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50章 谁能证明?
    万教导带着队伍终于冲到了最里面。

    慕远也看到了现场的情况。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抱着一个嗷嗷哭的小女孩,小女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

    另一边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怀里有一只小狗,柯基犬。

    此时这柯基犬也同样嗷嗷叫着,一双狗眼泪汪汪的,很可怜。

    刚才的争执也主要发生在这男子和妇女之间。

    这男子身材比较高大,但争吵这种事情明显是与体型无关的。在与这妇女争执时,气场上便输了三分。

    另外有两位警察站在阵营分明的两群人之间,可惜双方完全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尽管警察一直让他们冷静,可这两群人哪能冷静下来,唾沫横飞、指点江山……

    距离彻底爆发群殴,就只差一根导火索了。

    “各位,你们先冷静一下。”万教导大声道。

    万教导的声音很具有穿透力,顿时将周围人的吵闹声压了下去,原本正在忘情争执的人也将目光看向了新到的十多个警察。

    似乎……大家一下子冷静了许多。

    可见人多也是有人多的好处的,之前两个人,谁认得你是警察啊?就算你配了枪,敢开吗?

    趁着空档,万教导看向那男子:“小伙子,你女儿被狗咬伤了是吧?”

    “就是那死狗咬的。”男子满脸愤怒,道,“在小区里遛狗居然不栓狗绳,素质太差了。”

    “什么叫素质差?你素质才差呢。”那抱狗妇女旁边站着一位20来岁的姑娘,听了这话后立刻闹起来。

    男子瞪眼道:“我怎么素质差了?”

    那姑娘不屑地道:“一个大男人,与一只小狗狗斤斤计较,还把我家金宝踢伤了,难道这还叫有素质?”

    男子:“……你这什么混账话?你家的狗咬了我女儿,我还不能把它踢开了?”

    男子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的,年龄相仿,也跟着说道:“踢开都是轻的,要我说,直接一棍子打死得了。”

    眼看着争吵又要激化,万教导打着手势道:“停!停!我说小伙子,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你女儿带到医院去消毒、打狂犬疫苗。在这里吵吵有什么意义?”

    那男子一听这话,更怒了,道:“我本来就准备带我女儿去打疫苗,但咬我女儿的狗是这女人家的,这疫苗的钱她总得付了吧?可她倒好,居然拒绝跟我们一起去医院。这位警官你评评理,天下有没有这道理。”

    “我凭什么要给你?你还踢了我家金宝呢,我还要带它去宠物医院。照你这逻辑,我家金宝的医药费你也得赔。”

    “你……”男子怒道,“这位警官,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好了,别争了。”万教导道,“白敏,他们都登记了没有?”

    “没有。”最先到场的派出所民警白敏委屈地应了一句,“刚才吵得太厉害。”

    “先登记!”万教导干脆利落地说道,语气不容半点质疑。

    趁着登记的档口,万教导一脸严肃地看着两方人,道:“按照《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同时第七十九条还规定,违反管理规定,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根据我市宠物犬管理相关规定,在公共场所携带宠物犬,必须用狗绳约束。李女士,你未尽到管理责任,因此必须对受害者予以赔偿。”

    李女士便是抱狗的那位中年妇女,在听到万教导一番有理有据的陈述之后,她的气势不由得弱了几分。

    不管再胡搅蛮缠的人,面对有章可循的法律规定,内心都存有天然的敬畏,特别是在警察面前。

    不过李女士也没有就此认栽,反而嚷道:“我也没说我不赔啊!我家狗狗咬了人,赔偿是理所当然的。可他把我家金宝踢伤了,难道就不应该赔?”

    万教导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家狗狗伤害这小女孩在先,这位金先生驱赶狗在后,他的驱赶是为了避免自己女儿受到更严重的伤害,这确实不需要赔偿。”

    “我不服!”李女士旁边的女子大声道,“肯定是这小丫头故意招惹了我家狗狗,才引得我家狗狗咬人。他们也应该承担相应责任。而且,就算你要驱赶,赶走就行了呗,凭什么踢它?还踢得这么狠?这明显是报复。”

    那位抱着女儿的金先生愤然道:“我就走在我女儿后面,亲眼看到你家的狗冲过来咬了我女儿。”

    “谁能证明?”女子冷笑道。

    “我!”

    女子不屑地仰了仰头:“那我还能证明是你家丫头先招惹了我家的狗狗呢。谁信啊?”

    “你这是不准备讲理了是吧?”金先生愤然道。

    女子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只是要一个公平!”

    “你tm的什么话?拿一条狗和我女儿要公平?你……”男子说着就要愤然冲上去。

    万教导和站在一旁的罗河立刻伸手将他拦住。

    “怎么?你还想打人不成?”那女子大声道,“警察同志,你们可得保护我的安全。”

    然而,她说这话时,脸上丝毫没有即将挨打的惊恐,反而带着淡淡的傲然和有恃无恐,甚至可以理解为是在故意挑衅。

    慕远在一旁看得拳头有些发痒,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呢?

    以前他也只是在网上见过,可现实中,这却是头一遭。

    万教导脸色平静,目光看向白敏,问道:“当时有没有其他人在场?”

    白敏摇了摇头,脸上那无奈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万教导很头疼,他知道,眼前这件事情看起来不大,但却很棘手。

    忽然,慕远上前两步,道:“金先生,请问你确定你女儿没有主动招惹对方的狗?”

    “没有。”

    “那你是在这条狗正咬你女儿的时候把它踢开的吗?”

    “当然!”金先生有些不耐烦了,他觉得这完全是没有意义的提问。

    慕远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看向那年轻女子,道:“这位女士,如果金先生是在你家的狗咬向小女孩的时候踢走它的,你要求他赔偿明显是不合理的。”

    周围的人看着他,像是看一个智障。

    这话本身是没毛病,刚才万教导也说过类似的话。

    可正因为刚才万教导说过,人们才觉得他脑子有些铁。

    便是一同前来的派出所同事,内心也都对他的这番解释并不看好,明显是浪费时间嘛。

    “呦呵,警察小哥哥,你就凭着对方一句话就认定他说的是事实?你们什么关系啊?他该不是你什么亲戚吧?”年轻女子冷笑道,“要不我打电话让电视台过来曝曝光啊?对了,现在不流行电视台了,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喂喂喂,街坊领居们,你们倒是看看,警察就是这样秉公执法的,都录下来……”

    她不仅这样说了,还自顾自地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万教导有些急了,这件事情本没什么,可如果断章取义地传到网上,那可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就在他头疼着怎么才能有效杜绝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时候,慕远却显得很淡定。

    只见他微微一笑,摆出了自认为最帅的姿势,心平气和地说道:“我是不是听信对方的一面之词,一会儿就清楚了。”

    说完,慕远朝着旁边走去。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