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3章 狼人啊!
    两个小时后,慕远在王宇的指导下,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受案登记、立案报告。

    而这时候,邓云峰的审讯也终于结束,关于昨天晚上发生在一切,也都摆在了纸上。

    刘朝华在查阅这份笔录的时候,将慕远叫到了身前。

    看着上面一段段文字,刘朝华二人哭笑不得。

    在这份笔录中,邓云峰详细交代了其犯罪过程。

    他之所以会选择汪楠家里作案,是因为他昨天早上在一早餐店吃早饭的时候,听到了汪楠和一男的低声谈话,明白二人属于情人关系,而且还听到他们约定晚上到汪楠家里……那啥。

    邓云峰挺鸡贼,一听这事儿,也就生出了歹心,将汪楠家里定为了自己的作案目标。

    原因很简单,到这家里偷,哪怕被抓了现行,对方也不敢报案。

    而只要不是抓的现行,那就安全了。

    这样的盗窃案,全西华市每天不发生几百起,也有七八十,警察根本无暇理会。

    结果他在实施盗窃的时候,还真惊动了那男的。

    那男的自是不敢声张,邓云峰也不希望让更多人知晓自家入室盗窃一事,结果毫无悬念,那男的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回房间睡觉去了。

    甚至为了让邓云峰彻底放心,还从对方偷来的七百多元现金中分走了一百。

    只是从头到尾,邓云峰都没问过那男人的名字,对方也同样不知道他的名字。

    刘朝华抖了抖手上的笔录,道:“看来要把另一个嫌疑人找出来,还得从汪楠身上入手啊。可是……要撬开汪楠的嘴,估计不容易。”

    慕远一瘪嘴,道:“呵呵,把她老公叫来。”

    刘朝华瞪大着眼睛看着慕远,狼人啊!

    “你这是挑起人民内部矛盾啊。”

    慕远道:“她都偷人了,她老公也是有知情权的嘛。”

    刘朝华苦笑,道:“现在大学生,连偷人都知道了?”

    慕远平静的道:“有大学生不知道的事吗?”

    “呃……”刘朝华被噎得不浅,半晌后才道,“我开始犹豫我将来要不要将儿子送进大学了。”

    “难道不进大学就不会知道那些乌漆麻黑的事情了?”

    “也对。”

    顿了顿之后,刘朝华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我觉得叫她老公回来还是有些不妥,要不用这个事情来威胁她,让她将那男的交代出来?”

    慕远道:“在这笔录中,邓云峰虽然说了那人拿走了其中的一百块钱。可要是汪楠选择不追究,亦或者她直接说自己愿意把这钱给那男的,我们还能追究他盗窃的法律责任?”

    刘朝华算是听明白了,慕远这不仅仅是要借汪楠老公逼汪楠把人交代出来,还准备将其绳之以法。

    这招够阴毒的。

    不过刘朝华还是有些无奈,道:“按照现行法律,就算那家伙的盗窃成立,可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入室盗窃,因为他本来就是汪楠带回家的。若只算是普通盗窃,最多也就是治安拘留。”

    “正义不应该缺席,治安拘留也是处罚不是?”

    治安拘留也有侠义值不是?哪怕只有一点。

    “你说的不错!那我们立刻通知汪楠到所里来。”

    ……

    李嘉豪坐在值班室,无聊地滚动着分局网站主页的新闻栏目。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一条由青龙街派出所上报的信息,挂在了主页上。

    这是一篇工作简报,介绍的正是那起猥亵案的破获经过。

    虽然这篇简报很大篇幅上介绍了派出所在侦办过程中付出的努力,但最核心的部分还是慕远的抓捕经过。

    李嘉豪之前也听说过慕远抓捕赵元超的过程,但看到这篇信息,还是忍不住心潮起伏。

    特别是介绍到慕远一板砖敲碎嫌疑人手腕的时候,那种内心的快感堪比三伏天大口吃瓜。

    “可惜那一板砖不是自己敲的,也不知道手感如何,一会儿去问问小慕。”

    就在李嘉豪臆想不断的时候,身前的玻璃窗被敲响:“喂,我找你们赵所长。”

    李嘉豪脸有些黑,自己似乎不叫“喂”吧?

    其实现在的国民素质已经很高了,但那是平均值,不代表所有人的素质都高,对此李嘉豪也是理解的。

    他扯动自己的嘴角,以标准的服务人员的露齿笑脸,道:“这位阿姨,有什么事吗?”

    站在值班窗口前的正是汪楠,她原本傲然的表情瞬间崩塌,怒火升腾,整张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阿姨?自己还不到四十岁好不好?你特么眼睛长屁股上了?

    不过她这些骂人的话她终归还是没喷出口,毕竟对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

    “你们赵所长让我过来的。”汪楠冷着脸道,“我的案子你们破了没有?”

    “阿姨请进。案子,已经有一定的头绪了。”李嘉豪虽然知道嫌疑人已经被抓,但还是没将话说得太满。

    汪楠冷声道:“哼,要是这个案子你们破不了,我一定要去投诉你们。真当我们纳税人的钱是这么好拿的?”

    李嘉豪笑脸依旧,道:“阿姨你放心,破案是我们的职责!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会百倍努力的。”

    不就是相互伤害吗?谁怕谁啊!

    汪楠有气无处发,再次冷哼一声,进了值班室的门。

    “嘭……”那扇本就有几分孱弱的门发出一声惨叫。

    汪楠仰着脖子,仿佛巡视自己领地的企鹅一般,一摇一摆地朝着里面走去,脑袋还左右四顾。

    走了几步,她忽然回过头来:“你们赵所长的办公室在几楼?”

    “阿姨,在三楼呢。”李嘉豪道,“307。”

    汪楠咬肌发酸,有种想要加大运动量的冲动。

    她觉得对方绝对是故意的,一口一个阿姨,恶心人是吧?

    汪楠低声咒骂了一句,也没敢让对方听到,估计是找找心理安慰,阿q精神大抵就是这样的。

    然后转身走了。

    很快到了307办公室,心里本就不舒坦的汪楠直接忽略了敲门的过程,门被粗暴地推开了。

    刘朝华:Σ⊙▽⊙“a

    “请问你找谁?”刘朝华表情严肃的问道。

    汪楠径直走了进来,很随性地说道:“我是汪楠,你就是刘所长吧?”

    “哦,你就是汪楠啊!”刘朝华笑了笑。

    对于汪楠为何能认出自己,他并不觉得奇怪,自己的照片就在接待区挂着呢。

    此刻他也顾不得这些细节了。

    他很辛苦,毕竟嘲笑和微笑是两码事。

    他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是在嘲笑不是?

    汪楠虽然觉得这位刘副所长的笑容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

    “刘所长,听说我的案子破了?钱追回来了吗?”

    刘朝华愣了愣,问道:“谁说的案子破了?”

    汪楠一脸的不耐,道:“你们门口值班的小警察说的,案子已经有头绪了。”

    “呵呵!”刘朝华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他轻抿了一口茶,巧妙地遮住了自己的表情:“确实是有一些进展,甚至连嫌疑人都已经抓了一位……”

    不等刘朝华说完,汪楠跳起来道:“什么?人抓到了?快把他带过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到我家里来。”

    “咳咳!”刘朝华连忙道,“很抱歉,你的这个要求我们无法满足。”

    汪楠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怒道:“怎么就无法满足?你说说看,怎么无法满足。我是受害人,现在我要求见那天杀的小偷,你居然说无法满足!你这是包庇,我要去告你。”

    刘朝华很想发火,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以及汪楠即将要面临的境况,他满腔抑郁瞬间消散了。

    你高兴就好。

    “我现在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如果你……”

    不待刘朝华说完,门口传来脚步声。

    慕远陪着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那中年人头发稀疏,相貌普通,面对慕远这样一位小年轻,态度也带有几分谦恭。

    “唐坤,你怎么来了?”汪楠惊讶地问道。

    普稀男子也看到了汪楠,眼中带着关切,道:“老婆,我这刚下飞机呢,便接到派出所警官打的电话,说是家里被盗了,你也在派出所,所以我就立刻赶了过来。什么情况?你没什么事情吧?”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