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二百零一章 新梦村
    曾经夹缝中艰难生存的孤行人,因为杀戮千影,也就是樵夫背后的助力,现在竟然成了边境对立城市之间的决定性力量。

    “孤行人会干涉边境城市的争斗?”李天照还是觉得,这不像是云暮烟的作风。

    “孤行人一直都有替城长做事换取物资的传统,现在他们拥有万战将战印的力量了,就有了影响城市内斗的能力,城长当然要预防。”那副城长的顾虑比前一个副城长更深,不但担心他自己的安危,更认为不做通孤行人那边的工作,就难以让南边城城长的位置被撼动。

    李天照决定去孤行人村子看看,他记得守护城和南边城之间的村子,是梦中游夫妇管事的。

    李天照没指望能碰上云暮烟,因为知道她奔走于各地,主要精力目前应该还在诸多武王争斗激烈的边境。

    距离上一次到村里来,其实没有过多久。

    但是,李天照看见梦中游村子的规模,竟然扩大了好几倍。

    本来的地势不允许,于是许多新增的房屋比过去更分散,高高低低的环绕村子周围坐落。

    即使如此,村子里的人的密度,还是远远超过以前。

    李天照穿着披袍,带着面罩,却也根本不引人注意,因为村子里类似他这种装扮的人不少。

    村子里过去是赌屋,现在是室外搭着木棚遮挡阳光和雨雪的赌摊,大大小小,走哪都可能看见。

    李天照经过一处,看见一群人围那赌的热闹。一个女战士,看着是风武王那边的,刚输掉了最后一块战印,懊恼的嘴里说着骂咧的话,眼看着又开一局,旁边有人怂恿说:“压身啊!说不定就翻盘了!”

    那女战士眼看这局快落定,把心一横,叫到:“压身!”

    李天照有点好奇,不知道压身是什么意思。

    就见有一个在那赌的玄天武王那边的战士立即喊说:“两块在编战士战印买!”

    一时不见有别人喊话,那女战士很是恼火,冲刚才怂恿的人骂道:“叫我压身你不出价?我才值两块在编战士的战印啊?”

    “今天没多的印,出不起价,上次我愿意出一块十战将的印你自己又不肯压。”被质问的战士还是不肯出价。

    那女的就急声喊问:“没人出价了?就让这混蛋拿两块在编战士的战印占我便宜?”

    “快点快点,买定离手了!开了开了——”坐庄的却不耐烦给那女战士时间,更多等着胜负结果的纷纷催促,于是这局的结果就又开了。

    那女战士,又输了。

    出价两块在编战士战印的战士取出战印丢桌上,一把拽着那女战士就说:“走!”

    那女战士暗暗咬牙,分明不甘心也不情愿,甩开他手说:“老娘自己会走!赖不了你的账!”

    李天照好奇的跟了他们一段,发现他们走出村子,寻了出每人的地方就开始过密接触了起来。

    ‘真是赌红眼了吧,两块在编战士的战印就压身了?’李天照总算明白压身是什么意思了,料想正常情况下,那女战士肯定不会做这种交易。

    李天照没兴趣看后面的发展,自顾又回了村里,逛着,又看见很多不大的小房子门口都坐着男男女女,其中还有些都蒙着脸,或者带着有面纱的帽子。

    但更多小房子的房门却关着,李天照正好奇这是干嘛的,就看见有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还在系上衣的男人,门里面的女人,正从床上坐起。

    一个女人冲李天照招呼说:“我只要三印,包你喜欢!”

    李天照没兴趣,只是好奇为何还有蒙脸的男女,目光不由在其中一个身上停留的久了些,那个遮脸的女人就说:“十印,不还价。”

    李天照心有猜测,就驻足问她:“哪边的?”

    “我蒙面干嘛?”那女人口气不快,但这已经是回答了。

    李天照知道了,这些是两边城里的女战士,为了怕人认出来,故而蒙面,交易的价码竟然也比不蒙面的更高。

    知道了是什么情况,李天照也就离开远些,去看看别的地方。

    除却这些,就是吃饭喝酒的地方了,还有接受典当的铺子,却只有一间,应该是村里开的。

    李天照以为只有这些,转了会,突然看见座房子的牌子写的是:‘交换功绩’。

    ‘功绩还能交换?’李天照好奇的走进去,见里面虽然有人,却并不多。

    “带货还是带消息?”有个男的凑过来询问,李天照说:“第一次来。”

    “带了物资就是买消息,带了消息就是来交换东西或者别的消息。”那男的解释的很简洁。

    李天照就问:“换消息需要什么物资?”

    “那边墙上列的有,自己去看。”那男的打量着李天照,不见披袍下有装东西的包袱,关心的确实来买消息,那也就是买不起什么大消息的,于是没了耐性侍候,一句话打发了就走开一旁,跟几个相熟的在那聊天说话,却又望着李天照的背影,分明是在谈论他。

    “第一次来,我猜是在编战士。”

    “我猜十战将。赌十印,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要是十战将我还能回来跟你扯淡?”

    两个人就这么赌了起来。

    李天照看了列明的交换标准,都是用物资换取在编战士,十战将的信息,根据战印级别划分了物资的多少,而物资的类型又都根据类别设定了对应的数值,需要交换什么信息,有什么物资,自己就能对着计算出来。

    ‘孤行人对物资的需求中,还是矿物和食物最高。但也正常,边境城市的粮食节余不算多,又不能随意动用库存,总要有些操作,不太可能给予梦中游村相当程度的富余。没想到村子里竟然有买卖两边人员信息的交易,还真是想的出来!’李天照想着,又问里头看似管事模样的人:“你能定多大的交易?”

    那人抬眼打量了李天照片刻,反问:“你能有多大的买卖?”

    “买多个千战将的消息如何?”李天照见那人立即收起了轻慢态度,说:“那我要去问村长,你等会。”

    两个打赌的眼看掌事的人竟然出去了,观神色,分明是大买卖,不由面面相觑,颇为诧异。

    他们刚才的赌约,成了流局。

    十战将、甚至百战将的消息,都不值得这里掌事的人做不得主,还要去请示。

    于是披袍遮身的神秘人是谁,就成了他们此刻最感兴趣的猜想。

    不多久,掌事的人回来了,请了李天照从后面出去,一路往梦中游居处过去。

    高大肥壮的村长梦中游气色不错,见到李天照被领来,开门见山的说:“要谈买卖,就就请露脸。”

    “好久不见。”李天照取下袍帽,解开面罩。

    梦中游吃了一惊道:“是你!”

    “梦中游村子的变化很大。”李天照打量着,发现梦中游比过去多了护腕,护颈,头护等战士的装备,材质精良,像是出自都城中为万战将级别打造装备的铸造师之手,不由暗觉疑惑。

    照理说,守护城和南边城里,是打造不了的,千战将城长也没能力赠送这样的礼物,他们自己都没条件去那种店铺。

    那么,梦中游的这身崭新的装备从何而来呢?

    李天照推测着,似乎只能是某武王都城里出产的了,大约是孤行人出力帮忙的武王给予。

    “孤王跟云首是朋友,来了当然是贵客,只要我知道了,肯定亲自迎接,何苦绕圈消遣人啊?”

    “还真是误会了,如果有消息,我真的想买。”李天照态度诚恳,梦中游的胖脸上却透着无奈。“孤王你是真会开玩笑!你想买南边城千战将的消息,那就绝不是只需要三两个,甚至都不是几十个能填饱你的胃口,这样的消息,梦中游村上哪里弄?这样的买卖哪里做的起?这还不是消遣人?”

    “村长这话怕是太谦虚了。我听说两城城长现如今都要主动与村子维持良好关系,凭村长的力量,随时可以改变两城的状态。真要卖消息,多少千战将的都应该有办法吧?”李天照不确定梦中游是否心有顾虑,就继续表示渴求的诚意。

    “这生意能做,我肯定愿意。孤王这些想必是听别人说的,我们孤行人现在的生活是好过多了,但又怎么敢飘飘然起来?还说什么影响两城的权力格局?我们真敢那么做,武王就敢把王将派到边界城市来,直接灭了我们村子!两城城长有顾虑,那是他们的想法。云首清醒的很,我也清醒的很,维持现在的状态,就是我们孤行人最大的幸运了,再做更多,只会招祸,所以孤王要的买卖,不可能做的起。”梦中游的一席话,让李天照了解了状况。

    很显然,什么梦中游可以改变两城局面之类的,属于南边城的那位副城长过度推想。

    “这么说,两城内里有什么变化,你们也不会插手了?”

    “不可能插手任何城市的权力格局,那就是自取灭亡。”梦中游说的肯定。

    “那么,如果需要万级战力保护人的话,需要支付什么?”李天照寻思着,那就可以直接雇佣了。

    “这个好说,孤王有千山城,丰源城助力,前妻又是丰收城的主心骨,代价肯定给的起!”梦中游笑了起来,因为这买卖,能做。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