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8章 你……注意安全(求收藏)
    “啪叽!”高劲松被狠狠地甩在地上,整个人昏头转向,懵了。

    他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抗,便被死死地摁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须臾之后,高劲松缓过劲来,大嚷道:“你干什么?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等待他的却是沉默,对方似乎懒得跟他说话,这让高劲松更慌了。

    慕远慢悠悠地取出背上的手铐,略有些生疏的给他来了个背拷。

    “呃,打电话让刘哥来接好了。”慕远心里嘀咕着。

    倒不是慕远担心一个人控制不住,而是昨晚和今天早上打车的钱都还没报,这样下去,就算自己每顿饭都去蹭派出所食堂,卡上的两百块钱也无法坚持到下周一去。

    拿出电话,慕远突然呆住了。

    貌似,自己没存刘哥的电话。

    电话薄上只有杨所的号码,至于所里的值班电话,他也没记住。

    无奈之下,慕远只好拨通了杨所的电话。

    “杨所,我是小慕?”

    “有什么事吗?”杨所话语中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关切。

    慕远讪讪笑道:“刚才有个抢劫案,我出来追踪嫌疑人,现在人已经抓到了,我这里没有刘所的电话,能不能麻烦杨所您联系一下?”

    对面是一阵沉默,半晌后才一副很牙疼的语气问道:“等等!你说你又抓了个嫌疑人?”

    “对啊!”慕远觉得这很理所当然。

    杨所的心情不得而知,只听他说道:“我立刻给刘所打电话,你……注意安全。”

    “杨所你就放心吧,嫌疑人已经控制住了,我不会再伤害他的。”

    杨所:“……”

    电话挂断,不过几秒,便又响了起来。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慕远: ̄ー ̄*|||

    “中黄街天宇超市外。”

    ……

    刘朝华刚回到派出所,便带着这位名叫钱翠兰的大妈走向办案区。

    在询问室,毛宇等人已经在候着了,要不了多久一份受害人的笔录就能拿出来。

    另一边,负责值守天网监控的辅警也开始调看案发地周边的监控,争取能够找到一个嫌疑人的镜头出来,最好是正面的。

    将钱翠兰带到询问室,刘朝华便打算回到现场,与丁卯一起走访。

    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出大门,手机便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他不由得有些愕然,接通后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便听对面问道:“刘所,辖区发生了一起抢劫案?”

    “对!”刘朝华有些讶异,这所长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这才发案不到半个小时呢,居然就知道了。

    他不无恶意地猜测,受害者会不会是他的亲戚?

    “一条大金链子,半斤重呢。”刘朝华语气怪怪地说道。

    杨所愕然问道:“社会上的混混?不会是镀铜的吧?”

    “这是真金链子。”刘朝华道,“五十来岁的大妈戴的。”

    杨所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现在的大妈都这么奔放了?

    趁着杨所惊讶的空档,刘朝华说道:“这是大案子,虽然现场有监控,但想要根据监控把人抓到,难度很大。我觉得我们最好是将案子移交给刑大……”

    “扯淡,人都抓到了,还移交什么?”杨所连忙说道。

    他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打电话够快,要是这家伙先联系了刑大,到手的鸭子岂不是飞了?

    刘朝华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什么人抓到了?”

    “嫌疑人!”杨所重重地说道,“抢劫的嫌疑人!已经被小慕给抓到了。现在在中黄街的天宇超市外。”

    刘朝华狐疑地把手机放下,看了看听筒处,确认没故障。

    然后又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很疼。

    “杨所,你没骗人吧?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杨所差点抓狂,道:“慕远一分钟前给我打的电话,你立马带队去把人接回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现在就回所里,到时候见不到嫌疑人,你就走着瞧吧。”

    “我这就去!”刘朝华哪里敢有丝毫犹豫?直接就以最诚恳的语气应了下来。

    虽然杨天彪这个所长管不了他的工资,也管不了他的晋升,但让他多加几个班还是完全没问题的,特别是那种可加可不加的班,纯粹是呆在办公室里熬时间,绝对是一种煎熬。

    他冲出派出所,脑子里还在回想着杨所刚才所说的话。

    小慕真将嫌疑人抓到了?这要是真的,或许能算是灵异事件了吧?

    如果说之前抓赵元超,靠的是毅力、耐心和观察能力,那么下午抓邓云峰则是依靠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

    但这些高大上的能力与现在抓那抢劫嫌疑人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对方先跑了七八分钟,哪怕慕远速度再快,只要嫌疑人没有傻到在原地等着警察来抓,那要追上至少也是在一公里之外了。

    这一公里多的路程,慕远是如何判断对方逃跑线路的?

    逮到一个路人就问?这在理想状态下能够成立,但现实却是容不下理想的。

    想不明白,刘朝华决定放弃——大不了等会儿问问好了。

    他坐上车,犹豫了一下,又拿出手机,给丁卯拨了过去。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好消息自然要大伙儿一起分享不是?

    这个电话的结果,便是当刘朝华驾车来到案发地点时,站在路边的丁卯还处于懵逼状态。

    哪怕是坐到副驾驶上,丁卯还当了几秒钟安静的美男子。

    警车朝着中黄街方向开出了两百米,丁卯仿佛被一棍子敲醒了一般,侧身问道:“刘哥,你觉得……杨所会不会是逗我们的?”

    刘朝华翻了个白眼,一边开车一边道:“你以为你长得很可爱?”

    “呃……我说的是正事。我觉得……”

    不等他说完,刘朝华说道:“杨所是接了小慕的电话才通知我的,你觉得小慕会骗杨所?”

    丁卯没有开口,但答案已经明了。

    一个刚入职的小辅警,敢骗所长?而且还是这种毫无意义的欺骗?

    “可是……”丁卯一脸便秘的表情,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鬼知道呢?”刘所耸耸肩。

    丁卯叹息一声:“鬼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死的。”

    很正确。

    这种讨论有没有结果不知道,反正话题就这样岔开了。

    这也是一些警察喜欢的聊天方式。

    毕竟警察遇到想不通的情况太多了。

    比如自来水管爆了,你应该直接找自来水公司,结果别人就拖着警察在现场不让走,说你必须给解决了。

    遇到这种情况,警察也很绝望啊。

    所以只好一面打电话给自来水公司,一面与现场的吃瓜群众做着无意义的闲聊。

    要不然对方一直询问这水管为何会爆?该怎么维修?怎么就不能弄个质量好的管子等一系列问题,能让警察羞愧而死——答不上来啊!

    ……

    对于警车而言,一千多米的路程或许不远,但有时候却又是遥若天渊,这是生与死的距离。

    当刘、丁二人见到慕远时,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好奇的群众。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特别是国人在这方面更容易放飞自我。

    他们不仅会看,还很喜欢评论。

    “这人怎么了?”

    “听说是抢劫。”

    “抢了什么?”

    “应该是手机吧,现在大街上就手机最好抢。”

    “手机还需要抢?充话费不是送手机吗?”

    “兄弟,你这话与‘何不食肉糜’有什么区别?”

    讨论是热烈而又毫无意义的,所以刘副所长与丁中队长连听也懒得听,直接挤了进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家伙,蜷缩在地上,像只鹌鹑。

    慕远单膝跪在他背上,将他死死的压着,像是一只雄鹰。

    刘朝华内心:这家伙该不会随便在大街上逮了个穿黑色夹克的吧?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票票啊!推荐票多砸点……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