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9章 你那是真牛逼
    刘朝华最终还是没有当场询问,让丁卯配合慕远对这家伙进行搜身。

    整个过程中,那夹克男都在嗷嗷叫着警察乱抓人。

    周围的吃瓜群众虽然议论,但也没有一人站出来“执掌正义”。

    这很正常。

    大伙儿又不是傻子,看热闹不犯法,私下里议论一两句那也不违和。

    可如果站出来阻止警察带人,那可就是阻碍执行职务,领几天免费餐券都是轻松的。

    非亲非故的,何必呢?

    不到半分钟,一条黄灿灿的大金链子从这家伙内衣夹层中搜了出来。

    “这是哪儿的?”丁卯颠了颠重量,与那受害者所描述的差不多。

    “我……捡的,刚才在路上捡的。”

    一旁听着的刘朝华冷笑一声,道:“呵呵,是不是捡的,一会儿就知道了。先带回去。”

    夹克男被带上车后,居然不再闹腾,整个人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怎么不闹了?”丁卯哼哼道。

    那夹克男满脸苦涩,看了看仿佛哼哈二将一般坐在自己两侧的丁卯和慕远,脑袋差点缩进脖子里。

    “警官,我……我现在认罪,能从宽处理吗?”

    “你觉得呢?”

    “?_?”

    “人赃俱获,等会儿再让受害者进行辨认,这案子就算定了。”刘朝华说道,“当然,如果你现在愿意交代其他罪行,给你争取一个坦白从宽倒也可以。”

    夹克男:╯°Д°╯,当我傻子吗?多次作案与一次作案有着本质的区别好不好?真要坦白了,估计真会将牢底坐穿。

    开车的刘朝华回头瞄了一眼沉默夹克男,心情大好,道:“丁中队,回头你安排人,将这两年发生在本市的未破抢劫案全部过一遍,我相信在存留的监控中肯定能找到这家伙的身影。”

    丁卯立刻应道:“好的。”

    夹克男:o__o,这是威胁吗?

    丁卯又道:“其实还可以请那些受害人过来辨认,这家伙瘦得跟猴子一样,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夹克男:Σ°△°|||︴,我怀疑你在骂我,而且有证据,可是我不敢说。

    就在夹克男快要怀疑人生的时候,警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

    车门打开,丁卯抢先蹦了出去,回头一拉手铐,夹克男便下了车,那扭扭捏捏的样子,倒像是刚入门的小媳妇儿。

    门口印有派出所字样的灯箱在夜晚煞是耀眼,夹克男瞄了一眼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慕远从另一个边车门下了车,簇拥着夹克男进了派出所。

    “先把执法记录仪里面的视频拷出来,人赃俱获,这可是最好的证据。”从后面跟上来的刘副所长兴奋的像是两百斤的孩子。

    “好的。”慕远答道。

    刘所道:“你不用去,让李嘉豪去弄。你和丁卯一起问笔录。”

    慕远自然不会反对,按照那鬼系统的标准,从参与度的层面来说,问笔录估计要比拷视频要高。

    至于为什么是李嘉豪,其实也没那么多为什么,就因为他正好在过道里走出来,一脸懵逼状态下便被抓了壮丁。

    李嘉豪:mmp,好想揍人。

    当然,面对领导的安排,小警察是没有反抗能力的,更何况还是一位辅警。

    这时,杨所正好赶到了所里,看到被慕远和丁卯押着的嫌疑人,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兴奋。

    “小慕,干得漂亮。”杨所上前拍了拍慕远的肩膀。

    “还行!”慕远咧嘴一笑。

    ……

    讯问室,气氛肃穆。

    “姓名。”

    “周军。”

    “性别。”

    “??﹃??”

    “性别!没听到吗?”

    周军:???

    “……男。”

    “身份证号码!”

    “……”

    “……”

    “先把你今天晚上做的所有事情从头到尾交代一遍。”

    “我没钱用了,就在大街上闲逛,看到一个女的脖子上戴了一根大金链子,就抢了过来。然后被抓住了。”

    说完,周军还用特委屈的眼神看了看慕远。

    丁卯的脸顿时黑了:“详细点!把时间、地点交代清楚。”

    于是乎,接下来的时间便进入了初中作文阶段——记叙文。

    这一问便是两个多小时,虽然丁卯和慕远都很努力了,可周军始终坚称这是自己首次作案,一时尚未找到证据的丁卯也是无可奈何。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暂停审讯,先将人关进看守所再说。

    从审讯室出来,慕远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脑子晕晕沉沉的。

    这很正常,换谁在头一天晚上整夜不睡,第二天再熬夜到凌晨一点,都会困到怀疑人生。

    刘朝华见慕远的状态不对,便让他先去休息。

    这次慕远倒没有反驳,也没那精力反驳,到六楼的民警休息室,找到自己的床位倒头便睡。

    ……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9点了。

    别样的静寂,让慕远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错觉。

    他猛然从床上坐起,就像诈尸一样。

    “我的侠义值!”

    慕远念头一动,打开了系统界面。

    看到角落里的那个数字,慕远怒了:“小统子,滚出来。”

    “主人,忘记吃药了?”

    “你丫才忘记吃药了。给我老实交代,我的侠义值是不是被你私吞了?”

    “看来不仅是精神有问题,视力也变差了。你那可怜的11点侠义值不都在上面吗?”

    “我昨晚不是还抓了周军吗?你可别说那家伙还没关进看守所。”

    “主人,你确定要现在给你发放周军的奖励?”

    “当然……不是。”

    慕远的反应还算快,从系统的话语中,他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抓捕周军的侠义值尚未发放。

    为什么没发放?慕远有所猜测,应该是系统觉得这家伙还有余罪可挖,而且属于只要稍加努力就能挖出来的那种。

    至于下午抓的那小偷邓云峰,要说只犯了这一次案,慕远也是不相信的。

    他估计邓云峰也是有前科的,只不过想要将这家伙的罪行完全挖掘出来,估计是不容易的,不具有性价比,所以系统就直接发放了奖励。

    想到这些,慕远一个翻身爬了起来。

    脚还没落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重新躺了回去。

    当然,不是为了睡觉。

    慕远意念一动,系统界面再次出现,他目光停留在了任务区。

    此刻,那件任务的完成状态已经从0/3变成了1/3。

    看来昨晚的抢劫案,已经符合系统对重案的界定标准了。

    “小统子,什么才算重案?”

    “常规意义上来讲,重案是指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这八类。”

    听了这话,慕远脸有些黑。

    一个派出所,三天能接到三起这样的案件吗?他觉得有点悬。

    如果连案源都凑不够,自己如何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

    这完全就是一个坑嘛。

    系统接着道:“是不是觉得很难?不过主人你放心,系统是非常人性化的。对重案的界定有一点点区别,比如盗窃,也是可以算作重案的,只要是涉案金额几十上百万的大案。当然,同样的道理,哪怕是抢劫案,若嫌疑人只是临时起意,在街上拦了个小学生,抢走了对方一块钱,这是算不上重案的。”

    慕远:╰_╯#

    “我觉得你还是没人性要好一点。”

    “emmmm,我觉得你是在骂我,而且我有证据。”

    “那是你的错觉。”

    慕远决定不再理会这杠精。

    还有两件重案需要完成呢,哪有时间与这神经病吹牛打屁?

    再次翻身爬起,慕远迅速下了楼。

    来到三楼,繁忙的景象让慕远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到了人类社会。

    “小慕,我正准备叫你呢。”小陈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子兴奋。

    慕远转过身去:“陈哥,有什么吩咐?”

    “哪敢吩咐你啊。”小陈笑呵呵地道,“刚才局里打电话通知,说是局里要开一个表彰大会,让你准备一份发言材料。”

    慕远顿时苦着一张脸,道:“陈哥,这事儿,能推掉吗?让我抓人还可以,发言,真不擅长。再说了,我才刚来了一天,就算想要上台去吹牛逼,也没啥可吹的啊。”

    小陈哭笑不得,道:“什么叫吹牛逼啊?你那是真牛逼!一天破三案,抓获四个嫌疑人,我不敢说全国、全省没有,至少全市是没有的。”

    “局里这么快就知道了?”慕远外表惊讶,内心还是有些窃喜的。

    小陈道:“立案审批都得局领导同意,你还想保密不成?”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兄弟们,给点激情!瞌睡好干掉瞌睡,熬夜码字,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