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水雾之中
    云暮烟打量了会窗户外头,淋成了落汤鸡的李天照一会,微微一笑,放了他进来。

    结果李天照进了屋就开始脱衣服,云暮烟不由皱眉。“你干嘛?”

    “洗澡。”李天照把湿透了的衣袍一丢,扭头就问:“在哪?”

    云暮烟气结,这哪是要喝茶?

    “我去给你找身换洗的衣服。”云暮烟说完,见李天照捡起外袍又要往窗外丢,没好气的说:“你这得留着呀。”

    “这还留着干嘛?”

    “你不是要送小冰雪回盟主城吗?”云暮烟没好气的反问,李天照想了想,明白了,却又故作不懂的说:“那又怎么了?”

    “你好不容易忙完回去了,玄衣看见你穿着刚换过没两天的衣服?还是我们这边自己织布做的衣服?”云暮烟简直觉得这是傻呢。

    “好像有道理。”李天照又笑说:“其实原本没空回去,小冰雪如果方便暂时留这,我睡一觉明天就走了。”

    “留下当然可以,但你总是要安顿,能挤出时间送回去吧。不过——她到底是谁?你送来时也没空细说,我怎么见她跟北风寒雪武王长的一个样?”云暮烟其实是想说,她在战斗中看到小冰雪有武王之力。

    “说是北风寒雪武王的子王,但又是不完美的子王,十二岁就被赶出武王殿了,另外还有一个力量完美的子王,应该死在北武王的人手里了。我也没搞懂子王到底是什么,按意思以为是武王的继任人,但武王不死不灭,要什么继承人?小冰雪也不知道究竟,只是听人说子王是武王的第二条命。我推测好像是,混沌碎片加关键混沌印力量必须一样?”李天照这趟来,本来就想问许多事情。

    云暮烟领他去了浴池,本来想走的,李天照使混沌印力量制造了许多雾气充斥了里面,于是两个人都看不见对方了,伸手也只见蒙蒙水雾。

    “这样就不必走了,接着聊,子王到底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就是武王的第二条命。正常情况需要有血脉关系,可悲大地武王的血脉氏族后人那么多,奈何却连一个子王都没有。北风寒雪之地那点人口,北风寒雪武王却不止一个,也真是造化弄人。”云暮烟语气里满是感慨,又叹气说:“从这角度说,也真是天要灭大地武王之地了。”

    “先别忙感叹大地武王的事情了,快说说具体。”

    “你说说情况,子王的情况复杂,不可一概而论,有可能你带回来的就是北风寒雪武王,有可能还是小冰雪。”云暮烟也对这事情颇为好奇,倘若李天照杀了北风寒雪武王,又带回来了北风寒雪武王,那就太荒诞了。

    李天照泡着热水澡,边自挑了关键内容说了。

    云暮烟对于李天照能看到意识离体的事情没有惊讶,原本她就知道,李天照思之**会结成血武印,现在是印成的初期,还没有小成,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就不好判断了。北风寒雪武王临死之际分出来的意识必是自身留存的最低限度,但肯定不可能两份都是,武王之力的种子可以分作两份,但她的主意识却不能。无法预料是被你挡住的那点是主意识呢,还是小冰雪身体里的那部分。但有一点,即便是,因为主意识的部分很少,等于是北风寒雪武王舍弃了自我经历里的几乎全部记忆,成了一个新生、仅仅带着部分记忆画面的婴孩那般。小冰雪的个性会受到一些影响,但不能说她就不是她了。”

    “有点绕,但大体上明白了。子王就是武王备用的第二条命,但武王能自己制造不灭之体,还要子王干嘛?”李天照随意挥掌泼水玩着,问着。

    “武王可以造不灭之体,但不能制造自己的意识。武王的意识受损风险有三个,一是被真武之力的意识袭击;二是被天地自然里的巨大碎片撞伤;三是遭遇碎片灾害。第一点平时不需要担心,即使武王身边有别的武王安排的眼线,只要复活的消息别太早公开,就没时间让敌对的武王埋伏袭击。”

    云暮烟果然知道,李天照听着,不由想到了许多。

    “第二点是难以避免的离体代价,但武王的意识团本身就很强大,一般不至于会倒霉的承受很大的损伤,最不可预测的是第三点,运气不好,强大的武王的意识团也可能瞬息间没命回到身体里。子王是为了第二点和第三点准备的。子王的意识,身体都需要与武王本身达成某种程度的匹配,才能让武王在必要的时候与之意识相容,才能实现意识从弱化到二次新生的过程。”

    “……明白了,武王要的是子王的意识,至于身体,制造自己原本的就可以了。所以混沌碎片和混沌印力量的匹配很重要,尤其是大地武王这样的,否则他的独门绝技就没有了施展的基础。北风寒雪武王的想法也一样,因此那雪王对她而言更合适。”李天照听明白了不少,却也难免想的多。

    “子王的问题细细讨论起来,还很复杂,意识本身需要通过历练才能进一步成长至能够容纳武王主意识的程度。而且,通常情况下子王也只是备着,武王觉得未来二三十年内或许用得上了,才会让子王去经历事情历练成长,在此之前,十二岁时确定了,一般会在封闭的环境里成长,到十八岁时,就会长期冰封。”云暮烟没听到李天照做声,大约猜到他在想什么,却不主动多言。

    “记得你说过,玄衣的事情,我不必太细究,反正也没什么影响,是不是因为,她其实就是玄天武王的子王?所以身世经历是假的,因为长久被冰封,因此她本身的记忆很少,用的是另一个王将的记忆碎片作为虚假的身份?”李天照想到的就是玄衣,身份不符,而且战斗力强悍的惊人,尤其那独门绝技那么厉害,却没有人听说过。

    “十之**。但我想,玄衣的情况可能更复杂点,玄天武王不一定是为了使用她。因为……她可能是玄天武王亲生的。”云暮烟这句话说出来,李天照是真的懵了……他本来就正在想,难怪子王肯定会忠于武王,会拥有特别不同的权力,跟武王的关系也似乎特别近。

    倘若玄衣还是武王所生,那……又不同了。

    “是跟樵夫吗?”对此,李天照早有推测,此刻说到了,他也就问了。

    “我有这种猜测,但不敢确定,也还不敢跟师父提起。如果是师父的女儿,那就是玄天武王第一次生育,结果就恰好是这般完美的子王,这运气未免太好了。”云暮烟不是很确定,又说:“但这时候玄衣入世,玄天武王实际上又并没有急切需要子王,她也有不止一个子王,我推敲着,实在又很可能是她与师父的女儿了,原本他们的孩子长久没有任何消息就不寻常。”

    “我妻子是樵夫的女儿?”李天照倒没有什么不喜欢,只是觉得,这是不是太有缘份了?“情况有点混乱……”

    李天照本来还想问问武王之力的事情,此刻却没空想别的了。玄衣若是如云暮烟推测的那样,也与至今为止的情况吻合。

    正常王将都阅历很丰富,像北风青云那样的千战将就经历过多次婚配了,哪里还会对情爱十分上心在意?也就他这般年轻的才会,可玄衣分明与他差不多,还有许多别的事情上,玄衣都不像是个阅历丰富的王将,但做事情又特别有主见想法,若是在武王身边呆过不少时候,耳熏目染所致,也就理所当然了。

    “玄天武王会在合适的时候逐步把玄衣自己的记忆分批还给她,让她能够更了解自己是谁,同时也能融合入世后的经历。这过程的长短,取决于玄天武王对玄衣融合历练的变化的判断,满意度越高,还她记忆的过程就越短。”云暮烟顿了顿,考虑片刻,又补充说:“玄天武王可能比较在意的是情感历练,选择你当玄衣的历练,也确实是对你很看重,至少认为你配得上玄衣。”

    “……如此说来,乱战之地的权力确实是早交给玄衣早好,让玄天武王对她的表现满意,早些还她记忆,然后还能一起去找樵夫吃山鸡。至于我,成了不灭王将后就不用操心了,每天练练剑时间就过去了,等到爹娘和千杀派系能上王将的都上了王将,我需要操心的事情就更少了。”李天照相信玄衣说过的话,将来会让他当一个如金剑王那般可以不必困在武王殿的不灭王将。

    “你对玄衣真信任。本来不是觉得,手里没掌握着力量就不足以确保自己有长久立足之地吗?现在都舍得放下了?”云暮烟好奇的追问。

    “这不是放下,这叫权力移交给自己妻子。此外,掌握着的力量本身也分两种,本质是不可替代性,我李天照的剑本身就是不可替代的力量了,怕什么没有立足之地?必须考虑的是父母妻子,还得对千杀派系的未来负责,这两件事情移交权力之后都不受影响,为什么不可以?”李天照早就考虑的很清楚了。

    “许多跟着你的人的权力会被替换。”

    “那是必然,不被替换权力就无法移交。本来跟着我的人,我从来许诺的方向都是功绩,而非权力,当然我也不对权力的问题存在责任,我只保障他们积极求进的情况下,能够更快获取功绩。”

    “既然你都想好了,我该祝贺你,不过,别忘了咱们的约定。”云暮烟其实听说过乱战之地的事情,但她考虑到现在情况也没有继续恶化。那些已经被玄衣清扫了的人死都死了,没死的现在也没有继续触犯玄衣的权威,事情已经消停。

    李天照现在有别的任务在身,这时候说了,他赶回去也没办法让死者复生,只是让他徒增烦恼,不如不说。

    “记得,能升不灭王将的消息第一时间当面告诉你。”李天照估摸跟自己的力量有关,但是,既然云暮烟现在不想说,那就等那时候再说吧。

    正这时,外头有人喊门,是云影。

    “云首,又逮住了个藏在城里的大地狗,还是个万战将,他说不杀他的话,他就愿意透露一个重要的消息。”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