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先飞落的寒冰球
    随着四面连接的高墙不断收缩,墙内的范围越来越小。

    云暮烟在墙内,持续不断的发动杀戮千影,无数幻影每一次四面飞散,都意味着至少又有一个万战将倒下。

    云暮烟斩杀街道上最后一个万战将,周围伏倒的尸体,超过一百。

    她周围,已经没有活着的敌人了。

    而云暮烟,也成了个血人。

    她头脸全是血,那对眼睛里透着还没有从连续的拼杀里平复过来的、浓烈杀气。

    四面厚墙里,四排敌人,隔着三十丈的距离。

    他们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

    “你们真会服从八大武王的指挥安排,让你们当马前卒你们就当,只要你们今天愿意送死,在你们没死完之前,他们的王将队就不会全力以赴。”云暮烟扫了一圈,哂然一笑,扔掉了手里那两把满是缺口的剑,随手又在地上捡起来两把,装上战印。

    “云首不必在这里挑拨离间了!你们孤行人有今天,实属咎由自取!原本你们自甘堕落也就罢了,却偏偏在大小武王边界建村,靠肮脏手段腐蚀众武王座下的战士,怂恿他们离经叛道!天下武王虽有容人之心,也由不得你们孤行人如此不识好歹!如孤行人这般不知感恩,视天下武王的善意为愚蠢,实在无可救药!为了天地之间的纯洁干净,必须清扫你们这些污鼠!你云首仗着杀戮千影的力量,自以为可以肆无忌惮,可曾想过今日?”一个天武王座下的王将声色俱厉的高声喊话。

    “孤行人!罪不可恕!孤行人!污鼠!孤行人!必须彻底清扫!杀、杀、杀——”刹时间,许多大小武王的王将、万战将们纷纷高呼喊叫着口号。

    “既然要杀那就动手吧,为什么突然又跟我聊起天了?”云暮烟嘲弄的笑道:“因为八大武王在等、等着盆山区二十四城的万战将到达,然后才能,让天下众武王派来参加清扫队的万战将、王将死的更多,最好全死干净。”

    “哈哈哈——妖孽以为这种笑死人的荒诞之言,能救你自己?”黄金武王派来的清扫队王将大笑讥讽,却没有急于冲上前动手。

    “三十二武王底子厚,座下的混沌剑客经得起损耗,众多中小武王本来就没有多少强力的混沌剑客,清扫队又要求必须派出最强的战斗力,全死在我的剑下了,小武王变落魄武王,中武王变小武王,此后再翻旧帐安插众武王曾与孤行人勾结、包庇的罪证,从落魄武王开始,逐批消灭。八大武王积蓄力量已久,早就想扫荡天下,如今个个饥饿难耐,好不容易等到时机,自然不会放过。”云暮烟摸了把脸上的血污,又抬脚拿战靴底在断了的墙壁上刮着干涸血迹。

    “荒谬!你们孤行人建村时日已久,如果不是你们自己越来越过份,也不会有今日!”大地武王座下的清扫队的王将说的很是不屑,自然是想起之前孤行人的村主帮风武王杀了他们大地之地不少万战将的仇怨。

    “因为以前没有人能开这个头。除了天武王,没人能促成此事。这事情做的太早,八大武王里许多没有储备好相当混沌之气的就不会积极,临近没有容易消灭的小武王的话也不会积极,甚至会反对。现在,只是时机成熟。我也算明白了,孤行人这么多年了,一直能在边界夹缝生存,其实从开始就有人乐见其成,盼着孤行人的村子兴旺些,留存的长久些,等着时机到来了,拿孤行人作为绕过武王联盟共约的借口……”云暮烟目光冷漠,语气也很冷淡的说着这些,边自整理着被血污粘着的头发。

    “一个孤行人,怎么会知道武王联盟共约?”有王将很是惊讶。

    “反正等着马前卒来送死,闲着也是闲着,来点冰水让我冲冲头发,洗洗手脸。”云暮烟寻不着水,她也没有冰系力量,却浑身粘血又臭又不舒服。四面包围的敌人这时候不会进攻,这些敌人也一定是针对她的部署,此刻主动去冲阵也并不合适。

    云暮烟原本要的就不是逃走,如果只是突围求生,她根本不会至今还在这里。

    盆山区就是孤行人的家,也是最后的立足之地,守得住,孤行人才有未来;守不住,那就只能是各散东西,化整为零的找地方躲藏求生了。

    家要如何守?

    敌人来了,打!

    如同神威之地可以立足的情况一样,就是因为大地武王连番进攻,最后被孤王的剑斩的只能暂时放弃进攻。

    她云暮烟如果不能把来犯的敌人打疼,疼的让他们觉得与其继续损失,不如暂时罢休的话,孤行人就不可能在这里立足。

    只是,孤行人的处境跟孤王不同,孤王的敌人只有大地武王,而且,玄天之地和风武王是其助力。

    孤行人的敌人,是所有的武王。

    如何才能让八大武王疼的不愿意来?

    那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八大武王的战士太多了,战时特例开启,多的是混沌剑客万战将级别的战斗力,孤行人能杀多少?能撑多久?

    不管怎么看,孤行人都没有胜算,哪怕侥幸赢得了一次,也绝对赢不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最终,一定会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这些情况,云暮烟明明知道。

    所以,李天照总是很惊讶于云暮烟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为了与她其实不相干的孤行人吗?

    还是说,开始只是留在梦中游村,后来却慢慢变成了云首,再后来,就变的身不由己?

    “一点冰水都没有吗?玄衣王将总该有,来一点?”云暮烟扫了一圈,没见到玄衣,却知道她一定在,只是不会现在就出手。

    然而,没有玄衣的回应。

    却听见一把声音怒道:“孤行人的云首就该是这般浑身血污的丑恶模样!”

    李天照听见这把声音,不由自主的抬掌捂着眼睛,长叹了口气。‘娘那般性子,竟然被玄衣劝着没有打头阵,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办法。’

    李天照见没人使混沌碎片之力给云暮烟冰,就发动力量,制造者体积越来越大的寒冰球。

    片刻,他觉得够大了,正准备投给云暮烟时,却看见一颗体积差不多的冰球,从对面一座废墟建筑里飞了出来,落在云暮烟身边。

    紧接着,一条身影从那跳了出来,落在寒冰上。

    是一个女人,黑色的披袍遮体,黑布遮面。

    那女人拿着一对黑色的长刀,敲了敲脚下的寒冰,就自顾扫了周围一圈。

    四面包围的清扫队不太以为然,都以为是孤行人。

    李天照却觉得奇怪,觉得这女人的身形有些眼熟,披袍也遮挡不住的凸出,本就非同一般。

    而且,他早就知道有人一直跟着云暮烟,就是个女的,此刻看来,极可能就是突然跳出来送寒冰球的这位。

    李天照看了眼身边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冰球,分明已经用不上了。

    ‘这人到底是谁?不是云影,也不是小冰雪……难道是云暮烟的旧识?’李天照觉得这人不是孤行人,更像是一个,本来没打算这么快跳出来,却临时改变主意跳出来的人。

    云暮烟化了寒冰成水,于是源源不断的水流落下,冲去了她头发、脸上,脖子,裹身战衣上的那些血污。

    冰球才用掉了上面一半,就冲洗的差不多了。

    云暮烟甩去头发上的水迹,随意拿手整理着,这时才望着寒冰上站着的蒙面女人说:“差点没想起来你是谁。”

    “还是想起来了就好。”那女人语气里透着笑意。

    “想起来了,所以更奇怪。这般站在天下武王的对立面是为了什么?”云暮烟确实很好奇,她知道这人是谁,只是,却无论如何想不到她为何要突然跳出来。

    “哦?”那女人追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如果非要强行说一个理由,那就是假装帮忙,找机会制住我。”云暮烟说着,淡淡一笑,又道:“但我又觉得你不会这么做。”

    “所以,你真的想不到为什么?”那女人继续追问。

    “确实想不到!”云暮烟觉得冲洗之后,舒坦多了。

    “想不到就对了。”那女人从寒冰上一跃而下,与云暮烟背靠背站着,说了句:“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了很多人,等打完了你还得再好好洗个澡。”

    “你的举动太让人意外。”云暮烟真是想不通背后的人为何会帮忙。

    “此战之后,能结盟吗?”

    “我做不了主,因为孤行人都很固执。”云暮烟微微一笑。

    “那就交个朋友吧。”那女人哂然一笑。

    “我想拒绝也没办法了!就算现在让你走,他们肯定也不会接受你走错路的理由。”云暮烟实在没想到,今天还会有孤王之外的人来帮忙,然而跳出来了,她连拒绝接受帮助都没办法。

    四面的墙上,突然出现了缺口,然后,涌进来了许多人。

    这些,都是袭击了盆山区二十四城之后,赶来汇合的清扫队。

看过《对着剑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