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90章 脑子瓦特了?
    罗河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这就是一小案子,市局刑事技术科可不一定会买账。

    倒不是刑事技术科的民警喜欢偷懒,而是他们根本忙不过来。

    要是类似于这样一个小案子,送个烟头给他们,他们都必须检测比对,这群宅男们就别想睡觉了。

    更何况,对于这个烟头的价值,罗河还是持怀疑态度的。

    慕远也听明白了罗河话里的意思,稍稍愣了愣。

    他倒不是担心刑事技术室不给检测,而是检测出来后又有什么用?

    如果刚好在dna库里成功比中,那自然皆大欢喜。可要是没比中呢?

    是搞地毯式排查?大规模抽血比对?还是守株待兔,等着嫌疑人在其他地方犯事后被抽血,然后成功破案?

    不管是那一种,慕远都觉得不太靠谱。

    “还是先拿回去吧。”慕远道,“车上有物证袋吗?”

    “有!”罗河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物证袋到手,慕远用不是很专业的戴手套啃鸡爪的方式将烟头装了进去。

    这也是无奈之举,派出所处警的时候,你总不能期待他们的装备能与刑侦搞现勘一样齐备吧?能不把自己的指纹留在上面就算不错了。

    慕远随后又在周边转悠了一圈,在罗河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慕远道了一声回所,便钻进了车里。

    ……

    坐回车上,慕远陷入了沉思。

    刚才转悠了这么久,不管是他通过痕迹检验技术辨别出的烟头,还是通过鼻子嗅到的气息,至少能确定几个方面的情况。

    第一,作案人员只有一个。

    第二,作案人员抽烟,而且是个老烟民。

    第三,作案人员离开现场的路线。

    通过以上情况,慕远基本上排除了昨晚的砸车案是之前那群问题少年所谓的可能。

    同时,他推断作案人员很可能是成年人。

    道理很简单,从心理学上讲,未成年人干坏事的时候,一般都是成群结队的。像这种单独出动的情况,一般只有成年人才做得出来。

    而且深更半夜的,单个的未成年人也不太敢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

    不过这一些推断,还需要一些现实的东西做支撑,毕竟只有一个嫌疑人的情况,是自己通过鼻子嗅出来的,在自己还没做好当警犬……呃,呸!在自己还没做好被当做非正常人类的准备之前,他是不打算把这一情况说出来的。

    好在要获取支撑这一论断的线索很简单,看监控就行了。

    等慕远三人回到青龙街所时,那几位受害人到且只到了三位,其中便包括那位车内随时都藏了一箱冈本001的大佬。

    至于其他受害人为何没过来,其实也能想到的……

    此时所长和教导员去了分局开会,分管案侦的刘副所长以及案侦中队中队长丁卯都出差去了,所里就只剩下赵副所长管事了。

    安排人给受害者做笔录,指挥调度接处警工作,玩得那叫一个开心。

    唯独案件侦查他不想插嘴,给慕远扔了一句:你负责搞定,便不再过问了。

    慕远也乐得没人监督,一个人急匆匆地跑去了监控室。

    这次李想和越非都在监控室内,见慕远进来,二人眼中带着浓浓的崇拜之色。

    666,大佬又来看监控了!大佬又要抓人了!

    不知又是哪一位小萌新犯罪嫌疑人在大佬的魔爪下瑟瑟发抖……

    “李哥,麻烦将思训街南端的监控调出来,时间大约在凌晨4点到5点。”

    “好咧!”李想很痛快地应了一句。

    没用到一分钟时间,屏幕上便已经呈现出了思训街街头的画面。

    监控呈现的是人行道的画面,昏暗路灯下,一切都显得模模糊糊的,特别是高挺的路灯下,两侧的树木留下斑驳的影子,哪怕真有人从监控下方走过,也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庞。

    “慕哥,就这样看一个小时?要不用快进?就算是放八倍速,有人从监控下经过也都是能看到的。”

    慕远却摇了摇头,道:“嫌疑人没有从监控下经过。”

    李想:o⊙﹏⊙o,没从监控下经过?那看什么监控?脑子瓦特了?

    疑问三连,李想看了看正盯着屏幕,一脸认真的慕远,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看监控是最枯燥的活儿,特别是看无法快进的监控,那无聊的等待,能让人怀疑人生。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就仿佛你明明拥有欢乐的现在,却偏偏要强迫自己进入到无法改变的过去……

    可是慕远却似乎并不觉得无聊,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画面中的每一个细节,仿佛要从那斑驳的树影中找出飘过去的鬼!

    有没有鬼不知道,反正在看了近半个小时后,慕远忽然猛敲空格键。

    暂停!

    单帧后退……

    一帧、两帧……

    李想和越非也都伸长了脑袋,盯着屏幕,想看看那上面到底有什么。

    可结果,屏幕上连只苍蝇都没有飞过。

    “难道慕哥眼睛开了天眼,能看到凡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越非如是想着,忽然感到一丝恐慌。

    李想更是狐疑地瞄了一眼慕远:“听说精神病能够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看来有些道理。”

    也幸好慕远没有读心术,否则估计会气哭。

    他还在一帧一帧地看着……

    越非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慕哥,你到底看的什么?”

    慕远微微一笑,眼中带着莫名的光芒,道:“你们看地面!这一块,仔细看。”

    他一边说,一边单帧前进。

    越非苦笑道:“这……什么都没有好不好。”

    他话音刚落,李想却是一声惊呼,道:“影子!有一道影子从这里过去了。”

    越非浑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特么看的可是半夜的监控,你说有一道影子飘过去了,这也太惊悚了吧?

    慕远淡定地道:“没错!就是影子。而且是一个人的影子。”

    越非再次认真看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个很模糊的暗影从监控的一角晃过。

    从监控的角度判断,这个人影的产生,应该是有人从马路上走过,由对面的路灯灯光投影过来的。

    想明白这个道理,越非也就不觉得惊悚了,不过他的疑惑并未解除,当即问:“这……有什么用呢?”

    慕远道:“用处自然是有的,这基本可以确定,昨晚发生在思训街的砸车盗窃案,属于单独作案。同时,也能锁定嫌疑人准确的作案时间。”

    越非二人稍稍一愣,认真想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二人喜不自胜,这又学到了一招啊!

    作为专门看监控的他们来说,最有用的能力便是从监控视频中发现嫌疑人,因为这直接和他们的奖金挂钩。

    以前他们看监控都是盯死了里面的可疑人员、可疑车辆,现在才知道原来还可以看影子……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