山,光线昏暗的几如夜晚。

    李天照背着震叶落,跑到了峡谷道处。

    闪电,划亮天地,瞬间把一切景象都变成了蓝色。

    峡谷道里,空空的,不见异样。

    李天照走进去的时候,天空哗啦啦的倒下水来,冲刷着山群大地。

    狂风乱吹,在峡道里冲过时,呜呜之声尤其响亮。

    几个百战将,握着剑,藏在峡道里的几块大石头后面。

    他们眯眼看着,看着雨幕中一个人背着个人往这头跑。

    他们的剑,做好了一起袭击的准备。

    ‘狂妄的小子!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孤剑必须死!’不止一个埋伏的百战将在心里这么想。

    孤剑必须死,都当孤剑,功绩获取的差距岂非更悬殊了?

    功绩本就那么困难,混沌剑客得命运眷顾,只能羡慕,那是无可奈何。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也能当孤剑拿巨大功劳,如何令人服气!

    如何又能令人甘心!

    孤剑,必须死!

    滚滚黑云,盖的群山无光,黑暗犹如深夜。

    眼看将要发动袭击,视线却更差,几个百战将不由心一紧。

    李天照过来了没有?

    如此大的风声,雨声,他们能不能听见奔走的响动?

    几个百战将在心里默默计算,估计刚才看到的奔走速度,应该还没有。

    一道闪电,撕破天地之间的黑暗,刹那照亮了一切。

    电光中,几个百战将看到李天照的身影,距离他们更近了。

    位置,跟他们默算的步速结果一致。

    几个百战将暗暗松了口气,继续默算,侧耳倾听着动静,只要他跑到石头后的围攻点,响动该是还能听见的。

    应该更近了,该更近了……

    几个百战将握紧了兵器,准备冲出去。

    有人心想,如果再来一道闪电照亮,那就更完美了。

    也许是他的愿望恰好被天地之间的混沌力量听见,又是一道闪电撕破了天地之间的黑暗。

    几个百战将大喜过望,此刻正是默算中的合击时候,又有电光照亮,合击就更精确无误了!

    他们冲出藏身的石头,可是手里的剑,却递不出去了!

    因为——电光照亮的理想伏击区域里,没有人!

    李天照去哪里了?

    闪电的光,亮起的快,消逝的也快。

    几个冲出去的百战将又迅速退回了石头后,他们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

    刚才闪电照亮的时候,李天照发现了什么痕迹吗?

    不可能啊——这么大的雨,他们当时都只能看到李天照在雨幕中的模糊身影,又怎么会被发现?

    黑暗,让几个百战将内心渐渐生起不安。

    李天照到底在哪里?

    到底,有没有发现他们?

    风声,雨声,让些微的声响都不能听见。

    他们本是猎人,此刻却唯恐角色转换。

    一个百战将突然听到身旁有踏着泥水的响动,他急忙转身挥剑,此时此刻,他宁可杀错,也绝不能冒险!

    但他的剑却没有挥动,黑暗中,金红的光亮划过雨幕,瞬间斩过狂风,一闪而逝。

    那百战将倒下了,绝望在泥泞里挣扎,却再也站不出来,发不出声音。

    剩下的五个见到光亮,有人惊急之下大叫道:“战印力量!”

    刹时间,那人剑上亮起了光芒,另外几个,也都如法炮制。

    一时间几色的光,照出一片朦胧。

    只是,没有李天照的身影!

    埋伏着的十战将看见光亮,以为是约定出击的信号,全都朝着那边涌了过去。

    李天照此刻,蹲在峡道边。

    他没有看到敌人,但是,闪电亮起的时候,他看到了峡道里的状况。

    然后,他感觉到风声不对劲。

    风是气流更急速的流动,峡道里大些的石头过来的风声,跟闪电照亮时他看见的体积大小存在较大的错差。

    多大体积的障碍物,气流过来的细微变化应该如何,他可以大约知道。

    可是,风声不对。

    那就意味着,有什么在那里。

    如果只有几个百战将,这样的气候,李天照还不足以确定。但许多十战将分散埋伏,无异于增加了很多石头背面的体积。

    一百多个人的影响,让风声的异常太明显,再结合峡道的地理环境,除了埋伏,还能是什么?

    确定了这点,那几个百战将躲藏在石头后造成的细微风声不正常,才让李天照可以明确判断,必是几个百战将埋伏所致。

    他保持最初的速度跑过来,在进入埋伏点前,却移到峡道边上,奔一颗石头过去。

    闪电照亮的时候,他看到那几条冲出来的身影。

    袭击得手,他料到剩下的人必会不惜浪费战印力量制造光源,所以提前退走,等着埋伏的十战将们冲出来。

    李天照抹黑寻了块大石头旁蹲着,震叶落又难受又冷,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着,意识迷迷糊糊的,都不甚清醒。

    埋伏的敌人汇合一起,几个百战将的指挥下,十战将轮番使用战印力量,靠剑上的光芒照出一片朦胧。

    可是,周围不见李天照的踪影。

    十战将们跑过去汇合时,李天照已经迅速跑出了峡道口。

    那几个百战将搜寻峡道里没有,料想李天照该是穿过峡道跑了。

    一群人冲出峡道外搜寻,一直追着李天照的那些人,这时候也都赶到,看见那些战印照的光亮,聚集过去,有人在外面发现足迹,于是汇合的人纷纷加速追赶。

    如此跑了一路,突然没了足印。

    “这里可以上山,他必然是上去了!”几个百战将不失谨慎的让人确认陡峭的下坡,防止李天照躲藏一旁。

    末了,确认该是逃上了山。

    于是他们分作了几路,有沿路往前再搜寻确认的,有往山坡上去的,还有折回峡道里搜索确认的。

    李天照是在山上。

    十战将在命令下不惜花费战印力量让剑发光,这反过来,却也让他知道敌人的情况。

    震叶落的头靠在他肩膀上,虚弱又难受,从没经历过这种滋味,她只觉得最大的不幸就是来了这里的阴云境。

    可是,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李天照坐在石头上,看着山林下方,移动着的,发光的剑。

    ‘雨不知道会下多久,现在的视线对我有利,这些人很是难缠,背着叶落想摆脱他们更难。乌云散去之前,能杀几个百战将是几个了!’李天照打定主意,就对叶落说:“再坚持一会,解决了带队的百战将,我们就安全了。”

    “李天照,你能不能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我真的熬不住了。我保证不会跑,我就乖乖在那待着,等你回来找我。好不好?”震叶落知道他又要动手,就害怕的不行,那滋味就是酷刑折磨呀!

    “条件不允许,我没办法确保战况会怎么发展,且战且退,甚至奔走很远等敌人分散了再寻机会冲杀都有可能。叶落,再忍忍。”李天照只能狠着心,到这时候了,为的就是独功。他不能因为心软,就承担功亏一篑的风险。

    “……李天照,你怎么这么狠心……呜呜呜……”震叶落难过又委屈,害怕的情绪失控,就差没有崩溃。

    “今天我必须狠心。你放心,虽然难受,但死不了。”李天照知道震叶落的难受,他过去练功经历过太多次这样的折磨。

    可是,武王殿的目标太大,太难。

    他必须,也只能把握所有获取功绩的机会,珍惜,重视。

    有舍有得,他不能一边心软任性的拿巨大的功绩开玩笑,一边还叫喊着他的目标是武王殿。

    雨,还在下着。

    震叶落什么也没说了,她本来就知道,也早就知道,李天照是个目标明确,意志坚定,别人无法动摇他的人。

    又怎么可能,突然为她心软?

    发光的那些剑,散开了搜寻,一队队,一群群。

    雷电照亮天地时,林木的阴影却仍然遮蔽出许多黑暗。

    李天照在树上,蹲在树枝上,左手抓着一根树枝,右手握着剑。

    山林是他最熟悉的环境。

    从小练功最多的是在山林,百山镇的时候每天面对的也是山林。

    今天,他也要在山林里,把苦练的所有本事,用于拼杀。

    ‘就看看我李天照的千杀剑,有没有混沌剑客那般理所当然拿独功的资格!’李天照的胸膛里,燃起不忿的怒火。

    因为他不是混沌剑客,拿了独功不但要被敌人追,还要被自己人追杀!

    混沌碎片,不就是强的让人畏惧的力量吗?

    那他李天照的千杀剑,一样能强的让人畏惧呢?

    一队敌人,过来了。

    李天照蓄力于双脚,飞蹿出去的时候,借树枝的弹力,让速度更快,仿佛从树上扑出的的猎豹!

    但他比猎豹更凶,更可怕!

    黑红的剑光闪亮,随他的旋动化作一圈圈螺旋移动的光影。

    一圈战士措手不及之下,瞬间全被斩倒,剩下的惊惧退守,却也被接连斩飞,又或者吓的直接跳出去摔滚着下去。

    这队是大地武王所属的战士,带头的百战将,在李天照扑下来的时候,瞬间就被斩杀。

    那百战将甚至没有来得及挥剑。

    李天照本来看不清谁是百战将,却没想到袭击的第一轮,直接就把这群人里带队的斩了。

    余下的十战将惊骇逃散,根本没有斗志。

    李天照迅速取了敌将的战印,提剑就走。

    ‘这是个好的开始!’李天照奔走一段,扭头看敌人果然迅速汇合到袭击点,又快速往山上来。

    ‘哼!有了前车之鉴,料想发光的剑周围近处必没有百战将!’李天照蹲在地势低的树旁,看着一群人跑过去,靠着敌人剑上的光芒照亮,隐约看到这群人中间的一条黑影,握着的剑比别的长些。

    ‘是你了!’李天照足蹬树身借力,急速飞扑过去,人尚未落地,凌空急旋中,战印力量催动,金红的剑光就已经斩杀了那百战将及数个十战将,他双脚踏实时,剑势不停,顷刻间把一群人杀倒,剩下的全都逃开。

    李天照迅速取了那百战将的战印,提剑跑开的时候,又感觉到体印和剑印吸收了一股新的力量。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