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九十八章 诏令
    夺风城城长派出去的六队人,在进行日常侦查的时候,突然被风杀城的人伏击,六队人,两百多个,全都没能回来。

    而且被伏击的地方,还留下了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消息很快传遍全城,都知道是丰收城的报复,夺风城城长尤其愤怒,匆忙从城里无归属战士中补充战斗单位,可是,他失去的六个百战将,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而临时补充的人员里,会不会有别的副城长安排的内应都难以确定!

    更不要说,这类人没有忠心他的理由,随时可能被更好的优厚条件挖走,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夺风城城长盛怒之下,又有意削弱几个副城长的力量,趁机慷慨陈词,发动相当规模的复仇战斗。

    浩浩荡荡的大群战士杀奔夺风城,两边在城外厮杀了两个时辰,各自都死伤了些人,又都疲惫了,夺风城这边的终于撤退,风杀城的也得以休息。

    城墙上,玫千战将看敌人退去,一群跟随她不久的百战将们信服她计划安排的伏击行动,纷纷簇拥着她去喝酒,玫千战将又不忘把风杀城城长请了去,又殷切主动的对那些百战将们说,他们中有一半是跟着城长的。

    这也就是把一半功劳白送给城长的意思。

    风杀城城长本来对她有所疑虑,此番看她如此积极的立下了功劳,还狠狠挫伤了夺风城的威风,不由对她的胆识能力刮目相看,才觉得她不仅仅只是个好看,更能发展成为他得力的部属。

    风杀城城长目前是玄级千战将,距离万战将还要一些年。玫千战将如果能自己设法挣功绩,还都识趣的把手下人名义上归到他旗下送功绩,那这样的好看女人,岂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助力?

    将来他如果成了万战将,这风杀城还能交给她坐镇,更能直接归属在他旗下。

    不过,风杀城城长可不想玫千战将跑的太快了,更要让她习以为常的付出,于是就说:“怎么才一半?不是只有这队人是我送你的吗?”

    玫千战将暗暗咬牙,没想到风杀城成长如此狠,竟然要吃掉九成功绩!

    可是,她的笑容却纹丝不变,还亲昵的抱着他胳膊说:“是我喝多了,糊涂了。多亏城长提醒!”

    风杀城城长很满意的哈哈大笑,还故意当众摸她一把,以示绝对占据的权威。

    那些百战将们脸上都笑着,却有好几个心里都骂着。原本他们并看不起玫千战将,但对于她的胆识和部署能力却服气,此番看城长什么都没做,却离谱的拿走九成,自然而然的替玫千战将不平。

    深夜的树林。

    玫千战在溪边的大石头躺着,透过枝叶看天空的星光,不由泪流了出来……

    她原本不是这样的,也没想过这样,可现在,却在做着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角色。

    李天照来的时候,看见她那般模样,也只是在大石头上坐着,沉默的听潺潺溪水的声音。

    突然,猫头鹰那难听的叫声响起。

    玫千战将猛的坐起来,注视着李天照说:“我想杀了他!我每天都想杀了他!”

    “你可以。”李天照没有劝说。

    “是啊,我可以!”玫千战将抱着头,眼里的泪水流出来的更多,声音里也透着难以抑制的痛苦。“我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他!但是,但是我却没那么做。为什么?我骗自己说是希望等将来让他死的更痛苦。但其实是我已经无所谓多当一段时间可耻的角色了!我就是为了多建立个人威信,等到将来杀了他能取代位置,当上城长的时候再下手!你说,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过去那个宁可种花养草一辈子也不愿意污浊了自己的我,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

    “我也是乡村出身,从小没见过世面,大家说的都是奋勇杀敌的事情,都是伟大武王让死者死而复生的奇迹。武王代表无所不能,代表一言决定天下事情的权威,战士只有忠勇杀敌获取功绩,最终才能得到武王恩赐永生的殊荣。”李天照原本也有心结。

    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单纯的杀敌立功,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可是现在,他在这里做什么?这些事情,不是他想做的,也不是让他开心的。却又是,目前他可以看到的,唯一能够获取功绩的途径。

    “孤剑李天照本来就是这样。但现在,你会玩弄阴谋,会利用形势两头谋利了。”玫千战将说的,就是李天照本来想说的话。

    “是的。如你一样,我也不喜欢这些事情,也讨厌这样的自己。我也不想用什么借口美化自己,时至今日,我仍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心里还是觉得做这些很痛苦,但不会迷茫,不会犹豫。因为我记得自己追求的目标是什么,是进武王殿,复活父母,还有亡妻。而这些,需要功绩,需要很多很多的功绩!也只有足够的功绩才能获得武王的赐予!如果这是通往目标的必经之路,我就必须闯过去!”

    “然后呢?”玫千战将望着他,追问,因为那些也许,还会是她的然后。

    “我认为这是一段时期的必经之路,而不会是永远无法再选择的路!但凡还有别的可能,我就还会做回自己!不为洗脱今日的污点,那是我必须背负。只是为了重新当回那个,自己喜欢的模样!”李天照在决定了进行眼前的计划时,就想过好几天,最后是这么想的。

    “……我希望你成功,那会让我看得到找回自己的信心。”玫千战将擦去泪痕,深吸了口气,正色道:“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这些是目标信息,这个千战将定期去孤行人村,是夺风城城长用过的刺客之一,你在路上截击。另外还有几个百战将也在这天去孤行人村,你安排人伏击领功。如果他们出发时间接近,我会安排人拖千战将一会。”李天照交待罢,要走时,玫千战将又看着他问:“你真没兴趣享用我吗?我、我想知道,自愿的感觉。”

    “不是说了,那并不是我们喜欢的自己的模样。”李天照径自走了。

    玫千战将却不急着回去,她来这里多了,时常还宁愿独自呆在此处,至少安静。而回去了,就又要开始扮演,那个她自己都讨厌的模样……

    李天照助力北风青云削弱城长这个对他恶意极深的敌人同时,喂养着玫千战将功绩,许多时候未免城长设陷阱,他还亲自压阵,以防不测。

    这天,玫千战将看见过去的一个千战将到了孤行人村,又回来,紧接着一群埋伏的人出来,大群人聚在一起,说着徒劳无功、白辛苦了之类的抱怨话。

    玫千战将后怕不已,两城的城主到底不是吃素的,因为李天照,现在两边都掀起了袭击对方的热潮,以至于许多真消息里混杂着陷阱。

    如果不是李天照压阵,她今天就完了。

    玫千战将本来准备退走,不料李天照却拽着她,摇了摇头。

    他们耐心等了一会,那群埋伏的人折返回去复命了,而那个充当诱饵的千战将却又去了孤行人村子。

    玫千战将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对李天照更是佩服,低声说:“你怎么知道这人还会去孤行人村?”

    “他以前既然经常去,最近到处有袭击的事情,他势必要收敛小心,此番充当了诱饵,自觉安全,于是趁机去孤行人村不是很正常吗?你蹲守着,等他回来了下手,最近的形势,很少有人在孤行人村留宿,不会等太久。”李天照叮嘱过后,独自走了。

    他穿过山林,途中靠把握气流,发现了还有别人也在攀越难走的山路,也是夺风城的战士,受最近互相袭击的热情熏陶,也想去伏击风杀城那边从孤行人村子折返的敌人。

    李天照避开了他们,找到也在蹲守的大刀客。

    “副州长放心,确认了目标背后没尾巴,估计一会就出来了。”大刀客最近还是以单独袭击风杀城的千战将为主,消息当然是玫千战将提供。

    玫千战将靠李天照得自北风青云的消息,让越来越多的百战将为首的队伍有了袭击的好差事,现在实际上听命于她,奉她为首的百战将突破二十个了,加上十战将和在编战士,她手下有七百多号人了。

    明面上这些人都在风杀城城长旗下,但实际影响力,玫千战将已经跃居第五,成了一号人物。

    发展的如此迅猛,也让李天照切实体会到,不管是风武王,还是玄天武王这边,都差不多。千战将有本事安排差事,谋划得当,就能很快聚拢人手,形成自己的力量。

    功绩,就是战士的追求,也是能否聚拢人的关键。

    李天照确认大刀客蹲守的情况,又奔走山林地带,接连跑了好几处地方,这些是不同地方准备袭击风武王战士的队伍。

    其中有大刀客过去的伙伴,还有望天村队长带领的人,守护城战士的队伍,以及夺风城这里组建起来的两队人。

    李天照只要在城里,就会有人主动上门,恳求加入到他旗下,但他的情况注定只能走精锐路线,没办法兼顾太多队伍,目前编制是九队,加上在都城常驻的混沌剑客蝴蝶剑,一共是十队人。

    风杀城和夺风城两边掀起频频的袭击之风,让局面更混乱,也很利于李天照练兵练将,同时也让玫千战将经营发展自己的力量有了很好的基础。

    北风青云及两边的副城长们都很乐意战斗多一点,很愿意战士们的积极性更高一点。

    战斗,才有功绩。

    战斗,副城长们才有机会继续壮大自己,才有机会指望城长的影响力继续削弱。

    半年的时间,夺风城城长手下的心腹,失却了大半。

    北风青云已经开始有意在人多的场合,公然挑衅城长,以此告诉城里所有人:夺风城城长今非昔比,现在夺风城实力最强的人,是她北风青云!

    而旁人眼里,北风青云的实力日益增强,是从孤剑李天照来了夺风城之后开始的。

    许多有志向有本事的战士梦寐以求的希望就是加入到李天照旗下。

    但他还是一心练兵,控制着人数。

    他盘算着,有这么一年的话,就都起来的差不多了。

    到时候,能够击杀的敌人级别更高,他获取的功绩也就越来越可观。

    可是,都城却突然送来急令。

    ‘混沌天境将启,速回。’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