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就是能看到
    那么多年,他为玄天武王做了那么多的脏活啊……

    东剑王于是就想着,武王再如何不念情份,总也会念他一点苦劳吧?也许有一天,会让他在武王殿里得一座不灭王将殿吧!

    至于说,有一天要抹杀他的存在,东剑王是没想过的,或者说是,一直不愿意去这么想的。

    如果他会那么想,也早不可能在玄天武王座下呆到现在了。

    “够了!”金剑王痛心疾首,因为他跟东剑王认识太久了,一起做的许多不可为人言道的事情也太多了。

    此刻,打心里有种兔死狐悲之感,也就不希望东剑王把话说的没有走下去的机会了。

    “你放心!我说这些,不是因为悲愤难当以至于要放弃你的一番苦心!我只是明白了,苦劳不是武王所需!你金剑王早就是不灭王将了,此战之后孤王必升不灭王将,如今那么多可以期待的后起之秀在后面排队看着王将的荣耀。武王眼里,我既没有成为不灭王将的资格,那就该清了功绩别阻碍后起之秀们积极的立功热情!既然如此——”

    “……”金剑王没有做声,忍着,因为,他知道东剑王的推敲没错,本来东剑王就是明白人。如他一样是明白人,那么,什么时候轮到他金剑王呢?等玄天武王不需要他这么一个不灭王将在外面活动的时候?

    “——既然武王需要的不是苦劳!那今天我就用剑向武王证明!我东剑王有资格得一座不灭王将殿!至少眼前大地武王的这位,纵有武王赐予的神力,也还不被我放在眼里!这一战,即使我下一刻就必死无疑,你也绝对不要出手相助!”东剑王的眸子里透出来强烈的杀气,那是金剑王许多年、许多年都不曾见过的模样了。

    那种凶狠的抛开一切顾虑,只求生死不要胜负的绝决,是东剑王当初最威风时候,金剑王见他的模样。

    所以,金剑王抽剑后退了,即使他实在觉得,这不灭王将有大地武王赐予的武王神力,又有不灭之体,无法一击绝命,东剑王单打独斗实在不可能应付。

    但是——金剑王仍然选择抽剑后退。

    他明白东剑王的心情。

    今天,要么他东剑王做到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要么,就死在这里不必回去!

    与他们交手的大地武王的不灭王将一直看着、听着,到了这时,突然生气的怒道:“你们两个演什么苦情戏啊?以为这是哪里?以为面对不灭王将玩这些无聊的手段有任何意义?”

    “闭嘴吧!你这个被时间抛弃了的过时战士!今天就让你见识我东剑王的剑!”东剑王精神振作的握剑在手,他自信凭剑感可以办到,面前的敌人可不会孤王的千杀剑法,即使有武王神力,他也可以办到。

    孤王不也曾经面对会千杀剑法的暗剑王的神力,实现了剑不曾碰撞过一次的奇迹?

    “如果时间久了就是过时,那你们也够老掉牙了!”大地武王的不灭王将很是恼火,只觉得东剑王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在他心里,从不曾觉得自己被时间抛弃,恰恰相反,成为了不灭王将,拥有了不灭之体,他已经不需要去在乎时间,早就超越了时间。

    东剑王为之一窒,是啊,如果面前的不灭王将是过时的,那相较于孤王及战争里的后起之秀,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我不一样!’东剑王挺剑杀了上去!

    没有神妙的招式,因为东剑王的与众不同之处,本就是用可以用平凡的招式迅速制敌。

    东剑王曾经对李天照说过,倘若不用玄天千幻剑法的话,金剑王论剑也不是他的对手,玄天之地只有李天照的剑可与他比。

    东剑王盯着对手,好似在看着那人的动作,其实也在看着那人的眼睛,而后是看着那人的心。

    如何才能看到对方的心?

    东剑王没办法教授别人如何做到,因为那是一种感觉。

    有的对手会需要几招的时间,有的对手在目光碰撞的瞬间,他就可以看到。

    看到后又是怎样的呢?

    东剑王看着对手,在对手的身体有任何细微动作之前,在对手目光中隐藏的信息没有丝毫线索征兆透露之前,东剑王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是的,就好像是能够看到对方想的什么那样。

    这就是他独特的剑感!

    一旦看到了对手的心之后,他就能够在对手有战斗念头之时,立即知道对手拟定的动作,攻势,并且马上做出应对。

    东剑王一直把自己的这种能力,视为天赋加苦练获得的超强剑感。

    他从来没有错过。

    剑光,接连不断的飞闪。

    大地武王那不灭王将的混沌金刺力量,总是还没有来得及有效发挥,东剑王的剑就抢先刺穿了他握剑的胳膊,于是后续的剑劲随着混沌之气外泄,遭遇阻断。

    又一次。

    那大地武王的不灭王将愤怒之下,混沌金刺力量把手里的剑延伸成了长枪,长棍,长锤,巨刀等等兵器!

    可是,没用。

    那不灭王将根本没有机会真正施展,每次刚出手,面对的就是东剑王的进攻,然后,他就仿佛被预判了招式那样,被刺穿了身体输送混沌之气的关键处,又或者是被斩断了右臂。

    一招如此,十招如此,一百八十招了,仍旧如此!

    金剑王一旁看着,难以置信……却又万分惊喜!

    他发现自己错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东剑王厉害,但是,远没有能够得到东剑王特殊封号那般厉害。

    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东剑王远比他以为的更厉害。

    自然,也应该被玄天武王严重低估了。

    ‘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金剑王难以置信。

    那大地武王的不灭王将也不愿意相信,可是两百招了,每一招都如此,不管他如何调整,如何变招,结果都没有例外!

    这绝不可能是运气,也不可能是凑巧。

    “绝不可能!”那不灭王将怒了起来,猛然后撤,想要腾出空间挥动兵器,这是他交手至今第一次主动后退,实在是觉得有失威风。

    可是,这样的战果面前,他已经不在乎丧失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颜面了。

    然而,那不灭王将后撤的时候,东剑王猛然突进,剑还是精确的追着他后撤中的身体刺过来,准确的刺进了那不灭王将身上小又致命的额头眉心处。

    爆开的血腥,还有那大量散溢出来的混沌之气,都让金剑王倍觉惊喜。

    却让那不灭王将倍加羞怒!

    被击毁了的头脸在不灭之体作用下瞬间恢复,那不灭王将迅速再退,东剑王再次跟进。

    眼看计策得手,那不灭王将猛然前冲,举起兵器朝前撞击,料想这一次,东剑王终于中计!

    可是,这一撞时,东剑王仍然如早知道他会这样那般,俯身低头递剑,一气呵成。

    那不灭王将的兵器落空了,他自己的头脸,又一次被东剑王刺中。

    “这不可能——”那不灭王将不管不顾了,右手的剑和左手混沌金刺拟化的兵器一起狂挥乱斩,也不再考虑防守,也不理会东剑王的剑刺中了他哪里,口中愤怒的咆哮道:“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剑要打哪里!看你还能预判吗?”

    东剑王的剑稳稳在手里,没有炫目的奇招,就是些用剑基本的动作衔接而已。

    可是,任凭那不灭王将狂攻乱斩,他的金光还是一次又一次,准确的刺中,又总是动作身法精确及时的避开了那不灭王将的兵器。

    东剑王仍然可以看到,他遇到过真正发疯的对手,却也一样可以看到。因为,哪怕是疯子,其实也一样对于要做什么存在念想,只是那念头和行动之间的时差更短。所以,疯子自己以为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他东剑王却可以看到!

    ‘六百六十招了,一次不曾对剑,一次不曾落空,东剑王究竟是如何办到的?’金剑王一旁观战,看的叹为观止!他突然意识到,过去跟东剑王合作战斗的时候,总是以为他替东剑王抵挡了许多敌人合击的关键打击,可是现在看来,也许不是他挡的,而是东剑王让那类攻击成功的被他抵挡住的。

    只是,他一直不知道。

    那不灭王将剑尖陷入云地,人站在那里,任凭东剑王绕身不断的进攻,也没有动作,只是拿左手混沌金刺变化出来的盾牌护着要害,却也没有什么作用,只要盾牌照应不到的关键处,东剑王就不会客气。

    “……为什么?”那不灭王将的信心彻底崩溃了,八百招了啊!他一直在挨打,一直被阶段,他的混沌碎片和混沌印力量又都是近身作战的类型,全然没有别的手段。而作为一个强力近身类型的力量组合,在最擅长的搏杀方式中遭遇这样的情况,任凭他心志再如何坚定,此刻也觉得动手也只是徒劳,他只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东剑王。”东剑王没有别的话说,他也解释不了为什么。

    原本封闭了的不灭王将殿的彩云门开启了,还开的特别大,外面冲进来了几个不灭王将——那是别的玄天之地王将没能拿下、过来支援的。

    这不灭王将已经对东剑王彻底服气,此刻只有支援的助力才能改变局势。

    金剑王精神一振,举剑上前,熟稔的与东剑王背靠背并肩。

    “一如既往。”金剑王很高兴东剑王证明了自己。

    “一如既往!”东剑王的自信,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的时候,一往无前,不惧怕任何敌人,就如,如今的孤王那般。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