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74章 刘所,你变了!
    其实慕远也很希望尽快把这个案子破了,这可是一大笔的侠义值。

    可惜根据他从罗记火锅店里了解到线索,无法支撑自己进一步追查下去。

    气息?除了早上高廷军留下的气息还算比较清晰之外,之前的气息早已变得驳杂,除了因为这里流通的“货”比较多,以至于类似的气息比较“丰富”之外,其他便再也分辨不出有价值的线索了。

    能不能用时光回溯符呢?能!也不能!

    原因很简单,如果自己时光回溯符有充足的使用时间,找到线索自然不在话下,可关键是……这玩意儿是以秒计算的,而且价格贼贵。

    加之自己对于那批货到底是何时送到火锅店的也是一无所知,就剩下的那几分钟时光回溯符时间能干嘛?

    想要通过高廷军所送的那批冰毒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人,基本不太可能了。

    慕远也想过把这叫罗斌的家伙抓起来审问,但风险太高。先不说能不能撬开他的口,就算撬开了,也会打草惊蛇。若是因此让团伙首脑溜走了,这次的行动也就算完全失败了。

    所以,慕远很从心的选择了守株待兔。

    与之前局里领导决定守着高廷军这只“兔子”不同,罗斌这只兔子则要肥大得多,而且行动线路相对固定,撞上树桩子的可能性也要大很多。

    据他刚才在火锅店里嗅到的气息推测,基本上三五天,就会有一批货从这里进出。

    以前警察没有盯上这里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要是还找不出蛛丝马迹,那这禁毒大队还是就地解散了得了。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只有慕远一个人深信不疑。

    其他人,哪怕是跟着慕远一同行动的杨所,对本案侦破的信心,也只是建立在对慕远信任的基础上的。

    高局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慕远,说道:“一切等明天的通话记录调出来之后再说吧。”

    领导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最终证实慕远今天的猜测完全正确,那么他刚才的那一番说辞便可信,便是依了慕远的要求也没什么。反之,你慕远就还是安安心心地到专案组来当苦力吧。

    慕远对此也没表示反对,他对自己的鼻子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随后,一屋子人说散就散了。

    至于之前抓回来的那十多人,该治安处罚的治安处罚,该刑拘的刑拘,反正就是尽可能快地将他们从办案中心弄出去。

    这种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反正慢慢的,嫌疑人就成了烫手山芋……

    慕远被杨新军送回所里时,已经快晚上11点了,今天忙了一天,就算他还年轻,但也感受到了浓浓的倦意,倒在床上便睡下了。

    ……

    第二天早上,慕远在早上7点准时醒来。

    习惯性地在床上躺了几分钟,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

    愉快的一天又开始了,今天会不会有新的收获呢?

    会不会有人打架?会不会有人扰乱单位秩序?会不会有人借酒发疯?会不会有家庭纠纷……

    呃,算了,家庭纠纷没多大意思。

    就算是系统,也很难对家庭纠纷的双方辨出对错,而且家庭纠纷一般也不会做出处罚,系统自然也就不会给侠义值了。

    不过慕远不待见家庭纠纷,最主要的原因不是系统抠门,而是这种纠纷处理起来很头疼。

    你要说得轻了,毫无用处。你要说得重了,说不定就被对方两口子当敌人斗了。

    而且最让人郁闷的是,你苦口婆心地调解了大半天,结果然并卵。于是你只能无奈告知双方“若确实感情破裂,可以去民政局离婚”。

    可说不定第二天你就能在大街上看到对方夫妻你侬我侬地手挽手……

    那种矛盾感、失落感,能让人窒息。

    要是自制力稍微差点,估计就冲过去质问了:你们报警是闹着玩的吗?

    只不过这种质问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句“难道我们昨晚没吵架?”就能让你落荒而逃。

    慕远摇了摇头,不再考虑“家庭”这一复杂的名词,还是想想能抓几个嫌疑人更欢乐一些。

    从床上爬起来,慕远洗漱一番,便迈着悠闲的步伐朝着食堂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慕远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武哥,这么早啊?”

    武德昌正往楼上爬呢,听到后面的呼喊声,立刻转过身来,像看大熊猫一般盯着慕远仔细地看了几眼。

    然后惊愕地说道:“小慕,你小子牛掰啊!听说昨天你把局里的表彰大会给鸽了?是不是真的?”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武哥,话可不能乱说。都是为了工作,怎么能说鸽呢?”

    武德昌嘻嘻一笑,道:“我可是听说了,你小子说是在跟踪一可疑人员。哈哈……你丫要找个理由也得找个像样点的嘛,哪怕是说在路上看到有失恋女青年跳河,你去救人了,也比这个理由要好。”

    慕远:o_o??,你是在怀疑我吗?

    他给武德昌甩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他。

    “你一会儿可得小心点,昨天你可是把刘所给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他一会儿准会……”

    “咳咳……”咳嗽声从后面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特别是武德昌,整个人汗毛都炸起来了。

    他僵硬地转过身,看了看后面的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刘所。”

    “小武,说说看,我准会怎样?”刘所一脸平静地问道。

    武德昌哭丧着脸,道:“没……没什么。”

    刘所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慕远,一脸笑容地说道:“小慕,又去蹭食堂啊?”

    武德昌被刘所瞪了一眼后,顿时轻松了不少,平静的刘所才是最可怕的。

    可下一秒,他就惊呆了,刘所居然没对慕远发火?这不科学啊?

    他可是清楚地记得,昨天下午刘所从西华科大回来时那一脸愤慨的样子。

    怎么过了一夜,就感觉像变了个人一样?

    搞不懂!完全搞不懂!

    慕远同样笑了笑,道:“刘哥,不好意思,昨天给你添麻烦了。”

    刘所浑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道:“什么添麻烦?你小子这是打我脸是吧?走!吃饭去。”

    武德昌:╥╯^╰╥,刘所,你变了!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嬗变的……

    今天早上食堂里做的是杂酱面,味道也还是不错的——至少比慕远自己做的好吃几个等级。

    慕远撑下一大碗后,也就差不多到了上班时间。

    刘所已经先一步吃完下楼,慕远就自己回了办公室。

    “手头上没案子的感觉很不好啊!要不再去找找看能不能搞一波吸毒的?”慕远暗戳戳地想着。

    昨天一波收获了9点侠义值,可是让慕远爽到爆。

    再看看系统中的侠义值总额,可用侠义值38点,慕远的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

    这系统有坑!抽个奖直接就砸了30点侠义值,可忙活了几天,补回的侠义值还不够20点,这得猴年马月才能凑够90点,来一次激动人心的十连抽呢?

    “要不想办法让领导给点表彰?然后鸽了?”慕远眼睛漂浮,“就差两次了啊!”

    “也不知道那伙毒贩能给自己提供多少侠义值,能给个一百点……不,一千点就爽了。”

    忽然,门被推开,刘朝华像顶了一朵野菊花般的笑脸出现在办公室,然后坐到了慕远对面。

    “小慕,有个案子,要不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推荐票!推荐票呢?都等着过周末去了吗?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