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心语
    “他们现在教不了你了!而你说起跟他们的往事,也都是村里见面,他们教你本事的事情。他们还没老,还是十年前锋芒毕露,最自信满满的状态。你这个当儿子的靠武勇之威成就最年轻王将的威名,他们在你面前,如何当父母?在旁人眼里,又如何当你父母?换了是平庸的战士,那也没什么,你好他们乐得舒服自在的享受了。然而,你爹娘可不是那种人,他们肯定要战斗,要杀敌立功的,因为是孤王李天照的父母,他们还必须更拼,更勇!等他们升上千战将了,也适应的差不多了。现在,少见面就是最好的。这当然是逃避,但有些事情,就需要靠逃避换取缓冲的时间,这你应该可以理解吧?”

    李天照望着酒宴的场地,许多人正爆响喝彩之声,直说搏命鸳鸯叙述的状况惊险的吓死人,亏得他们武勇过人才能化险为夷云云。

    陈皮叹说:“他们过去不会这般当众讲故事,其实也是在勉强自己,因为他们是你孤王李天照的父母,今天才会成为主角,他们就必须设法当好宴席上的角色,然而他们没有经验,又到底还是过去当十战将的经历,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当好这样的角色。其实他们自己又何尝不知道,那些喝彩之声只是看你颜面的恭维而已?坐在那的,除了自己人,都是守护城的百战将,谁不是身经百战,谁没有经历过许多凶险的厮杀?又哪里真会在意别人经历的生死凶险事情。”

    “我明白了!以后这些事情,还要请千战将多费心。我与爹娘确实需要磨合,也需要适应彼此各方面的情况。虽然心急,但这些事情不是靠说几句话,做几件事就能解决。情感到底是源自于积累,问题的解决,也就需要时间。”李天照觉得,他父母突然死而复生,面对的压力也确实很大,心情大约跟他是差不多的。

    他们都对彼此存在‘应该怎么样’的期望,但真正是怎么样的,却不可能是如期望那样。

    只有时间,才能慢慢的让他们更深入的了解彼此,知道彼此到底是什么样的;也只有时间,才能让他父母知道如何面对全新的处境。

    酒宴还在继续,李天照的父母看似说的十分开怀,守忠带头,时而喝彩,时而被他们逗笑那般笑起来,于是那些百战将们也都跟着喝彩,跟着笑。

    李天照回去后,就问父母要不要听守忠和旁人也说说他们遇着的惊险经历,他父母当即就说好。

    守忠就接话话头,开始分享,末了,他又让旁的百战将们一人说一个。

    如此,李天照的父母终于能缓口气,歇息着。

    李天照低声说:“爹娘想说话的时候就说,累了就让他们说。只是图个热闹,你们说时他们会听着,你们想听时他们会说着。”

    这话无疑让他父母觉得心定了不少,突然面对这么多百战将,还有守忠这个城长,关键这些都是守护城里的人,让他父母难以做到从容面对。而现在,他们正在紧张的适应中,此刻,无疑让他们明确的知道了,他们可以怎么做。

    “我们知道!”李天照的母亲一如既往的要强,末了,又看着身旁的儿子说:“天照是王将,当然想说就说,想听就听!”

    “娘这么说的话,姑且可以算是王将的特权吧。”李天照不禁笑了,其实他心里并不这么想。

    即使是个在编战士,只要愿意就可以说,当然,有没有人乐意听则是另一回事。

    但对于李天照来说,他以前也没考虑过这种问题,因为满脑子是功绩,与此相关的他就敢拼命,于此无关的他就没工夫在意。

    “王将很忙吧?”李天照的母亲本来也想多了解他的事情。

    “本来事情很少,但我因为奔走夺风城和守护城,并不能一直在这里陪伴爹娘,但会尽量多来看望。偶尔可能碰上武王临时交托特殊任务,离开的时间长短就不一定了。但守护城这里的事情,爹娘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守忠说,他也是自己人了,目前在我旗下。旁的没什么要在意的,唯独千杀剑法的事情关系比较大,既牵扯到别的王将,还涉及旁的武王,多方面综合考虑之下,我没办法传授旁人太多招式。这些天,我仔细考虑后挑选了实用的三招,回头教授爹娘的弟兄们,以后爹娘单独带队,守护城或者夺风城的事情都可以参加,功绩积累的会更快。”李天照考虑之后,觉得还是该首先主动说明关键情况,如果等父母先开了口,他再说这些,倒有不情愿因而寻借口的嫌疑了。

    “三招也太少了!”李天照的母亲果然没再强求传授许多,只是觉得不够。

    “天照说了,既然牵扯的方面那么多,就不要勉强。”李天照的父亲帮忙说话,虽然不明就里,却觉得又是王将,又是武王的,听起来就觉得非同小可。

    “爹娘带队之后先看看情况如何?确实不够用的话,咱们再调整。原本说到底,千杀剑法既是我的绝技,也是爹和娘的,你们该有相当程度的决定权。只是爹娘没复生的时候,这剑法就已经涉及了许多事情,远的先不提,就说花刺王将本是第三王将,与我并肩作战战死重生之后,把她那名扬天下的独门绝技传了给我,作为交换,我传了她三十六招千杀剑法。爹娘想想,我若轻易传别人许多招式,不仅大家伙心里不服,花刺王将知道了,也难免会心理失衡。爹娘关心的其实是够不够用,等尝试一段时间,确实不够的话,再商量着增加,也不晚,爹娘觉得呢?”

    “我看可以。”李天照的父亲当即表态,又怕妻子还坚持,忙说:“天照考虑的周到,如果大家伙够用,就没问题。一上来学的已经比旁人多两招,又是因为我们才开特例增加的人手,他们能理解。”

    “那好,先试试。”李天照的母亲这才答应,但其实,她也如丈夫一样,觉得孩子现在的情况他们完全不知道,听起来牵扯的却都很不得了的人物,自然也不好坚持初衷,再者李天照又留了余地,她实在没道理不答应。

    “花刺王将是谁?天照跟我们说说吧。”李天照的母亲答应之后,又忍不住好奇的关心他的事情。

    “好……”李天照剔除了一些机密信息,譬如四方之地,以及南米之地的任务具体,直说去过哪里,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大概情况。他见父母都听的很认真,完全没有在意守忠旗下的百战将们在说什么,笑什么。

    复生以来,李天照是第一次跟父母聊家常,原本这也是增进了解的机会。

    陈皮见状,十分高兴,就去陪着守忠他们继续说话。

    守忠本来也见机,知道需要维持场景,要是宴席突然结束,有人走的话,氛围也就打破了。

    于是,也不管时候早不早晚,该不该散,一群人就继续轮番讲经历,维持着气氛状态。

    这般说着,不觉时间过的飞快。

    许多人都喝的喝不下去了,困的趴那睡着了。

    守忠打着呵欠,看山芊启都困的靠李天照怀里睡着了,然而他们三个还在那说着,明摆着,把旁人都给忘了。

    守忠看看陈皮,见后者避开他视线,假装看不到似得也趴桌上睡了。

    守忠还能说什么?

    只好也支着脸,就那么坐着合眼入睡。

    他想着,回头还得笑哈哈的对李天照父母说:‘今晚的宴会喝的太尽兴了!’

    东方见白时分,李天照还没有困意,但这些年的大体状况也说的差不多了,他父母听完,许多想法。

    旁人眼里,只有孤王功绩飞升的奇迹,李天照自己的叙述里,却只有当时各种关口做选择的想法,以及经历的关键细节,至于最年轻王将的荣誉什么的,于他经历危险的过程时,又有什么助益呢?

    只不过是这些经历顺利熬过来的附带产物,至于有多少如他那般选择,却不幸没有熬出来的战死者,也就不为人知了。

    李天照的母亲很是心疼,他们夫妻在关键的十年,没能帮上忙,当初说送他进城里的修身殿,也没有实现,虽然他们是战死了,无可奈何,却到底觉得亏欠。

    “天照,你一个人是太辛苦了。山芊启既然是你的妻子,不管以前怎么样,将来你们携手与共一辈子,那就必须并肩作战一起杀敌立功,不可能再是你一个人去拼命!玄天武王座下的战士,奋勇是必须的!你不能由着她的性子,现在你是王将,也不能跟她并肩作战,等过些时候,我跟你父亲升上百战将了,就让山芊启跟我们一起作战!”

    李天照寻思着父母的严厉要求,不知道山芊启是否吃得消,正考虑时,山芊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主动积极的表态说:“这次遇难也让我自己深刻反省了!以后我就跟着爹娘一起战斗,一定会变成勇猛的战士!”

    “好!有这番认识才像话!以后我们会严格要求,一定让你尽快变成勇猛的战士!”李天照的父母十分高兴,他们本来不喜欢山芊启,但她已经是李天照的妻子,只能是想着改变她的认识。

    现在看她如此主动,顿时对她有了期望,印象也就随之改善。

    李天照是很怀疑山芊启能否熬得住他父母的训练的,但是,看她此刻满脸都是积极奋斗的热情,他也不可能泼冷水。

    只能希望山芊启能熬得住了。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