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演变,恩怨
    “是啊,大地部落的传统就是这样,部落里许多战士也是这种作风,但大地武王的反击要比既往的传统手段更激烈。他也不是严格遵循一定不首先攻击别人的规则,偏偏那一战之后过了不久,因为大地武王主张的反击之战,部落首领在战斗中身亡。对于继任人,。当时有两种声音,支持大地武王的是一种;大地部落既往的传统认为大地武王作风太激烈,因此真正最受支持的是大地武王的弟弟。论威望是大地武王最高,但前首领的战死是因为他主张的战斗引起,这个罪责的影响,导致当时两者支持的差距很悬殊,毕竟大地部落普遍更认同符合传统作风的继任人,除非大地武王闹分裂,否则没办法反败为胜。然而,他弟弟当时没有争,而是努力说服一个个支持他的部落长老们支持大地武王。”

    “大地武王的弟弟倒是很有意思,为何没有听说过?是后来不幸战死了吗?”李天照十分好奇。

    “这个以后再说。大地武王本来跟他弟弟感情就好,兄弟俩从小一起练功,一起长大,关键时刻见人心,当上部落首领的时候,大地武王就很放心的把部落大权交给他弟弟,并且许诺说,大地之地,他大地武王活着一天,就有一半是他弟弟的,他若战死,继承人就是他弟弟。他们兄弟二人团结齐心,部落里两种想法的人也能一致对外。偶尔有些争吵,他们两兄弟一起说和解决,虽然大地武王为首的激进想法有违传统,也没有闹出内部权力分裂的情况。”云暮烟说的许多,好像完全没发现,她谈论的这些,远远超过不灭王将单纯起源的问题了。

    “大地武王的弟弟真是个不好权力的人?”李天照估计,事情应该都有关联。

    很显然,云暮烟谈论的期间,不灭王将跟武王其实没有太大差距,而根本缘故,就是没有聚气阵,也没有储备混沌之气的情况。大约那时候战士都一样,也不存在能储备混沌之气,单独供给武王使用的条件。

    “大地武王弟弟的思想保留大地部落一贯的传统,可以不用战斗解决的问题,就不通过战斗;即使被人打了,别人用拳头他就尽量不拔剑,别人没要他命的意思,他赢了也不会要人命;即使别人要他命,他反击胜了,也会尽量和解以后不打,实在不行,那才下狠手。至于权力争斗,他对于大地武王的许多做法肯定是打心里不认可的,但他相信大地武王比他更适合当首领,即使不认可,他也不会说,因为他知道如果一个集体,有两种争执不下的政见,就不能团结,就会互相扯对方后腿,所以他压抑自己的政见,让大地武王能够不受阻碍的发挥能力。”

    “我觉得这人很厉害。”李天照听着,深以为然,特别有感触!

    三十六武王联盟刚开始的时候,如果七星武王跟他不齐心,内部必然会变成互相争斗的两派。现在如果他跟玄衣都要把着权力,也必然会是两虎相争之局,那么别的武王,别的战士,就会因为各自的判断和想法,分别支持他、又或者是玄衣。

    “大地武王的弟弟本来就很厉害,部落武王时代本来应该还会延续很久很久,因为大地武王的弟弟,才会迅速演变出武王体制,无数部落才会在巨大的变革中被迅速淘汰。”云暮烟见李天照聚精会神的模样,不由笑着说:“大地武王的弟弟平时的乐趣就是钻研武王之力,战印是他创造的。没错,在此之前只有体印,没有战印,而且因为那时候混沌之气普遍浓度低,也还没有阴云境之类的,所以体印也只有十战将程度,包括武王也是如此。”云暮烟的话很是惊呆了李天照,换言之,那时期及以前,都是十战将的力量在争雄,而且没有战印。

    “拥有战印了,拥有双倍十战将力量?那可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是啊。那东西诞生时,最初的三十二武王部落都有子王知道,因为他们或者跟大地武王的弟弟是联盟关系,或者是有很好的私交。大地武王的弟弟当时也希望借此结束乱战时代,早些安定下来,大家都可以建立制度,过更稳定的生活。而当时的部落规模都有限,谁也不认为将来会存在如今天八大武王这等体量的领地,因为从当时的条件来看,不可能管理得了这么大的地方。所以大地武王也没有对分享战印的事情反对,也认为将来三十二个部落分不完天下的土地。”

    “双印之力的诞生,可想而知,武力简直是横扫天下。”李天照明白战印的诞生,的确是迅速演变天下大局的根本。

    “当时的玄天,也就是今天的玄天武王,提议说战印的力量不能完全在部落里公开,说了许多顾虑想法,大地武王的弟弟听了,深以为然,对她的意见很认可,尤其觉得玄天说战印力量能够成为将来建立稳定体制的关键。于是战印力量开始就控制在三十二部落的首领及制定的一个子王知道的范围内。当时这些部落都不是嗜血劫掠类型的,那时期全靠劫掠的部落能生存下来的也都转型了,却没想到,得到战印力量的部落里,有一些因此膨胀,违背了最初约定的‘武勇为本,和平兼并为优先手段’,仗着双印之力走上了屠戮的道路,并且在部落内分享了双印之力给更多人。”

    “情理之中。”李天照知道人想控制突然拥有的强大力量,本来就不容易,尤其是那种跃然于众的力量。

    “大地武王的弟弟联合当时立约的其他人,多次交涉,甚至于警告都没有结果。最后眼看事态失控,大地武王的弟弟想起玄天最初的意见,更觉得她说的对。面对这些膨胀的部落,天武王主动提出,必须制止,对于违背约定的人,予以应有的惩罚。为了避免把事情演变成部落之间的战争,天武王提议由他们组成一支双印之力的战斗队伍,不管去哪里都明确意图,说明为何采取行动,追究的只是违背约定者的责任。”云暮烟喝了半碗酒润喉,李天照连忙又给她倒满,一脸的迫不及待。

    “这支队伍命名为武王誓约,可想而知,其战斗力之强,根本是所向披靡。而天武王的天王盖世剑法,也是在这时候大放异彩,同样有双印之力,却没有人吃的起他的一剑,解决拥有双印之力的违约者,天王剑法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天武王击杀违约者时,未免变成部落战争,就会剑指受死之人,当着其部落人的面,高喝‘对着剑说!当初我们是否有誓言约定?是否说过违约者共诛之?’”

    李天照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追问:“莫非对着剑说剑誓的传统,是因此而来?”

    “嗯,因为这做法效果很好,受死者的部落明确知道武王誓约的目的只是针对违约之人,与部落战争无关,作为违背誓言的人,在哪里都是道德上抬不起头来的失败者,当然也就不会有部落为其复仇。所以武王誓约里的成员,全都这么做,后来演变成立誓都对着剑说。”云暮烟肯定了李天照的推测,又说:“武王公约,也是这之后形成的,凡是拥有双印之力的武王,就等于自动加入了武王公约里,敢有违背者,就要面对武王誓约的诛灭。”

    “后来还是有变数吧?”李天照推敲着,否则战印力量不会想像现在这样普及开。

    “是啊。当时有知道战印秘密又痛恨武王誓约的怀恨者,他们离开原本的部落,投靠到当时的几个过去以劫掠为发展方式的大部落里,献上了战印的秘密。他们惧怕武王誓约,又不甘心放着战印力量的秘密不用,索性在部落里普及了战印力量,又一次部落战争的腥风血雨也由此掀起。”云暮烟轻叹道:“期间有许多故事,这里不一一细说,简而言之,天武王得了盖世神力的赫赫威名,大地剑法不可攻破的威名也由此奠定,最初的三十二武王多次颠覆性的变化,最后真正发挥了终结作用的,是大地武王的弟弟和玄天武王。”

    “超越十战印力量的发现吗?”李天照立即想到这个,迅速改变天下大势,必须得有超越旁人很多的力量才可能,否则你有我有大家有,单靠力量的厮杀就很难有最终胜负。至于智计,本来也是建立在武力和资源之上的,没有这些就是空中阁楼。

    “是。他们发现了超过十战印的力量,而且这两个人关系走的很近,对于未来的展望也相同。玄天提议,他们该借助新的战印力量,结束乱世,开启他们认为正确的未来。大地武王的弟弟很认可此事,于是下定决心,回去跟大地商量,要了一部分领地自治,大地武王当时忙于带领部落战斗,也没有追问缘由,二话不说让他弟弟自己挑,诸事自决不必问他。”云暮烟说到这里,注视着李天照说:“这片地方,就是现在丰收城至守望城,以及往南至香米城的区域。”

    “玄天之地最肥沃的物产重地区域?”李天照很是意外,不知道为何后来竟脱离了大地之地。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