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话外
    旁的王将们都说,正午开始的混沌之气,达到浓度的极限,性质就开始往浑浊的方向变化,战印也就吸收不到力量了。

    因此,正午之后,混沌之心无法制造混沌之石,王将在这里也吸收不到力量,也就都不来四方之地的彩色光雾区域里了。

    李天照的战印也不能吸收混沌之气了,可是他的体印,却吸收的比早上更欢快!

    路上哨塔上职守的战士看见,以为他刚来这里还不知道,就说:“孤剑是去四方之地吗?哪里正午之后就吸收不到混沌之气了。”

    “啊,我知道,只是找个地方练剑。”李天照如是回答。

    “孤剑的千杀剑法厉害,是该找个合适的地方。”那战士误以为他是怕别人看见剑招,在四方之地的光雾区域,就不怕了。

    ‘旁人不来,我却恨不得住在这里,一个人清静的练剑,让体印尽情吸收混沌之气,简直自在!’李天照在彩色光雾中挥剑,一如既往的练了起来。

    只是这里面的环境情况稳定,他挥动的剑也就很容易实现最速的那条曲线轨迹,适应性上的修炼,也就没有在外面那么好。

    偌大的四方之地,彩色光雾迷蒙,李天照一个人在里面挥剑,吸收着混沌之气,倍觉清净舒爽。

    ‘四方之地真是好地方,王将们轮番在此驻守,积累一年下来,也等于是去了一趟去天境的平均功劳,天级混沌之心在这里更安逸,没有特别功绩追求的王将们也就没什么去天境冒险的动力了……’李天照这时候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天境里,还会有那么多万战将参与的名额,只是因为正常情况下,王将们不愿意去。

    金剑王那种对功绩需求很高的,才会平时在四方之地轮番驻守,天境的时候又积极投入。

    李天照这么想着,突然蹦出来个疑问。

    ‘如此说来,龙王他们是否也会来这里?’李天照暗暗猜想。

    但实际上,如四方之地这类制造混沌之石的特殊区域,并不止一处,只是四方之地是这类地方里最大的。

    天王城。

    黑夜。

    混沌暗灵的首领暗剑王,带着四个从虚弱状态恢复过来的暗灵一起出城。

    它们都是本体状态。

    黑夜,是他们的白天;而白天,仍然是他们的白天。

    于它们而言,没有光与暗。

    但是,它们有恨。

    “首领,我们替天武王拼命,今天还被恐怖的孤剑杀了两个,结果首领的身体受伤他们连治疗殿都不让用!还要首领舍弃了肌体,也受一回离体入体的痛苦!”

    “天王城的人根本不把我们暗灵族当自己人!”另一个暗灵的声音也异常愤慨。

    “首领,我们还替天武王拼命做什么?”

    “……”只有一个暗灵沉默不语,它也有想法,但它愿意相信暗剑王的决定。因为今天之前,他们都挺好的,说到底是因为恐怖的人类——那个孤剑的到来,才让他们险些全军覆没。

    “今后暂不动玄天武王的人,他们这些王将一月一轮替,孤剑什么时候被替换了,我们什么时候再袭击玄天城的王将。在此之前,盯着大地武王和黄金武王的王将打。”暗剑王心中同样愤怒,但冲动的时候却早就过去了,最初它就打算的很好,只是,被孤剑打乱了。

    “我们暗灵族不是替天武王在卖命!是替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没有兵器,打坏了就不能修补,被他们围剿就会伤亡惨重。现在寄身天武王座下,就能放开手脚去救应别的武王领地里刚成形的族众;我们发挥的价值大,甚至可能让天武王为我们提供助力;将来还能有武器,食物,物资。就能都有安稳的环境学习人类的东西,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等将来我们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不需要这样!”

    道理,暗灵们都听暗剑王说过。

    只是,现在的感觉很让它们悲愤,憋屈。

    暗灵们都不说话,默默的跟着暗剑王。

    却发现,它距离最近的村镇越走越远。

    “首领,我记得最近的村镇不是走这边。”

    “我们要去交界线那边,在大地武王的村镇找合适的身体。”

    “那来回要多花两天时间啊?”另一个暗灵很不解,它想早点拥有身体,人类的肌体中的各种感觉,会带来很美好的体验,那是暗灵本体所没有的。

    人的身体,吃有吃的愉快,听有听的惬意,触摸不同的事物会冷会热会觉得温暖,还有光滑粗糙等等不同的感受……

    它们很喜欢当人,也对人的许多活动充满了解和学习的兴趣。

    所以,早一天找到新的身体都是好的。

    “我们不能在天武王所属的村镇找身体。”

    “……首领要这么忠心吗?我看天武王也不可能在乎村镇里死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啊!”

    “他在不在乎我不知道,但我们要让他觉得,我们对他很在乎很忠心,我看人类都喜欢忠心的助力,我们伪装的越好,价值越高,天武王就越会希望多一些像我们这样的帮手,就会更愿意放过刚成形的暗灵族!”暗剑王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因为在孤剑面前接连遇挫,让它不由的意识到,他的强大,还没到能横扫一切的地步。

    孤剑是玄天武王座下,当初还不是万战将,现在也还不是王将。

    这就如此厉害,那王将里总该有一些不比孤剑弱的吧?那么统领天下的大小武王,那得有多强?

    它们暗灵族,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聚拢。如果不能好好把握机会,就会灭亡。

    一行五个暗灵,穿过边境,找到了镇子上百战将的居处。

    他们有经验了,这里聚集的战士总有好几个,而且里面还会住着不止一个女人。

    这些战士,哪里是暗灵的对手?一个个都没来得及发出响动,就被打晕,不一会,满屋子里的人都倒在地上。

    暗灵们各自挑选喜欢的身体,暗剑挑了个很美艳的女人,漆黑的本体缓缓挤压、融入的的时候,另一个暗灵说:“首领还是喜欢女人的身体啊?”

    “前面大,旋动的时候重心前倾,能更快。”暗剑王以用剑对比的实际体会出发,哪怕只能快一点,它觉得也非常重要。

    “我喜欢男的,做什么开心的事情都简单直接,哎,当人真好!”

    “我喜欢魁梧强壮的身体,吃东西装的特别多,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特别过瘾!”

    “我也喜欢女的,那些男的个个眼睛在我身上停留的感觉特别好。”

    “我喜欢模样凶神恶煞的,走哪别人都自发躲开,可好玩了。”

    暗灵们各自挑选了身体,侵占的过程中,那种一点点的强行挤入,会让它们感觉到身体像是被什么撑的要裂开那样剧痛。

    这过程很难受,而且耗时不短,正因为如此,它们轻易不会愿意换身体。

    这般体会着全身剧痛,仿佛都要裂开滋味的过程时,有个暗灵说:“我们要是能有武王的力量就好了。自己有治疗殿,还能把战死的同族救活。”

    暗剑王没有说话,它也在忍受着占体的痛苦。

    可是,它也希望拥有武王的力量,断肢亦可再生,死亡亦可复活。

    然而,若有那样的力量,那它也就可以当武王了。

    暗灵离体难,但入体却更难,耗时更久。

    当暗剑王终于完全融入了新的身体,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它真的不想再换一次身体了!

    天黑了。

    夜已深。

    李天照的剑停止了挥动。

    汗水早把身体湿了一遍又一遍,但有混沌之气的供给,肌体的疲惫能够迅速消除,劳损也能够恢复。

    他所以停下来,是因为突然吸收不到混沌之气了。

    夜晚的四方之地,光雾看似还是彩色,但颜色却有些暗。

    ‘他们说夜晚全是混沌浑浊之气,到早上了才会改变,现在体印完全吸收不到力量了,看来是这缘故?’李天照走出四方之地,吹着外头的风,份外舒爽。

    黑乎乎的夜,月藏在黑云里,只靠远处没有被云遮挡的依稀星光,根本不足以照亮行走的道路。

    李天照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因为他距离王将,更近了。

    即使这仅剩的距离,其实比过去走过的路加起来还更遥远,可他却觉得满怀希望。

    玄天城城门已经关闭了。

    李天照喊了声,上面守城的人吊着火把下来,看清楚他的模样和举着的剑和战印了,这才拉绳子把他拽了上去。

    “万战将真有雅兴,这么晚还在外面逛。”那战士心想到底是初来乍到,对什么都好奇,过些日子,也就不会了。

    “辛苦了。下回我自己抓着绳子上来就行。”李天照寻思着,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职责所在!没什么。”那两个战士答应的一本正色,俨然一副哪怕拽他千万遍,也不会怕累偷懒而疏忽职守的模样。

    李天照下城墙的时候,碰上一个女人,穿着华贵,在城墙楼梯迎面碰上时,他也不认识,就只是微微点头,径自过去。

    那女人却突然回头喊住他问:“是孤剑吗?”

    “是我。你是?”李天照吃不准这女人是否王将,但看她穿的鞋子虽然好看,却完全不利于战斗,衣装繁杂,不利于动作变化,身上也没带着兵器,实在不像。

    “我是金剑王的十六夫人,听说过你。”那女人挂着微笑,只是眼里透着些别样的落寞。

    “原来是王将夫人!”李天照却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

    “孤剑怎么会在这里?北风州州长来了,带了许多让人喜欢的新鲜礼物,听说众王将都去了王将厅,孤剑是已经玩乐好了吗?”

    “我在城外闲逛,刚回来。礼物就免了,现在只想回去洗澡睡觉,告辞。”李天照觉得,王将夫人的话里似乎有奇怪的意思。

    “孤剑何不去看看,兴许有你喜欢的。”

    “也好。”李天照下了楼梯,回头看了眼,见王将夫人还站在那,望着他。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女人的心情似乎不好。又一再让他去王将厅,李天照还有点好奇,到底是些什么礼物?

    好吃的?所以新鲜?

    ‘城外有耕地,还有猪牛羊,也有专门在周围山上打猎的,要说好吃的,难道是水里的鱼虾之类,冰块冷冻了带过来?’李天照不由觉得肚子饿了,抖擞了精神,快步往王将厅去。

    王将厅,本来只有王将可入,因为过去长期只有王将驻守玄天城。

    但李天照既然来了,过往也不是没有类似情况,自然也可以出入。

    除了他们,旁人原本都没权力进出,不过,久无战事,这地方也没有最初的意义,也就没那么严格遵守。

    但李天照进去的时候,发觉里面的人很多。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