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三十九章 咸妻良友
    天亮的时候,李天照收拾好东西,喊震叶落起来时,她猛然睁眼,叫道:“干嘛干嘛!是不是有毒蛇!”

    李天照无语的看着她,震叶落搞清楚了状况,难堪的抱怨说:“都怪你!说什么毒蛇猛兽吓死人了!嗳,我跳下来,你接着啊!接准了呀!”

    李天照接住了,准准的把她抱住。

    只是……

    “……你故意的吧!”震叶落红着脸,觉得挤压在胸前的呼吸热气,让她份外不自在。

    “不好意思,忘了避嫌。”李天照是忘了,至今只有抱山芊启的经验。

    “借口——”震叶落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对了,之前你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现在你觉得,还是吗?”李天照突然表情严肃,让震叶落本来想脱口而出说:‘才不跟你当朋友’的话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干嘛突然这么问?朋友嘛……勉强算是吧。”

    “有件事情想托你帮忙。”李天照看震叶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很是感激,就把事情说了,然后,就看到她吃惊的愣着……

    “你相信我?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敢托付给我?”震叶落这一刻才觉得,李天照真的把她当朋友了。

    “实话说……”李天照话没说完就被震叶落打断道:“打住,我喜欢听美好的话,实话说后面的内容请以后都对我免除。就这样吧,既然你敢相信,我当然不负所托!”

    好吧,李天照尊重她的意愿,就不再啰嗦。但他心里却早有一个念头,此刻下定决心,必须去做。

    这之后的路,再没有遇到敌人,穿过群山,李天照直接从百山镇的路往丰收城。

    他终于回来了,而他的心思,其实早已经飘回了千山城。

    山芊启是不是在家里,盼着他快点回去呢?

    山芊启是很挂念李天照的,但是,天天闷在屋里,可不是她的作风。

    所以,她第二天就约了朋友在城里聚会。

    吃喝逛街骑马打猎……一样也没耽误。

    这天,千山城城长派的人在猎场找到山芊启时,她还很不乐意的问:“干嘛呀?正比赛射猎呢!”

    “百战长回来了!带着天大的独功!”

    “哇!”山芊启瞬间丢了弓箭,骑上来人牵的马就往回跑。

    几个修身殿的朋友见状,不由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议论说:“听说丰收城和大地武王的人追李天照进了山里,他竟然还活着回来了?”

    “我只听说丰收城派人找城长,大肆指责李天照,城长理亏又不敢开罪丰收城,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事后又拿手下人撒气,但具体是为什么还真不知道,怎么现在又说带了大功回来?”

    “呵呵,这事我知道。”一个男的口气平淡,但骤然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他眼里还是露出三分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

    “你们石家怎么会知道?”先前说话的人颇为不爽,他家里有人在城长那做事才会知道刚才那些,石家能比他知道的更多?

    “巧了,家里有人跟丰收城的使者同行,也就知道的多那么一点。”石家那男人呵呵一笑,质疑的那人顿时没了脾气。

    石家那人很是满意,这才继续说:“这李天照少年得意,狂妄过人。支援阴云境的时候,不理副将劝阻,一个人离队当孤剑。也是运气好,不知如何还把混沌剑客保护的混沌之心给劫了,因此被追进山林,也不知道如何走运,竟还能活着回来!此番看看城长如何处置,若有不公,你们会如何我不知道,但我们石家忠心于伟大玄天武王,不会对任何践踏规则的事情沉默!”

    另外几个大姓家族的人并不作声,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做不了主。再者,石家一直对城长位置有觊觎之心,本来就是公开的秘密。

    此刻这般公然表明态度,显然是背后得了丰收城撑腰,是要拿李天照的事情做文章了。

    但他们几家,却没有必要蹚浑水。

    石家那人暗暗冷哼,心想都是些无胆鼠辈,将来石家得势,看他们如何谄媚。

    山芊启驾马飞驰,路上叫喊着:“让开!让开——千山城急务,挡道者问罪!”

    原本这般的话不能随便说,但山芊启仗着父亲是城长,此刻又心急如焚,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街道上,石天龙听见山芊启的声音,看见她驾马过去,全然没发现他的存在,不禁想起李天照的羞辱,更是激愤难当。‘哼!以为找了个宝,看你千家如何因为他而大难临头!’

    山芊启赶回家里时,管事的看到她回来,忙说李天照在书房,又说丰收城的使者听到消息,跑来叫嚷着要城长交人,暂时安抚在大厅里,却一直吵闹不休。

    “知道了!”山芊启直接去了书房,也不敲门,推了推,发现里面插上了,就喊:“爹!是我!”

    门开了,是李天照。

    两人新婚分开,虽然短短几天,乍一见面,也不顾还有谁在,山芊启直接扑李天照怀里,娇声责道:“叫你不要胡来!结果还是不停副将劝阻!听说你被追进山里,害我日夜提心吊胆,好在你总算回来了……”

    山芊启说到这里时,看见书房里还有个女人坐那在喝茶,而且眼神不太对,当即眉头一皱,沉着脸质问李天照说:“她是谁?”

    “她是震叶落,本是大地武王所属,现在愿意归降玄天武王……”

    “她就是俘虏?”山芊启神色不善的打断,压着火气又追问说:“给我说说,阴云境里,路上你们怎么睡觉的!这么漂亮的俘虏陪着,你可舒服了!怎么舍得这么快回来?山里多逍遥快活啊!”

    “胡说八道什么!”千山城城长沉声呵斥,却又不好在混沌之心面前说些露骨的话,正考虑如何制止。

    山芊启却已经哭着喊了起来。“爹!李天照欺负我,你却还帮他说话?我天天在家里担心他的死活,他倒好!抓个好看的女俘虏逍遥快活!以为我不知道抓着女俘虏都怎么对待的么?他还把人带到这里,以为我是笨蛋什么都不知道?”

    李天照很是有些……不知所措。

    对,就是不知所措。

    不是因为无法应付山芊启的这些言语,而是,他根本没想到山芊启会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情。

    毫无征兆,莫名其妙。

    他突然发现,他对山芊启的了解原来是一片空白。

    “平时太娇纵你了!马上出去!我们有要事相商,你再留此地,判你窃听机密!”城长很是恼火,寻思着先把山芊启赶出去了再说,继续闹腾,更是麻烦。

    “好呀好呀!爹也欺负我,就治我罪好了!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山芊启哪里害怕,平时还会给他父亲颜面,这时觉得无尽委屈,就不管那么多。

    千山城长喊了两个女将进来,直接把山芊启拖了回去,末了,看李天照异常沉默,大约猜到他的心情,就说:“是我太惯她了,以后你要好好教她!”

    李天照点点头,夫妻重逢的喜悦,被这么一闹,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料正这时,震叶落突然站起来,走到门口,冲外头走道里被人夹着往回拖的山芊启说:“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呀。李天照怕我逃脱,我们路上日夜紧贴着对方,简直就没分开过。我现在呀,闭着眼睛都能在人群里分辨出他身上的气味!还有呀,李天照本事高,路上还吸引了个漂亮的女剑客主动替他杀敌呢!”

    “李天照!你出来,你出来给我说清楚!”山芊启气的大叫,却被人越拖越远。

    震叶落回书房里坐下后,看城长欲言又止,李天照一脸无语之态,她却理所当然的说:“我是混沌之心!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一直被人特别关照,特别敬重,特别保护着的!我不给别人气受就很好了,能让别人气我?她敢惹我不开心,我就让她气撑了,气炸了!谁不服气,有本事去找武王惩罚我呀!”

    李天照无言以对,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山芊启的表现。

    千山城城长更不打算对此事发言,因为确实没脾气,混沌之心实权未必多大,可地位是真的高,只有武王可以指挥,不管在哪里,保护混沌之心都是必须尽的责任和义务。

    千山城城长也不想再为山芊启的胡闹继续耽误正事,他已经听李天照回报了过程,这时就说:“混沌之心依律必须立即护送去玄天武王城,顺便报功,此事我亲自去,以免再有周折。你此番独功得罪丰收城太厉害,而且功劳太大,势必有许多人想施压指染。一旦压力过来,就是我也难以硬抗,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报功,如此旁人再也不能指染,也是得罪人最轻的办法。”

    “此事辛苦城长!我想去一趟大地武王那边,替震叶落把她家人接过来。恐怕将来大地武王知道她在这边,会拿她家人治罪。”李天照早有这想法,产生于阴云境里震叶落积极配合,还对他真诚关心的时候。

    “这……”千山城城长觉得不妥当,却又不好直接否决,顾虑震叶落的态度,也觉得李天照不容易听人劝说,直接反对难以奏效。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