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四十五章 黑暗危机
    山芊启一觉睡醒,犹自觉得腿软,客店里的条件有限,她一个人逛着又没意思,想到李天照在千山城当了副城长,就有新的居所,索性租了马车回去,着手布置新居的事情。

    这事,山芊启操劳的很开心,需要什么就去逛逛逛,买买买。

    买不着合心意的她就订制,一点都不觉得繁琐。

    对于李天照,山芊启虽然也有担心,但她从小就习惯了,父母都外出,大些的哥哥姐姐也不在家,就她和年龄差不多的在修身殿里过。直到她父亲当了城长,才时常见面。

    因此山芊启觉得,李天照在外面的时候,她就该玩玩,该干嘛干嘛,他回来了,那就丢开别的事情陪他。

    反正,她不想去杀敌立功,也不会怨他回来的时候少。

    而李天照离开了都城,一路飞驰急赶,路上都只做基本的休息。

    丰吟的信里说,本来也在都城,临时有紧急任务就去了,出城时碰上丰收城城长,知道了配婚的事情。

    因为时间紧迫,她也不知道李天照是否还在城里,就使人去打听,自行先去了。

    从时间上算,丰吟出发已经有八个时辰了。

    李天照驾马急赶,心却飞到紧急作战的事情上,他推敲着会是什么特别任务,阴云境?

    哦,不对。

    千战将再去阴云境的意义不大,除非是陪护混沌之心找寻混沌气珠。

    但是,混沌之心的人数有限,不是有阴云境她们就能分身赶过去的,还得恰好离的不远。

    如果阴云境形成有几天了,再去就没意义了,反而风险大。混沌之心的优势是迅速、准确的找到混沌气珠,许多人进入几天后,就没有了快人一步的优势。

    阴云境的形成本身又不可预测,因此阴云境,混沌之心碰在一起的护送任务,就是不可预测的运气决定。

    这类护送任务,惯例是优先交给混沌剑客。

    李天照寻思着,莫非是护送混沌之心?

    ‘震叶落不见人,兴许是出现阴云境,她被指派了过去?’李天照食髓知味,混沌气珠的功绩高,他接连靠大功跳跃式晋升,理所当然的还想着美事。

    李天照一路策马飞驰,遇到分岔路就寻人打听,三天后,终于赶到了约定的地方。

    李天照很疑惑,说的是雨木林,这里真的就是一片山林。

    不见山村,不见山路。

    他在最近的村子里寄存马匹的时候,看到有别的马也寄存在那,还是三匹马。

    但李天照在雨木林里转了许久,却什么也没发现。

    他不知道任务的情况,丰吟的信里说到了后就等信号。

    问题是,他来半天了,哪里有什么信号?

    这片山林又大,也不知道丰吟在何处。

    李天照更不确定是否有敌人,也不能贸然呼喊联络,于是就耐心在山林里熟悉环境。

    白天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黑夜降临了,一派静谧,还是不见任何异常。

    ‘太安静了,雨木林里的飞禽走兽全都去哪里了?’李天照意识到不对,过于安静的山林,本来就是最大的反常。

    李天照经历了目前的那些事情,又想到山芊启说过的丰吟的情况,不由突然产生了怀疑:‘莫不是丰收城城主和丰吟一起设下陷阱?’

    李天照原本没这么怀疑,因为武王敲定的事情,这么做跟背叛武王没差别了。

    可是,丰收城给他的印象就不好,这种无人的山林里,如果把他弄死了,谁知道?

    ‘若是陷阱,我就更不能露了行踪,等几天还是没状况就回去。’李天照打定主意,于是加倍小心,睡觉的地方,周围都做了些预警布置。

    夜,漆黑而安静。

    天空的云,遮挡了稀疏的星光,以及半轮残月。

    李天照睡在吊床上,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猛的睁开眼睛。

    可是,他却什么都看不见。

    ‘乌云蔽日?’黑暗让人恐惧,但李天照习惯了,只是冷静的捕捉气流的状况。

    然后他发现,气流全朝着一个方向动,像是突然多了什么东西,把风都吃进去了似得。

    ‘此处真的有古怪?’李天照从吊床转移到树上,又顺树身滑落地上,为求动静尽可能的小。

    黑暗中,他凭借气流的变化,清楚的能够知道前方的地形,以及林木的分布,甚至是枝叶垂落的大致形态。

    他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却全然没有不可视物的未知恐惧。

    他不知道前面到底什么东西,但他相信,距离更近的时候,就能知道。

    ‘这大约就是丰吟此行的目标,那么她应该发现了征兆吧?’李天照不疾不徐的寻气流过去。

    但他错了。

    此刻雨木林里的其它人,还没有如他这般迅速发现异状。

    一是别人没有进入到雨木林的深处;二是现在还没有异状能让人发觉。

    简而言之,李天照的感知太敏感,又居于腹中地带,所以察觉的太早。

    雨木林某处,三个人,三张吊床。

    一男,两女。

    他们不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了,他们背后的氏族关系密切,长年来都有合作。

    丰吟突然从梦里惊醒。

    “要走一起走!”噩梦中的急呼声,把另外两个都吵醒了。丰吟满面泪痕,却又很快稳定了情绪。

    因为这样的情况,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睁开眼,她就迅速意识到噩梦过去了。

    “你有些日子没梦见他了,这两天,是因为婚配的事情?”另一张吊床上的男人总觉得丰吟可怜,一年年的以为她该走出来了,但噩梦又在告诉她自己,告诉别人,她还没有走出悲伤。

    最后那张吊床上女人也坐起来了,每当这时候,她也很同情丰吟,却又觉得她太傻,不肯忘记悲伤的过去,那不就是折磨自己吗?

    “别想了,等混沌暗之力成形,事情也就顺理解决了。”

    是啊,问题该在这里解决了。

    “解决了,他就能平静些时候,允许我睡个好觉了。”黑暗里,丰吟仍然回想着过去,却早已习惯了疼痛。

    只是,遗憾化作的不甘,仿佛会永永远远的一直折磨她。

    什么时候是尽头?

    她想,只有踏入武王殿之后。

    “丰吟,我一路都在考虑,你这么做真的好吗?毕竟是武王赐婚,虽说确实有敲打丰氏,意图用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动摇丰氏在丰收城根基的意思,但毕竟只是敲打,你这么做,无异于是在挑战武王的权威,就算这件事情过去了,再给你安排一个、甚至是一个让你不得不离开丰收城嫁过去的人,那你怎么办?”

    他们三人许多话都可以说,这男的平时不会干涉丰吟的事情,只是这次,他实在觉得事关重大,必须提醒。

    但其实,另外那个女的,也认为丰吟的决定不理智,分明是因为迈不过那道坎,做着明知不可为而为的蠢事。

    于是她连忙帮腔附和着说:“是啊!你总该跟他见个面吧!要是可以,凑合着嘛。好歹是武王配婚,你连他的面都没见着,就让他被混沌暗灵打死在这,不太合适。”

    “你们别劝了,你们也知道,这事由不得我。他死了,我又能得到五年不必婚配的清静时光。他死了,丰收城上下更会一片欢腾。只要事情不留痕迹,就没有伤了武王颜面,武王知道这李天照杀伤了丰收城多少人,也知道我不愿婚配,不会以为我是无视武王权威。”丰吟这番话,其实说的她自己都不信。

    那男的只剩一声叹息。“丰吟啊,你聪明一世,就栽在过去的事情上。当年你为此做过一次不明智的事情,拒绝了好婚配;今天你又为此做蠢事,挑战武王权威。你这么下去,早晚会毁在过去的事情上。”

    那女的觉得这话说的重了点,故意转移话题的笑话说:“喂!你都婚配几年了,还耿耿于怀?一直惦记着丰吟当年拒婚的事情,也不怕你家里那位发作?”

    原来,那男的口中丰吟第一次不明智的拒婚对象就是他自己。

    那男的知道这话是为转移注意力,但他实在希望丰吟悬崖勒马,就说:“你也劝劝丰吟吧,这事一旦做了,将来再做多少事情都弥补不了武王的看法。”

    那女的心想丰吟这事要能听劝,至于如此?

    但那男的这么说了,她也不好不劝两句,就说:“丰吟你是该三思而行。我知道你是跟自己过不去。但这事,虽说不至于让武王动丰收城,可丰氏经营丰收城那么久,多少人红眼呢!少不了会有人煽风点火,小题大做,埋下的祸患有多深,真说不准。这么大的事,你跟城长都没商量过吧?”

    “我已经使人给城长送信,让他提前有个准备,却又没机会来拦我。”丰吟话到这份上,那是铁了心。

    那女的就不说什么了,那男的又是一声叹息,末了又提醒道:“丰吟,这一次,你必须是最后一次为过去做蠢事了!你总在坑里跳不出来,不行!”

    “出的来,我早出了!我又何尝愿意!”丰吟许多时候都会有一种想法,当年如果她也死了,那就不必受这么多年精神上的折磨了。

    但这只是许多时候的冲动,人能活着,却去寻死,她到底还没有这么绝望。

    因为,她还有武王殿的希望。

    于是,那男的也无话可劝了。

    “睡吧。”丰吟打破沉默,刚在吊床上躺下,突然,雨木林深处传来一阵响动!

    三个人爬到树上,循声望去。

    可是,乌云蔽日,黑暗无光,什么都看不见。

    “混沌暗灵在这种黑暗的夜晚里成形,那他可真是命该绝于此了,我们就是想去帮忙,也没办法!”那女的觉得命运弄人,就是如此。

    让李天照参与紧急事件,却不与之碰面,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混沌暗灵一旦成形,他必然死路一条。

    临死,还替他们发挥重要的诱饵作用。

    亲自下手杀李天照这种事情,蠢到极致了也不该做。

    所以丰吟从没想要那么做,眼下这样,一举多得,实在再好不过。

    李天照并不知道黑暗中的是什么东西,但他却知道,那东西大约有多高,多大,形态大约是如何。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